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 第16章 尘埃落定

同样的一天,对于司美琪和陈铮来说,不会有什么激动或愤慨的气氛。

陈铮坐在司美琪项目组的办公室里,表情是傲慢而自信的:“把你们的最高水平拿出来,做一份足以挫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投标书。这个项目的任何事,你们都可以随时随地直接向我汇报。所有投标条件,都可以按最优惠的标准给明盛。即使突破了标准的,也可以报告给我,我报告董事长,必须给你们开先例。总之——这个项目,只许胜,不许败。”

众人的表情也是沉静而坚决的:“好!”“总经理请放心!”“这个项目绝对属于司美琪!”

陈铮满意地点点头,就步出了办公楼。此时正是落日昏黄时分,偌大的工业园区里熙熙攘攘,繁荣而热闹。他站在大厦门口,内心涌起某种自负而豪迈的情绪。

这一年,爱达集团的轰然倒塌,令司美琪终于可以从市场第三的位置,一跃成为第二名。而这种转变,正是在他从父亲手里接班后发生的,他开创了司美琪新的历史。

他还想做得更好。

这次明盛项目,诚然是为了狙击爱达,彻底断了他们的活路,同时也是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但也是司美琪第一次涉足如此大型的国企项目。而这种项目,历来都是由市场老大新宝瑞垄断的:利润高、人脉珍贵、影响力广……

而他这次以低价策略,付出昂贵代价,只为打入这类市场。

也许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正式对新宝瑞发动进攻,真正的逐鹿中原。

——

同一份招投标说明书,也抵达了新宝瑞集团。行政部收件之后,立刻派专人搭乘电梯,送至顶层总裁办公室手里。

新宝瑞CEO宁惟恺今天穿着套新西装,领带是玫红色的,坐在光泽暗流的大班桌后,深琥珀色的袖口盈盈发光。

助理拿着招投标文件进来时,他正在打电话,刚刚登上过《财富》杂志封面的英俊脸庞,挂着浅浅的柔和的笑,嗓音也是温柔而慵懒的:“花喜欢吗?呵……我怎么可能忘记今天,晚上七点来接你。嗯,穿我订的那条裙子。”

等他挂了电话,助理满脸堆笑:“宁总,你对夫人实在太体贴了。这么忙,感情还这么好,真是让人羡慕。”

宁惟恺有些无奈地淡笑道:“今天是结婚三周年纪念,她吵着要去听闹哄哄的演唱会。明天早上的会也帮我取消了,今天肯定要到半夜。”

助理忙点头称是。心中倒真的对这位年轻的老板羡艳无比——

草根出生的青年才俊,因为成为了祝氏企业的乘龙快婿,得以执掌占据祝氏1/3营业收入的箱包集团,江山和美人兼得。还有比他更幸运的男人吗?

宁惟恺接过他递来的文件,静静看了一会儿,露出笑容。

助理轻声问:“按我们收到的消息,司美琪、爱达对这次项目也是志在必得,很可能采取大幅降价策略。我们的定价体系一向是比较稳定的,也偏高。营销部那边也想您有个明确指示,要不要也降价……”

“叫他们别瞎折腾。”宁惟恺打断了他,“这一次,我们袖手旁观。”

助理还有些犹豫,宁惟恺看到他的样子,倒是笑了,嗓音清爽温和:“你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脑袋还有点拧呢?一方面,我们的价格体系不能降,降了就会乱,不能因小失大。第二,人在商场,最重要的是看清对手是谁。目前对我们有潜在威胁的对手,只有陈铮。让爱达跟他打个你死我活、元气大伤,多好。”

助理:“可是……陈铮力争明盛项目,说不定就是想借机向新宝瑞发起挑战。”

宁惟恺抬眸看他一眼:“那咱们就收拾他。”

助理:“……了解!”又说:“我们在那两边的人,我会让他们盯紧,有情况随时汇报。”

宁惟恺淡淡答:“嗯。”

——

随着投标日一天天逼近,林浅也越来越忙碌。到了这天下午,按照厉致诚的指示,随他搬进项目组宿舍驻扎。

夜色弥漫,星光朦胧。

林浅趴在床上,刚刚齐肩的碎发绑了个小马尾,翻看项目组最新制作的一版标书。

这些日子,他们真是一遍遍地做,三位BOSS一遍遍地审,然后打回来一遍遍地改。而林浅也要跟着一遍遍地看,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翻了一会儿,将资料丢到一旁,埋头在被子里休息。脑子里却想起那天,她一时小激动,对他的“真情告白”,什么“你是天生的领袖”“你是天才”。

噗……好煽情。

回头想想,也算拍了一回真情流露的马屁。不过BOSS全程始终面瘫,显然对这些话语毫不在意。

这时手机却响了,她接起,是薛明涛:“林助,标书我们又修改了一下,发到你邮箱了。厉总睡了吗?”

林浅微笑道:“刚刚还在看资料,应该没睡,我马上给他看。”

挂掉电话,林浅脑子里却冒出另一个念头——他们恭敬的态度足以说明,厉致诚已经初步建立了威信。

厉致诚的屋子就在林浅隔壁。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了,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路灯橙黄照耀。林浅端着笔记本电脑走过去,发现门是半掩着的。

这几天,林浅、顾延之等人一直在他屋子里进进出出,这门估计是谁走的时候没关好。她也没在意,礼节性的敲了敲,就跟往常一样,径自推门进去了。

屋里却没人。

林浅走到书桌旁,把电脑放下,又抬头四处看了看。哦,洗手间的门关着。她安安静静就站在书桌旁等。

很快,“哐”一声轻响,洗手间的门开了,有人走了出来。林浅微笑看过去:“老板,我把新的……”声音稍稍一滞,继续说道:“……标书给你拿过来了。”

员工宿舍并不奢华宽敞,隔着两三米的距离,厉致诚上身没穿衣服,下~身穿着条黑色运动长裤,手里拿着条毛巾,头发和身体上还沾着水珠,抬眸看向她,眼睛里仿佛也沾着水汽。

呃……在这个工人云集的企业里,半~裸的男人挺常见。

但是撞见半~裸的年轻总裁,就有点小尴尬了。

林浅神色自若地转身,背对着他,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说:“修改的地方我标出来了,您现在看吗?”脑子里却突然快速滑过个念头:最近跟BOSS之间这种小尴尬还蛮多的啊。

“嗯。”依旧是清凉的嗓音。

然后传来窸窣的响声,应该是在穿衣服了。

可林浅盯着屏幕上一行行黑色的字,脑子里却自动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生动的一幕。

宽肩、窄腰,肌肉匀称,浑身线条流畅有力。关键他还站得特别直,俊脸淡漠五官英秀,宽松的裤子系在修韧的腰线上……咳咳,简直就跟性~感男模拍的那种略带蛊惑意味的、故意秀身材的照片,没什么两样。

林浅,眼福不错哦。

她唇角微勾,直至身后响起不急不缓地脚步声,才侧头看向他。

谁知这一看,又是一怔。

大概是事发突然,BOSS就往身上套了件白衬衣,第一颗纽扣还没系,领口有点乱。微湿的短发贴在额头上。衬衫胸口处似乎还有未干的水渍浸染。

他站在灯下,低头看着她,眸色淡然,薄唇微抿。

林浅看了他几眼,移开目光。而他的目光也聚焦到电脑屏幕上,弯下腰,手放到了鼠标上,开始滑动翻看。

林浅又侧眸瞄了他一眼——当BOSS的人,怎么帅成这个样子啊?越看越帅呢。

她把一旁的凳子搬到他身后:“老板坐。”

“嗯。”他侧眸扫她一眼,“你也坐下。我说你改。”

“好的。”

——

林浅没想到,两人搭档这一忙,就忙了几个小时。

厉致诚看完后,提了几点意见。她就把他的想法,标注在文件里,发回给项目组。结果他们似乎受到了老板鼓舞,很快就修改好发过来,还把其他一些附件也陆陆续续发送了。厉致诚和林浅就继续看,你来我往,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等到快三点的时候,林浅终于有点扛不住了。她虽然向来工作努力,但能不熬夜,从不熬夜——她才不要早衰呢。

她又看一眼厉致诚,他还坐得笔直,盯着屏幕,眉目乌黑专注,眼睛里还有浅浅的光泽,哪有半点睡意。

林浅打了个哈欠。

他偏头看着她:“困了?”清冷的声线。

老板都没说困,她怎么可能说困?笑笑说:“还好,我去泡杯咖啡,马上回来。”刚要起身,就见他的两道长眉轻蹙了一下,抬眸看着她:“半夜喝什么咖啡。”

平静的中略带强势的声音。

林浅有点愣愣地看着他,坐在原地没动。

BOSS……居然管着不让她喝咖啡?

这是在关心她么?

心头倏地一暖。刚想说点什么,却听他淡淡道:“困了就去床上睡会儿,给你一刻钟,我叫你。”

林浅下意识就望向房间里那张大床,洁白、整齐、宽阔,被子叠得跟豆腐块似的。

林浅这人吧,对床有洁癖,觉得那是肌肤相贴的非常私密的地方。她从来不喜欢别人坐到或者睡到自己床上,也尽量不沾别人的床。更何况这还是BOSS的床。

她笑着对他说:“不用,我趴着睡会儿就行。”

厉致诚不置可否,继续转头看着电脑。林浅就把胳膊往桌上一枕,头埋了下来。

暂时隔绝了光线,眼睛里黑漆漆的一片。身边的动静,倒是越发清晰起来。

她甚至能清楚听到身旁男人均匀的呼吸声,还有他轻轻翻动资料的声音,手指在鼠标上轻触的声音,越发显得这子夜温暖而静谧。

——

林浅醒的时候,觉得有点口干舌燥。脑子里还有点糊涂,一抬头,就听到桌面上“咕噜噜”的滚动声,定睛一看,是她原本放在手边的签字笔,就快掉下去了。连忙伸手一抓,放好。

定了定神,坐直了。

房间里跟她刚才睡着时似乎没什么两样。灯光依旧明亮,桌上一大堆资料,厉致诚还坐在她身旁,身姿沉静而挺拔。

但他面前的电脑已经合上了。而他手里拿了本书,低头正在看,正是那本久违的《孙子兵法》。

嗳?

“标书做完了。”他淡淡地说。

——

林浅醒的时候,感觉周围格外安静,比刚刚还要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缓缓抬起头,这才看清周遭的情况,倒是笑了。

厉致诚跟前的电脑屏幕已经合上了,那堆投标资料也整整齐齐放到了一旁。看样子是做完了?而厉致诚还坐在原地,她身旁那张皮椅里。不过他的双手搭在扶手上,头往后靠,已经仰面睡着了。

林浅低头看了看手表,吐吐舌头:都五点了,她居然睡了一个多小时。

BOSS不是说要叫她吗,怎么没叫,自己也睡着了。

刚想蹑手蹑脚起身,才发现身上不知何时被人披上了件西装。男款西装穿在她身上当然是极大的,几乎将她整个包裹住,熨帖又暖和,气息干燥而清新。

她转头看着BOSS身上单薄贴身的白衬衣,把西装轻轻脱下来,覆在他身上。他似乎睡得极沉,眉目在灯下静静不动。

已经快天亮了,林浅也不想叫醒他,打算先回自己房间去。

可刚想绕过人高马大的他,就发现有难度。书桌和床之间,就隔了条狭窄的走道。而他的大皮椅往那里一横,椅子后背就跟床沿抵得紧紧的。而他的两条长腿都伸到了桌子底下,膝盖都快贴上桌子了——只留下很窄很窄的空间。

她也不愿意从他床上踩过去,她不喜欢碰别人的床。目测了一下距离,她感觉应该差不多,就将身体紧贴着桌子边沿,想从他膝盖上跨过去——她的腿也是很长的嘛,不要打扰到他就好。

一下。她一只脚站到了他双腿中间。

又一下,成功跨出去了……

还没来得及满意,身旁的男人却像是被惊扰到了,身子突然动了一下。林浅也不知怎的脚一歪,就踩到了他的脚背上……

要知她现在虽然遵照BOSS意愿不穿高跟鞋,但还是有个尖尖的小中跟的。这一脚下去,就听到男人原本平稳的呼吸生生一促,那只脚一下子弹了起来!

林浅被他这么一绊,哪里还站得稳?身子迅速朝旁边倒下去……

“啊!”她情不自禁一声低呼。

腰间有股牢牢的力量袭来,一只手迅速地揽住了她。林浅身子一歪,竟然已经被扣到了他的大腿上。

林浅有点发愣的转头望着他。

他已经睁开了眼,许是刚醒,眼神在灯下还有些氤氲,盯着她。

“你在干什么?”

问这话时,他的手还紧紧箍在她腰上。因为隔得极近,林浅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冷的气息。而身下,他的大腿温热而坚实。

林浅的脸陡然红了,一下子挣开他的手站起来,从他两腿间挪出去:“我没干什么,我要出去。吵到你了,不好意思。”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嗯。”闭上眼,双手重新放在扶手上,继续睡觉了。

——

林浅回到房间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烫。

她也太囧了吧,居然坐到了BOSS的怀里。

都怪军人BOSS反应太敏捷,防备意识太强,稍微有人一碰,就把人给擒拿住。她都被“擒”两次了。

天边已破晓,昨晚只睡了那么短时间的林浅,在床上翻来覆去却睡不着。脑子里始终冒出厉致诚刚刚在灯下盯着她的样子——漆黑的眼,有力的手,清冷的气息。

要命。她想到个很荒唐的念头——BOSS不会当她是奸细,刚才想对他做什么吧。

当然不会。

尴尬极了,再也不要这种意外了。

——

两天后,顾延之亲率项目组,赴明盛集团总部讲标。明盛并未现场开标。

之后几天,爱达还是老样子,半死不活的忙碌着。而跟这个项目有关的人,都紧张地翘首以盼。包括林浅。

她有种很强的预感,她觉得爱达这次一定会中标。

她只要一想到厉致诚那天说的话,想到他们准备的那份已经如林莫臣所言“做到极致”的投标书,就觉得充满信心。

她觉得客户,也一定会被打动。

到了隔周的周一下午,消息终于来了。

爱达的高层们正好在开周例会,林浅也列席做会议纪要。刚开到一半,顾延之的手机响了。像是预料到什么,会议室里众人也瞬间那静下来。

他跟厉致诚交换了个眼神,这才接起。简短地说了几句,只听他“嗯嗯”了几声,最后放下电话,看着众人,眸色平静,难辨喜怒。

“明盛投标结果出来了。中标的是司美琪。”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还要修改下,会伪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