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 第55章 锦囊妙计

林浅今天出来,目的只是为在新宝瑞的旗舰店,实地观察一下。
不过,看到沙鹰卖得这么好,还是蛮刺激人的。
所以她看着看着,自然而然就有些郁闷和愤恨。
谁知这时,就听一道柔和清亮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零钱。”
林浅首先看到的,是阳光之下,男人映在她脚边那道颀长的影子。
得,真是冤家路窄。
林浅转头看着他,笑容满面:“宁总,真巧。”
宁惟恺今天到底有些志得意满,微微一笑,逗她:“不巧,我专门跟着你的。”
这话果然叫林浅脸色微僵。但她察言观色的本领也不差,仔细打量宁惟恺神色,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于是她也笑:“那你还真够无聊的啊。”
所以说,人和人之间相处的气场,真是种奇特的东西。你在某些人面前,忍不住就中规中矩不敢造次;可有的人,却叫你忍不住就跟他斗嘴。即使已经疏远了这么多年,即使他现在位高权重已不是当年那个混蛋小子,可一讲话,当初相处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
她的利嘴,令宁惟恺倏地失笑,伸手摸摸她的头:“走,去喝点东西。”林浅才不喜欢跟他这么肢体接触呢,赶紧偏头躲开。
不过喝茶,她还是要去的。她现在视沙鹰为眼中钉肉中刺,遇到沙鹰的大老板,怎么能不趁机打探一番?
她欣然点头,两人便各怀鬼胎,不紧不慢走进了街角的一家咖啡馆里。
林浅和宁惟恺的往事,要追溯到七年前,她刚念大二,宁惟恺大四。
那时候宁惟恺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虽出身贫寒,但是优秀得令人侧目:英俊、温和、善良、幽默、风流倜傥,还是商学院第一名毕业、早早被全球五百强企业录取为管理培训生。简直集所有男性大学生能有的光环于一身。
林浅当时参加了某界商业模拟大赛,就此结识了宁惟恺,也有了一群共同的朋友。不过那时候她比较没心没肺,一有假期就去参加户外俱乐部,也只当宁惟恺是个很不错的兄弟。
后来宁惟恺就表白了。要说他追人也有一手,不像厉致诚这么强势,但十足十温情款款,无微不至。每天早上给林浅买早饭、接她上学;中午缠着她一起自习;晚上给她打开水、买水果。
甚至还写情书。他的文采是很好的,那些朴实而温柔的句子,没有女人看了不心动。
林浅也心动了。在那个年龄,宁惟恺的确符合所有理想男朋友的所有要求。而且林浅虽然之前口口声声当他是兄弟,但实际上,对他也是有好感的。
至于他没钱?林浅完全不在乎这种事。
于是在被他追了一个多月后,两人顺理成章就在一起了。别说刚开始的一个星期,还蛮甜蜜的。两人有共同爱好,性子也都神神叨叨的,凑到一起,真的每天都很开心。
不过,林浅人缘好,比宁惟恺还要好很多。所以两人才谈了半个多月恋爱,就有人偷偷来告诉林浅:“零钱啊,昨天晚上,你家宁惟恺跟一帮人出去玩,听说跟一个女的kiss了。”
林浅当时就震惊了。不过她留了个心眼,知道宁惟恺舌灿莲花,黑的能说成白的。就没直接质问他,而是旁敲侧击,先从当时在场的人嘴里套出了消息。
结果就是还真的吻了。对方是个富二代美女,对宁惟恺仰慕已久。那晚他们是玩真心话大冒险,但据说当时两人吻得还挺激烈。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女的有意设套。
隔天分手的时候,宁惟恺做过挽留,拉着她不让走,脸色也是前所未有的阴霾:“零钱,那天我喝了点酒,再说也是玩游戏。后来我跟她再也没联系过。别这么狠心,咱们别分手。”
林浅甩开他的手就走了。
她隐约还听人说,分手之后,宁惟恺还消沉了一阵。但她不信,也没理。
后来果然如她所料,两个月后,宁惟恺就跟那个富二代美女在一起了,成为了众人眼中最登对的情侣。
再后来,林浅的气也消了,回头想想,也没有多难过。于是再在公共场合、朋友的饭局上遇到,两人也会打打招呼。但宁惟恺就像吃了火药似的,总是会阴阳怪气地挖苦她几句。于是她寸步不让,也挖苦回去。
再然后,就过去了好几年。终于传出消息,宁惟恺已经娶了大名鼎鼎的祝晗妤,不是那个富二代美女。
所以林浅对宁惟恺的感觉,就是一段闹剧般的初恋青春。他拥有所有男人羡艳的软硬件条件,也拥有男人的劣根性。两人分手相当正确。
只是偶尔收拾旧物,看到宁惟恺当年写给她的情书,只会失笑。什么“从你刚念大一,我在新生晚会看到你,就心动了”,什么“我深深的喜欢你,远比你想象的早”,还有什么“愿意跟我一起住出租屋、啃面包,一起吃苦,打拼未来吗”?
哼,根本是男人的花言巧语,骗人的。
正是中午,咖啡馆里也卖简餐,所以人很多。宁惟恺自然而然就单手护着林浅,在最里头的窗边,找了张桌子。还体贴地让她坐在阴凉的位置,自己坐在被阳光直射得发烫的座位上。
林浅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点点头:“你还挺有风度。”
宁惟恺笑得如春风拂面:“我一向如此。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浅没搭腔。
随便点了两杯喝的,两人相对而坐,又有点相对无言。
宁惟恺先笑了:“最近是不是深受打击?”
林浅真想横他一眼,但是忍住了,淡淡答:“还好。”
宁惟恺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抬眸看着她:“你觉得‘沙鹰’怎么样?”
林浅静默片刻,答:“很好。”
“哦?”宁惟恺淡笑,“比aito如何?”
林浅直视着他:“比aito更好。”
说实在的,宁惟恺看到刚才站在旗舰店外的她,以为她心情不好,所以此刻一定会跟他斗嘴。
没想到她坦然承认,aito不如dh。
他又看她一眼:“服了吗?”
林浅点头:“心服口服。”
宁惟恺觉得很受用。
这种受用,与下属的赞美带来的感觉不同;也与祝晗妤的仰慕,给他带来的满足感不同。
大概是因为祝晗妤并不真的明白,他推出的dh究竟有多伟大。但林浅是懂的,因为她深受其害、心服口服,但又不会放弃,所以现在被他逼得郁郁不得志。
见他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林浅趁机问:“这一次爱达输了,我的确没话说。可是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让汪泰识倒戈的?”她眸光湛湛地望着他,有困惑也有不甘:“利益吗?可是现在aito也发展得很好,你能给的利益,我们也能给。”
见她似乎真的动了情绪,宁惟恺只浅浅一笑。
一低头,就看到她扣在咖啡杯上的手指,纤细、白皙,握得有点用力,因而显得整只手更加柔弱。
他脑子里冒出个念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柔韧。
女人味十足的柔韧。
“林浅。”他盯着她,缓缓开口。这回,语气并不轻佻。神态话语间,带着新宝瑞总裁惯有的雍容和淡漠。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的女人,其实并不适合商场?”他说,“的确,你很聪明,也有才华。但你永远也不会做违背良心和道德的事,对不对?”
林浅看着他,没出声。
“可我们会。”宁惟恺淡淡地说,“我们这些商场上的男人,无所不用其极,大家心知肚明。你问我汪泰识?是的,‘说服’他,我的下属是费了些周折。但我,只关心结果。而你”
他抬头看着她,目光平静,语气却又重新变得轻~佻:“应该跟一个懂得珍惜你的男人在一起,一切都交给他。你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必搀和这些破事儿。”
晚上八点,林浅开着厉致诚的路虎,回到别墅。车停在门口,她就开始一箱箱往里搬东西。
都是她租住的房子里的东西。别看住了不到一年,工作还那么忙,东西居然还添了不少。除了满满的三个拉杆箱,还有很多杂碎的小东西,她全装在一些小的收纳盒和箱子里。甚至还有之前买的几捆面条、半袋香米,没吃完,全运了过来。
月光稀疏,夏夜清朗。她就这么慢吞吞地一点点往里搬。想起白天跟宁惟恺的对话,只余感叹。
再想起厉致诚,心中万般不是滋味。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的是,汪泰识的倒戈,是厉致诚没想到的。
厉致诚厉致诚,光是默念他的名字,她的心仿佛都为之束缚,抬头闭眼都是他的样子。
厉致诚和顾延之等人下飞机后,就各自回家,约定明天到公司再开会商议。
司机小唐把车开到了别墅区花香满溢的便道上,坐在后排的厉致诚却忽然开口:“等等。”
于是轿车缓缓停下。
厉致诚抬头,看的是他的房子。那里亮着灯,而他的路虎停在门口,后备箱和后车门都是开着的。
他推门下车:“你回去吧。”
小唐也不多问,点点头,掉头走了。
天气炎热,厉致诚还穿着衬衫西裤,打着领带,西装折叠搭在臂弯里。他双手插裤兜里,站在相隔几米远的花丛旁,静静看着。
过了十几秒钟,果然就见林浅走了出来。穿着件休闲t恤、牛仔长裤,绑了个马尾,脚步轻快地走到车旁,从后座拿出了一个袋子。
厉致诚看那袋子还真不算大,但林浅提了提,掂量了一下,似乎觉得已经够重了,就慢吞吞地转身,往屋里搬。
虽说她是在做体力活儿,但那双眼睛哪儿都不看,定定地盯着地面,显然是在想事情。
所以厉致诚这么大个活人,杵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她也没瞧见,兀自又进了屋。
厉致诚也没急着跟她打招呼,而是走到车旁往里看。只见后座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箱子,还有些牛津布收纳箱,还有几捆书。再看后备箱里,还有两个大大的拉杆箱。
厉致诚盯着这些东西,微微失笑。再回头,就见林浅已站在家门口,呆呆地望着他。
“怎么不等我回来再搬?”他说。
林浅没吭声,慢慢走到他跟前,抬头看着他。厉致诚伸手就把她揽进怀里,顺手扣在车门上,低头就吻下来。
这个吻一如既往地深入而有力,林浅的身体瞬间就软了,心也软了。
“想我了吗?”他在她耳边低声问。
他离开这两天,林浅满心的委屈和担忧,一直在默默地压抑、默默地发酵。此刻看他却是神色如常,仿佛之前的离开,不过是个寻常的差旅。于是林浅心中更加彷徨,也不主动问,只抓住他的衬衣,点点头:“嗯,想。你想我了吗?”
厉致诚没直接回答,只眸色深湛地盯着她,说:“你会知道。”
这充满侵略性暗示的话语,只令林浅心弦微颤,再次抬眸看着他的脸。可他一向不动声色,依旧看不出端倪。
这时,厉致诚却拉着她的手,看向那半车的行李,说:“照你这么个搬法,要搬到什么时候去?”
林浅有些赧然,答:“我没事嘛,就慢慢搬呗。”
厉致诚低头在她额上一吻,把西装丢给她,挽起袖子,然后说:“进去给我泡杯茶。”
林浅点点头,听话地进屋。结果等她泡好茶回来,就见厉致诚站在客厅里,两个大箱子已经搬了进来,外加十多个纸箱,整整齐齐堆在玄关。
林浅目瞪口呆:这么快!
她把茶递给他。厉致诚额头出了层薄薄的汗,接过茶,仰头一口喝干,然后目光就落在玄关另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问:“这些你怎么搬进来的?”
那些东西分量也不少,林浅讪讪地答:“你回来之前,我也就搬了十多趟”
好嘛,知道我们的单兵战斗力相差很多,你就不要再羞辱我了。
拿过他手里的杯子,转身刚要走,谁知腰间一紧,就被他从背后搂住。男人的身体微微发热,熨烫着她的背她的腰。
“干嘛?”她扭头问。
厉致诚没出声,只低头在她脖子上啃咬了一番,只咬得她全身发颤,才松开她:“先去洗澡,等着我。”
林浅就满怀心事又心猿意马地走了。而厉致诚很快就将车上的东西全搬了进来,最后看着满地属于女人的东西,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她一个人搬着这些东西,进进出出十多趟的模样。
这个女人,几天前,还不肯跟他同居。
现在外界都认为他兵败如山倒,结果她就不声不响搬进来。
一个人默默地搬。
这就是他厉致诚的女人。
林浅洗完澡下楼,就见厉致诚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新闻。
她在他身旁坐下,一起看新闻,没吭声。
依旧是霖市经济频道,依旧是箱包行业新闻。主角,当然是dh沙鹰。正在播放的,是国内正红的一线明星代言的广告。据说这则广告,已经在网络创下了上亿点击。而他们的广告词是:“更轻、更韧、更包容、更完美”。
林浅很是纠结。
当初意气之下,告诉厉致诚,不会看他的锦囊妙计。可现在事情演变到这一步,外头已天翻地覆,而她现在看着淡定,心中已火急火燎。
好想看
但是,不能看
原地纠结了一会儿,她最终还是决定保持沉默。只是还是忍不住,抬眸偷偷看了他一眼。谁知厉致诚原本在看电视,反应却很快,忽的一侧眸,就将她的偷窥逮了个正着。
四目凝视,林浅轻咬下唇不吭声。
他却像是洞悉了她的一切心思,缓缓笑了。手一揽,就将林浅扣在了自己大腿上,低头看着她:“你倒挺能忍。”
林浅被他说中心事,哼了一声。就这么闷闷地趴在他的大腿上,不说话。
这时厉致诚却伸手抱住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放在了大腿上。而且还是让她双腿叉开,直接坐在他腰上。然后他握着她的腰,抬头看着她。
这姿势太过亲昵火辣,不管做多少次,林浅都有些脸热。低头,伸手在他的脖子上划圈圈,忍不住又伸手揪了一把,以泄心头焦躁。
“明德叛变了。”她低声说。
“假的。”厉致诚答得干脆。
林浅倏地抬头:“可是”宁惟恺说得那样肯定,仿佛的确也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搞定了汪泰识。
厉致诚明白她要说什么,眼中掠过一丝淡漠的笑,答道:“不做到足够的真,怎么骗得了宁惟恺?”
林浅的心怦怦地跳,又问:“可是aito的市场,还是被dh抢走了。”
厉致诚:“计划之中。”
这下林浅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厉致诚将她搂得更紧,两人的脸几乎挨在一起,漆黑的眸子就这么定定地盯着她:“出差前给你发过短信,没看?”
林浅脑子里乱糟糟的,喜悦、震撼、难以置信、一头雾水她下意识掏出手机,同时说:“那几天短信太多了,后来干脆没看。”
两人一起低头看着她手里的手机,林浅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快速地翻翻翻。谁知刚翻了几页,突然就看到个眼熟的名字“宁惟恺”,咦,这家伙今天也给她发短信了?林浅的反应比大脑更快,赶紧跳了过去,然后飞快瞄一眼厉致诚,见他神色淡然,也不知道刚才看到没有。
继续翻。
终于找到了他的短信,还是去深圳那天晚上发的。林浅看到第一行字就愣住了,这是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这就是他的锦囊妙计。第一条他们讨论过的,当时让她打着vinda市场部的名号,实则秘密进行aito的研发。
他竟然当时就直接发短信给她了是怕她这几天担心吗?而她居然没看到,要命。
再往下看,她立刻又怔住了。
因为接下来的内容是:
“抛砖引玉,欲取先予;
草船借箭,暗度陈仓;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异军突起,一箭三雕。”
作者有话要说:好啦,我今天外出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是存稿箱君。
昨天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到了,我会琢磨琢磨,看着几个月的空窗期,怎么跟大家维持联系。貌似写个中篇,隔日更,是个不错的选择。么么哒~~
另外,昨天居然有读者把厉boss的后招推测中了大半,老墨震惊之余,又很得意,这说明我的读者太牛气了,也说明我的伏笔埋得不错,对不,哈哈
因为无存稿(是的,依旧在裸奔),今天一天又不在家,明天周日更新要调整到晚八点,爱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