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 第62章 城市星光

这一则广告,几乎是无声的。
画面出现的,是一个温馨宁静的三口之家。房子的装修风格现代简约,年轻的男女主人都穿着看起来很舒服的家居服,陪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时,如果观看广告的人有印象,会意外发觉,这个男孩如此面熟。
正是一年多前,aito广告的小男主角。一年过去了,他长高了不少,但依旧粉雕玉琢、俊秀可爱。
“噢!明天去春游喽!”小男孩高喊了一句,就跳下沙发,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年轻的父母则相视一笑。这也是整个广告,唯一一句台词。
画面一转,男人来到了卧室,从衣柜中拿出了个黑色的背包,开始往里面装东西。那背包设计得十分简单大气,面料和背带看起来柔韧厚实。
画面下方出现一行字:“男人,只需要一款。”
画面又跳到了衣帽间,这次是女人踮着脚站立,手指轻点嘴唇,一双大眼睛四处看。而她面前的架子上,摆着一排超过七八个背包。每一个颜色各异、风格各异,有黑色皮质的,有碎花厚布的但都是中等大小,看起来精致漂亮。
字幕再次浮现:“女人,值得拥有许多款。”
然后,画面来到了孩子的房间。小小的书桌上,有台儿童风格的笔记本电脑,他人虽小,鼠标键盘操作却很伶俐。很快进入了一个页面,琳琅满目全是儿童背包的照片。而他的操作一起呵成:挑选背包颜色、卡通动物图案(熊、猎犬、老虎)、外置口袋的位置、拉链的颜色这一系列画面闪得非常快,最后他在方框里输入了自己的名字小豆子。
最后,画面上已经天亮了,是一个快递员来到家里,双手将一个小背包送给小豆子。父母站在他身后微笑。
画面出现字幕:“宝贝,专属定制,独一无二。”
随着音乐响起,一家人驱车驶在郊区的公路上。周围是绿树花草,阳光宜人。而三个背包,并排放在后座上。
画面消失了,字幕闪现:
爱尔背包生活如此缤纷而简单
右下角有字幕快速弹出又消失:aito公司旗下休闲包子品牌
当这则广告,在各级电视台、网络媒体上轮番播出时;当爱尔(aier)这个新品牌,一个月之内红遍大江南北时宁惟恺已经坐到了新办公室里,暂时告别了他叱咤风云数年的箱包行业。
新接手的是互联网公司,虽然小得可怜,但好歹是高科技公司,所以办公地点,租住的是本市最繁华最昂贵的写字楼。
而此刻,他就望着对面楼宇上的巨幅液晶显示屏。上面播放的,正是爱尔这一则夺目的广告。
他看了一会儿,最终淡淡一笑,低头继续看手边的工作资料。
这时,手机却响了,有短信进来。他打开一看,是幅照片。应该是女孩自拍的,穿着浅绿色的长裙,抱着个同样翠绿的爱尔背包,冲着镜头得意地在笑,那模样十分娇俏可爱。
下面是她打的一行字:不要被打倒!这个送给你,随你拳打脚踢泄恨!lydia.
宁惟恺倏地失笑,给她回复:“在哪儿?下了班来接你。”
与此同时,陈铮坐在他那依旧豪华的办公室里,手中握着的,是前几天刚刚制定的休闲包新品全国推广计划。
数名部门经理和高层站在他对面,面面相觑,却都无奈而压抑,说不出什么实质性的意见出来。
“你们先出去。”陈铮冷淡地说。
众人默默地全走了。
陈铮抓起桌上的茶杯,就砸在地上。
然后是台历,然后是名片盒,然后是手中那份泱泱数万字的图文并茂的销售计划!
如果说曾经,林浅看到新宝瑞新推出的沙鹰,再对比自己的aito,有多么震撼多么绝望多么难过。那么此刻,同样的情景,再一次发生在陈铮身上。
怒火中烧,却已穷途末路。
就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陈铮抓起来,看一眼号码,平缓了一下呼吸,接起:“爸。”
劈头盖脸而来的,是父亲从未有过的暴跳如雷的声音:“妈~的蠢材!老子一辈子的心血,就败在你手里了!”
夜幕缓缓降临,满城灯火如珠光点缀。
林浅拿着手机,正在落地镜前换上紫色短裙和黑色高跟鞋。
电话那头的猎头经理,讲了有一会儿了,依旧不死心:“林总,您真的不考虑一下?爱达虽然是国内箱包行业巨头,但j□j集团是跨国企业,世界五百强、全球箱包行业冠军。您过来做大中国区的市场总监,薪酬至少翻倍,工作地点香港、新加坡、北京随你挑。我真的认为,这家公司更适合您的个人职业发展。”
林浅无奈地笑:“谢谢你。但我目前真的不打算换工作。”
猎头经理又感叹了几句,但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只好让林浅答应,如果要换工作,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她。林浅应承下来,她又恭维了几句:“不管是aito,还是现在的爱尔,听说都是您亲自执刀完成的。林总您的创意实在太好了,这也是打动j□j高层的地方。总之,祝您事业顺利,有机会再合作!”
挂了电话,林浅唇畔挂着笑,对着镜子把头发绑起来。好了,收拾完毕。
她这才转身,看着坐在椅子里的厉致诚。他今天也是西装革履,衬衣领带都是她挑的,颜色略亮一点,衬得眉目格外乌黑醒目。
“过来。”他朝她伸手。
林浅走到他跟前,把手放在他掌心,就被他拉进了怀里。
“原来我不仅要防着别的男人。”他轻声说,“还要防着别的公司。”
林浅噗嗤笑了,故作大度地拍拍他的肩膀:“理解你。女朋友太优秀了,你有危机感也正常,自己克服一下。”
厉致诚看着怀中的女人。紫色短裙勾勒出她的藕臂和纤腰,腰臀挺翘的线条纤毫毕现。略施粉黛的脸,像是光泽柔软的羊脂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宛如秋泓般望着他。
他也在商场浸淫了快两个年头,她也跟在他身边快两年。
他很少带她出去应酬。而其他男人,高官也好,显贵也好,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
拥有权力和财富的男人,得到一切太轻易。再美丽再年轻的女人,兴趣没了,丢弃也毫不惋惜。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像她这样始终意气风发、光芒绽放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越是城府世故的男人遇到了,就越不会放手。
今晚的安排,是在市中心的北海盛庭酒店,举办庆功晚宴。
厉致诚乘司机的车先走了,林浅自己开车过去,这是她坚持的。一年过去了,他俩的关系并未正式公开,这也是林浅的坚持。
大局未定,她不希望他们的私事惹人眼球。这样对厉致诚领导整个公司也更好。
一个公司的文化氛围不是喊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厉致诚显然深谙这个道理。虽然公司各种用度一向厉行节约,今晚却称得上铺张,包下了酒店整整一层宴会厅,布置得灯火辉煌奢华惊人,还请了外面的文化公司,来表演娱乐节目。
开场是一支热烈的斗牛舞。数名身着火一样红裙的姑娘,踏着激情的音乐,在前方舞台上舞姿翩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成功将晚宴的气氛点燃。
林浅坐在第四排的一张圆桌里。身旁两三桌,都是她分管部门的员工。菜色已经上齐了:龙虾、石斑、梭子蟹、雪花牛肉但暂时没人动筷,因为要等总裁敬祝酒词。林浅啜着杯果汁,眼神时不时飘到第一排正中那桌。厉致诚就背对着她,坐在正中的位置。西装脱了,只穿着雪白的衬衣,在她看来,十分十分醒目。
很快,开场舞结束了。灯光暗下来,一束亮光聚焦到舞台上。而台下,整个大厅里满满登登的人,一时全静下来。只有零碎的脚步声,和杯子轻碰桌面的声音。
主持人是行政部的一位漂亮主管,穿一袭嫣红长裙,拿着话筒,在灯光的追随下,娉婷走上台。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大家晚上好!”
大家本就兴致高涨春风得意,此时更是掌声如雷。主持人先说了段祝福的话语,又简要回顾了vinda、aier上市以来的辉煌业绩。她每报一个数字,掌声就沸腾一次。林浅坐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在此氛围中,也是满心激荡。
爱达。他的爱达,她的爱达,所有人的爱达。曾经何时,当他们跌落谷底,一次次失望甚至痛哭时,何曾想过会有今天!前一年,他们所有账面资金加起来不到千万;现在,他们包下全市最好的酒店庆功。如今,行业里那些竞争对手,谁提起爱达不胆战心惊?谁遇到爱达不三思而后行?
而这一切,全靠一个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主持人略显激动的声音响起:“下面,有请总裁厉致诚先生讲话,并做祝酒词!”
现场的掌声到达了一个巅峰。甚至有不少人站了起来,热烈鼓掌。
最后,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看着坐在全场主位那个男人缓缓起身,手持个瓷白的酒杯,步上了舞台。
前一秒,满场还是一片沸腾。
下一秒,当他在灯光下抬头,静静环视一周,瞬间鸦雀无声。
只余万众瞩目的仰视和期盼。
林浅看着他的容颜,看着他沾染着微光的黑色短发。只见他单手持着酒杯,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简单的衬衫西裤,却勾勒出男人最英挺流畅的轮廓。
林浅的心跳,忽然扑通通加速。
“我曾经以为,这一生永远不会与商业有所交集。”他的嗓音缓而沉,却又带着旁人没有的一种温凉,像是能浸入你的心里去。
“因为我的兄长,他领导着爱达,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辉煌。”他说。
这时,台下许多老员工才想起,曾经那位同样优秀的年轻总裁,他的战略才华也许不像厉致诚这样突出,但也带领着企业,在激烈竞争的市场里,稳定高速发展了很多年。
他们也意识到,眼前这位不到三十的总裁,还有个身份,是子承父业、同时寄托着兄长遗志的男人。这令在他们眼里一向冷漠深沉、高高在上的总裁,突然变得鲜活真实起来。
而林浅,虽然没跟厉致诚的亡兄见过面,但她大概是现场最了解他的人。
这个男人并不喜欢过多表露自己的感情,他将一切都隐藏在不动声色的外表下。
但他真正珍视的人,却被他深深放在心里。
此刻他提及哥哥,是否因为在他终于站上巅峰、傲视整个行业的这一刻,想起了哥哥的嘱托呢?
怎么这样的他,令她觉得好心疼呢?
满场寂静中,厉致诚继续淡淡地说道:“当然,我曾经身为军人,刚接手爱达时,也闹过笑话。被人误认为保安经理,被人差遣着去搬东西”
台下哄堂大笑,有人大着胆子扬声问:“厉总,谁啊,扣他奖金!”
林浅盯着台上的他,心中很甜,脸颊发烫。他故意的!
果不其然,就见他目光灼灼朝这个方向看过来。只是范围太大,无人感觉异样。唯有林浅的目光与他轻轻交错,心动无声。
“去年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说爱达救不活。今年,我们站上了行业冠军的位置;
去年,vinda推出市场时,网站被黑,赔掉两千万。信息技术部的同事们在办公室里哭;今年,vinda成为行业销量前五的单品,信息技术部人人领了大红包”
台下又是一阵笑声。
厉致诚俊脸沉静,眼睛里映着灯光,像一片深不见底的海,令所有人的心都变得更加寂静、更加澎湃。
“vinda、aito”他缓缓地说,“前路永无止境。既然已经占尽了这个行业里最辉煌的成功,那就跟着我,继续走下去。”
台下一片深深的沉寂。
转瞬间,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掌声。每个人的脸色,仿佛都因为激动而泛出红晕;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现出骄傲无比的光芒。
林浅看着他幽沉的眼眸,看着他眼中泛起的浅浅的笑,看着他举起酒杯,朝众人示意,最后仰起头一饮而尽她只感觉到心跳“咚咚咚”,前所未有的冲动。
在潮水般的欢呼声中,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她却只看到那一个人。
她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原来她不仅深爱着他,她其实一直崇拜着他,跟周围其他人并无不同。
尽管曾经因他的强大而胆寒却步,可她何尝不是深深崇拜着他的强大?
是他令她看到,商业的战争,还可以这样天马行空、大气磅礴;是他激发了她所有的热血和潜力;是他带领着她,感受到战胜一个又一个对手的痛快淋漓。
原来他对她的意义,不仅仅是恋人而已。
原来在她心里,他早已无与伦比。
晚宴结束,林浅再应酬完公司里关系较好的一些朋友,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今晚爱达也包下了酒店大部分房间,很多员工都直接在酒店过夜,晚上找一些娱乐活动放松。林浅偷偷摸摸到了厉致诚所在的顶层商务套房,轻敲了两下门,就被人拉了进去。
厉致诚已摘掉了领带,衬衫领口微敞着,身上有淡淡的酒气。那双眼却清亮如水,直接将她抵在门上,无声深吻。
林浅低笑着招架,同时踢掉自己的高跟鞋。厉致诚手一托,就将她双腿分开抱了起来,走到床边坐下。
“喝酒了?”他低声问。
林浅吐吐舌头。糟糕!忘了这一茬了!
林浅并不喜欢喝酒,而厉致诚这样的男人,更加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喝酒。两人一拍即合,就说好了今后在酒桌上,她滴酒不沾。如果他在,就他来保驾护航;如果他不在场
“我自己搞定!”当初林浅兴冲冲地说,“放心,我的自控能力也很强的,口才又好,谁能强迫我喝酒?”当时她还在制定同居守则,体现自己当家做主的地位,但也要显得大公无私。于是对于这一条,她还主动写上:如果林浅私自饮酒,喝一杯,罚打扫一周的卫生,无限叠加。
林浅眨眨眼,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可厉致诚不买账,手还撩开她的裙子往里探,语气却淡淡地:“喝了几杯?”
“三杯。可今天的情况特殊嘛,我都是给你捧场”好吧,其实也有很多女员工喝果汁,她就是听了他的祝酒词后,一时激动啊!
“惩罚措施是什么?”厉致诚继续问。
想到要打扫三周卫生,林浅就一阵头疼他的房子那么大啊!她眼珠一转,脸往前一送,就跟他鼻尖相抵、呼吸纠缠。
也许是房间里的灯光太迷暗,也许是体内的酒精发挥了作用;又或者是眼前男人太英俊动人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轻轻地说:“我们换一种惩罚方式好不好?”
厉致诚眸色微怔。
她已从他身上爬下来,趴在了他双~腿间。然后伸出纤白如玉的手,缓缓解开了他的皮带。
厉致诚倏地伸手,按住了她脑后的长发,眼神深不见底。林浅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俯首下去
林浅说不清,她这样的举动,是被怎样一种心理驱使着。
曾经,厉致诚也曾暗示过她,但她因为羞涩,又或者是别的心理,装傻充愣。他就没再提了。
可今晚,她满脑子里都是他站在宴会厅的舞台上时,那冷峻又夺目的模样。想到这是自己爱的男人,也是自己崇拜的男人,她就有一种想对他付出所有的冲动。
所以愿意这样俯首帖耳在他的面前,让他得到想要的快乐。
“我崇拜你”她在吮吸套~弄时,低声说,“今天才知道我这么崇拜你,厉致诚。”
没有男人,不会被女人这样的话语击中肺腑。
尤其是向来骄傲的她,此刻正心甘情愿跪在他的双~腿间,为他做着最亲密的事。
厉致诚握着她长发的手,收紧再收紧。另一只手无声下移,有力地揉捏着她胸口的饱满,令她也情不自禁呻~吟出声
终于,一室寂静里,他在她的唇舌中释放出来。他突然伸手,将她的头按得很紧很紧。而林浅亦被他揉弄得满脸娇羞,抱着他的腰,如同孩子般蜷缩在他的身体上。
过了好一会儿,他平复下来,将她翻身压在床上。林浅满脸通红,眼睛却亮如星辰。而他的脸颊也有浅浅的红,漆黑的眼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深沉慑人。
四目凝视间,林浅开口:“感受到我的忠诚了吗?”
厉致诚陡然笑了。那笑便像是缤纷的色彩,盛放在他从来波澜不惊的眼中。
“感激涕零,无以为报。”他的手轻抚她的脸颊,“只能让你看到我加倍的忠诚。”
林浅起初还听得甜滋滋的,忽然反应过来:“喂喂,你不用以忠诚回报!真的!”
晚了。厉致诚已经缓缓下移,埋首到她的裙子里。林浅的抗议声很快销声匿迹,最后只低低哼了句:“坏死了你”
激情褪去时,夜色已经很深很深。
也许是今夜太美好,尽管耗费了很多体力,两人却了无睡意。厉致诚搂着林浅靠在床上,一起看着窗外璀璨的城市夜景。
林浅的手在他腹肌上划圈圈:“我们什么时候公开?”
厉致诚低头看着她:“愿意让我见光了?”
林浅忍着笑点点头。
因为年后,她的工作重点就完全转往明德面料,跟集团本部的业务虽有交集,但也算泾渭分明。所以她感觉是个好时机。
“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把这件事公开?”她又问。想到今后会迎来所有人不一样的目光,她还有点小紧张。
厉致诚看了她一眼,没答。他的眼神有点奇怪,幽沉、若有所思,还带着几分她看不懂的暗涌。
然后他说:“我上衣口袋里有样东西,拿出来。”
“哦。”林浅也没多想,直接转身。他的西装就搭在床边的椅子上,她伸手在口袋里掏啊掏。做这动作时,她能明显感觉厉致诚的目光,灼灼停在她身上。
触手感觉是个小盒子,她直接拿了出来。
一个黑丝绒的圆盒。
林浅的心突地一跳。
厉致诚的手已经从背后伸了过来,将她环在怀里的同时,就着她的手,打开了那个盒子。
一枚银色的钻戒,静静躺在里面。
“就用这个方式,好吗?”他轻声在她耳边问。
当太阳缓缓升起,大地又是新的一天。
有人还在幸福的相拥而眠;有人庸庸碌碌开始了重复的一天;有人躺在温香软玉的怀里,内心却一片空旷。
还有人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迎来了命运的转折,前路也许是更深的坠落,也许是重生。
一大早,陈铮就领着一帮司美琪的经理们,站在机场那拥挤的接机出口。
翘首以盼。
下属们有的神情兴奋,有的面色凝重。而陈铮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很快,他们等的人就到了。
那是一帮西装革履的男人。四五个亚洲面孔,还有一个黑人,一个金发碧眼的白种人。他们全穿着做工考究的西装,手拉的箱子不是lv、hermes就是armani。还有几个人戴着墨镜,看起来金贵又时尚。
所以说陈铮最烦这些外企的人,装~逼。大热天西装衬衣整整齐齐,自以为是地透着种高人一等的气势。
这群人很快就走近了。陈铮立刻带人迎了上去,笑容灿烂。他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扫,最后自然而然落在正中那人身上。
那是个非常高挑的男人,轮廓深邃,额头饱满。偏偏生着双狭长的眼,鼻梁挺拔,令原本英气的五官,带出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这种男人给人的感觉,天生就该穿西装。雪白的衬衣,紧扣在脖子上。黑色西装完全勾勒出他身材的曲线,既有西洋人的高大挺拔,举手投足,却又有东方人的儒雅俊朗。
而此刻,他那双眼睛,也打量着这边的人。那目光是温凉透彻的,隐隐带着笑意,叫人有点捉摸不定。
陈铮之前已经看过他的资料。
jasonlin,mk投资公司副总裁,华尔街赫赫有名的人物,据说也在北美华人商圈,极有影响力。
身旁的翻译已经用英文开口,欢迎对方一行人的到来,同时给双方做介绍。首先介绍的,自然是这边的司美琪总裁陈铮,以及对方的jasonlin副总裁。
陈铮朝他伸出手,用英文说:“mr.lin,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那人微微一笑,开口的嗓音也是低沉动人,讲的却是中文:“陈总,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必见外。你叫我jason或者林莫臣都行。”
最后,两方的人频频互相握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作者有话要说:第四卷完。
言情君们,不会认为老墨的放大招就是口活吧?那我就直接倒地不起了!!!!
二更合一更,你们撒花不许偷懒!知道我为了今天开始放大招,昨晚写到几点钟吗?哼~以后我再也不做剧情预告了,呜呜呜~~
实在太累了,今天还要梳理下最后的大纲,所以明天的更新推迟到晚上8点。
明天可能更新正文,可能更新厉致诚视觉番外,视我撸后续大纲的情况而定。如果更新番外,就会在作者有话说加送一个《蜗牛》《闭眼》《倾城》联合小剧场,就是上次那种,你们懂的。
另外突然想起件事,开文这么久,我居然忘记了求作收。其实作收也没多大用处,就是让这个作者看起来牛逼一点,另外新开文的时候,我可以涨点积分。另外我开文啊、定制啊、更新啊啊你们都可以再收藏夹里看到。所以快去收了吧!右侧是老墨的专栏,进入专栏点击上方的“收藏此作者”,
明晚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