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医德
  张援朝做了大半辈子的医务工作者。五年前调任东江卫生学校校长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在卫校校长的职务上退下去,也是一个心理上还能接受的选择,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职务还能有所变动。谁也没想到上面突然下了指示,决定取缔中专类卫生院校,张援朝这个气呀,没想到自己成了个东江卫校的末代校长。
  后来张援朝不甘心因为这件事失去这个副局级的职务,调动了几乎所有的人际关系,四下里求爷爷告奶奶。皇天不负苦心人,在一位大佬级人物出手帮忙的情况下,东江卫校正是改名为东江市医学专修学院,摇身一变变成了本专科院校,张援朝的地位水涨船高,比起市一中的校长还高了半级。
  所以连日来张援朝看见谁都是笑呵呵的,除了那个不争气的侄子张脆衫。
  话说生张脆衫的时候,正是金大侠的武侠剧在大陆播的正火的时候。所以张脆衫才有了这么一个具有古典武侠之美的并不阳刚却带着三分书卷气的名字。
  张援朝兄弟三人,子侄一辈儿却只有张脆衫一个男丁,可以说这个张脆衫是全家族的宝贝。嗯,一个活宝。
  张脆衫别的不会,跟人砍架却是少不了他的影子,人称“如影随形张脆衫”。这不刚刚与人砍过架,可惜的是张脆衫并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被人一刀开了瓢,做了个图更是把张援朝吓得够呛,颅内出血合并颅内高压。
  张援朝清楚地知道这个疾病,搞不好是要死人的。从听见消息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就跟一个毛躁的毛头小子一样,急的嘴上忽的一下就起了两个大水泡。
  得,其他的事儿咱也别干了,赶紧去医院吧。到了医院才知道事情比想象的更严重,原来是两根极细的微动脉破裂出血,在东江市这样的手术成功的例子,绝对不会超过五例。
  这原本是一个不很好把握的疾病,但据说是本院的一个叫萧小天的医生却不费力的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张援朝十分感兴趣,觉得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小大夫不像是一个能把握这种精密手术的医生。他一直找机会想和萧小天好好的聊一聊,看看究竟是哪个道上的外科圣手才能调-教出这样出色的一个年轻人。
  张援朝拎着老婆给侄子做的晚餐走进骨外住院部的时候,正听见两个小护士叽叽喳喳的说话,隐隐约约的好像提到萧小天如何如何,忍不住停下脚步,支起耳朵细听。
  “萧医生真是棒哎!今天收进来的那个骨筋膜室综合征的病人,听说是他现场处理的好,才保住一条腿的!”
  “是啊是啊,要不是萧医生,那个女的丢条腿,这辈子就算完了!”
  呵呵,骨筋膜室综合征,这个萧小天给自己带来的惊喜还真是越来越多。
  楼下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张援朝老脸一红,赶紧直起身子。一个护士端着托盘经过他身边,亲切的跟他打招呼:“叔叔来看8床啊?已经醒了!”
  张援朝脸上肌肉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才道:“嗯,好的!”仿佛自己刚才不顾身份的偷听举动,已经被人家抓了个现行。
  小护士原本端着托盘走到了护办室,听见张援朝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关切的道:“叔叔是不是不舒服啊,用不用找医生看看?”
  “没,没事儿!”张援朝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刚要迈步,就听见身后蹬蹬蹬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个大汉的呼喊声:“萧医生在不?萧小天萧医生在不在?”
  张援朝侧了侧身,给身后的汉子让出一条通路。
  住院部里点名求医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多见,何况这次找的是萧小天,张援朝忍不住停了下来要看看这个传的神乎其神的萧小天,究竟有什么能耐。
  病人被那个呼喊的大汉背在身后,有气无力地道:“先放我下来歇歇。”
  那大汉应了一声,把患者放在椅子上,自己哈吃哈吃的喘着粗气。爬楼原本就是很消耗体力的一件事,更何况大汉他背着一个人呢?
  患者就坐在张援朝身边。出于医生的本能以及对萧小天神秘感的揣测,张援朝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坐在椅子上的矮个汉子苦笑一声,指了指现在直挺挺伸直的右腿:“刚刚拍了片子,髌骨什么的粉碎性骨折。”
  又是一台有难度的手术。萧小天,他吃得消么?
  ……
  萧小天刚到医院,就遇到一个前列腺肥大导致尿不出尿来的七八十岁的老者,憋得哼哼唧唧的直跺脚。啥也别说了,下尿管吧!
  还是常规的刷手消毒。这种前列腺肥大的病例原本门诊就能做,不过出于安全考虑,还是稳妥一些。刷完手,于逸雯在他身后已经协助他穿手术衣,戴好帽子口罩。
  “累不累?”于逸雯一边在他身后把手术衣的带子交叉一下,从身后绕过萧小天的腰,在前面递给他打结。如果不是手术的无菌要求,于逸雯真想就这么抱紧这个雄壮的身躯,闻闻他身上充满男子汉气息的汗味儿。
  “还好!”
  下尿管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基本工作,除了备皮消毒的时间,整个过程用了三分钟不到。
  ……
  “萧小天在哪!叫他出来给我们做手术!”一个双臂长满红毛的大汉狂吼。
  小护士赶紧道:“萧医生刚上了一台,需要休息一下……”
  红毛大汉啪的一声把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扔在护办室的桌子上:“老子有的是钱!赶紧把萧小天给老子叫来,否则砸了你这个LangJB医院!”
  刚走出换药室的门,还没摘下口罩,萧小天就听见有人叫自己,连忙应道:“我在!什么情况?”
  红毛大汉立即换上一副巴结的表情,颠颠儿的跑了过来抓住萧小天的手使劲儿的握着:“您就是萧医生啊?久仰久仰。我这兄弟您给看看?”
  小护士一撅嘴,露出鄙夷的神情。
  门诊病历上写得清楚,是髌骨粉碎性骨折。这个手术除了两个主任之外,还真只有萧小天最拿手。
  萧小天沉吟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道:“行!”
  于逸雯拽拽他的袖子,露出祈求的神色:“不拉,别接了,你看你累的满头大汗的!”
  毕竟萧小天他自己还是一个大病初愈的患者,没有什么休息时间就立即接台了一次脑外动脉血管缝合的大手术。现在紧接着又是一台髌骨粉碎性骨折,他那明显这几天有些营养欠缺的身体,吃的消么?
  萧小天侧身看了一眼于逸雯,伸手在她滑顺的不需要保养的头发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展颜一笑道:“没事儿!我壮实着呢!”在疾病面前,患者把最大的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强大的责任感让萧小天无从拒绝。
  髌骨手术就不能在骨外的换药室进行了,需要手术室进行准备工作。
  “谢谢,谢谢!”红毛大汉忽然变得尊敬了许多,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萧小天怀里。见萧小天也没说什么就收下了,更是满脸堆笑:“拜托拜托!”这才转身放心的走了。
  一转身萧小天就把红包递给了于逸雯:“手术完了还给他!”
  ……
  冤家路窄!
  萧小天一眼就认出来,这个躺在病床上的所谓髌骨骨折的患者,正是袭击刘莉和自己的那个矮个汉子!
  三个大汉围攻一个柔弱的女子,本来就已经很不地道了。这个矮个汉子丧心病狂,连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多多都不放过,他这个髌骨骨折,是萧小天一脚踢的。
  萧小天眉头一皱,双目腾腾的似乎要冒出火来。胸腔中的怒气,已经积攒到几乎不得不爆发的地步了。他紧咬着牙齿,竟然发出咯吱吱的声响,仿佛要把这个矮个儿汉子食肉寝皮,才能解心头之恨!
  于逸雯见萧小天迟迟不动,以为他身体不适。谁知抬头一看,便看到萧小天那咬牙切齿的残忍模样。是谁惹到他了?于逸雯晃着脑袋,实在是想不起来。目光一晃之际,看到萧小天怒目相向的,就是这个准备手术的患者。
  于逸雯并没有与矮个汉子打过照面,不认得他是谁。
  髌骨手术是腰麻,腰部以上,包括头脑还是清醒的。他看了一眼主带着口罩以及手术帽,全身上下唔得严严实实的主刀医生。说什么也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导致自己现在骨折的那个狠人,萧小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