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好上级的“身边人”,首先就要了解上级,最好比任何人都了解。
林莫臣在商海浸淫多年,比林浅更深谙这个道理。所以这晚当林浅回到家时,一封邮件已经躺在她的邮箱里。
是关于厉致诚的个人信息。一共只有寥寥数行,经历十分简单。
厉致诚,爱达董事长徐庸的第二子,同时也是西南军区某军长最小的外孙林浅了然,难怪富二代会去参军,只怕原本商界的路,人家根本瞧不上嘛。
短短数年,经历辉煌。大学期间就有什么“军事建模比赛一等奖”,“全球大学生军事论坛领袖奖”,更别提正式入伍后,一堆诸如“个人三等功”、“团体二等功”、“猎鹰对抗对战行动突出贡献奖”等等荣誉。
除此之外,还有些很零散的信息,也不知道林莫臣是从哪里了解到的。
譬如他用军队薪水资助过多名失学儿童,但拒绝跟孩子们见面。看到这里,林浅就想起当初他在火车上把卧铺让给她,却连跟她讲句话都耐心欠奉。他是有多讨厌跟人沟通啊,囧
譬如他没有女朋友,而且似乎是从未有过林浅暗暗咋舌,都25的男人了啊,军旅生活果然禁欲又单调
直至次日上班的路上,林浅还在琢磨这些信息:他是单身男人,所以太棒了,她不需要像有些助理秘书,还要帮老板打理乱七八糟的私生活。他现在还没有秘书,这也是她要考虑的事,得让人力资源招个精明能干的。但又不能太精明,免得人家有了野心,来抢占她的价值空间
林浅抵达办公室时,天刚蒙蒙亮。
这也是她刻意为之。助理当然要到得比老板早,厉致诚以前是军人,肯定习惯早起,谁知他会几点钟到。
昨天他前脚找她谈完话,人力资源部的任命通知后脚就送来了。林浅当即把所有东西打包,搬上顶层,总裁办公室外的小隔间里。宋纤纤和杨曦茹两个小姑娘有些不舍,又有些羡艳。不过按照人力资源的通知,她的职位依旧放在总经办,所以她俩还是暂时听她调遣安排。
轻推开办公室的门,里头光线黯淡,一室清冷,了无人迹。
林浅打开灯。
这还是前任ceo留下的办公室,装修得精致、奢华又雅致,灯光璀璨。但现在换了主人,高高的黑漆木书架几乎全空,一旁的银白色几何造型文件柜也是空的,偌大的屋子,显得有些空落落的。
桌面上散落着几张报纸,林浅稍作整理;又把大班桌后的老板椅摆正;再从茶柜里拿出上好茶叶,然后找茶杯。
咦,茶杯呢?昨天她来时,还看到桌子上放了个呵呵,超大号绿色军用保温杯。
哼着歌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林浅推开通往露台的小门。
一抬头,却是一怔。
这露台约莫也是前任败家ceo修建的,一侧是小小的绿色的高尔夫球坪,另一侧放着把阳伞,几张暗色藤椅。
厉致诚正坐在其中一张藤椅上,西装笔挺,只是未系领带,衬衣领子微微敞开。他一只手拿着本书,一只手搭在扶手上。整个人看起来沉静中又带着一丝平时没有的随意。
听到动静,他放下书,不急不缓地转头。
而林浅看到这一幕,第一个念头是:我去!他到底几点起床的?所以她今后必须鸡鸣而起,才能跟boss的步调保持一致么?
第二个念头,就是快速将周边环境打量了一番。
嗯军用特大保温杯果然搁在一旁小茶几上,里头色泽沉亮,茶香浓郁,原来他爱喝陈年普洱;手上的书居然是《孙子兵法》?已经翻得很旧了,还是商务印书馆版本。
他的膝盖上还放着几张白纸,用钢笔写了字。林浅目光迅速一扫,字迹苍劲有力、刚毅冷硬,写了一堆什么:请君入瓮,借刀杀人,声东击西,城门立木,以逸待劳
林浅一抬眸,就跟他清冽幽黑的视线对上了。
四目凝视,他缓缓将手上的书一合,那两张白纸夹进书里,然后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林浅察言观色,再联想到之前读到的他的种种资料,瞬间就福至心灵了。
莫非他是在钻研自己擅长的兵法,然后企图用到商业战斗上?
这时他已经朝她走来,林浅立刻微笑:“厉总早。”
“早。”平静冰凉的嗓音,他神色淡然地与她擦肩而过。
林浅马上转身,跟进了屋里。
而对于自家boss看似寄希望于兵法来挽救企业的行为,林浅只能默默地在心中给他点一根蜡。
要知道林浅涉世之初,本着广纳百川兼容并包、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学习心态,也曾经买过一大堆类似的商战书籍,譬如《兵法36计决胜商战》、《孙子兵法商战秘籍》最后唯一的收获是:嗯,读了一堆古代战争小故事,挺好玩的。至于那些所谓的将兵法应用于商战的长篇大论抱歉,她不认为读了几本兵法书,就能成为商战达人。这中间还隔着千山万水,非真刀实枪地去商场拼杀一番,不能达也。
不过身为刚刚上任的下属,林浅是不会直接指出领导在做无用功的,来日方长。
现在,她要关心她应当关心的问题。
眼见厉致诚在大班桌后坐下,林浅笑着问:“您吃早餐了吗?楼下食堂这个点儿已经开了,小米粥和牛肉包都不错。我也没吃,要不给您一块儿买上来?”
这话讲得进退适宜。“她没吃,一块买”,既不会显得太过刻意的殷勤,又照顾到领导的需要。而且,他似乎也是个吃货
谁知厉致诚抬眸淡淡瞥她一眼:“不必。”
然后沉静了一秒钟,忽然站起来,迈开长腿走出了办公室。
林浅也不太在意,继续收拾办公室。
二十分钟后,林浅已经坐到自己的小隔间里,书籍文件盒都整理完毕,最后把她养的一小盆花,放在桌面一角,满意地拍了拍手。
此时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顶层领导办公区自然还空荡荡的。林浅刚想起身下楼去吃早点,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低沉平稳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
林浅抬头,不多一会儿,果然看到厉致诚又走了回来。高大笔直的身形,静漠白皙的面容,一只手插在西装裤兜里,另一只手拎着个小塑料袋,热气腾腾隐隐有香味飘来。
林浅忍住不笑。
所以boss虽然不要她买,自己还是跑去买了啊。
这时他已经拐进玻璃门里,林浅维持礼貌微笑,静候他走进里屋。谁知他侧转身体,将手上的塑料袋平平稳稳放在她桌上,然后转身就要进去。
林浅:“厉总,这个”
“我吃过了。”他淡淡地答。
林浅这回真意外了,所以这是
“林浅。”他侧眸看着她,神色清冷,“我不需要女人替我跑腿。即使是我的副官。”
上午九点。
饱餐了一顿的林浅,心情极好的在座位上整理着各部门刚刚递交上来的、需要厉致诚御览的资料。
办公室的门关着,顾延之在里头。两人谈了大概半个小时,他出来了,看一眼浅笑倩兮的林浅,把她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顾延之的意图很直接,似笑非笑地说:“林浅,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厉总第一次主持公司事务,按理说应该配一个经验更丰富的助理。但我们姑且愿意试试你。好好干,把你那些小聪明用到点上他需要的点上。”
到底他已是商场老狐狸,一番话说得恩威并济,似褒似贬。林浅听得心头微乱,但立刻镇定下来,微笑答:“好的顾总,我也是这么想的。”
顾延之一怔,反倒笑了,摆摆手放她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这章没写完因为嘟嘟生病还没好,所以昨天在照顾她。今天早上想3点起来写,实在没挺住,6点起了,就写完了半章的分量,剧情也没能写到。但是我不想再断更了,大家将就着看,明天争取多更新点哈~
大家给勤劳勇敢的夜猫子老墨撒个花嘛~~
另外,不知道你们什么感觉,反正我是渐渐写出感觉了。你们看,文案都被我撸出来了对吧!
精彩在后头,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