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 第72章 谁在堕落

dg集团这一轮的碾压战术,分成两个步骤。
第一步,主力推广zamon品牌,令它成为在中国影响力最大的奢侈品牌。
当然,这一步其实是赔钱的。奢侈品消费市场毕竟很有限,但外国人也深谙“赔钱赚吆喝”的道理,这样就保证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了zamon和dg集团。
第二步,才是做一个简洁的企业形象广告片。将zamon和其他二三线品牌放在一起,让大家知道,它们全都系出名门。
这就好比我们都知道保时捷是生产跑车的,哪天它要做了一款自行车,我们也会想:噢,那是保时捷的自行车,工艺水平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dg集团利用的就是人们的这点心理。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分两步走?这遵循了广告传播学最简单的准则你传播的越少,受众接受的就越多。一次,只能给消费者灌输一个概念,才能给他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几个星期前,查理斯就刚刚走完第一步,正要过渡到第二步。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顺利zamon如计划稳步推进;各个门店和品牌的销售额也有提升;投资公司也传来好消息他们已经控制了爱达的一部分股权。这对他这边展开市场竞争,也会很有帮助。甚至连大洋彼岸的美国本土,一向平稳的zamon的销量,最近都有明显增长简直就像是某种大获全胜的预兆。
但在这个关头,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在中国箱包企业看来,查理斯是来抢夺市场的巨鳄。
但在dg中国的员工看来,这位澳洲中年人,其实是个非常和蔼可亲、勤奋尽责,甚至还有些可爱的男人。
他只要一有空,就会深入各部门,跟每一个员工交谈;也会把合作商请到办公室来,赠送澳洲的袋鼠公仔给他们。所以他来中国这半年多,只要跟他交往过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很好。
然而,正因为他这种细腻的待人接物的风格,使得他能掌握更多的关键信息,对他做决策起到很大帮助。
所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仅是个随和可爱的男人,也是个果断睿智的男人。
这天午后,他就坐在市场部的办公室里,跟几个年轻的中国员工聊天。他们当中有dg招聘的应届毕业生,也有从别的企业挖来的人才新宝瑞、爱达都有。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查理斯觉得这句话讲得很好,所以在他刚接手dg中国时,就让人力资源部在行业内部广泛挖掘人才。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此刻,一个从新宝瑞跳槽过来的女孩,就在打趣爱达过来的男孩。
“你们爱达那招也挺损的。”她说,“控股明德,结果我们新宝瑞把沙鹰做得那么好,最后是给你们做嫁衣。”
年轻男孩只是笑。
上一场腥风血雨的商战,别人也许不知其中原委。但这些员工都是做市场的,自然看得比旁人都清。
查理斯也看过之前的新闻报道,但也只是了解个大概轮廓。于是他颇感兴趣的看向那男孩:“具体是怎么样一个过程呢?”
查理斯是怀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
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厉致诚。
刚刚,几个中国员工七嘴八舌的描述,令他非常清楚的了解到上一轮商战,起承转合的过程。而在他的追问下,中国员工又把之前爱达与司美琪的一战过程告诉了他。
查理斯是个很善于把握细节的人。他很快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每一次,厉致诚都会丢出诱饵,主动挑衅对手。然后对手自然而然遵循常理,对他还以打击。
结果,就掉入了厉致诚的圈套中。他的爱达看起来似乎一蹶不振,被暂时打压住。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是故意引导对手这么做的。
然后在一段时间后,厉致诚就使出了杀手锏,彻底将对手击溃。并且还是连根拔起那种击溃,对方彻底不能再与他对抗。
这个过程的前半段,感觉多么似曾相识?
不就是他和dg中国现在的处境!?
尽管以上都是捕风捉影的猜测,可查理斯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们前面说过,但凡有才能的领导者,在做决策时大多有非常敏锐的直觉,而不单单依靠分析数据。宁惟恺是如此,厉致诚是如此,查理斯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也是如此。
这个下午,查理斯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谁也不见。可是他左思右想、冥思苦想,还是想不出厉致诚到底会怎么做。
但是他还是发现了其中的规律那就是厉致诚每一次的大反击,几乎都是抓住了对手本身致命的弱点,所以对手才不能对抗。
譬如第一战,司美琪身陷明盛项目的条款,无法及时与其展开竞争,所以大片中档皮包市场才被厉致诚夺走;
譬如第二战,沙鹰品牌跟明德面料,被牢牢捆绑在一起。同时新宝瑞自相矛盾,自己的新品牌,把休闲包和户外包市场都灭掉了。
dg中国现在的弱点在哪里?
查理斯想来想去,对于dg这样全球领先的优秀企业,如果硬要找弱点,现在只有一个
陈铮。
主意一定,查理斯叫来了几个从澳洲带来的老部下。
“最近你们观察一下ben,看看他都在忙什么。总部也想考察他是否合适继续留任总经理的位置。不过这件事要秘密进行,最好找几个华人员工配合,毕竟你们跟我一样不是本地人,走到哪里都太醒目。”
老部下们都答应下来。
几天后,他们就给查理斯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查理斯听完后,几乎是暴跳如雷,立刻吼道:“叫ben来我的办公室!立刻!”
陈铮此人虽然在高级别的商战中,脑袋实在算不上灵光。但他搞钻营龌龊之事,的确有自己的一手。当年他就在新宝瑞和爱达都埋下了眼线,此时dg中国是他的母公司,既是助力也是掣肘,所以他当然也安插了人。
于是这天,在踏入查理斯的办公室前,他就收到了消息,说查理斯大发雷霆,并且很可能与那批有质量问题的休闲包有关。
陈铮心里咯噔一下。
但也只是一下,就若无其事地踏进了查理斯的领地。
“嗨,boss.”他笑嘻嘻地跟坐在老板椅上,一脸阴沉的查理斯打招呼。
查理斯的肺都要气炸了。他其实是个很会搞人际关系的人,但不代表他在下属面前还要约束自己的脾气。
尤其还是个他不怎么看得上、可又暂时摆脱不了的下属。
“那批质量不合格的休闲包,你还在卖?”他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
陈铮:“什么?当然没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查理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矢口否认,太不要脸了!
“ben!我明确告诉过你,那批产品不可以再出售!可是我的员工,却在多家偏远的门店,看到他们还在上架!难道你们中国人,就是这么执行上级的命令的!我实在是无法理解!我要向美国总部投诉!你这是严重的渎职!”
陈铮愣了愣,露出疑惑的表情:“查理斯,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是不是下面门店有人不遵守我的命令,偷偷拿出来卖了?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查到底,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查理斯:“”
过了一会儿,他冷静下来。
他想到,现在dg中国的发展,还离不开陈铮和新宝瑞。这件事既然发现了,就能亡羊补牢。至于告状,他可以等到明年,业务稳定了,再把陈铮换掉。
于是他换了比较语重心长的语气:“ben,我想你完全没想到,这件事对我们是多大的危机。”他把自己下午对厉致诚的分析,对陈铮说了一遍(当然,没说陈铮是唯一的弱点这个结论)。然后他说:“如果这件事被厉致诚发现,他就可以借此攻击我们,那么我们刚刚让中国消费者接受的企业形象,就会大打折扣。到时候不止dg的二三线品牌,以及你们司美琪的品牌,无法翻身,甚至zamon的形象都会受影响。那我们就会一败涂地!”
陈铮听得心头猛地一震。
他此刻后知后觉的惊悚感,是远胜于今天下午的查理斯的。
因为他心中一直就有个疑塚,一个模糊的念头为什么当初厉致诚不早不晚,偏偏在他把这一大批休闲包全部生产下线时,抢先推出了新品牌?致使他大量库存死在仓库里,现金流彻底断裂。如果不是dg收购这个契机,他陈铮现在想必已经破产,甚至可能因为无力偿还债务而蹲监狱。
现在查理斯这么一点,他突然就想通了厉致诚必然是暗中掌控了司美琪的一切动向,或者通过眼线,或者其他方式,才能把出击时机挑得这么准。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狠了。他打定主意要让他陈铮身败名裂、翻不了身!
而查理斯刚才讲的话,不无道理。既然厉致诚能准确掌握他的生产进度,很可能也了解到这批产品的质量问题。这样真的会如查理斯所言,在不久的将来,给他们致命一击。
陈铮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查理斯看到他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也暂时不跟他追究责任,而是郑重的说:“ben,请你立刻处理这件事。”
陈铮点了点头:“我一定马上处理。”
查理斯满意了。
两人又在办公室里商量了一阵。起初查理斯认为应该将出售的产品全部召回、赔偿消费者损失,但陈铮强烈不赞同。他认为那批包从外观上看不出多大问题,消费者不一定能发现。而且dg刚进入中国,这样会严重损毁企业形象。
查理斯觉得很错愕,因为他觉得有问题就应该召回,这完全违背了他一贯的诚信原则。但他的确不能拿企业形象冒险。
这时陈铮就劝他:“查理斯,入乡随俗,你必须适应中国人的竞争方式。你品德高尚,别人使出阴谋诡计,你就会吃大亏。”
最后,还是陈铮想出了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将那个休闲包子品牌,秘密低价卖给别的小企业。最好是乡镇企业。
因为他们的产品质量一向不比上司美琪爱达这样的巨头,不会挑剔这一批产品的问题。而且他们的企业形象一向差,实力又弱小,将来就算出了问题,也可以顺理成章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黑的也能说成白的,他们没有还手之力。
查理斯拍案叫好,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只是之后的几天,查理斯每每回想起这个“很卑劣”的做法,内心深处还是会有点惭愧。
但时间长了,他慢慢也就忘了。后来再想起,他也觉得没什么了在中国的确要灵活变通,才能适应这个规则不成熟、却异常激烈残酷的市场。
十来天后,这个休闲品牌就成功的卖了出去。
陈铮并没有亲自露面,据负责这件事的下属回报买这个品牌的,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小农民企业家,对质量甚至还“挺满意”。下属参观了他的工厂和企业,产品基本都是销往国内三线城市和乡镇。很安全,不会对司美琪的主力市场造成影响。
这件事就算暂时解决了。不过现在,陈铮又面临了一个新难题。
因为根据心腹的仔细估算,贱卖掉休闲品牌后,司美琪到年底,将完不成既定业绩目标。即使后面几个月,zamon品牌带活了司美琪,但前期亏损太大,只怕难以力挽狂澜。
而按照当初中外资双方签订的管理协议,如果连续两年司美琪完不成目标,陈铮就要下课。
这个境况,令陈铮非常懊恼。因为谁知道明年查理斯会不会再给他使绊子?这洋鬼子精得很,现在也学坏了,都开始派人暗中监视他了。
痛定思痛后,陈铮有了个大胆的主意。
对他来说,保住司美琪和自己的地位,是比dg中国整体业绩更重要的事。
他决定一箭双雕。
几天后,陈铮再次去了查理斯的办公室。不过这一次,他是主动去的。行色匆匆、神色凝重。
他连门都不敲,也不理秘书的阻挠,直接冲进去,一拍桌子,愤怒地吼道:“查理斯,我们被爱达暗算了!”
查理斯惊讶极了。
陈铮立刻向他讲清楚了“原委”。
据他所说,今天一早,他接到生产管理部的紧急报道,声称生产线被人动了手脚,最新生产下线的一大批dg品牌的皮包,全都存在质量问题。
查理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两人快速赶到车间,看着堆积如山的不合格品,查理斯心痛愤怒得说不出话来。两人调来监控录像查看,却发现已经被人处理过了,根本没拍到任何违规操作和可疑人物。
查理斯非常非常愤怒,他从没遇到过这样无耻的竞争者。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感觉有点不对劲,就问陈铮:“你确定是爱达做的?”
陈铮点头:“当然。以前我们竞争时,他们经常这么干。而且厉致诚这个人,什么事做不出来?那个林浅也不是好东西,你看看她策划的那些广告,多么无耻!这件事早不出晚不出,我们的业务刚刚有起步,马上就来了。他们的用心非常明显。如果不是我发现得早,只怕所有产品都会被他们使坏!”
查理斯这才全信了,恨恨地点了点头。
陈铮又问:“这件事是否马上汇报总部?”
“不!”查理斯几乎立刻脱口而出。
近日来市场势头一片大好,dg大有跟中国企业势均力敌的趋势。他也刚刚受到了总部的嘉奖,即将走出关键的第二步。如果这个节骨眼爆出这件事,总部一定会责备他管理不力,各项支持政策只怕也会打折扣。
陈铮心头暗笑,他要的就是查理斯的隐瞒,这样就有把柄落在了他手里。将来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只要查理斯平安,他的地位也必然稳固。
他又作焦急状问:“那怎么办?”
查理斯打断他的话:“我会处理!这批货虽然出了问题,但只是一个子品牌的问题。我们可以暂缓它的推出,不影响整体战略布局就这么决定了。”
“好的,还是你看得长远。”陈铮露出无奈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查理斯忽然抬头问他:“你上次说过,把林浅和林莫臣的关系公之于众,就能有效打击爱达和厉致诚打算怎么做?”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周末愉快~
一会儿写个小剧场放上来,5点前吧,三书联合小剧场之男人们的宫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