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16 隔河相望【首定在哪里?】

  2-16隔河相望
  靠山屯的行政地位比较特殊,既不是一个乡镇,也不是一个村子.一般的乡镇下辖十来个村子,靠山屯下属只有三个:靠山前屯,后屯,新屯。每个屯只有百十户人家,但分布的稀稀落落,靠山屯的总面积,却比起任何一个乡镇来都不算小。
  唐老牙在靠山县县政府担任一个闲职科长,上面没人,所以一直是靠山屯这个穷旮旯的驻村干部。靠山屯对于他来说也是熟悉得很了。村支书家没有人,唐老牙马不停蹄的赶到村长家,结果很奇怪,村长也不在家。
  唐老牙十分纳闷,在大街上随便抓了一个老乡问道:“三黑呢?”
  老乡看了一眼唐老牙,认出这是靠山屯的包村干部,连忙道:“唐领导!村支书他老人家去后屯刷标语了!”
  唐老牙骑着车子嘎吱吱的穿过前屯村,后屯与前屯隔着一条依山河,河宽八米,只有一座建于建国初期的石桥相通。
  刚来到依山河边,便看到村支书三黑咋咋呼呼的指挥着一个村民在墙上涂刷着什么。
  依山河河水清澈见底,别有一番田园风光。一个放羊的十来岁的小孩子吼吼的哄着羊群来到河边饮水,自己却脱下裤子,站在河边哗啦啦的放起水来。
  村支书三黑一眼扫到小孩子在河边撒尿,大吼一声骂骂咧咧的冲了过去,伸手拎住放羊孩子的耳朵叫道:“他妈妈的二屁!又在河边撒尿,你没看到墙上的标语么?”
  放羊娃二屁抬起头,带着三分委屈的道:“叔,俺不识字!”
  “……”
  ***!三黑骂了一句,指着墙上的标语一字一字的念道:“不准随地大小便!”
  唐老牙远远的看见,忍不住偷笑,一个破村子,整这一套有嘛用?华而不实的玩意。
  “这可是上级的指示!犯了错误会被警察带走的!”村支书一惊一乍。
  没有这种指示啊?唐老牙暗自纳闷,这种不许随地大小便的指示,在现阶段的靠山屯村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没有哪一个领导会有这种指示。
  只听村支书指着墙上的标语又念道:“看了没?这是最新指示,不准随地大小便——远离河道,防止你屎留。”
  我滴那个亲哥哥耶!是泥石流好不好?唐老牙顿时觉得眼前发黑,一阵浑身无力的感觉涌了上来。
  这样的村干部,泥石流的问题要是能得到重视才怪!唐老牙顾不得其他,赶紧一个箭步冲到三黑面前,好好的给他解释一下你屎留——阿不,泥石流的危害性。
  ……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起风了。开始还是吹面不寒杨柳风,两三分钟的时间风向大变,呼呼地把路边的树木吹的嘎吱吱作响,吹在人的脸上,向一把小刀在切割一般,火辣辣的生痛。
  于逸雯摸了摸自己干瘦的几乎没有什么水分滋润的面庞。这个样子要是被萧小天见到,会不会吓到他?一边想着,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人家都说美女要骨感骨感,就像那个凤凰台的主持人鲁豫一样,顶着一个聪慧的大脑袋,浑身上下没有三两肉。在靠山县来上几个月,你想不骨感都难。
  那个女人不爱美?来靠山县既然是自己坚持的决定,说什么也要坚持到底。于逸雯天生一股子不服输的性格,这多多少少都受到她那个身为军人的老爹的影响。
  自己原先准备了几瓶高档次的护肤品,在靠山县这个鬼地方竟然毛用都不管。
  就像那个号称覆盖全球的网络一样,靠山县成了遗落之地。
  上千块一瓶的保水护肤ru液,搓上去还没等见到效果,早已经被瞬间吸收,皮肤状况却得不到丝毫的改善,仍旧那么干干巴巴的。生活上艰苦一些可以克服,工作上劳累一些可以坚持,可是皮肤这般模样,却令于逸雯产生了退缩的想法。
  还好带队的总护士长顾云静有过几次支农的经验,知道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任何宣传的神乎其神的化妆护肤品都是华而不实的摆设,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一大罐医用甘油,这东西两三块钱一大瓶,足够整支医疗队的所有队员使用几个月的了。
  于逸雯也没想到这么便宜的东西也会有这么神奇的效果,虽然皮肤还是有些皱巴巴的,但总比那些高档货的效果要好得多了。
  “雯雯!快点!”顾云静一个女人在前面带路,仍不忘招呼于逸雯跟紧。作为这支医疗队的领头人,顾云静可谓是称职的很。
  “哦哦!来了来了!”于逸雯分开身边的枯枝烂叶,紧跑两步追随在顾云静身后。
  虽然说上面一人分配给了一辆自行车,但靠山县靠山屯的路况显然骑自行车的想法都成了奢侈。步行成了唯一的选择。
  顾云静招呼道:“大家加把劲!这一次靠山屯的行程是咱们这次活动的最后一站!这一站结束之后,大家就顺利完成任务,可以开开心心的回家了!”
  回家,多么熟悉而亲切的字眼。可是当队员们回想起经历过的几个村子里,由于无知、贫困等众多原因滋扰而饱受疾病折磨的村民看到他们医疗队来的时候那热切的目光,心中顿时沉痛无比。
  一个男队员道:“虽然这一次很艰苦,但是对我的触动很大。——你们别笑啊,我这是说实话,不是在作报告。如果下次还有机会,我想我还会来的。医生,咱们的天职不就是解除患者的痛苦么?不知道你们留意了没有,咱们给患者诊治之后,你看看他们的眼神……我靠!那叫一个纯粹。和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些城市里的文明人一比,平时咱见到的那简直就是禽兽!”
  男医生一边说着,有些愤愤不平。当医生的原来要求很简单,最起码的尊重而已。在城市里得不到的东西,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竟然一抓一大把,俯拾皆是。
  男队员一边说着,恨恨的用手里开路的镰刀一刀砍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仿佛那棵树就是平时令他生气的那一类人一样。
  “省省吧你!”一个女队员说道:“这种穷日子,我可不愿意常来,你说是不是雯雯?”
  于逸雯捏着一个草叶含在嘴里,突发奇想的道:“他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他是谁呀?是不是萧小天?”
  “一定是,一定是!”
  人群里传来哄笑声,顾云静也忍不住调笑道:“小心他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脚把你踢了!”
  “我看也是!哈哈哈……”
  “要是我,也不会要你的……”
  “不会的。”于逸雯掏出一面小镜子来照了照,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他说过,要是他不要我了,就挨雷劈!”
  “轰隆!”“劈叉!”一道闷雷,电光闪过,天边浓云滚滚,山雨欲来。
  “可不兴这么说!”顾云静道:“惹怒了老天爷了吧?”
  “哈哈哈……”
  “跑吧!还等什么?落汤鸡的滋味可不好受。”
  众人没命的狂奔,几个女队员也是卯足了力气,不甘落后。
  于逸雯一边跑着,一边想,小天,不会看我长得丑就不要我的。肯定不会。
  紧紧地攥了攥拳头,前面依山河已经隐约可见。穿过依山河上面的石桥,众人就抵达了最后的目的地。
  “穿上雨披吧!看着天气,一场大雨是免不了了。”顾云静停下脚步,彰显出一个领导者的沉着冷静。
  “哗啦啦——”
  众人刚刚把准备好的雨披穿在身上,大雨已经倾盆而下。呼啦啦的雨水不要钱似地倾倒下来,天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视线所及,不足五十米。
  于逸雯却并没有慌张,在靠山县的这几个月里,这样说变就变的天气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来,把手伸给我!”
  顾云静招呼一声,一行六人手挽手握在一起,以免被这复杂多变的天气所打散。
  于逸雯视线穿过迷茫的雨雾,定格在依山河的河对面。
  河对面,一个放羊的娃子匆乱的收揽着四下奔逃的羊群,赶回这一个,由跑了那一个。
  河对面,两个干部模样的男子正对着依山河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大雨倾盆,他们却似乎视而不见。
  河对面,两个男人扶着自行车站在大雨之中,依稀还有一个女孩子,站在他们身边。
  咦!
  于逸雯理了理被雨水打湿了的鬓角,凝神仔细看去,那个扶着自行车的男子,身形是那么的熟悉,依稀间就是那个经常在梦里出现的男子。我这是在做梦么?于逸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儿的用手指揉了揉,嘴里喃喃的叫道:“小天,小天……”
  那个男子正侧着头和旁边的男人说话,于逸雯这耳语似地呢喃的声音,突然令他身形一震。
  于逸雯清楚的看见,那个男子转头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是他,绝对是他!
  于逸雯心中通通乱跳,挥起手臂,在雨雾之中扬了扬。
  萧小天的目光同样穿过重重雨雾的遮挡,只是一眼,一眼就看到依山河的河对岸,在那杂草与高矮不一的树木之间,那个令人牵肠挂肚的身影,于逸雯,是的,是她,必须是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