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第七十二章 三千万!

  72
  苏小婵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在于恬静淡泊.
  人在那里,犹如一朵绽放的雪莲,嫩白优雅。
  令人有亲近的期待,却没有亲近的路径。
  当然,和她手挽手站在一起的萧小天是一个例外。
  而潘基闻大大相反,他的出场就像一个刺猬一般,刺激着众人的神经,扎的人肌肤生痛。
  霸气外泄,狂傲嚣张。
  明眼人一眼便知道,这潘基闻摆明了就是来展现自己的实力的,这一次他铺垫不少,想来是势在必得。
  原本有些凑热闹的小老板见潘基闻这般表现,信心顿时就像站在房顶上向下撒尿,高山流水哗啦啦,黄河一去不复返。
  “算啦,撤吧。”几个小老板见苗总二人都已经撤出,更是信心顿失,再也没有竞争一下的欲望。再加上这星峰药业本就是剩下一个空壳的烂摊子,更是竞标的不是很合心意,当下哗啦啦的人群一阵骚乱,到处都是鸣笛声。
  原本黑压压的人群,顿时散去三分之二。
  空旷的环境下,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十几个人。
  潘基闻对自己造成的这个效果显然是十分满意,伸出宽大的手掌拍了拍潘彦森的肩膀,呵呵一笑,什么也没有说便转身钻进了车子。
  一声招呼,车队缓缓驶离工厂大门,出了大门之后旋即加速,伴随着滚滚烟尘的升腾,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看来,今天这出戏的主角是潘彦森了。”萧小天察言观色。
  “潘基闻为了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动用这么大的手笔,也是煞费苦心呢!”苏小婵点点头,表示赞同萧小天的意见。
  秋风送来淡淡的寒意,两旁的树木哗啦啦的震动着枝叶,似乎也在嘲笑这一场闹剧。
  “诸位朋友,请进,请进……”随着江副总的一声招呼,临时拼凑成为拍卖会会场的大厅打开大门,欢迎嘉宾。
  潘彦森远远的轻蔑的看了萧小天一眼。与他的父亲潘基闻相比,十七八岁的潘彦森还是稍显稚嫩,并不懂得如何掩饰自己,和潘基闻的锋芒毕露不同,潘基闻是实力摆在那里的锋芒,潘彦森却是伪装出来的锋芒,似乎是害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棱角似的。
  与其直接打击萧小天,的却不如父亲这釜底抽薪的手段来的高明,不费一兵一卒,取得的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自己费力不讨好,空白折了几个手下进去。
  对于萧小天的实力,潘彦森觉得自己估计还是有误差的,大意轻敌的错误,以后要千万注意。
  随着一番无意义的客套以及废话之后,江山终于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
  此时的萧小天已经是昏昏欲睡,即便是那两位公证员以及拍卖师还在那里大放厥词,说什么公平公正之类的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废话式样的官样文章。
  萧小天闭目养神。决胜的场地在萧小天来说,却并不在这里,这临时拼凑起来的拍卖会,充其量也只是一条导火索而已。
  苏小婵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但是亲临这种玩闹似的拍卖会,对她来说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看什么都觉得有些新鲜。
  这也不合规矩,那也不合标准,在苏小婵的眼中,这场拍卖会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充满弊端。
  “伍佰万元起!现在开始叫价!”
  那拍卖师已经迫不及待的履行起自己的职责来。
  萧小天用鼻音哼了一声,窃笑道:“天哪!还不如你的一个罩杯来的值钱。”
  苏小婵白了他一眼,道:“死相!”
  眉目嗔怒,娇羞无限。
  “我出五百一十万!”
  已经有人开始叫价了,这一位萧小天并不认识,也不是潘彦森的人马,看来对于这星峰药业的烂摊子,还是有人看好的。
  “是地产大鳄潘世凯!就是那个发明了潘币的家伙!这人不是也是潘家的人么?怎么和潘基闻搞起来了?”
  “据说这潘世凯看中的不是这个厂子的生产效益,是看中了这块地皮……”
  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响起。萧小天暗道,这做房地产的果然不是一般的黑,一方面看中了地皮,另一方面却又不肯多加价。
  然而出乎萧小天意外的是,除了这潘世凯叫出五百一十万的价格以外,竟然出现短暂的冷场,似乎再也没有人愿意向上提高价格。在校小天和苏小婵的判断中,一千五百万至两千万之间,大概都是可以接受的价格。
  众人不但没有一个叫价的,反而把目光全部聚集在萧小天、苏小婵以及潘基闻的代言人潘彦森身上。
  “咱们不叫,恐怕是没人叫了。”苏小婵淡淡的说了一句,举牌示意:“一千万!”
  “哄!”
  苏小婵加价过高,那潘世凯竟然噌的一下站起身来,面带怒色的向苏小婵的方向看了一眼,气呼呼的把手牌随手丢在地上,准备转身离开。
  竟然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地位。
  “世凯兄!你这是做什么?”旁边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拽住潘世凯的衣袖,挤眉弄眼的示意一番。
  潘世凯道:“这里没有一个是懂得规矩的,我在这里作甚?被人当成小丑么?!”
  说完一甩衣袖,愤然离席。
  “已经很是小丑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萧小天轻声细语,苏小婵掩口轻笑。
  “一千万第一次,还有朋友加价的……”
  拍卖师公式化的声音响起。
  “三千万。”
  潘彦森的声音并不高,却足以令在场的众人听得明明白白。
  那潘世凯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这个价格忍不住浑身一颤,脚底一滑,竟然被这个价格震撼的“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潘彦森选择了一个绝佳的时机。
  这个价格,也是萧小天和苏小婵所没有料到的。
  三千万,已经远远超出了星峰药业的整体价值,就算加上它的药品库存以及药品生产线,都不值这个价位。
  潘彦森究竟要做些什么?
  或者说,潘彦森所代表的潘氏企业,究竟看中了星峰药业的哪一点,才能给出这个根本不现实的价位?
  潘彦森心中却清楚的紧。在此之前潘基闻就说过这件事,星峰药业库存的那些冬虫夏草,虽说是有些假冒伪劣的嫌疑,不过如果只制作药酒的话,就没有考虑真假的必要了。
  中医药在国际市场上,有两样产品值得一提,一个是沉香,另一个便是这虫草。这两味儿中药国际市场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同等体积或者重量的黄金的价格,在这上面,大有文章可做。
  这也是潘基闻肯花费这么大的力气的根本原因之一。
  苏小婵也是有些惊讶,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想太多。
  看看身边的影子保镖,这丫头冰人一个,给不了什么有价值的建议,若是咨询怎么杀人,或许还行,现在这种生意场的竞争,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再看看自己一直信任的萧小天,苏小婵不由得一阵发怒。
  这萧小天,竟然依旧在闭目养神!
  “昨晚没睡觉么?”苏小婵不由得皱了皱眉。如果他没睡觉,大概也不是思考着怎么拿下这星峰药业,顾及还是和女人们鬼混的可能比较大。
  “想你想的呗!”萧小天睁开眼睛,精光四射,无耻的说道。
  “……”
  盛天堂并不担心自己继承父亲盛星峰家底产业的事情,那同父异母的兄弟盛天涯已经过世,盛星峰别无子嗣,这星峰药业早早晚晚是他盛天堂当家做主,即便是一个烂摊子,也比盛天涯还活着的时候自己以前那不如意的过去好的许多。如果不是自己花了大价钱找了一个有AIDS的绝色美女借故接近盛天涯,他也么有这么快便风流离开尘世。
  盛天堂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
  出生之后便大便不通,历经几个医生,大都是误诊在先。若不是那个叫做萧小天的医生坚持己见,主刀做了手术,恐怕自己这唯一的儿子早已经是仙踪袅袅,步了自己兄弟的后尘,找阎王老子聊天去了。
  先天性巨结肠。
  还好,有人诅咒自己生个儿子没屁眼儿的事情并没有真正的实现。
  这一切,都多亏了那个叫萧小天的医生。
  现在儿子已经在省院进行恢复期的后续调理治疗阶段,据儿子的主治医生所说,再经过一个阶段的治疗,儿子便能恢复如初,活蹦乱跳了。连日来求医问药的疲惫在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的时候,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毕竟与家族产业相比,儿子的安危却来得更重要一些。
  人就是这样,劳累的时候精神状态比较紧张,当然是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一旦得知已经不用再操劳什么的时候,那股一直隐藏着的倦意毫无保留的涌了上来,这些日子,盛天涯一直昏昏欲睡。
  就当盛天堂眯着眼准备小憩一会儿的时候,忽然间眼前一黑,一个惨白的脸孔出现在自己面前。
  “鬼呀!”盛天堂差点叫出声来。
  那“鬼”没有顾及盛天堂在说些什么,只是简单地道:“我的老板,请您去一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