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路嚣张 > 98 狗改不了吃史

  1-98狗改不了吃史
  原本想着,这一周没有推荐,自己的书字数眼看破了30万上架的大关,实在不行就一更吧!奈何朋友们点击鲜花真的很给力,把高登的这本书再一次捧上新书榜.没啥说的了,依旧两更,至于究竟总字数多少,见鬼去吧!
  求花拜票,咱们可以更风骚一点。
  *************************医学是一个不容的有丝毫偏差的学问,很多时候哪怕一点的疏忽,都足以造成生命危险。好比萧小天接受八妹的医学传承以后接手的第一个病例,那个颅内高压的外伤病人张脆衫,大脑之中的动脉血管,仅仅是比针尖稍微大一些的伤口,如果不是被及时发现,并且恰好由萧小天主刀完成了这个危险系数比较高的显微外科手术,那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患者的死亡,没有丝毫的悬念可言。
  医学,就是这么一个死较真儿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医生们的心理压力在各个行业之中是最高的一个。
  萧小天手中的银针,明显的已经偏离了取穴的正确位置。
  “哎呀好烫!”女患者虹虹突然叫了一声,身躯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试图躲避开萧小天的这最后一针。
  “别动!”宋丹华替萧小天捏了一把汗。
  “老婆你坚持一下!”松哥也攥紧了拳头。
  “还好!”萧小天笑了,这一下歪打正不着,萧小天及时的抽回了手臂,并没有把银针刺入虹虹的皮肤肌肉之中。
  “出去!”众人异口同声,把刚才连门也没敲就闯了进来的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臭骂一顿。
  萧小天也顺便骂了两句。刚才不但是虹虹紧张了,连自己也紧张了一下。毕竟是第一次施展炎上火的针灸技巧,萧小天还是有些手生。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萧小天还真要感谢这个推门而入的医生,但心底正常的反应难免动一些小心思,毕竟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神,有些小心眼儿,也是难免的。
  随着众人的口风骂了两句,心底平复了许多,暗道这一次断然不能出现任何的失误了。
  “可是……”那医生欲言又止。
  宋青树这才站起身,跟随者那个医生走出门外。自己在这里一点忙也帮不上,对萧小天的信任也没有自己的女儿宋丹华来的那么坚决,所以还是自动退出,自认比较妥当。
  “什么事?”宋青树站在走廊里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平复了一下心神。
  来的是B超室新分配来的一个大学生,叫做梁国道,这小子业务知识钻研的比较深厚,平时那也是自认天是老大,自己是老二的人物,也一贯不把宋青树放在眼里。
  宋青树也拿他没辙,梁国道的父亲梁万昌,那是市卫生局即将扶正的呼声最高的副局长,没有之一。
  梁国道嘿嘿干笑两声,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从宋青树的衣兜里掏出烟盒自己抽了一支点燃,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有个患者,指名点姓的让你去给她做B超,咱也拿她没辙,这不就打扰你来了!”
  嘴上说打扰,一点也没有因为打扰造成的哪怕一丝一毫的歉意。梁国道对于宋青树的B超诊断水平,那是一万个不服,觉得与自己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当然,自己是天上那个。
  如果不是那个患者陪同来的家属是一个漂亮mm,又如果这个漂亮mm没有给自己递一个红包的话,梁国道说什么也不会亲自跑来叫宋青树出马的。
  ——那简直是对自己的技术的侮辱。
  可惜不是技不如人,而是资历不如人,谁让人家是摆在明面上的B超室的主任呢!
  宋青树瞪了梁国道一眼,这小子越来越不上道了,竟然从自己兜里掏烟,你他妈的要不是仗着自己有一个得势的老子,看你凭借什么跟我斗!
  梁国道翻着白眼看着天花板,一个又一个的吐着烟圈,一副“我爸爸是梁万昌”的欠揍表情。
  “好吧!”宋青树终于败下阵来,屈辱的选择了屈服,一边狠狠地掐灭了自己手中的烟屁,一边大踏步的向着B超室的方向走去。
  ……
  萧小天也没有想到,自己使用内力催动岐黄神针“炎上火”这一式的时候,针灸针竟然会吧虹虹炙烤的犹如钻进火炉一般,极其不自然的扭动了自己的身体一下,还好无巧不巧的就这么躲避开了萧小天差点失误的一针,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宋丹华站起身把门从里面锁死,才对萧小天道:“好了,你可以继续!”
  “嗯!”萧小天十分感激宋丹华这一点一滴的照顾,点了点头把注意力集中到患者的身上,还不忘了认真叮嘱一番道:“放松,这次可是一点也不能动啊!”
  “可是真的好热!”患者嘟囔了一句,又道:“行吧!我坚持的住!”
  为了肚子里的男娃,拼了!再疼,能比生孩子还疼啊,自己可是已经有过两次生女儿的经历了。
  好热就对了!萧小天暗自说了一句,不热那就惨了,说明自己对炎上火这种针灸手法简直就是一点也没有掌握。这次能够通过岐黄阴阳术的内力催动的炎黄神针,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之中的那么邪乎?
  “好吧,我们继续!放松一下,不要紧张。”萧小天一边安慰着,这一次不敢托大,用左手在虹虹身上摸索了一下,随后清晰的定好位,在脐右侧三寸三分的位置上有一个定宫穴,绝对是保胎治疗的不二法门。
  萧小天的每一次触摸,虹虹都忍不住哆嗦一下。农村人有着一股天生的贞节观念,自己小腹这么重要的位置,除了自家男人之外,萧小天还真是第一个下手去触摸的人。
  不过,这个男人还真是温柔的很呢,自家男人一向粗粗暴暴的,一点情趣也没有。
  “别动!”萧小天又警告了一次,用左右的食指和中指分开穴位上皱褶的皮肤,做最后一次精确定位之后,银针带着蓬勃的炎上火的真气力道,准确无误的刺入定宫穴之中。
  这还并不算完,萧小天单手捏着银针的针柄,把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的通过银针作为媒介,缓缓的传输到虹虹的体内。
  “啊!啊!烫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虹虹银牙,紧咬发出阵阵呢喃的叫喊声,灵活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犹如水蛇一般的扭动起来。
  萧小天大汗,这个炎上火的针法,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了的,看虹虹现在这个状态,不知情的肯定会认为她正在春情勃发,急需一个强壮男人的安慰。
  “这……”显然松哥也没有见到过自家婆娘能有这般魅惑的时候,虽然是老夫老妻了,还忍不住只吞口水:“她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萧小天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这一次的施针不但扎针的过程需要消耗真气,行针的过程中也不断地需要自己的真气作为引导,饶是他刚刚丹田突破障碍,容纳的气息扩大了一倍,还是有些吃不消。
  不过明显的好消息是,这一次自己没有晕过去。如果不是加强着岐黄阴阳术的锻炼一刻也不敢停息,萧小天还偶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完全的驾驭这种行针手法。
  曲直木,炎上火,这也仅仅是岐黄神针五式之中的两式而已,后面还有三式没有学习,想来是因为自己的真气还不足以同时驾驭这完整的岐黄神针。
  仅仅是这两式,已经让萧小天感到受用不尽了,那些通过学习点才能达到的一个个标准,早已经被抛到脑后不去理他。好比一个面对金山的人,是难以对一个铜钱产生什么占有的心思的。
  “没有事。”萧小天肯定的回应道:“这只是针灸之后短时间内的正常反应而已,一会儿就会安静下来,这次的治疗也就彻底的结束了。”
  “能行么?这样就保住孩子了?”松哥还是有些犹豫。
  “一会儿我给你开一个嗣育保胎丸的方子,到药房去抓几副煎了喝五天,就真的完全没事儿了!”萧小天找了个椅子坐下,说话的声音稍微有些疲惫。
  “谢谢!谢谢!”松哥冲上前来一把握住萧小天的手不停地乱晃,道:“你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啊!等孩子平安的出世了,我一定在家里给你供上个长生牌位,老天爷保佑你这样的医生长命百岁……”松哥一激动,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那边躺在床上的虹虹,身躯已经停止了扭动,浑身上下就像贵妃出浴一般,完全被汗水所浸湿,甚至连她身下的洁白的床单,都印上了一个水渍般的人形。
  “嗯,毒素排得差不多了——不但是打胎药的毒素,身体里其他原因引起的毒素这一次也排了个干干静静——呵呵,身体至少年轻三岁!”萧小天半真半假的说道。
  年轻三岁?这一点松哥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总之能保住自己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这话传到宋丹华耳朵里,完全就不是这个味道了,年轻三岁?!那是什么概念?岂不是自己又回到了上大学时候的青涩时光?不行,回头一定好好巴结巴结这个简直是“神医”一般的人物……
  ……
  宋青树推开B超室虚掩的房门,突然回头问道:“患者点名找我,是什么病情?”
  梁国道神秘兮兮的一笑,道:“简单得很,就是想知道自己怀的是男是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