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所在的时连的院宅离榆桦树林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就算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至少也得半小时,与此同时,时风所带的那些驭灵师全力朝时家所在的方向赶来。
火炼与八喜之间有特殊的联系,他察觉到了八喜的异常,想到自己将来变形还靠着这个器魂,于是忍不住前往时家,火炎国出产的独角兽是这个世界上脚程最快的魔兽之一,火炼作为火家少主,自然有专门的乘骑工具,从火炎国全力以赴赶往时家,最快一天能到,不过前提是不能载多人。
木岚得知火炼要前往时家,想了想也决定跟随去,木银心已经许久未与他们联系了,木银心在木族毕竟地位不低,族中的长老有些担心,本就打算派族中的人前往永恒国度打探情况,索性木岚就自己上了。
同时,水族的人通过特殊的渠道,费尽心机之下终于查到了水濂的位置,居然真的在永恒国度的时家!水族的人一直认为水濂失踪与时家有关,因此早就派人潜伏在永恒国度,此时立刻使用通讯器联络那些人往时家赶去。
而坛国在经过了当初的混乱之后,经过这段时间的整顿,那些错综复杂的势力为了利益暂时达成一致目标,他们想要瓜分坛国,最大的威胁坛飞已经死了,坛城的四个儿子也死了,但坛城带着六个长老还在外头呢,随时可能杀回来将他们全部瓦解!
因此这些人将坛城的私生子坛辉推向家主的位置当了傀儡之后,便迅速整顿人员,前往时家查探,如果有可能的话,想尽办法让坛城永远不要回到坛国!
在众多家族的人涌向时家之时,时宴的目的地,榆桦树林,今夜一直没有露面的时家三主脑,时殷时翼和坛城,居然都出现在了这里。
“同一个时间,有人闯进时家,老头子出问题,不会是什么巧合吧。”时殷走在最前方,穿过地底的走道,低声道。
走道阴森森的,两旁的烛火无法将整个地道照亮,在众人的脸上留下了明明暗暗的光。
时连在时殷刚开始谋夺时家没多久就气病了,任何人都不敢看小看这个成名大陆多年的黑级驭灵师,即使他已经昏睡多年,现在更是实力倒退,但依旧令人不敢小觑,时殷等人将他关押在这个榆桦树林,结果今晚见到看守的下人浑身是血地跑来说时连醒来了在发疯,杀了不少人,不过还好被困在里头出不来。
时殷本想带上时勋查看情况,可惜突然想起时勋还在外头为他收拢驭灵师而办事,想了想,时殷叫上了时翼和坛城,而他们二人也立刻应允了。
他们在即将进入榆桦树林的时候,得知时家有人闯入,而且进入的不是别人,是时光塔的器灵,时殷立刻派了几名长老去查看,坛城也叫了几名土家长老过去。
时殷时翼坛城三人表面上依旧和睦如初,但实际上三人之间的嫌隙他们心里都明白,只是他们三人之间还有共同的利益以及契约绑定着,所以暗自都在权衡对方的实力,因此,此时他们各自派了紫级驭灵师前去查探情况。
几分钟后,三人以及身后跟随的三名紫级长老,一同踏入了榆桦树林底下真正的囚牢。
此时的时连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在他的身前有几具人的尸体,赫然是之前看守他的人。时连似乎清醒过来耗费了太多体力,因此此时背靠着墙壁陷入了昏迷,本来就沧桑的脸上,更加疲惫起来。
时殷见状,狐疑地看向时翼坛城二人,时连已经昏迷过去,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但至少暂时警报解除,可是之前那个下人却将情况说的极其严重,仿佛时连立刻就要破出囚牢要出来一样,因此他才邀请时翼坛城一同前来,还带上了几名紫级驭灵师。
突然,时殷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微微一变,时殷倏地抬头,正好看到时翼和坛城迅速靠拢,他们身后两名紫级驭灵师也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你们想干什么,想对我动手吗?”他料到他和时翼坛城会有翻脸的一天,但想不到这一天居然来的这么快!
他和坛城的妹妹婚约近在眼前,时家大部分权力还掌握在他的手中,时翼就算有好人缘又怎样,他时殷能够夺得家主之位,可是靠这些年累积下来的,时翼和坛城居然敢在这种时候动手!
时翼和坛城显然料到了他在想什么,坛城迅速使眼色让那两名紫级驭灵师对付站在时殷身后的那名驭灵师。时殷见三名驭灵师战斗起来,他脸色一变,立刻将魂器拿了出来,双眼紧紧盯着时翼和坛城,随时要打开空间保命。
∝制时勋的东西在他的手上,只要他的一个命令,时勋就不敢违抗,因此时殷十分信任这个傀儡一样的时勋,将许多事情交给他办,却没想到,本来应该在外头为他办事的时勋,居然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回到时家,最令时殷不可置信的是,时勋居然不听他的命令!
时勋虽然和他的实力不相上下,但由于是被人控制的傀儡,因此动作十分呆板,时殷抽空看了一眼时翼和坛城,立刻发现,居然是时翼在操控时勋。
时殷眼中立刻爆发出怨毒的光芒,时翼这个小人,他能够进入时家,还是他带进来的,否则就算时翼和是时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又怎样,一个野种而已,没有他,他哪能在时家这样站稳脚跟。
而且既然时翼有时家的血脉,就应该和他一条心,结果这个杂种居然和坛城勾搭在了一起,难道他不知道一旦被坛城得手,时家就名存实亡了吗!
时殷心中气极。
而一旁的坛城眼看时勋无法给时殷造成伤害,立刻加入了战局,坛城的实力甚至比时殷还要高一些,于是不出片刻,时殷和他的手下,一同被打败。
时殷看着时殷和坛城的嘴脸,心中不甘,顿时破口大骂起来:“你们两个居然敢撕破契约攻击我,等着契约的反噬吧!还有,时家是不会落入外人手里的,坛城你这个外族的人,连我都无法彻底掌控时家,更何况你,至于时翼你这个杂种,你会后悔的!”
他说着,看着□控的时勋,心中不知怎么的涌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情绪,他是从时风手中夺过魂器来操控时勋的,可是没想到终有一日,也会有人从他手中破解了魂器,操控了时勋。
时殷看着时勋麻木的脸,突然心中腾升起一种诡异的感觉,时勋是谁都可以操控的人吗,昔日时家的代家主,凭靠一人之力撑起了整个时家的男人,真的会沦落成别人的傀儡和打手?
时翼和坛城见时殷一脸不甘愿的模样,懒得和他废话,时殷太过依赖契约,因此今日才会被他们这么顺利地抓住。时翼看了时殷片刻,突然道:“凭借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当然不可能掌握时家,不过如果我们同时获得时家家主,代家主,还有你的认可,那么想掌控时家,应该会容易一些吧。”
“你什么意思。”时殷瞪着时翼道,随后冷笑,“难道你还妄想凭你们的实力,同时操控我们三人?”
“你得到的这个魂器,与其说是一种魂器,不如说是一种变相的以魂器形式存在的契约,我可以从你手中抢夺过时勋,想操控你应该也不难。”时翼笑道,“还有家主,你也看到了,里头的尸体不是假的,家主为什么会突然醒来杀人,难道你没有一点怀疑吗?”
“怎么可能”时殷闻言,满脸的不可置信,“你怎么可能能够操控家主!时翼你究竟是什么来路,你根本不是驭灵师!!不,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你都不可能控制家主的”
和时家的所有人一样,就算时连常年陷入沉睡,他们依旧将时连当做时家的信仰,时家最强大的人之一。时殷最初得到时风的神器的时候,也曾动过控制时连的念头,但立刻失败了,时殷之后再也没想过要操控时连。然而此时时殷居然告诉他,他个紫级驭灵师有能力操控黑级驭灵师,时殷自然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又摆在眼前
时翼看着神情陷入混乱的时殷,轻蔑地笑道:“你们这些在大家族长大的世家子弟,都被这个老头子给洗脑了,什么黑级驭灵师,沉睡了这么多年,又被气病了几次,被我们禁锢了自由,我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不给他饭吃,将他关在地底,他的实力和意志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就会变得脆弱不堪,黑级直接掉到了紫级,也就比时勋强一点而已。”
时殷愣愣地看着时翼,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又像是没听懂。
看着眼前这个手下败将,时翼懒得再去研究他的神情,迅速让人将时殷和他的手下拖下去了,离他们时殷和坛妍成婚还有几天时间,够他慢慢研究的。
转头去看时连的时翼和坛城没注意到,被带下去的时殷回过头,正巧看到时勋转过头看他的麻木的目光。时殷打了个寒颤,当他离开地底时,突然低声旁若无人地笑了起来,状若疯狂。
地底最终就剩下了坛城,时翼,时勋,时连四人,坛城看了一眼在里头一脸老态又一次陷入昏睡的时连:“虽然确实可以控制时连了,不过只能短暂地控制,你再努力,等时殷和妍儿成婚的那一天,我要他们祖孙三辈都宣布让我们继承时家家主之位。”
坛城之所以这么着急地动手,除了因为时翼研究成功之外,更多的原因是他已经慢慢了解了远在大陆另一端的坛国的情况。
坛城已经明白,自己没有退路了,与其带着几名长老回去坛国杀出一番腥风血雨,还不如就利用时家来重新发展,他想要的一直就只是权力而已,时家不比坛国差,若是他能在这里当上家主,若干年后,也许他还有机会回去坛国吞并了那些敢背叛他的人!
时翼听了坛城的话,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时连,最终和坛城转身离开。
他们原定今晚解决了时殷,本以为会费一番周折,结果居然顺利的不可思议,不过时光塔在今晚却出了意外,坛城对时光塔一直有浓厚的兴趣,因此解决了事情之后,迫不及待地朝时家中心时光塔走去。
一直隐藏在榆桦树林附近的时宴,见他们出去之后,立刻潜入里头的地底通道。
这里时宴曾经来过一次,不过上一次将这里弄坍塌过,现在已经是重建之后的模样,时宴小心避过在里头看守的敏锐的驭灵师,走到了囚禁时连的囚笼之外。
关押时连的囚笼还没清理过,尸体依旧在里头躺着,看起来十分阴森恐怖,,而原本闭着眼睛陷入昏迷的时连,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似地,睁开眼睛,朝时宴所在的方向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