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62 手术与中医体系

  2-62手术与中医体系
  韩思青惊讶不已.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不过几十分钟的时间,这期间自己除了给黑北省省厅报告了一声之外,其他人可以说并不知情,电话中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如此迅速的得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尤其是,竟然能够知道李军等人已经落入了警方的掌控之中?韩思青越想越是心惊,连忙喊停准备把石破天带下去的一名警察,随手一拽,把石破天拽到自己身边。
  “说!跟你联系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韩思青双目圆瞪,甚至连头发都根根翘起,分明是已经怒火攻心的症状。
  石破天两条腿不停地打着哆嗦,这一次落入警方手里,自己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沉静下来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一个很有钱的特别漂亮的女人。”
  石破天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一点有用的讯息也没有提供。有钱,那是当然加必须的了,要不然也不能轻易地就拿出二十八万的巨资来购买一个肾脏。
  从石破天的眼神中,韩思青感觉到他并没有撒谎。于是点点头,派人把石破天押了下去。转念一想,这事有必要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看看这个电话的主人究竟是谁。一道命令下去,立即有警员应了一声,带着韩思青记录下来的电话号码查询去了。
  韩思青又打了一个电话,请省厅协调警力,全面追查近期肾衰竭的病例,以及其中有能力花钱卖肾的病人情况。当然,重点排查目标,还是黑北省东江市自身的情况。
  韩思青原本很高兴自己能如此容易的就查出这样一件跨省大案,可惜现在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胡乱折腾一番,什么心思都没有了。查!一定要查!狠狠的查!
  ……
  萧小天抵达市医院的时候,天色将晚,一轮红日正准备垂落西山,把半天空的云朵照射成一片金色。
  “我没事了,你们回吧!”萧小天向宋丹华摆摆手,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看他身手如此矫捷灵活,一点也不像一个刚刚还晕过去的男人。
  案情初露端倪,宋丹华固然不舍,却又放心不下案件的进展,和萧小天打了一个招呼,两人这才倒车出门,转身向东江市市局的方向行驶过去。
  萧小天精神百倍,对于这个案件来说,实在是有些歪打正着,不过还好自己的判断并没有失误,这一点领萧小天舒心不少。
  刚走进骨外的大门,便感觉一股劲风迎面袭来。萧小天连忙躲避,左闪右闪,终于摆脱了劲风的袭击。
  这时候萧小天才算有心思定睛仔细一看,原来袭击自己的正是那个穿着皮衣皮裤的妙龄女子。
  萧小天又退了一步,才道:“住手!看清楚了再打不持!”
  皮衣女愤愤的道:“早就看清了,你不就是萧小天么?打的就是你!!”
  “哦?”萧小天一愕,不知道自己在那一双方面又得罪了他人。
  “我爸爸要是好不了,到时候全是你的责任!”皮衣女指着萧小天的鼻子,破口大骂。
  呃?萧小天装着明白扮糊涂,这黑衣女的父亲正是需要换肾的那个瘦弱老人,眼下能提肾源的李军和石破天等人已经成了阶下囚,变相的表示黑衣女的父亲换肾的计划已经不能继续完成,空有大笔的金钱,却对于此事无能为力。
  “妹妹!来!”中年男人从六病室里探出头来,叫道:“中医界的前辈张东庭张老,正在给父亲检查着身体,你那点私事儿,放一放回头再说。”
  皮衣女愤然的一个转身,留下一个回味无穷的背影,小皮鞋踩在水泥地上,咯噔噔的离开。
  萧小天弄得是一头雾水,这女子究竟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才会把事情怪罪到自己头上?
  “又在招惹小姑娘了?”一阵似嗔似喜的笑声从萧小天身后传来,萧小天转身一看,正是两天没见到人影的于逸雯。
  萧小天吓了一跳,连忙满脸堆笑的道:“哪里敢?这不是两天没见到,想你了过来看看?”
  “呸!你就编吧你。过来看看我?你当了主任了也一直不露面,是来上班吧?”
  萧小天嘿嘿干笑两声,道:“一样的,一样的。”
  这才走上前去拉着于逸雯的手,转身进了主任办公室。
  ……
  中年男子把自己的妹妹喊回来,脸上挂着三分怒气:“你说你怎么回事?这可不像你一贯的作风啊?咱不是说了,买肾这件事就当他没有发生过,省的到时候出了事惹得一身骚。”
  顿了顿,中年男子压低声音又道:“手机卡扔了没?是不记名的卡不?”
  身穿皮衣的女子咯咯娇笑两声,道:“大哥你也太谨慎了一点吧?好好,这次听你的,已经处理掉了。只是爸爸的病情……”
  中年男子打开六病室的房门,边走边道:“咱们再想别的办法。这不我把中医界的泰斗张老医生都请了来,咱们……”
  女子紧紧跟在他身后进了病室内,撇撇嘴道:“中医咱们找的少么?哪一个不是束手无策?咱爸的病,实在是拖得时间太长了。中医,我看不顶用,还是想办法联系肾源比较实际。”
  两人走进病室,便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中医正在像模像样的给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家把脉。中年男子嘘了一声,指着那老者轻声道:“这一位可不是一般的医生,这是咱们华夏国中医界数一数二的高手,刚才他还和我说,有四成把握能治疗父亲的病。我想,四成把握,已经不少了。”
  女子点点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样子还可以试一试。毕竟老人家现在的身体情况也就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两人坐在一边,静静地等待张东庭脉诊。
  张东庭看着看着病床上的老者,这一次出诊原本不想来的,但接他应诊的那个中年男子只是一句话便令张东庭改变了看法。中年男子说,这个老者,也就是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老革命。
  为了华夏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人,张东庭一向是尊敬有加,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
  张东庭仔细诊察着患者的脉搏,突然抬起头来道:“病人受过枪伤?”
  中年男子和他的妹妹换了一个眼神,心中很是吃惊。这中医果然有两把刷子,不是那些二三流的骗人货色可以比拟的,竟然连老人受过枪伤都能诊断出来?
  女子却不这么想,只是淡淡的一笑反驳道:“我父亲他们这一辈的老革命,哪一个身上没有几处枪伤?”
  “呵呵!”张东庭把病人的手臂放下,把被子角掖了掖才道:“小姑娘看起来是不相信老头子了?呵呵,老头子不但知道病人受过枪伤,还知道伤在后腰部位,而且至今仍然有一片弹片没有取出来,滞留在患者肾脉之中。也正是因为这一片弹片,患者才造成肾脉营养输步障碍,久而久之,就造成现在肾脏功能衰竭的不良后果。”
  女子嗤嗤一笑,还是不肯相信:“如果是弹片的话,X光怎么诊断不出来?”
  张东庭还没有说话,那中年男子突然一拍脑门,惊异的叫了一声,道:“妹妹!这次你真的错了。不是没有诊断出来,你忘了么,X光的诊断报告以及B超的报告单,不是都说有一处占位性病变?医生们都怀疑是肿瘤什么的,现在张老医生这么一说,我倒是怀疑这不是肿瘤,而是被机体保护功能造成包裹的弹片!”
  “是的!就是这样。”张东庭笑了笑道:“西医不敢确诊的东西,但在脉象上却有体现。肾脉属五行属水,但患者肾脉却隐隐有金铁之气,这不是弹片是什么?”
  这也行?!
  兄妹二人这次算是真的服气了,连忙问道:“那究竟应该怎么治疗才行?求求你帮帮我们的父亲,他老人家……”
  一边说着,两人忍不住都有些哽咽。
  “取出弹片,中医调理,大概不出三个月,患者应该能恢复正常!”张东庭一字一顿,却又说的斩钉截铁。
  兄妹二**喜过望,女子道:“按照您老的说法,我父亲……不用换肾了?”一边说着,双唇上下颤动,似乎十分激动。
  “是的。”张东庭肯定的说道:“患者肾脏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病变,就好比一个饿了三天的壮汉,不是他不好好干活,饿着肚子怎么干活?哈哈。”
  兄妹二人都被张东庭的自信所感染,也跟着笑出声来。
  这个消息对于两人来说,简直是惊喜非常。原本计划换肾,却由于萧小天的阻挠失去了肾源的来源,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两人却突然听说可以不用换肾便能解决问题,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女子急道:“那,张老先生,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治疗?”
  等了这么久,等不及的心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现在就可以,只是,有一点小困难。一般的西医,那肯定是不行的,这个手术就算做得再好,伤害了中医体系,后续治疗很难完成。我们需要一个既精通中医,又在西医上有很深造诣的人来主刀这个手术,在完美手术的同时,又能不伤害患者的中医经脉体系,才是最重要的。”
  “哪里能有这样的人?多少钱我们也愿意出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