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隐藏在暗处,感觉时连投来的目光,没有丝毫异动。时连慢慢闭上眼睛,像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时宴在原地潜伏着,看守时连的人表面上看约有十个,暗地里还潜伏着好几名,时宴在一旁耐心等待,直到找到机会趁旁人不注意,将其中一人打昏拉到角落,立刻读取那人的记忆。
果然,在这个地下囚牢,除了埋伏的这些人之外,还放有不少机关,同时,时连关押的那个囚牢也有不小的猫腻。
时宴将要知道的都了解清楚,这才开始动手。先将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一个一个解决,看守时连的人最高实力只有蓝级,毕竟时殷才刚掌管时家,手下驭灵师资源十分稀缺,能放十几个中阶驭灵师已经是大手笔了。以时宴黑级的实力,要偷偷解决掉这些人简直轻而易举,随后时宴开始朝那些明处的人动手。
当解决的只剩下五个的时候,那几人立刻发现了不对,迅速朝时连所在的囚牢跑去!
时宴自然知道他想做什么,时连所在的囚牢里头至少有四个五个陷阱,并且还有个是毒气设备,一旦这些看守的人发现有无法解决的意外,宁可将时连毒死也不能让他逃跑!
时宴的双眼倏地变成了银色,在场的五名驭灵师的身型当即被定格在半空中,仿佛连时间都停止,时宴直接走过这些人,根据之前所读取的记忆,打开了关押时连的囚牢的大门,时连抬起头看着时宴,笑了一下:“宴儿。”
时连眼中有毫不掩饰的惊讶和赞赏,显然时宴的一切动作他都看在眼里,时宴走到时连身旁,将时连扶起来,时连的虚弱并不是伪装的,时翼之前和时殷说的没错,为了逼迫时连就范,将他关押在这里头进行精神以及物质上的虐待,因此时连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衰老了不少。
时宴将时连扶出囚牢,至于这些关押的人,全部都扔了进去,然后将囚牢的门反关上,时宴带着时连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自时宴离开时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时连看着与之前气势截然不同的孙子,眼神复杂。
时宴扶着时连走着走着,发现时连体力不支之后,立刻弯下腰背着时连快步走,时宴一路背着时连跑到时家偏院的角落,时家太大,时宴在这里呆了几年都没彻底走遍,不过这个偏院离中心很远,虽然有人居住不过却没怎么打理,短时间内应该不容易被发现。
时宴在时连和他四周布下了灵力罩,开始尝试联系辰光,毕竟时家外围有一层阻碍,单凭他无法出去,更别提带着时连了。况且时连现在虚弱的连走路都有些吃力,还不如先将时连的伤养好一些再离开。
时连看着时宴周身散发的黑色的光,顿时一震:“你现在是黑级?”
时宴转头看时连,点了点头。
时连呆呆地看了时宴几秒,之前时宴在地底动手的时候,因为时宴动作极其小心,时连最近实力又下降,倒是没察觉到时宴的级别,他甚至以为时宴是在有人帮忙的情况下才做到那么完美,之前他只是在惊讶时宴居然能将时家的天赋施展的这么好,可没想到他居然成为了黑级!
时宴深深地看着时连,此时时连的神色,似乎不仅仅只是震惊他是黑级驭灵师这么简单。
时宴安静地在时连身旁坐下,将空间戒指里头至于的药剂一样一样拿出来,包括和金昔交易得到的滋养灵魂的东西。
时连仿佛没注意到时宴在干嘛,只不断盯着时宴看,片刻之后,时连低声开口了:“宴儿,想不到你居然能够成为黑级驭灵师。爷爷本来以为你只是有些好运气,才让你能够成为驭灵师,想不到真的你能走到这一步”
时宴见他话里有话,他记得当初他被时连看穿全身家当的时候,时连曾表示十分看好他,当时的时宴就十分受宠若惊,此时看时连的反应,很可能当时只是鼓励他的罢了,又或许,他看好的根本不是他,而是轮回之石?
果然,下一秒,时连抬头看着时宴:“宴儿,爷爷上一次沉睡醒来实力还未全部恢复,之后就被时殷坛城设计关押起来。多年前我和坛飞一战,伤了灵魂导致身体残废,这次被囚禁之后,比以往更严重,时翼说的没错,我的实力已经倒退到了紫级,甚至现在连时勋都不如。当初时殷要宣布你死的时候,爷爷就相信你不会死,你身上有轮回之石,有大气运,怎么可能会被他害死,但你也超出了爷爷的预料,你不仅成为了黑级驭灵师,甚至还会来救我”
时连说着,抬起手慈爱地摸了摸时宴的头,时连从小到大都极为疼爱时宴,每一次见到他,都恨不得将他放在掌心疼爱的模样,然而这一次他看时宴的眼神,却充满了欣慰,以及深深的愧疚。
“爷爷,这是我该做的。”时宴虽然与时连没怎么相处,但单凭时连多年来对这具身体的疼爱,以及上一次见面时连对他表示出的宠爱,他就不能不管这个老人。更何况,他还是时家的家主,整个时家的精神支柱,他不能死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中。
时连笑了一下,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道:“爷爷老了,你现在很强,爷爷也就放心了,不过有些事情,爷爷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就算你恨我也好。宴儿,你从朽头”
时连说着,居然低下头不敢直视时宴的眼神,这个纵横大陆骄傲至极的强大驭灵师,这一刻竟然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
时宴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毕竟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对时连并没有太深的情感,事到如今,时连对他极端的疼爱有了解释,唯一令时宴无法接受的是,这个身体的身世居然也是妖兽和人类所生。
二人之间陷入了沉默,时宴想了想,道:“我并没有发现我体内有任何异常,可能我继承的大多是人类的血脉吧。”
时连见时宴并不是十分怪他的样子,轻声道:“你长的很像你母亲,从小到大,你长的好是出了名的。”
时宴闻言,不知怎么的,想到了上一世的自己。因为上一世的自己与这个时家少爷长的很像才死的,所以这一世时宴对容貌非常不在意,几乎到了刻意忽视的程度,然而此时细想,这具身体外貌的出众确实与常人不同,就像火炼长的同样俊美,却是与常人完全不同的容貌风格一般。而上一世的时宴,年轻时期却与这具身体长的极像,连脸部几个十分有特色的器官都有些相似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便立刻有无数的回忆袭向时宴,比如他的母亲长的与这具身体也极为相似,还有他上一世的父亲,在他的记忆中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人,但关于他的回忆却极少,直到有一天时宴发现好久没见到父亲了,母亲才告诉他父亲已经死了,时宴本对父亲就没有太多的感情,当时也不太明白死了的意思,便没有再追问。甚至母亲临死前将吊坠交给他,要他给时翼之后,他当时害怕极了,抱着小小的时翼哭的厉害,没注意到几天之后母亲的尸体离奇失踪
时连抬头,见时宴脸色都变了,立刻挣扎着起身站到时宴面前:“宴儿。”
他刚刚告诉时宴真相的时候,时宴脸色十分平静,可此时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令他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时宴转头看着时连,想起时连曾说过,轮回之石是时家的传家宝,时连曾在上一任家主的身上看到过,可是这个东西最终却到了母亲的手中!还有,这东西是时家的,无数人想尝试查看里头的秘密,却都失败了,时宴本来以为自己运气好,原来其实它与轮回之石,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时宴盯着时连,许久之后张了张嘴,道:“爷爷,给我看看你的记忆好吗?”
时连一愣。
“我的天赋技能变异之后,就是能查看人的记忆。”以时连现在的状态,时宴想要强行查看也是可以的,但却害怕伤了已经十分虚弱的时连。
时连见时宴这样,以为他想看看自己父母的长相,便点了点头。
时宴调动起了灵力,手伸向了时连的额上,不出片刻,一幅一幅画面交织在他的脑海,不断形成片段,当时宴看到时连记忆中他那妖兽的模样后,时宴浑身一震,灵力倏地收回,他神情苍白,神色复杂地看着时连。
从时连的记忆中,时宴除了看到自己母亲的模样,更看到了父亲的样子,时宴长的没有这具身体的时家少爷精致,因为他除了继承母亲的模样之外,还继承了一些父亲的样貌,再结合上辈子他的名字叫时宴,他和时翼一起姓时,时宴已经可以确定,他和时翼,同样也是时家的子孙。
而他和时翼之所以能够在几年之后依旧继承时家血脉出生,这则与吞噬兽的特性有关。时宴在时家的卧室里头有许多书籍,其中就有关于吞噬兽的。吞噬兽本是一种十分简单弱小的魔兽,他们的繁殖能力也与普通的生物不同。当雄兽与雌兽□成功之后,雌兽在体内能够同时孕育许多小生命,根据不同的情况,雌兽给他们提供不同的灵气作为营养,孩子则分批出生。
只是时宴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悲哀,他的名字叫时宴,他与这个时家少爷其实是同龄人,他生下来就是个普通人,他没有成为驭灵师的天赋,他在小时候被毒蛇的毒液伤了眼睛,之后便有了眼疾
原来他上辈子全然是个笑话,在母亲的眼里,他只是这个时家少爷的替身,而在母亲过世之后,他亲手养大的弟弟,又将他背叛
时宴沉默了片刻,深吸一口气,勉强将这些负面情绪驱除,他转头看着一脸担忧地看着他的时连,不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是时宴,而时连,虽然过去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但这些年他对时宴的疼爱却不是假的,正当时宴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应到不少气息靠近。
时宴立刻反应过来,时家的人发现时连逃困,开始四处搜捕了!
他们大概也明白以时连的身体情况,就算救他的人手段通天,也无法立刻带着时连离开时家,因此迅速在时家搜查起来。
时宴想不到他们的动作居然这么快,这么偏远的院子都能这么迅速地搜来,他立刻背过时连,朝反方向离开。
时连见时宴背着他离开,虽然他的感应没有时宴这么敏锐,但立刻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眼看时宴就要离开这个院子朝更偏的方向跑去,时连立刻阻止了他:“宴儿!那边不能过去!前面是化尸池,有很强的毒气,而且专门针对有灵力的生物!”
时宴闻言,立刻停下脚步,想不到时家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然而眼看身后的人越来越近,时宴发现他们似乎能够察觉到他们的动作,移动的方向居然和他出齐地一致!
到了此刻,时连也感应到了那些靠近的人的气息,时连叹了一口气:“看来他们在我身上做了手脚,能够查得到我的下落。”
时宴顿时皱眉,眼看那些驭灵师渐渐将他们包围,而他们唯一的出路确实充满毒气的化尸池,进入恐怕九死一生,时宴感应四周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他今夜本不想与时家的驭灵师对上,但若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刻,也只能动手了。
同时,时宴也在心中暗恼,他在听了时连和他说的过去那些往事之后,太过震惊居然忘了将滋养灵魂的东西给时连服用,为了查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甚至浪费了不少时间。
那些过去的真相令时宴心中仿佛憋了一口气,正烦闷不已,时宴暗自调动体内的灵力,正当他打算动手之时,突然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传来,时宴一愣,而在他愣神的这一秒,时连体内骤然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时宴转头震惊地看着时连,他居然开始激发生命潜能!
时宴想起刚才时连和他说过的话,以及和他说话的眼神,显然时连一开始见到他时就预测到了此时的情况,并且在得知他成为黑级驭灵师之后,不打算活着离开了!
时连将时宴护在身后,夜色之下,让时宴的身体隐藏在暗处,与此同时,随着那些包围他们的驭灵师越来越靠拢,走在最前的人终于走到了时连面前,时宴看着对方的脸,不同于刚才躲在阴暗的角落竭力掩藏自己,时宴甚至没看清他的样子,此时此刻,时翼站在他的正对面,阔别三年,时宴看着他不同于往日少年般稚嫩青涩的脸。
不过由于时连突然爆发,时翼的注意力全然被时连吸引,他盯着时连,皮笑肉不笑地道:“家主,这里地方偏远,寒气又重,您身体不好,还是趁早回去休息吧。”
时连盯着时翼,冷哼:“别以为给自己起名叫时翼,你就是时家人。就算你再强,心术不正,终有一日会自取灭亡,而我,到死也不会承认你的身份!”
时翼闻言,神情顿时冷了下来:“看来我们家主是老糊涂了,好心和歹意居然分辨不出,为了家主的身体着想,家主,得罪了。”
时翼话音刚落,他四周的驭灵师立刻调动灵力组成了个封锁的阵法,阻止时连逃跑,而时翼也立刻朝时连冲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些组成封锁阵法的驭灵师们却发现,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袭击了他们,眼看他们的封锁阵法就要集成,却在关键时刻被打断,顿时,有几名驭灵师立刻当场受伤,即使没受伤的,也觉得体内灵力翻涌,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众人顿时骇然,惊恐地看着四周。
时翼眼看就要和时连动手,却突然察觉到了这股力量,立刻停了下来,随后,他看到一个人从时连的身后走了出来。
夜色正浓,那人即使站了出来,由于周身没有丝毫灵力气息,仿佛一个普通人,另众人看不清他的容貌,也无法根据气息判断他的身份。
只有时翼却死死盯着那人的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