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75 偷窃大葱的贼人

  2-75偷窃大葱的贼人
  李建国肯定也把萧小天当成什么大腕了,准备工作做得十分细致,整间的中医诊室大概有六七十平的样子,全部空闲出来,摆上了几套桌椅板凳.萧小天等人落座之后,李建国招呼一声,立即有一个护士模样的少女捧来一个托盘,萧小天疑惑地道:“这是什么?”
  中医诊治比较简单,不像西医那样需要众多的医疗设备以壮声势,只需一套银针,一个脉枕,最多再加上一本处方签一支笔,就足够了。
  桌子上面这几样东西早已经准备妥当,这个托盘里面,却不知道藏着什么秘密的东西。
  李建国呵呵一笑,一把扯掉盖在托盘上的无菌巾,里面赫然露出四只签筒来。
  整什么玩意吗!萧小天看着这几只造型古朴雕龙画凤的签筒,暗道咱是中医,不是江湖上的算命先生。
  李建国把四只签筒摆放在萧小天和王京面前,道:“这是分诊处收集到的今天的号牌,两位既然决定公平比试一场,咱们就不能从中作弊。所有的号牌都在这里,咱们抽签决定。”
  “这个办法不错。”几位被王京强行请来的裁判暗自点头。
  “开始!”张东庭一锤定音。
  萧小天客套一番,道:“王老先来。”
  王京念着胡子笑笑道:“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众人一阵愕然,从这件简单的事情上足以说明在王京的心目中,萧小天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低,否则不至于他要抢先出手。
  萧小天却是无所谓,诊病而已,只把它当成一次简单的诊疗活动就好了。丝毫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签筒里面早已经分门别类,症状差不多的几个患者放在一组。王京随手抽了一根签,道:“115号,落枕。”
  疾病差不多的已经归为一组,萧小天也伸出手来在这一组里面拎出一根,道:“落枕,45号。”
  小护士听到两人选择的结果之后,转身在候诊大厅里喊了两声:“45,115,可以来诊治了。”
  115号是一个中年胖子,听见专家们第一个就叫到了自己,心中十分激动,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可能是平时运动的比较少的缘故,这几步路就令他气喘咻咻,似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意味。
  “来,坐这边。”王京把患者引导过去,等患者坐稳之后,这才把手指放在病人的颈项之间,一阵揉捏之后,淡定的取出中医院配备的已经消毒完善的银针,用拇指固定住患者的皮肤,恩了一下问道:“是这里?”
  “哎呦呦,疼啊疼啊,你慢点……”
  话还没有说完,王京的银针早已经刺入患者的肌肤之中,患者歪着头,呲牙咧嘴的叫了两声,显示自己正处在痛苦之中。
  王京选择阿是穴进针,是很有讲究的。对于落枕的病人,大多数都是颈部肌肉的活动劳损,这一针刺在患者最严重的痛点之上,患者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除了阿是穴之外,王京还选择了颈部三角肌的两处肌肉附着点进针,来缓解患者肌肉紧张的程度。
  萧小天仔细体味着王京的进针手法,等他针灸差不多已经完成的时候,诊室的门才被从外面撞开,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歪着脑袋,提着裤子冲了进来。小护士连忙走上前去阻拦,那小伙子亮了亮手里的号牌,道:“不好意思,刚才上厕所了……我是45号……哪一位神医替我看一下,难受死了!!”
  几个裁判心有灵犀的随手一指,指着萧小天异口同声的道:“那边。”
  萧小天展颜一笑,示意患者可以前来诊治了。
  “他……他行吗他?”患者有些犹豫,在场的几个人都是“老中医”,只有这一个是毛头小子,看来自己的命运还真是不咋地,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不入流的人来给自己看病呢?
  “行不行,治疗一下就知道了。”
  或许是萧小天的自信感染着他,犹豫了一小会儿,才蹭着脚步走到萧小天身边,还不忘叮嘱道:“你悠着点啊……”
  “好了!”那边王京已经行针完毕,蹭蹭的起了针,道:“活动一下试一试?怎么样?”
  那胖子东扭扭西扭扭,惊喜道:“哎!真的就好了!”
  萧小天看了一眼那胖子,王京的手法还是很巧妙的,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还很多,不过这落枕,在八妹的记述中N多年以后还有一种更神奇的针灸疗法,号称“落一针”。
  患者刚刚做稳,萧小天捏着一根银针便刺入了他的颈部。
  “哎哎哎,我说你是不是医生啊,我明明是这边疼,你给我扎这一边做什么?”患者一边说着,扭过头来对萧小天怒目而视,十分不悦。这医生也不说问询一番,害得自己这一下怕是白挨疼了。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李建国挑着大拇指道:“没想到小天的中医也这般精通,看来在骨外的时候还是小看你了!”
  萧小天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患者,道:“能回头了?还疼不疼?”
  患者这才发现,一直不能向左边扭动的颈部竟然被这医生一针下去解决了问题,自己的颈部竟然又能顺利的转动了!
  “神……这他妈神了!!”患者直言不讳自己的感激。
  王京等人看着萧小天的举动,起初并不理解萧小天没有在患处用针却扎在健康的一侧究竟有什么道理可言,可是明明那患者在一针刺入以后便恢复了正常,这一点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错!”张东庭和钟华夏换了一个眼神,明白了萧小天的用意所在。患者肌肉紧张,刺激一下健康一侧却被动的造成紧张程度的缓解,两边拉力一样了的情况下,患者自然痊愈了。
  王京看着萧小天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更加热切起来。
  “再来!”王京岂能这么容易就认输?
  第二次抽签是两位高血压患者。王京道:“实则泻之。”
  血压高,泻一泻,血压低,补一补。
  给患者扎了针,叮嘱一番高血压的注意事项,诸如不能激动,少使用油腻,低盐清淡饮食……
  而后又到:“这个病例彻底治疗的话,需要针灸二十到二十五天,恐怕暂时是很难见到结果了。”
  再看萧小天那边,王京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这小子轻提慢捻,竟然使用的是补法行针!
  萧小天全神贯注的治疗者患者,完全没有感受到四周异样的眼光,针灸结束之后,萧小天也叮嘱一番。患者体质孱弱,血压虽高,却也是虚高不下,用补法,才能取得最大的效果。
  辨证施治的中医精髓,在萧小天身上得到完美体现。
  正当几个裁判无法裁决的时候,只听见咣铛一声巨大的声响,诊室的门被再次撞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扶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妇人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哭泣道:“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娘!”
  那老妇人浑身颤抖,冷汗直冒。
  小护士刚想走上前去阻拦,几个医生却再也站不住脚,一个个蹭蹭的站起身来,走到老妇人身边。
  还没等开口问诊,那小伙子早就介绍道:“俺娘,她,她肯定是前列腺炎又犯了!”
  “憋,憋死我了!”老妇人扶着小腹,疼痛难忍。
  几个医生想笑却笑不出来。前列腺是男人特有的器官,就像子gong长在女人身上一样,女子是绝对不会患前列腺炎的。不过好在小伙子已经表明了患者的基本情况,小便解不出来,膀胱硬的跟个牛皮大鼓一样。
  王京很自然的把了把脉,道:“患者极有可能是尿路结石,这个……”
  几个中医能治尿路结石,却没有办法暂时缓解患者无法排尿的窘境,李建国道:“西医可以,下尿管。”
  中医院成立仓促,况且筹备起初就明确目的完全以中医为主,急切之下哪里去找尿管来?
  眼见患者脸色憋得青紫,在这样下去的话,肯定是会得反流性肾炎的,对于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妇来说,这个病可就更难调理了。
  萧小天分开众人,大叫一声:“稍等!”
  一转身冲了出去。
  “他干什么去了?”众人侧目,疑惑不解。
  “医生!医生!救救我娘,我给你们叩头了!”小伙子一边说着,就要趴在地上磕头。
  有道是,活人岂能让尿憋死。但眼前的情况如果不能及时的解决,这老妇人怕是要“活人被尿憋死”了。
  “实在不行转院吧?”几个医生商议起来。毕竟患者的安危,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一定要坚持住!”萧小天一边暗暗的想着,飞身来到医院后身儿,后面除了锅炉房等配套设施之外,还有一间院方的大餐厅。萧小天冲进餐厅,转身进了锅灶间,几个大厨正叮叮咣咣的准备着下一餐的饮食,突然见到冲进来一个陌生人,不由得乱叫道:“出去!你是谁!?”
  萧小天没有理会他们,随手扯了一根大葱,转身又跑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