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会有的
  那一身紧身皮衣包裹的女子竟然对萧小天这一句话很受用,立刻放慢了脚步,压低了声音,嘴上却是丝毫不让人:“你到底是谁?!别动我父亲.”
  萧小天半眯着眼,感觉着患者细微的脉搏波动的力量。患者年龄虽大,体格却是不错,其他脏器都还能保证基本的工作。只是两侧手腕处肾脉、命门两处,代表肾脏功能强弱的寸关尺的尺部上,脉象细弱游丝,若隐若现。不但轻取没有触摸到,深取也是一样没有。
  这说明,患者的两个肾脏已经基本失去了功能。
  萧小天一翻患者的手腕,列缺穴靠上一点的地方,斜刺着几个黑乎乎的针眼,开口便道:“多长时间做一次透析?”
  那女子神情一愕。眼前这个男子似曾相识,啊,对了,刚刚就是这个色迷迷的家伙在盯着自己猛看。虽说自己回头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二百,但如此近距离的被人看的时候还真是不多。
  女子旋即又戴上她那蛤蟆镜,把大半张脸遮挡起来,萧小天猛吞了两口口水,暗叹自己在八妹那里为什么学的是显微外科的放大技能而不是什么透视功能。
  “叮!透视功能,需要岐黄阴阳术等级达到5.”
  八妹的声音虽然甜美,却总是带着机械合成音的怪味道,比起眼前这个活生生的美女,那自然是差上几分。
  自己的岐黄阴阳术也只不过才道2级而已,那个什么透视神马的,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不去想它。
  那女子戴上眼镜之后,才回答萧小天的问题道:“上个月还两周一次,现在体质越来越差,大概一周两次了。”
  这个男人能从老爹的处境中一眼就能看出是做过透析的,想必也是一个行家吧。
  “理他做什么!!”又是一声暴喝,那女子被一双粗暴的手掌拨到一边。
  “大哥!你弄疼我了!”
  萧小天表面上进行着脉诊,实际上的心思全被那女子招了过去,竟然没有注意到她那个中年男子,她称之为大哥的家伙,已经来到了萧自己面前。
  那中年男人一把拽住萧小天的衣领,就想把他提起来。
  刚刚在医院外面的时候跟你比速度被你抢了先,这次咱就看看力气!
  “拿开你的手!”萧小天沉声道。
  “你让我拿开,我就拿开呀!医生!医生呢?保安,保安!他妈什么破几把医院,还三甲呢!”中年男子叫喊几句见没人应声,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有理不在声高,吵醒老人就不好了。”萧小天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语气:“我说,让你放开!”
  那男子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父亲,又狠狠瞪了萧小天一眼,声音是小了许多,不过还是怒气冲冲的味道:“我就是不放!你能……”
  “怎么样”这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中年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掌掌心处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地,火辣辣的生疼,一把就放开了萧小天的衣领,不停地甩着自己的手掌。
  “不放,就有不放的办法。”萧小天双眼一眯,把银针收进衣兜。这东西可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利器,以后决不能让人轻易见到了。就像李寻欢的小李飞刀一样,没有人见过刀在哪里,见过的,都死了。
  咱岂不是比李寻欢还牛了?不但能当武器,还能救治病人,真是一举多得。到时候腰间在别上一把手术刀,咱也是一代大侠了。
  “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那男子等着血红的牛眼,大声呵斥道。
  手掌上以及手心里不红不肿,也没有什么外伤的痕迹,可是这火辣辣钻心一般的痛苦,依旧一波接着一波的刺激着他的经络血脉。
  “做什么?我能做什么?”萧小天耍起无赖,不干我的事儿。这一针后劲十足,是一种针灸手法上的巧劲儿,即便是银针已经离体,依旧还能感受到强烈的刺激。大概三次每一次持续半分钟左右,才会消失。
  “钱塘三叠Lang?”皮衣女子樱桃小口一张,萧小天暗自心惊,这样的嘴巴别说塞鸡蛋了,塞个鹌鹑蛋估计都塞不进去。
  就是这样一个另类的热火美女,竟然认得出这是“钱塘三叠Lang”?
  萧小天点点头,却报以讶异、问询的目光。
  “还说不是你!!”那女子奸计得逞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萧小天道:“大哥,就是这个家伙使得坏,揍他!狠狠的揍他!!”
  “……”
  唯女子与高登难养也!
  萧小天第二次冒出女人心海底针的感觉。
  为毛自己要点头捏?贱,真TMD贱。
  “安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现在门口,“病人需要安静,才能恢复身体,你们在这里吵吵嚷嚷的,病人怎么恢复?!”
  皮衣女转过身来,盯着穿白大褂的医生道:“方医生!不记得我们先前的约定了么?为什么要给我的父亲找中医治疗?!”
  “怎么可能!”方医生把头摇的像个拨Lang鼓一般:“别说找中医了,西医的处方也都是你看过之后才用的!我怎么能随便给老爷子请医生?”
  “那就好。中医各路高手,能找的早就都找了差不多了,这方面,不用你多费心。”
  中年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又看了看萧小天,突然反应过来,叫道:“***!你他妈原来不是个医生啊!”
  “谁说我不是医生?”萧小天反问。
  “没听方医生说,他并没有找中医来给我父亲诊治!”
  “是啊,他是没有找,我自己来的呀!”萧小天拎着病历卡:“看了看病历,再看看病人,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你!!”
  不但中年男子怒目相向,连那个皮衣女也冲了过来,娇叱道:“看你会使用‘钱塘三叠Lang’——随便找个诊所,也能混个不错的职位,为毛要来市医院,我父亲不是你们这种江湖郎中所治得了的!”
  “我也没有说我一定是个中医啊,再说了,我是骨外的主任,我不在市医院,还能去哪里?”萧小天故意反问道。
  “嗤——”中年男子漏风嘴巴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这小子看上去比自己的妹妹大不了多少,官家医院升职加薪讲究个论资排辈,他这个年纪,别说主任了,能当个主治那都得是上面有人!
  西游记里面说得好,上面没人,你当个妖怪你都当不成。
  “你要是主任,我就是院长了!”中年男子瞪了萧小天一眼,拜托下次撒谎的时候,先打打草稿再出来混。
  “让你当院长,你来么?”皮衣女向她大哥抛了一个媚眼,似乎在这里当院长,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萧,萧主任!”方医生见到果然萧小天也在这里,忙不迭的打招呼。
  萧小天摆摆手,人家把院长都不放在眼里,即便自己这个主任是真的,带来的震撼也没有那么强大。让一个女人记住自己的办法很多,但强大,恐怕是最直接最凌厉的武器之一。
  很久以后于逸雯抱着娃娃曾经问过萧小天,你说你招惹那么多女人做什么?
  萧小天当时的回答很精辟,四个字,赏心悦目。
  男人对美女的追求,就像女人对名牌化妆品和限量版的包包的追求一样,自然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忙你的去吧,别让人误会我是江湖游医就行了。”萧小天摆了摆手。
  “你真是主任?”中年男子还是带着几分不相信。
  你信不信的有个毛用,那女子看起来比你沉稳多了。
  萧小天暗自腹诽了两句,免不了客套一番,算是化干戈为玉帛。
  “老人现在的身体,不是很乐观啊!”萧小天转移话题。脉诊很清楚,不但肾脉搏动很是微弱,而且似乎在着微弱的波动之中,依稀还有什么阻隔一般,流通的不是十分畅快。
  “这我们知道!”皮衣女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我的意见是留在省城大医院治疗比较好。”中年男子不失时机的劝说自己的妹妹:“医疗水平比这里强多了,卫生条件也好。省院的几个院长主任,都是我的朋友。”
  “可是,省院没有肾源!”
  萧小天也知道,尿毒症患者到了后期,换肾是不可避免的选择,可是泱泱大国,哪里有那么多免费捐助的肾源可以使用?就算有了,配型能不能成功?这都是暂时医学条件迈不过去的门槛。
  “省院没有,这小破山沟就有了么?”中年男子直接把东江市比喻成小山沟。
  萧小天暗道,你这是没有去过靠山屯,你要是去靠山屯转一圈,那才知道什么是小破山村。话又说回来,靠山屯甚至不是最破的山村,至少,他还有自己屯子独立的学校。
  比喻成什么都无所谓,在大城市生活习惯了的话,哪里都像是小山沟。萧小天对这句话并不是十分在意,在意的是,省院没有肾源,自己所在的东江市市医院,就会有了么?
  皮衣女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直没有醒来的老爹,泪眼婆娑的道:
  “会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