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时家家主,代家主,时光塔的承认,时风的少主之位必然毋庸置疑,所有人看向时翼和坛城等人的目光都有些怪异。
事已至此,坛城已经明白大势已去,而时翼见状,反应竟然比坛城还快,他立刻操控着一名长老指着时连大声道:“家主早已卧病多时,此时正在时家内修养,由于陷入了昏睡,连时殷的大婚都无法参加,有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现身帮助时风。你这个贼人,必然是假冒的!”
他的话音刚落,那些被时翼操控的驭灵师纷纷调动灵力,不顾一切地朝他们攻击去。坛城见状,明白恐怕再不动手,今天甚至连离开都困难了,毕竟对方有两名黑级驭灵师啊!命手下的驭灵师与他们交战在一起的同时,坛城当即开启了四周阵法。
早在今日之前这整个广场都被他布下了精密的布置,只要他信念一动立刻启动,虽然抵不住高级驭灵师,但是阻挡在场众人片刻还是可以的。
可是坛城随后发现,那些阵法居然全部都没了反应。
坛城心一沉,可是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他多想,阵法无法开启,他将全部心思都放到了战斗上。
双方的驭灵师顿时交战在一起,那些原本在台下的人立刻知趣地退出了老远,而时连则被时勋和时风保护在中心,时连此时的脸色迅速衰败下来,他刚刚那精神矍铄的模样果然是使用秘法伪装的。
时连盯着和时翼战在一起的时宴,明白时宴此时无法管他了,时连心中叹息,转头看着时勋道:“我恐怕活不过半小时,这才赶过来,好在还发挥了一些作用。”
时勋震惊地看着时连,时风也呆呆地看着时连,这个时家的精神支柱,难道要在今天倒了吗。
时连看着时宴,眼中流露出欣慰的神色:“还好时家如今已经有黑级驭灵师,我走的也安心,不过,我这一身灵力带走了也是没用,时勋,你站在紫级巅峰多年,却迟迟无法突破,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当年你为了时家,在突破紫级之时,选择了直接跨入巅峰,断了后路!这些年,你为时家做的,我都看在眼里,在我死后,你便是时家的家主,而为了让你能够在时家立足,等我死后,挖走我眉心的命丹修炼,你就有可能突破黑级!”
“家主”时勋看着家主,眉头深锁,眼中有深深的伤痛。
“我会将灵力全部凝聚命丹,增加你突破的几率,一旦我死亡,立刻挖出!时勋,时家家主必须是黑级驭灵师,宴儿性格并不适合掌权,他将来恐怕便是想做个长老罢了,时家交给你我才放心,你不要让我失望”
时连说着,脸色越来越灰败,待时勋将四周朝他们攻击的驭灵师打晕之时,转头一看,时连早已闭上了眼睛,彻底断了气。
而另一边,时翼和时宴不断交手战斗,他并不是时宴的对手,但他手上操控了不少时家的驭灵师,因此每当时宴要将他活捉之时,他会让离他最近的驭灵师挡住攻击,时宴投鼠忌器,时宴是黑级驭灵师,体内贮存的灵力比普通驭灵师要高出千百倍,时翼等级不如时宴,但是他却擅长吸收灵力,眼看体内灵力耗损过大,立刻抓过一人吸食,因此倒与时宴战的不相上下。
时翼眼看他操控的驭灵师越来越少,坛城和几名紫级长老合作一起与辰光战斗,时勋时慧等人也大发神威,与他们交手的都是时家驭灵师,因此他们并没有将人击杀,却全都打昏了。
在场的形式对他们极为不利!
时翼眼中闪过一道狠色,猛的操控所有他能操控的驭灵师,全部朝时宴攻去,而他也趁此机会,迅速转身欲要逃离!
时宴见状,立刻明白时翼的意图,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全身的灵力高速调转,这些驭灵师眼看就要将他包围,时宴周身的灵力骤然爆发,以他为中心成原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四周扩散,所到之处,所有的驭灵师身体都被定格!
以时宴为中心扩散,仿佛时间停止一般,有些人甚至还停留在半空中挥舞着手臂,这一角落骤然安静下来,看上去诡异的可怕。
时家的天赋技能是所有家族中最难修炼的,但一旦炼至黑级,其威力简直令人心底发怵。
时宴借此机会冲出了包围圈,同时与辰光联系:“辰光,帮我挡住这些人,我去追时宴。”
时宴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与严肃,心中的思绪万千,心情更是极为复杂。
辰光看了朝时翼冲去的时宴一眼,他与时宴心灵相通,自然感受到了时宴的情绪,最终选择为他除掉这些碍眼的驭灵师们。
而另一边的坛城只觉得四周的人一空,原来全被时翼操控对付时宴,为他准备逃跑了,坛城顿时破口大骂。
时宴去追时翼去了,辰光为他挡住那些驭灵师,坛城与土家长老立刻空了下来,正当他们准备撤退之时,时勋等人立刻将他们围住。
坛城的脸色顿时阴沉如水,这里是时家的地盘,他带来的长老虽然全是紫级,但数量有限,对付时勋等人恐怕讨不了好。而且台下那些围观的其余几大家族的人全都在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坛城没看错的话,有几次眼看土家的长老就要伤到时家的驭灵师,却突然被别人插手导致失手,定睛一看,赫然是其余四家插手导致的!
眼看劣势渐显,他却被时勋缠的无法脱身,时翼那个贱人,反倒先跑了!坛城脸色越发阴沉,好在时勋虽然强,但毕竟被操控了这么久,虽然表面上看与他平分秋色,但若他一发狠,还是有机会逃跑的。
坛城留恋地看着那些与时家在战斗的,对他忠心耿耿的长老们,最后一狠心,拼尽全力击退时勋,不顾他的下属,自己率先逃跑。
为了能够成功逃离,他甚至不惜自爆了魂器,空间戒指中无尽的宝物更是不要钱一般扔出,治愈药剂不断地吞服,终于拼出了一条血路,冲出了时家!
当坛城越过时家的高墙,心中发狠地想着迟早有一日他会再回来一洗前耻之时,突然发现前方有几十个人在靠近,坛城此时体内灵力所剩无几,身体也筋疲力尽,只觉得这些人看着十分眼熟,待这些人将他围住,狞笑地看着他,坛城陡然变色:“坛岳,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成为坛岳的人闻言,狰狞地看着坛城道:“时殷大婚,这等盛世土家的人怎么可能不来参加,而我作为土家长老,自然代表土家而来。坛城,想不到吧,当年被你踩在脚底万般羞辱,差点废去灵脉的人,今日居然这样站在你面前,听闻你掌控了时家,怎么落得这般田地?永恒国度有什么好,还不如回去坛国,大家可都很想念你呢”
“带走!”坛岳说完,成功看到坛城脸色大变,他心情愉悦地手一挥,手下的人立刻将浑身无力的坛城抓住,五花大绑带走。
坛城失神地看着坛岳的背影,心如死灰。他当年能够当上土家少主,是踩着人骨上位的,饶是他狡猾无比,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而这个坛岳就是其中之一,想不到终有一日他会落入坛岳的手中。
坛城打了个寒颤,心中不住地后悔,早知如此,刚刚就应该带一名长老出来,此时还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再不济还不如落入时家的人手中,坛岳的手段不比他差,以坛岳对他的恨意,恐怕今后的岁月将会生不如死
而另一边,时宴锁定了时翼的气息,时翼虽然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时宴却紧紧追寻着,一路追随时翼直到一个不起眼的偏院院落。
时殷大婚,时家稍微有些地位的人都前往参加,留在这些偏院的只有基本的下人,对于他们进出毫无察觉,时翼躲进的这个院落不是别处,居然是时宴的住处!
时宴早就听闻,时殷掌权之际,时翼就住在他的住所,想不到此时此刻,时翼居然会回到这里来,时宴能够清晰感觉时翼的气息,但想到如今时翼的诡异,他却不得不防,时宴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宅,很快锁定时翼的具体位置,居然在他的房间!
时宴一步一步走向房间,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他用灵力打开门,房内一片安静,似乎没有丝毫异样。时宴走进去,时翼坐在他平日坐的位子上,抬头看他。面色平静,哪里有刚刚逃窜时狼狈的模样。
时翼抬头看时宴,低声笑道:“时勋脱离掌控,坛城眼看落败,我在时家也再无立足之地,恐怕也逃不过今日,不过临死前,我只想回到这里来。”
时宴看着时翼低头笑着的模样,脚步不由地一顿。几年过去,饶是时翼已经长成,五官身型与过去有了差别,但他依旧是他,时宴从小时宴照顾时翼长大,他比时宴年长许多,自然长的比时翼高,最常做的事就是低头看着时翼,此时此刻看着时翼低头那神情,过去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涌来,令时宴不由得失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