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辈子的事情开始说起,到重生在时家之后的事情,过程不超过半小时,时宴说完,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时宴垂下眼帘,他一直刻意回避自己上辈子的事情,连想都不愿意多想,这一次为了坦白终于面对了,却深深地发现自己的可悲。
上一辈子他的一生都是绕着时翼转的,因为他性子很闷又埋头苦干,不太懂得变通,朋友很少,日复一日地就这样度过,赚到的钱也全花在时翼身上,一开始时翼还很粘他,他虽然在外头工作很辛苦,但回家之后看到时翼,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了,但随着时翼与他越来越疏远,他每天只能用“时翼是个驭灵师”来鼓励自己,人生唯一的乐趣就只有当别人提及他弟弟时,他那可怜的骄傲。
他把自己所有的希望和快乐都寄托在时翼的身上,因此当时翼将他卖给那些驭灵师换的上奥科学院的机会时,时宴才会那么恨,一直到死都恨着那些驭灵师,恨着他亲手养大的弟弟,时翼就是他生活的信仰,当这个一直支撑他的东西崩塌,他是靠着这股恨意重生的,也靠着恨意伪装自己,变强,一直走到今天。
也就是说,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是依赖者别人而活,上辈子是依赖着抚养时翼长大的信念,这辈子是依赖着对他们的仇恨。时家近在眼前,他现在已经是黑级,如果他把时翼杀了,这世上最恨的人全都死了,他也到达了人类驭灵师的顶点,那么他还有什么人生目标呢。
原来不管他怎么改变,骨子里依旧是个软弱的人。
时宴抬头,茫然地看着八喜和辰光。
八喜看着时宴呆呆的样子,莫名地心疼起来,这个人虽然灵魂里不是那个时宴,但却是一直以来和他相处的人。一开始他对时宴十分惧怕,总觉得时宴整个人阴沉沉的,从骨子里散发着戾气,像是个暴戾的赌徒,但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走过来的。八喜无法想象,如果它也经历时宴的那些事情,它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东西。
辰光沉默地看着时宴,慢慢地低下头,亲了亲时宴的唇角。
时宴回过神来看着他,辰光抬起手捧着时宴的脸,慢慢地,轻轻地,极为温柔地吻着。
时宴没想到辰光会吻他,但却能从他的动作中,感觉他对自己的呵护和心疼,这种感觉太美好了,几乎令时宴沉溺在其中,他仰起头,回应着辰光温柔的吻。
辰光抱紧时宴,低声道:“不管你是谁,和我签订契约伴侣的是你,那个叫时翼的人类,上一世害死了你,这一世还想害死你的家人,他没有做你弟弟的资格,更不值得你一直记着他。”
辰光说着,看着时宴,露出了个血腥的笑容:“当然,也不能让他好好活下去。”
辰光话音落下,刚刚看了不和谐画面自动打了马赛克的八喜跳了出来:“对,这种人活着就是祸害别人,连垃圾都不如的人,时宴,你已经尽了哥哥的义务,是他对不起你,杀死他理所应当,就像杀死之前那些恶心的驭灵师一样,要把这个人渣折磨地生不如死!”
时宴看着义愤填膺的八喜,又看着神情凝望自己的辰光,点了点头,心里头暖暖的,也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他这辈子在时家重生,虽然一开始也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他是靠着时家的天赋技能变强,他在时家遇到了辰光,遇到了八喜,也遇到了帮助他的时勋等人,如果说他之前是靠着仇恨而活,那么他以后的生活,便是与这些人一起好好地过下去。
接下来,二人一宠针对时家的事情展开了讨论,八喜重点关注要怎么折磨死时翼。时宴听着听着,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一直到夜晚,辰光抱着他入睡,八喜在一旁打起了呼噜,时宴这才想起,他原本是忐忑地向他们坦白的,可是最后话题却全绕道怎么复仇上了。
时宴想着想着,忍不住微笑起来。一旁的辰光察觉他的动静,手环过时宴的身体,时宴转过身,靠近辰光,缓缓地闭上眼睛。
直到半夜,还惦记着今晚要前往时家查探的时宴从睡梦中醒来,随着他的起身,辰光和八喜也悠悠转醒。
“主人你要去时家吗,我也跟你回去吧,我在外头太久了,再这样脱离下去指不定我也要成为妖兽了”八喜起身,睡眼惺忪地道。
时宴闻言,点了点头,八喜是时光塔的器魂,又精通幻术,有它在一旁跟着他进入时家更稳妥一些,而且八喜是时光塔的器灵,一旦发生什么异常,躲回时光塔就安全了。
辰光闻言,也起身走到时宴身旁:“走吧。”
时宴之前还想着一个人夜探时家,见辰光如此,忽然想到,辰光恐怕并不放心他一个人进去。
被人关心的感觉是极好的,时宴上辈子加这辈子,只有辰光这样,不管是做蛇还是做人的时候,都处处以他的安危为重,每一个细节都为他考虑。
时宴点了点头,最终二人一宠悄悄地潜向时家。
还没翻过时家高高的围墙,二人一宠立刻发现了不对,时家外头布置了特定的阵法,除了起到防护作用之外,还有探测的作用,根据那阵法的强度判断,很可能黑级都在包含范围之内。
这种强度的阵法,想要维持需要极大的力量,想到时家的长老和土家的长老,时宴眯着眼睛看着被层层围墙阻碍的时家,看来时殷等人也不是笨蛋,对外的防备之心极重。
不过这阵法能抵得住一个黑级驭灵师,却无法抵挡的了两个黑级驭灵师的合力,时宴和辰光费了一番周折,终于进入了时家。
哪知一跨过阵法,八喜周身突然银色的光芒一放,随后整个时光塔都发出白色的光芒,时光塔位于时家的中心,而且塔极高,此时在深夜发出光,瞬间引起了所有巡逻的人的注意,八喜这个发光团自然立刻也被察觉!
时宴等人一惊,完全没想到怎么会突然来了这样的意外。
八喜在光团中感觉来自时光塔的召唤,立刻咒骂道:“该死的他们动了手脚,一定是有人察觉时光塔有问题,然后布置了这个陷阱专门针对我!”
时宴和辰光立即明白八喜的意思,再想到之前坛城留在时家就是为了时光塔,想不到还真的被他研究了出东西,而且居然是这样夸张的效果。
“我先回时光塔了,主人你们小心一点,时家还不知道有多少地方被动了手脚!”八喜说完,巨大的光团迅速朝时光塔飞去。
那些巡逻的时家的人早已围在时宴附近,由于八喜的幻术还未立刻消失,因此没发现时宴和辰光的踪迹,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与此同时,不少紫级气息赶来,时宴这种时刻终于感谢时家占地面积极大,就算是紫级驭灵师想要过来也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辰光见他们很快就要暴露,立刻低声道:“你去找到时家家主,我把这些人引开。”
辰光话音刚落,一道灵力攻击突然朝时宴所在的方向飞来,是那些巡逻的人试探性地发出的攻击,为的就是找到时宴等人的所在地。
辰光立刻调动体内的灵力挡下了那道攻击,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时宴只来得及低声说一句“小心”,便迅速离开了。
期间时宴和几名紫级擦肩而过,时宴的隐藏功夫即使在黑级中也算是翘楚,那些紫级驭灵师察觉他的气息和普通人没差别,只当他是时家中的下人,没有多理会,朝辰光所在的方向冲去。
来的紫级驭灵师并不多,辰光应该能应对。
时宴看了一下局势,转身朝时连所在的方向潜去,时家的长老们加上土家的长老,一共十多名驭灵师掌控在时殷的手中,刚刚只出动了一半。时宴明白此时已经是极其关键的时刻,一路快速又小心翼翼地在时家中穿梭着。
他伪装成普通人的气息,眼看就要到达时连的院宅,突然,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中腾升。
时宴对这种感觉早已十分熟悉,他现在也是黑级驭灵师,又拥有时家天赋,偶尔对未来也会有一种大致的预知能力,当遇到极其危险的事情的时候,这种感觉便会腾升。
时连的院宅居然拥有能够令现在的时宴都感到危险的东西。时宴顿时皱起了眉头。
时宴想了想,在附近找了几个熟睡的下人以及实力不强的驭灵师,使用“时光”的能力,读取他们的记忆,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整理出了信息,时连居然不在他的院子里头,这个院子里头确实被安排了致命陷阱,至于具体是什么,这些人也不知道,只知道非常危险,除了时翼和坛城之外,任何人都不敢靠近。
时宴得知这个,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又想明白了。时宴对于时家而言,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些人的陷阱应该不是留给他的,而是给那些守护永恒国度边疆,不愿意被时殷统治的人的。
被派到边疆抵御魔兽的驭灵师中,不乏高手,自然会有人对于时殷的上位有所怀疑,时殷要防的恐怕就是这些人。
既然时连不在里头,时宴自然不会费心思去闯,通过心灵联系得知辰光和八喜都是安全的,而且成功为他引开了时家那些人的注意力,时宴在时家又查探了一番,终于找到了关押时连的地方,居然在当初关押辰光的榆桦树林里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