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一片嗡嗡的嘈杂声,全是众人讨论时家这场闹剧的声音,其余几大家族的带领人倒是有些风度,给了他们点面子,虽然都盯着他们看,脸上神情莫名,好歹还没有当场讨论起来,但那些年轻的驭灵师们,那些被邀请来的权贵,还有外头众多百姓的声音,一字不漏地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时翼感觉其他几大家族传递来的看好戏的眼神,只觉得怒极攻心,恨不得冲上去生撕了时殷!
这该死的时光塔,这该死的时殷!!
时翼气的脸上的表情都一阵扭曲,浑身发抖地盯着时殷,见时殷四周的灵气慢慢消失,眼看就要变成普通人,时翼突然周身灵气一动,正想杀了时殷,一旁的坛城却突然阻止了他。
“等一等,待会儿看我手势再动手!”
坛城说完,立刻往前迈一步,指着时殷阴沉地道:“胡说八道!”
此时情况已经到了最坏的时刻,坛城却依旧面色沉静,他眼中有怒火在不断地燃烧,但却没有失去理智,他的声音通过灵力扩散到四周,当说话的众人听到坛城做出表态,立刻将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
坛城毕竟当了土家多年的少主,遇事也能迅速冷静下来,他无视四周所有人带给他的压力,盯着时殷一字一顿地道:“时殷,你我相识多年,当年甚至我们互相引为知己,你对我的妹妹坛妍一见钟情,却因时家与土家的原因而不敢与她在一起。一直到几个月前,你告诉我希望我能够祝你一臂之力,为你夺得时家权位,我为了妍儿,带着土家的长老,甚至我自己,都亲自前来时家,为你增添筹码,为的就是将来妍儿的幸福。我这么疼爱她,有怎么可能会亲手杀害了她?!”
坛城的话音刚落,时殷正想反驳,却发现在坛城的威压之下,他居然无法开口!灵力散尽之后,他立刻变成了普通人,由于体内的灵力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排出体外,因此此时的他格外虚弱,坛城乃是紫级后期的驭灵师,就算他此时此刻不调动灵力,单单凭借驭灵师来自灵魂上的威压,就足够令他无法动弹!
时殷在今日之前,都受到时翼的操控,时翼早就做了布置,之前时殷的人都交到了时翼和坛城的手中,以他们二人的狡猾,自然将时家那些投诚的人把柄都握在了手中,剩下的能站在台上的时家驭灵师,就是时勋等人,又是被时翼亲手操控的,因此此时此刻,台上居然没有人能站在时殷这边反驳坛城的话!
〈着她长大,带着她来坛国嫁给你,我怎么可能会杀了我的妹妹!分明是你得知坛国大乱,自以为计谋成功之后,被妍儿看出了破绽,妍儿心地善良,只以为你是一心一意爱她的,哪想你居然利用她害死我们的亲人!妍儿看穿了你的阴谋诡计,你为了掩盖,亲手将这个爱慕你的未婚妻给杀了!甚至还想着今日要嫁祸给我和时翼,你看,这整个婚礼的布置!所有的摆放,这些新建的建筑,可全是你亲自下令建造的,大家仔细一看,这是什么,是阵法!要留住我和时翼的阵法!时殷,你早就算计好了一切,今日倒是导演了一场好戏!不过,我可以原谅你利用我们的友谊欺骗我,但我无法原谅你利用妍儿对你的感情祸乱坛国,更无法原谅你杀了妍儿,糟蹋她的尸体!”
坛城说着,迅速一挥手,而得令的时翼猛的朝时殷冲去欲要当场将时殷斩杀!
反正时家都在他们的掌控中了,差的就是最后的名正言顺而已,虽然最后关头被时殷毁了,不过没关系,历史总是为胜利者书写的,今日只要顺利夺权,那些流言蜚语,来日慢慢处理!
眼看时翼冲到时殷的面前,体内的灵力调动凝聚成利剑要朝时殷冲去,时殷身上保命的灵器骤然自动开启,阻挡了时翼的致命一击。
时翼冷哼一声,以他紫级巅峰的实力,破坏灵器只不过分分钟的事情!
等不及了!
时宴见情况危急,顿时眼中银光一闪,下一秒,时翼的动作骤然一顿,当时翼破开时宴的时光,再一次朝时殷动手之极,时殷的周身骤然发出黑色的光芒,一层黑色的灵力罩保护住了时殷和坛妍的周身,令时翼短时间内无法再进一步刺杀!
“黑级!”在场当即有人发出惊呼,下一秒,所有驭灵师的目光都朝时宴看来。
驭灵师对灵力都是有敏锐地感应,能够做到灵力外放直接保护远处的人,只有黑级能够做到,他们顺着时殷周身的灵力气息,立刻发现了时宴的异样。
“那不是时家少爷时宴吗!”
“传说中的废物时宴?”
“不是死了吗?”
“黑级!他怎么可能成为黑级驭灵师!”
众人立刻议论纷纷起来,时宴看着台上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时殷,面色阴狠的时翼,以及神色阴沉的坛城。
时殷也不是笨蛋,趁着时宴还护着自己,时翼无法攻击他,他立刻拖着自己沉重疲惫的身体,以及坛妍的尸体,滚到了台下,正巧落在水家的代表处。
时翼见状,顿时脸色铁青,时殷不顾身份躲进人群,他想要再杀他就困难了!
时殷才刚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松一口气,抬头却看到水家的人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时宴和时翼坛城等人吸引,但水家的人却都低头看着时殷:“时殷少主,水族中查到水濂少主在时家失踪,正巧此时时殷少主有空,可否告诉我们关于水濂少主的事情?”
水族驭灵师微笑地看着狼狈的时殷道,时殷看着对方笑里藏刀森冷的目光,心沉落到了谷底。
而另一边,时宴与坛城时殷对峙之际,身旁的时风也立刻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众人立刻将目光望向时风。
“时家叛徒时风?”
“他不是大陆通缉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必然是和时宴一起来的!”
与时风一同站出的,还有时风带来的数名驭灵师。
“哈哈,风儿,回来了都不和爷爷说一声。”随着时风等人的现身,一名老者从远处走来,在场的人立刻认出了那名老者的身份,可不是时家大长老时慧?
早就听闻时慧由于时风被通缉生死不明,因此身体越发虚弱称病闭门谢客,此时居然出现了。
同时,八喜的声音在时宴脑海响起:“主人,搞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