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面无表情地和时翼对峙。
时翼紧紧盯着时宴,体内的灵力不断调动着,显然他刚刚因为时宴的突然出现强制将攻击压下,此时正蓄势待发。
时宴注意到他的灵力等级,显然已经是紫级后期,而且灵力与他一样,极为纯净,因此爆发出的力量恐怕比平常的紫级后期还要更加强大。难怪以他只身一人,居然敢搅入时家和土家的浑水中,甚至还占了一席之地。
时宴看着时翼,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和三年前对比,时翼长大了不少,眉眼之间更是成熟了许多,他看起来不太像十几岁的少年,反而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当初怯懦青涩的模样早就不见了,如今的他衣着华贵,四周所有的驭灵师听他调令,身上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倨傲。
而时宴,这个上一世比弟弟大八岁,明明是青年看起来却像中年的男人,现在却成为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比时翼还小,实力比时翼还强大。
当真是物是人非。
时宴压抑心中的恨意,双手握得紧紧的,体内的灵力因为他压抑的情绪起伏过大,隐隐有些不稳,然而,他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异样。
一旁的驭灵师有不少因为时宴的动手而受伤,时翼见时宴身上没有丝毫破绽,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突然,时翼抬起手,掌心向上,一团半透明的灵力球在他的掌心快速形成,随着灵力球不断翻滚着,四周的灵气收到影响,仿佛空间都有些扭曲,看起来极为危险。
时翼手控着灵力球,身形突然一闪,下一秒出现在时宴的身边,灵力球骤然放大成巨大的灵力罩,朝时宴扑来,眼看就要将时宴笼罩其中!
“宴儿小心!”时连见状立刻道,他就是被时翼的这招伤的猝不及防,条件反射地运用灵力抵挡,结果却没想到,调出的灵力反而被时翼给吸收干净!
时连眼看时翼就要攻击到时宴,立刻朝时宴扑去,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不过时宴的感官比时连想象中要敏锐地多,时翼掌心的灵力球形成之时,时宴立刻就察觉了不对,时翼的攻击方式与普通的驭灵师不太相同,而且动作奇快,因此时宴没来得及阻止他,眼看着时翼的灵力罩就要笼罩上他,时宴眼中银光一闪,时翼的身型瞬间被定格,连时翼周身的灵力都迅速停滞下来!
同一时刻,时宴的九重杀冲向时翼,眼看就要攻击到时翼,下一秒时宴却立刻察觉灵力的流失!
时翼居然能够吸取敌人的灵力,而且此时他明明被“时光”定格了,吸取的能力却依旧没有停止!
时宴迅速注意到,当他的灵力流失了之后,时翼手中的灵力球有了变化,恐怕就是因为汲取了他的灵力产生的。
时翼居然有这等逆天的能力,难怪能从土家一路杀至时家,连时勋和时殷都落在了他的手中!
时宴今夜来时家并不是为了战斗,况且此时敌众我寡,时宴还带着个时连,情况对他极为不利,因此将时翼困住之后,时宴立刻转身带着时连要离开。
∴难,但是那个时翼,他又经历过什么?”
“为了利益,出卖抚养自己长大的兄长,为了权势,与坛城狼狈为奸谋夺时家的权势,他背叛了和时殷之间的契约,操控自己的长辈时勋,在这个期间更是杀戮不止,那些被他杀死的时家驭灵师,可都是他的血亲。”辰光道,“心术不正,就算你不动手,终有一日他也会自取灭亡。”
时宴愣愣的看着辰光,辰光居然说了和时连一模一样的话!时翼是踏着血亲的枯骨上位的,以他狠辣极端的性格,恐怕终究不得善终,不过时宴却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他今日见到时翼的时候,极力克制自己满腔的恨意,上一世的他那样屈辱地死去,而时翼如今却如此光鲜,他活的好好的,丝毫没有因为兄长被自己害死而有丝毫的愧疚与痛苦!
他上一世的仇人中,最终就剩下了这个他的亲弟弟,时宴对他的感情是最复杂的,他养了那么多年,却养了条白眼狼,因此他也确定自己的心中所想,他和时翼今日乃粗浅的试探,将来,他们之间,必然会做出最终了断!
“我在时家和你分开之后,摆脱了那些追捕我的人,无意中听到坛城和他的下属商量事情。”辰光低声道,“坛城已经发现坛国的异常,时家这边时殷已经被控制住,他原计划要时翼将时殷弄成傀儡,在五天之后的时殷与坛妍的成婚典礼上,时连和时勋一同来恭贺,时殷则宣布他成为代家主,时翼成为长老,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们会慢慢蚕食时家的势力,一旦时家到手,他会转身攻打坛国,妄图掌控两家的力量,甚至还想要超过金家”
“五天。”时宴微微眯起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时宴的通讯器突然发出了声响,时宴低头查看了片刻,目光森冷地道,“时风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不少人就算我们肯答应坛城掌控时家,别人也不会答应的。五天后,时家将会前所未有地热闹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