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问八喜变人之后最大的感想是什么,那就是不用站在时宴的肩膀上,他也可以和人类的视线平视了
唔,说的具体一点,和人类的小朋友平视。
白白胖胖看上去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花了好久的时间才适应了站直着双腿走路,忍耐着着慢的要死的步伐,努力让脊背挺直,双手自然放下,因此自然忘了不能不断蠕动嘴巴
没办法,作为兔子的时候嘴巴和鼻子一起耸动是兔子的本能,每一只兔子都会这样做,八喜感觉四周的人不断朝自己投来异样的目光,饶是他脸皮如此之厚,也觉得别扭。他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没去胳膊少腿,也没长出毛,尾巴也变没了,抬手摸了摸脑袋,耳朵也是正常的,按理来说不应该如此饱受关注啊、
难道是变成人形后太美了,就算是个小孩子模样,也吸引着人类的目光?
想到辰光变成人形之后的模样,八喜顿时坦然了。
变成人类之后,原本兽类的机敏也消失了不少,嗅觉视觉等方面都与人类持平,不过由于他体内有庞大的灵力,还是比普通人要强一些的。
八喜以前作为兔子的时候不怎么吃人类的食物,主要是因为兔子的生理构造不适合吃。魂器的器灵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日积月累魂器自我产生意识形成器灵,还有一种就是灵魂意外融入灵器,两相结合形成魂器。
在没有化作人形之前,八喜对自己的过去大部分事情都没有记忆,实在是他在时光塔里头待太久,自己又擅长制造时间和空间的假相,久而久之连自己都欺瞒了过去,千万年过去,哪还记得那么多。化成人形之后,会有一次灵魂上的蜕变,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始终保持着兔子的形态。
千万年前,他还只是魔兽森林里头一只普通的兔子,因为一些际遇而被一个宝物吸食,身体变成了干尸,灵魂却困在了里头。兜兜转转数年,落入了不同人的手中,吸收了各种各样的能量,再经过日积月累,最终铸就时光塔。却落入了时家的手中,从此成为了时家象征
一边走一边感叹自己那可悲可叹的过去,八喜觉得自己肚子饿了,不自觉朝最近散发着食物香气的地方走去。
他的本体是兔子,变成器灵之后还保留着兔子的本能,过去傻乎乎的不懂得享受人类的食物,眼看着辰光大吃特吃而眼馋,现在好了,到他放开肚皮吃东西的时刻了!
“老板,给我来一百碗面!”
儿童清脆的童音彻响整个面馆大厅,所有人转头来一看,一直白白胖胖的小子,咧着两颗兔牙笑的正欢。
沉默了一秒之后,所有人转过头没再搭理他,部分人发出了暗笑:“这是谁家的小孩,这么没教养”
“你看他胖的,真难看”
“那肥肉呦”
永恒国度崇尚风雅,以肤白体瘦为美,时宴那等样貌,在永恒国度可以算得上是一等一的,辰光虽然同样俊美,在永恒国度的审美看来,却差了不少,至于八喜,直接被列为下等。
八喜立刻听到了那些闲言碎语,心中冷哼:叫你们瞧不起小爷,小爷现在看着胖,等长大了就是壮硕健美,充满了男人味,哪是你们这群喜欢娘娘腔的可以比的
肥胖的兔子在永恒国度多年,早已明白自己的体型在永恒国度不受欢迎程度,但是自从他去了火炎国,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火炎国以健壮雄伟的男人为美,像火炼那样,是最标准的,八喜终于看到有人民喜欢壮汉了,自然将自己列入了火炎国美男子的行列。
等了老半天也不见有人来送面,看着四周人吃的欢乐,八喜急了,他能敏锐地捕捉到人们的情绪,大概明白他们不给自己送面的原因,正想拿出点货币嚣张一回,突然一个男人高举手上的东西,是一颗半透明的珠子,散发着红色的光芒:“有反应,时光塔在附近!”
男人话一出口,立刻吸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
该死的
八喜见状,脸色一变,趁着还没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立刻悄悄地遁走了。
当初他离开时家的时候,为了在大陆里头可以潇洒走一回,除了变成人形自己离开,徒留给广场一个时光塔曾存在的印记之外,还趁着所有人不备拿走了一些“必需品”。
灵器宝器时光塔里头够多了,他毫无压力地带走了,另外,比如某某长老库存甚多啊,进入拿走一点点就不要吝啬了嘛,比如木银心的至于药剂啊,反正那么多他随便拿走一点也没关系对吧,还有时勋身上某些东西是身份的象征啊,那他就不客气了哈
于是,怀里揣着太多宝贝偷溜的下场就是恼羞成怒的时家立刻发布了通缉令,并且全大陆派送感应时光塔的珠子,只要有人上报他的行踪,重重有赏!
还好这珠子不多,因此八喜一直到现在还安然无恙。
眼看这个面馆是不能待下去了,八喜连忙匆匆离开,这里是永恒国度的边城,离开之后就可以进入火炎国的地盘,火炎国太大了,大部分土地都荒凉毫无人烟,八喜带着悲壮的心,化成魔兽黑兔子形态,正打算勇猛闯荒地之时,却见远处一个人影渐行渐近。
快入夜了,四周又没什么人烟,怎么会突然冒出个人。
八喜眨巴了两下眼睛,隐约觉得那人模样熟悉。
那人身型闪动了几下,利用灵力一闪身来到他的面前,弯下腰看着已经呆掉的他:“找到你了。”
对方勾唇一笑,全然不同于时宴的精致与辰光的冷然,带着几分狡黠与邪气,在他面前摊开了个红色的珠子,一闪一闪地发着光,映在男人的双眼里,带着几分魅惑人心的俊美,男人弯下腰将他一把抱起,手肘撑着他的身体拥他入怀中:“答应过我要来火炎国做客的,你果然信守承诺。”
八喜闻言,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出他是逃避追捕逃过来的
火炼一带着八喜进入住宅,火家立刻有人感应到了八喜的气息,顿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杀了出来,将火炼拦在了门外。
“少主啊,你怎么又将它带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这个妖物乃是不详,你看它浑身发黑,恐怕那个预言会成真啊!”老人浑身颤抖着,看着火炼眼中闪烁着恨铁不成钢的泪花,“绝后啊,它会使得少主绝后啊!!!”
“爷爷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以我半人兽的血脉,难道还可能会有子孙继承?”火炼道,这个老人从小看着火炼长大,将火炼看成了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疼爱,他也是最早知道火炼真正身份的人,火炼之前那么多年在火家能够隐瞒身份,这个老人也有极大的功劳。
他本是火家的长老之一,随着年龄变大,身体也不太好,很快让年轻的长老顶替上,这些年最操心的事情,除了火炼能够健康地活下去之外,就是关于火炼的子嗣问题了。
当初八喜刚来火家的时候,他还是很喜欢八喜的,可当他渐渐地发现向来对别人客气疏离的火炼,面对八喜的时候却格外的不同,不仅变得温和有耐心,更是将八喜照顾的无微不至。
虽然现在火家已经有不少人知道火炼的真实身份是半人兽了,但是依旧没有人会将火炼和八喜的关系想歪,只有他这个看着火炼长大的人,最为敏锐。一眼看出了火炼对八喜不一样的感情,还有那死兔子每天趴在火炼的怀里,惬意地眯着眼睛,嘴角挂着猥琐的笑容,鼻子和嘴巴耸动着,胡子一抖一抖的,看上去就不是好货!
“虽然确实不太可能,但好歹还有一线希望,但和这只兔子!”老人郁卒地道,火炼是半人兽,也人还是有可能产生后代的,是在想找妖兽,马也可以啊,可和一只兔子可能吗,这可能吗?!
火炼的想法却与爷爷截然不同,他自己饱受半人兽折磨之苦,一想到自己的后人也要像他这样,宁可没有子孙后代。毕竟他还有八喜帮忙,他的子孙后代恐怕没有他这么好运!
八喜闭着眼睛躺在火炼怀里装死。他倒是看得出爷爷对他的不喜,不过人类一个,他兔爷活了这么多年,仗着年龄来看,爷爷虽然看上去苍老,但确实比八喜小不知多少岁,他肿么可能和一个人类小家伙计较,所以一切就交给火炼啦。
火炼安抚了爷爷几句,便带着八喜回到卧房。里头有专门给八喜睡觉的窝,两年前做的,现在还保持着原样
桌子上还放着糕点,看上去十分美味,整个房间的布置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来的,床边甚至还有个毛茸茸的玩偶黑兔,和它的样子相差无几,看上去是那么的英俊迷人。
八喜感动的泪眼汪汪,抬头看了一眼火炼的下巴,唇在阳光下泛着蜜色的光,是他过去接触的人类完全不同的类型,却看着他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八喜摩擦着兔牙,想着这样冲上去啃一口会不会被火炼揍死,虽然他拥有着丰富的理论,但是却从来没有实战过。
以前见辰光是蛇形的时候,吃了时宴不知多少豆腐,时宴都无动于衷,更准确的来说,是即使发现了也装作不知道,也许他也可以学一学?
于是八喜蹭了蹭身体,想磕一磕火炼的嘴巴,结果它的身体太短又太胖,不像辰光那么灵活,即使以火炼的手臂为支撑点跳起来,结果却越过了火炼的嘴唇,兔牙准确磕到了火炼的鼻子,在上头留下了个清晰的印记
火炼:“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说着立刻将八喜四脚朝天检查他的身体。
八喜任由火炼随意折腾,在心中留下了悲愤的泪水
火炼看着八喜悲愤的模样,笑了笑,低下头用脸颊蹭了蹭八喜的身体,毛茸茸绵软的兔毛划过脸颊,软软的,暖暖的,柔柔的。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晚上和火炼准备睡觉的时候,八喜“嘭”地一声,变成了个十岁左右白白嫩嫩的小胖纸。火炼顿时一愣,刚想说什么,突然身体发生了异变!
伴随着这变化,一股无法言语的痛苦袭来,火炼的脸顿时扭曲了,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八喜吓了一跳,立刻将色.诱的心情抛之脑后,连忙给火炼输入灵力进行梳理。
等好不容易忙活完了,火炼早已累的昏睡过去,八喜也觉得昏昏欲睡,忘了自己是人形,直接趴在火炼的身上,迅速进入了睡眠。
火炼是被压醒的,胸口越来越闷,简直到了无法呼吸的程度,偏偏耳边还有人不断打呼噜的声音,睡得是那么的香甜,火炼觉得自己快被憋死了,猛的睁开眼睛,低头一看,一个肥嘟嘟的小孩正趴在自己身上睡的正香。
火炼调整了一下姿势,看着八喜愣住了。
原来这就是人形的模样
火炼的手指划过八喜的脸颊,皮肤太过娇嫩,他的手指划过,便立刻留下了细细的红痕,几秒之后才褪去。
会不会太幼.齿了?
火炼皱眉。
就在这时,八喜半梦半醒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到了火炼:“噢,亲爱的,来”
某人习惯性地一跃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趴在了火炼的身上,耸动着鼻子和嘴巴,在火炼的脖子和脸颊嗅来嗅去:“快点抱我快用力一点”
火炼:“”
“呜呜啊啊嗯嗯哦~”
“正经点。”火炼拉开了八喜,看着他这稚嫩的模样,不知道的人会不会以为他是自己的儿子?火炼严肃地看着八喜,“你化形之后就是这幅模样?”
“嗯嗯。”八喜点了点头。
“那什么时候能够变成成年人形?”
“这个啊”像辰光那样化形就直接是成年人了,可是轮回之石的品级太高,它还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到呢,“不知道,如果要到达辰光那样的级别才能变成成人,也许要一两百万年吧。”
火炼:“”
由于变成人形之后需要不断调动灵力,也变相地不断在修炼,有可能缩短八喜变成成人的进程,因此在火炼的勒令下,八喜决定以人形示人,至于火炼昨天明明抱着一只兔子进房,出来之后变成小男孩的疑惑,就交给火炼来解决啦。
八喜两耳不闻窗外事,除了吃喝玩乐修炼,除此之外唯一惦记的事情就是怎样色。诱火炼,全然不知火炼包养小男孩的事情在整个火炎国掀起了怎样八卦的热潮。
向来在私生活干净地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甚至怀疑被人怀疑有隐疾的火炼,居然包养了个白白胖胖的小胖纸!作为整个火炎国风头正劲的人物,火炼与小男孩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自然被流传成了n个版本,以摧枯拉朽之势,打碎了多少怀梦少男少女的心,而消息滞后的爷爷,终于在几天之后造访。
“这小男孩是那肥兔子变的?”这是爷爷造访的第一句话。
正在喂八喜吃糕点的火炼一愣:“是。”
爷爷双目紧紧盯着吃着忘乎所以的八喜:“他可以变成人,那为什么不变成女人!”
八喜:““小爷我生来是雄性。
“就算是男的,怎么长的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个子才这么小!”爷爷凑上来打量着八喜道,随后苦口婆心地看向火炼,“你知道外头都传成什么样了吗,有的说这是你的孩子,有的说你喜好娈.童,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
“爷爷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火炼微微皱眉道。
爷爷沉吟了片刻:“你要和他光明正大地走在一起,至少是个成年男人,能生孩子更好了魂兽是怎么产生下一代的,会不会和人类不同?”
八喜一听这话,顿时脑筋一转,觉得爷爷的想法似乎和他的在某个角度来说,是相同的?
于是八喜贼兮兮地凑上去:“爷爷你想了解我吗,那不如我们单独谈谈吧”
看着比自己矮的小胖纸咧着兔牙对自己笑嘻嘻的,虽然知道他是那头肥兔子变的,不知怎么的,看着这么白白嫩嫩的孩子,爷爷顿时心都化了,如果火炼能生孩子,长成这样该多好啊
当然,八喜是不知道爷爷的想法的,和爷爷躲到角落去窃窃私语了。
讨论的中心思想是:八喜虽然不是雌性,现在他虽然是雄性,但他过去是魔兽啊!孩子?也许可以试一试,不过试一试之前是要做一点不纯洁的事情吧
爷爷顿时向八喜投去怀疑的小眼神,但下一秒看到八喜讨好的笑容,想到如果有孙子就是这副模样,爷爷的心又一次化了
火炼看着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一老一少,看着看着,竟然忍不住失笑起来。
转眼一年过去,当初从时家偷出来的东西,在火炼的周旋之下被拿回去差不多了,时光塔的追捕令终于停止,但同时时家也派人来接洽,八喜继续每隔几年回去一趟,毕竟时家的驭灵师考核还靠他呢,对此八喜欣然答应,他毕竟在时家待了那么多年,跑路的时候虽然很没良心地顺手牵羊不少,但对时家依旧怀有感情,时家之前对他的追捕其实也只是小打小闹的,没什么杀伤力,因此该他做的事情自然不会随意扔开。同时,八喜以人类的身份在火家混的那个如鱼得水。
短短的一年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类世界的伙食太好太适合八喜成长的缘故,八喜在没怎么修炼的情况下,居然长高了不少,虽然还有点小胖,不过白白嫩嫩的小少年,唇红齿白的,远远看着就让人觉得可爱无比。而原本最反对火炼和八喜在一起的爷爷,这一年看着八喜长大,仿佛照顾着孙子一样照顾八喜,慢慢地也开始接受了,反而到了最后,爷爷开始苦口婆心地劝八喜,你现在年纪还小,身体发育没完整,别急着和火炼亲亲我我,快点长大才是硬道理!
期间八喜曾动过主意去探望一下时宴和辰光,同时讨教一下夫夫生活和谐问题,却发现时宴和辰光居然周游到了大陆的另一端,估计过去甚至可能在海上。于是八喜决定等时宴回来大陆的时候再说。
又是一年过去,幼.齿的小少年变成了即将成年的少年郎,感觉人类身体成年突破在即,一股无形的束缚充斥在体内,八喜能够明显感觉得到,是来自于时宴的契约。
在主仆契约的强制之下,他的成年仪式必须有时宴在场,透过契约感应时宴的方位,八喜站在火家,遥望着魔兽森林的方向,时宴居然在那边?
火炼远远地看见八喜呆呆地站在门口望着一个地方发呆,皮肤细滑白嫩,头发和眼珠却漆黑如墨,穿着剪裁合身的衣着,几年前的小胖子已经不见了踪影,随着身型拉长,身体渐渐变得颀长,唯有那对兔牙,笑起来天真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拥入怀中。
火炼走到八喜身边,低下头若有若无地亲吻着八喜的额角。
这两年化成人形的八喜每天和他睡在一起,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不过随着八喜的身体渐渐长开,他觉得自己简直快忍不住了。
由于依赖着八喜为他梳理灵力,八喜的气息仿佛深入骨髓一般吸引他,令他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将八喜抱在怀里。有时候火炼忍不住想,八喜保持着魔兽的形态也不错,至少他可以每一分每一秒都抱着他,鼻间充斥的是他的气息,二人的体温相互传递,想他的时候,低下头蹭一蹭他毛茸茸的身体,偶尔把玩它可爱的四肢,摸一摸它敏感的耳朵,多么美好。
不过变成人形也不错,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等成年了之后
脑中开始浮想联翩,火炼的亲吻慢慢变得灼热起来。
八喜在火炼的亲吻下,慢慢回过神来:“火炼”
“恩?”火炼吻着他的脸颊,含糊地应道。
“我要去找主人”
“”
“怎么,不同意?还要不要我成年了?”
“也不是不行,来,八喜,给我亲一下,我就答应和你一起去。”火炼说着,手指勾起八喜的下巴,低下头近距离凝视他的双眼。
八喜顿时笑了:“你这个淫.荡的人类”少年抬起双手揽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体,踮起脚吻上他的唇。
+++++++++++
主人,你这四年过得好吗,在魔兽森林做什么呢,辰光有没有在你身边呀。
八喜有那么一点点的想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