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第九十一章 追逐利益!

  91
  潘伊茗行走如风,神色没有丝毫异常的表现,依旧是那般平静,如同古井不波一般.
  潘彦森看着妹妹走路的姿势,忽然全身发软:“妹妹,没有成功。”
  想他潘彦森久经沙场,**无数,自然知道妹妹现如今还保持着处子之身。同时也变相的说明,潘伊茗没有在萧小天那里,得到想要得到的承诺。
  潘基闻奇道:“你怎么知道?”
  从潘伊茗神色自如的来回穿梭者忙里忙外准备宵夜的状态,潘基闻真的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
  潘彦森看着一桌子点心小食品,并没有丝毫食欲:“妹妹,还是处子之身。”
  潘基闻先是一愕,旋即晴转多云。当潘彦森以为父亲要对妹妹发飙的时候,忽然间一个硕大的巴掌带着呼呼地掌风,啪的一声甩在潘彦森的脸上。
  潘彦森顿时觉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五个手指的指印,红呼呼的颇为瘆人。潘彦森眼角一热,一种PH值小于7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眼泪啪嗒啪嗒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爸,爸!是妹妹办事不利,你为什么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小兔崽子!”潘基闻暴怒之下,说话也不讲究了:“你妹妹委曲求全,你就那么心安理得么?”
  从潘伊茗出门赶赴东江市开始,潘基闻便已经有些后悔了。把亲生女儿送到敌人的床上,已经不是禽兽不如可以形容得了的了。这该死的小兔崽子还怪自己的妹妹办事不利,真真是气煞我也!
  潘伊茗在厨房里便听到哥哥和父亲争吵的声音,顾不得手头的活计连忙冲了出来。
  潘基闻道:“丫头,来!”
  潘伊茗不明所以的来到潘基闻身边,这个觉得自己禽兽不如的父亲一把把女儿抱在怀里,低声呜咽道:“丫头,丫头,爸爸不是人,爸爸对不起你!”
  潘彦森道:“事儿也没办,也不过是白跑一趟!”
  “你滚!”潘基闻咆哮一声。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儿子出来!起初还以为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商业头脑,原来,原来他这商业头脑,全部建立在六亲不认的基础之上!
  潘伊茗道:“爸爸,哥哥,你们别吵了。我没事。萧大哥,是个好人,他没有动我,也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什么!”潘彦森并不相信世间竟然还有这种傻子,自动投怀送抱的大美女却毫不动心,一定是下面无能的货色!
  “真的吗?真的吗?”潘基闻老脸通红,喜极而泣。
  “是真的,不过,萧大哥有两个附加条件。”
  “我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潘彦森撇撇嘴。
  “你他妈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潘基闻狂吼道:“听你妹妹说完!”
  潘基闻亲自拉出一把餐椅,用衣袖擦了擦上面的不知道有没有的土渍,道:“丫头,坐!”
  潘伊茗扭身坐下,伸出食中二指道:“两个条件。”
  “多少个都行!”潘基闻已经抓住救命稻草,只要女儿不出意外,只要能保证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其他的事情,好商量,好商量。这其中,女儿安然无恙,没有被那个叫萧小天的家伙占了便宜去,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条件,是给父亲的。”潘伊茗依旧是毫无表情,没有悲伤,也没有欣喜。似乎这白酒潘诺大的家业,与她根本无关似的。
  潘基闻完全处在一种兴奋状态之下,也没有注意到女儿波澜不惊的面容,只是静静的听着。
  梅园东江诗社假酒中毒的事件,给了潘伊茗极大地震撼。
  在这个前提下,任凭萧小天有什么对于她的父兄的意见,她潘伊茗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整改白酒潘集团,召回批号91919的所有白酒潘旗下品牌。”
  “为什么?”这是潘基闻的第一反应。
  “这不可能!”潘彦森已经跳了起来:“这分明就是萧小天的奸谋!妹妹,你被那个骗子骗了!”
  潘伊茗淡淡的一笑:“究竟是我被萧大哥骗了,还是父亲被你骗了,哥哥你自己心知肚明,何必又需要我说明白呢?”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明白,我明白什么了?”潘彦森依旧在狡辩着,不过眼神已经有些飘移,看看这里,扫扫那里。两个黑眼珠咕噜噜的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潘基闻适时地把握住了这一神情变化,道:“说吧,究竟为了什么?这个91打头的批号,似乎是阿森你下辖的东江分厂的专属批号!”
  “我也不知道。”
  潘彦森犹自狡辩。
  “行啦,丫头,你也别打哑谜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潘基闻不再看潘彦森,转而面向自己的女儿道:“张妈,你先休息,这里不用候着了。”
  张妈见一家三口正在讨论公事,很自觉地允诺一声,回到自己的保姆房休息。
  “这次没有外人了,丫头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潘基闻声音苍老,已经没有更多的气力发怒了。
  “这批酒,是假酒!甲醇勾兑的!”潘伊茗把自己在梅园的所见所闻一一道来,她口齿清脆,语音动听,如同一只出谷黄鹂,婉转娇啼。
  潘基闻静静的把故事听完,拍案而起:“阿森!说!这究竟是不是真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潘家的基业,是这么的来的么?我早就教育过你,即便是勾兑,也要用医用酒精,乙醇懂不懂?!甲醇是会吃死人的!你他妈你这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潘基闻狂吼一番,听的潘伊茗是连连暴汗,原来这制作假酒的事情,是父亲传授下来的呀!怪不得!只不过父亲棋高一着,怎么也不会出事故便是了。
  “这件事,你要闭门思过!”潘基闻瞪了潘彦森一眼,对女儿道:“这件事我替你哥哥应下了!说吧,还有什么事情?”
  潘伊茗张了张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潘基闻鼓励一番,示意她直说无妨。
  潘伊茗这才道:“萧大哥,希望我哥哥能够当面道歉!这一点,起初是十分坚持的,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却变了卦,说哥哥道歉也好,不道歉也好,全在哥哥自己。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打得什么主意,不过隐隐约约听他说什么得病,什么下面没有了之类的话。”
  潘基闻道:“既然他不坚持,那小森处理完那一批白酒的事情之后自己斟酌一下,爸爸也不强迫你。”
  潘彦森嗤的一声笑,这“下面没有了”父亲和妹妹都不知道是说的什么,潘彦森自己却清楚的很,那一日在拍卖会上的时候,萧小天叫嚣说让自己得什么阳wei不举的病,潘彦森只当他胡说八道,并没有往心里去。当面道歉?等着吧你!
  ……
  次日一早,潘基闻五点钟便起了床,外边的天色还有些黑,星光闪烁,初秋的天,已经有些微凉。
  潘基闻顾不得这许多,也没有惊动自己的司机,自己驾着车便赶到了公司。
  甚至女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家,潘基闻都不知道。
  潘彦森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时,他是被尿憋醒的。昨晚似乎所有的问题已经迎刃而解,潘彦森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
  去洗手间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却意外的发现一直以来每天早上都会有的男性生理特征“晨勃”却没有出现,潘彦森盯着自己的小弟弟良久,自嘲一声,想来是被那萧小天一句话吓的。
  “张妈,早餐吃什么?”潘彦森并没有在意,洗手洗脸,径直来到餐厅。
  “煮了豆浆,有雁南居炸的大油条……”张妈喃喃自语的声音传来:“早餐不吃可不行,身体怎么承受得了?”
  潘彦森心中奇怪,父亲不吃早餐也就罢了,他急着去处理公司的事情。昨晚潘伊茗早有交代,说会有一个全权处理这件事的“特派员”来和潘基闻进行一系列的磋商。虽说时间定在上午九时,父亲有些急不可耐,也是情有可原的。
  一项不睡懒觉的妹妹却没见到踪影,这就有些奇怪了。
  潘彦森盛了一碗豆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转身来到妹妹的房间,先是敲了敲门。
  没想到门并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潘彦森一敲之下,执拗一声打了开来,屋子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床铺上留下了一张写满字的白纸纸条。
  潘彦森捡起来一看,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个妹妹,怎么能这样呢?
  耐着性子看完,潘彦森已经是气不打一出来,左右四下看看并没有人注意自己,忽然生气起来,两只手左右开弓,瞬间便把那张纸条撕得粉碎。
  女生外向,也不知道这萧小天给妹妹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一门心思向着外人!
  潘基闻直到最后也不知道女儿曾经留下了这样一张纸条,他的心思已经全部扑在工作上。最终,以百分之五股权的代价,换取了麻三江的退出。
  没有永远的朋友,就像没有永远的敌人。
  追逐利益,永远是商人的第一准则。
  精明如麻三江,也不例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