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 第44章 生人勿进

走出餐厅时,时间尚早。迎面就见一群人穿着泳衣,披着外套或者浴巾,从走廊经过。而窗外,夜色迷离,灯光寂静。隐隐可见室外的草地石阶间,一口口温泉错落分布,正冒着氤氲热气,游客散布其中。
既然来了,林浅当然不会错过这沾染着天地佛灵气的温泉。转头看着厉致诚:“去泡会儿?”
厉致诚自然无异议。
酒店里温度高,基本上游客都是换好泳装直接过去,泡完温泉在那边洗了澡,换了衣服再回房间。
林浅跟他走到房间门口,忽的反应过来。
靠,要在一个房间里,换泳装啊。
其实这本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房间里又不是没有洗浴间。但洗浴间跟房间相连的那一面呢,不是墙,而是层朦胧的磨砂玻璃。人站在外头,虽看不到端倪,但还是能看到个模糊的影子。
林浅拿着泳衣,快速在洗浴间里换好,然后披上件外套。而这个过程呢,厉致诚就坐在外头的沙发上,盯着那块磨砂玻璃上的影影绰绰。等她出来后,他也没什么情绪表示,拿起泳裤进了洗浴间。
林浅就不同了。她没盯着洗浴间看。前面讲过,她是个很“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此刻换好了装备,想起要跟厉致诚在露天温泉池里你侬我侬,心里又甜丝丝的。
很快厉致诚也出来了。跟她一样,除了泳裤,就上身披了件外套。林浅瞄一眼他的腿,很结实很修长的腿。她脸颊微热,跟他一起走出了房间。
可能时间尚早,温泉里人还不算特别多。夜里山间空气清寒,两人披着浴巾走了一段,就在山坡中段,找到了个无人的小池子。
厉致诚先解开浴巾,搭在一旁的架子上,下水。林浅从背后看着他,一时有点移不开目光。
她本就是个颜控。上次在公司宿舍,误撞厉致诚出浴后,也知他身材很好。那是非常典型的军人身材。或者应该说,典型的军事指挥官的身材结实,但不魁梧;精瘦,但绝不柔弱。看到他的身体,你能想到的一个字,就是“韧”。再看他的脸,就是“俊”。
怎么能不喜欢呢?
而厉致诚在池子里坐下,就朝她伸出手:“下来。”
林浅脱掉浴巾,就见他的目光沉沉盯在自己身上。
其实林浅经常游泳和泡温泉,跟林莫臣在美国,也曾穿着比基尼去过海滩。当然经常也有男人注目,她根本就不当回事。
可此刻,被厉致诚这么盯着,心中却前所未有地涌起一丝羞赧,又有点小得意。
她今天穿的是件分体泳衣。上身是件很素的印花小衫,v字领,长度只到胸部下方。衣襟在胸口打了个结,显得俏丽又生动。一大片腰身都露在外面,包括肚脐。下~身是件同款的碎花短裙。长度大腿根。
她站在池子边缘,高高在上地瞄了厉致诚一眼,慢悠悠地踏进水里,在他身边坐下。
“水还挺烫的。”她舒服地叹息一声。
“嗯。”厉致诚照旧惜字如金。他的一只手臂搭在她背后的池沿上,在暗柔的灯光下,看着她光~裸的背。她的泳衣看着很大方,尤其上身还做成小衬衣形状,下面是中规中矩的裙子。可其实露得很多。尤其她肤色又白,在那粉色布料的衬托下,更显光洁如玉、美不胜收。
很快就有其他人来了。是几个年轻人,有男有女。看到只有他俩倚在池中一角,都是一怔。
这也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突然看到一双非常登对的帅哥美女,谁都会多看两眼。尤其他们的身材看起来还非常好。男人的肩膀和一小片胸膛露在水面外,宽阔、匀称、漂亮。而女人只有香肩小露,幼滑雪白。可水面下,隐隐可见一片细腻优美的白,勾得人遐想联翩。
这帮新来的兀自交谈起来。厉致诚和林浅便继续占据一角。厉致诚在水下轻捏着她的手,林浅则微微一笑:“我给你揉揉背?”
这个建议可谓关怀备至。厉致诚也淡笑:“好。”在水里转身,趴在池沿上,背对着她。
林浅会些按摩手法,知道他肯定吃力重,就使出全身力气,都招呼在他身上。可就这么一路按下来,她问他:“怎么样?”
他答:“不痛不痒。”
林浅哼了一声,活泼劲儿也上来了,用力搓了搓双手,在他背上使劲揪了一把。这下当真有点疼,厉致诚失笑,转身把她搂进怀里:“你还挺能下手。”
“当然!”林浅抬头看着他。沾了水珠的脸,在夜色灯光中皎洁如玉。厉致诚低头看了她几秒钟,俯脸在她唇上轻轻一啄。
林浅被他突如其来的偷袭,弄得心头微微一荡。待他亲完,立刻想起周围还有人,下意识就抬头朝其他人看去。
厉致诚也意识到这一点,目光一扫。果然就见那几个人都看着他们。当然他们很快就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但厉致诚还是清晰辨识出,那几个男性的目光中,看热闹的成分有之、意外有之,羡艳有之。
厉致诚将林浅的腰一搂,低声说:“换个池子?”
这里不同池子据说水质成分不同,林浅当然说好。两人起身,在那几个人的目送下,走了。不过一出水面,厉致诚就扯过浴巾,搭在她身上。
林浅怎么不知他的心思,抬头瞥他一眼,轻哼:“小样儿!”
厉致诚也斜眸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只看得林浅心头微抖,立刻噤声,状似坦然地转头看着前方。
她又想起今晚了。
咳今晚。
结果,两人在温泉统共呆了不到一小时,就回了房间。这个决定几乎是两人极有默契地达成的。因为林浅说:“要不回去?”厉致诚立刻说:“好。”
而林浅肯离开热乎乎的温泉,主动把自己送回房间、送到他嘴边,是有原因的。
诚然,她俏生生地或站或坐在温泉里,的确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可厉致诚也吸引了很多女人的目光啊!
来泡温泉的女人竟然比男人多,尤其是一群群的闺蜜,年轻女人,中年女人都有。而林浅今天才发现,女人的目光,其实比男人大胆更多。厉致诚几乎走到哪里,都有女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打转。
尤其是他们在那个叫“红酒池”的温泉中泡着时,对面是四、五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原本她们旁若无人地聊着美容养颜,聊着皮肤,甚至还在水里比着谁的腿长,谁的腿白。待看到了厉致诚和她,那目光就似有似无的总是落在他身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实她们的反应,林浅很能理解,换她她也会看,养眼有什么不好?可此刻被围观的对象换成自己的男人,那感觉就有点不同了。
她只想立马拖块布过来,把他的胸膛他的腰,他的胳膊他的腿,全都遮住,然后朝闲杂女人们大吼一声:不许看!
当然,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后来,当其中有个女人,以调~戏的姿态,跟厉致诚搭讪时,林浅终于有点受不了了。
那女人问:“帅哥,你们从哪儿来的啊?”
厉致诚礼貌而疏离地答:“霖市。”
那帮女人立刻:“好巧,我们也是从霖市来的。”另一个年长点的女人问:“小伙子身材真好啊,是演员吗?还是模特?”
厉致诚只淡淡笑笑,没答。转头看一眼林浅:“水温怎么样?”他跟她讲话,就是要避开这些女人。但林浅当机立断抬头看着他:“要不回去?”
厉致诚:“好。”
两人绕过一个个的温泉池,往更衣室走时,厉致诚看她一眼,把她的原话,不紧不慢奉还给她:“小样儿。”
林浅“噗嗤”一笑,双手叉腰做凶悍状:“我就是占有欲强,怎么样吧!今后少给我露胳膊露腿,今晚,我就给你身上盖个章‘林浅所有,生人勿近’!”
她说得大言不惭,厉致诚眼中浮现沉沉笑意,轻声答:“好。”
于是,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意欲调~戏的林浅,被他用一个字就反过来调~戏了一把。脸颊微烫斜他一眼,走去了前头。
于是,九点不到,这对只希望互相占有的男女,就结束了一切外出活动,回到了房间。
厉致诚先在洗手间冲了个澡,换林浅进去。
林浅发誓,自己这辈子,没这么仔细地、认真地洗过澡。她真的蛮紧张的,越洗越紧张。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她才用浴巾裹好自己,站在镜子前。
拿毛巾擦掉镜子上的水雾,就见镜中的女人,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头,脸已经通红通红。
她对着镜子,开始酝酿情绪。
她喜欢他。很喜欢。
所以她愿意跟他在一起。
不管做什么都愿意。
这么想着,心情慢慢变得柔和起来。甜蜜,紧张,又欢喜。
她擦干头发,开始穿衣服。睡衣刚穿到一半,突然觉得肚子开始疼了。这种熟悉的每月都会有的阵痛感,令林浅有点傻眼不、是、吧
对于大姨妈提前了几天造访这件事,林浅很快找到了原因。一是最近工作太忙,作息不规律;二是今天剧烈运动后又泡温泉,那温泉不是有活血化瘀通经脉的作用么?
好在她出行一向周全,小箱子里永远常备了一小包abc。而此刻箱子就放在卫生间对面的衣帽柜里,只隔一步远。
于是她风风火火拉开浴室的门,也不看房间里坐着的厉致诚,拿了卫生巾,又风风火火退回浴室里。
整理妥当后,林浅望着纸篓中那张纸巾,纸巾上一缕嫣红。现在她的心情谈不上是失落还是轻松,反正就像崩了一整天的弦,突然歇了劲儿。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
不过,这辗转的心情只维持了一小会儿。因为她脑子里突然冒出个恶作剧的念头既然今晚,厉致诚什么都不能对她做了,她还有什么顾忌?哈哈哈!
到底是这些天被男人吃得太死,又被他今天在山上的明示暗示,逼得步步后退。如今一朝得志,她要发力了!
推开洗手间的门,抬头只见一室灯光暗柔。
厉致诚就坐在床头。穿着件t恤和条休闲长裤,双手交握搭在膝盖上,抬头看着她。
窗外夜色幽沉。但再深沉,也深不过他此时的眼色。那么定定地望着她,低声说:“过来。”
原本意欲捣乱的林浅,看着他这个模样,突然就心软了。走到他身边,把一只手交到他掌中,嚅嚅诺诺地说:“厉致诚,我”大姨妈来了。
才讲了个“我”字,手上突然一紧。他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抱了起来。天旋地转间,林浅已被他放在床上。而他的双腿横跨,跪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看着她。
只沉默对视了一瞬间,他已俯下头,沿着她的脖子,缓缓向下噬咬亲吻。林浅立刻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双手抓着他的短发,呼吸也变得短促起来。
顷刻间,他已褪掉了她的上衣。眼前的景色玲珑丰腴,太过勾人。他在她的身体上一阵吮吸轻咬,揉捏占有。唇舌和大手过处,就像是点燃了幽幽的火,那么无声无息,又那么无法阻挡。林浅发出一声长长地轻叹:“厉致诚”
她现在真的郁闷了。郁闷怎么恰恰在这个时候来了大姨妈。因为直至此刻,她才发现,无论多紧张,无论多羞涩,她还是想要。想要跟他发生最亲昵的关系,仿佛这样,心中那份不知何时缠绵滋长,无法抑制的情意,才能得到解脱,才能得到安抚。
而厉致诚在幽暗的光线里,品尝着女人身上的芬芳,他所受的刺激和感觉,却比女人强烈更多更多。压抑了太久**,在今天被她彻底撩拨到巅峰的**,驱使着他,亲吻得越来越用力,越来越饥渴。
他脑海中闪过许多个她。
初识时,坐在火车侧座上,嗓音柔软、相貌灵秀的她;得意洋洋朝他行军礼,自封为林副官的她;
还有被人扇了一耳光那个晚上,那个哭得委屈又倔强的她。还有几天前,坐在公司会议室里,向所有管理层介绍她的广告策划,那天才般的策划方案,竟然也被她想出来。而她斜斜地瞟他一眼,意气风发,光彩夺目。
厉致诚捧着她的腰身,极近缠绵索求。在她发出一声哀求般的呜咽时,在他感觉身体里的火再也压不时,他抬起了头,盯着她绯红的脸,然后伸手,来到那片从未探索过的领域。
隔着柔软的裤子,他的手指轻轻一摁,然后按在那里,不再离开。
林浅被他摁得全身都麻了,刚要开口,就听他低沉微哑的嗓音传来:“林浅,给我好吗?”
林浅咽了口口水,滋润干涸无比的喉咙。
“厉致诚我刚才就想跟你说,大姨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没错,这就是惊喜,今日二更,不过应该比较短,下午五点大家来刷刷吧~~
摸下巴,最近我要赶一下进度,快点进剧情。好在这两只的言情写着很顺手,码字时速有所提高,荡漾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