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走过迷雾沼泽,对于现在的时宴而言,迷雾沼泽的那些危险魔兽毒虫根本不再是威胁,和辰光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除了坛国之后,离得最近的一个小镇是利国的小镇,也是当初时宴和木岚火炼分开的地方。
还未到小镇,辰光立刻察觉了不对,时宴仔细感应之后,同样也发现了这个小镇的猫腻。小镇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宁祥和,但在这个小镇里头,此时此刻,却潜伏了不下十位紫级驭灵师,甚至其中还掺杂了黑级驭灵师的气息!
要知道紫级驭灵师和黑级驭灵师可不是大白菜,时宴成为驭灵师这么久,黑级驭灵师迄今为止只见过时连一个,以这个小镇潜伏着的驭灵师的规模,完全可以和六大家族中随意一个抗衡了,可见多么不寻常。
能够凝聚这么多紫级驭灵师的,除了时家和土家之外,也就剩下那么几家,时宴想起前段时间辰光醒来时那冲破天际的白光,如此天地异象,恐怕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时宴心中有数,同辰光一起进入了小镇,随后立刻有紫级驭灵师迎上来,邀请他们金家家主相见。
金家家主金昔?
时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辰光瞥了那个迎接他们的紫级驭灵师一眼,对方立刻冷汗涔涔,辰光虽然收敛起了气势,但魔兽的凶悍和骨子里头的凌厉,却是掩盖不了的,紫级驭灵师在辰光的压力之下,无奈又说道:“家主还带了不少人前来,恐怕大多您都会认识。”
时宴想了想,决定去见他。
金昔刚成为家主不久,百忙之中还会抽空来见他们,可见对他们的重视,直觉告诉时宴,这次见到金昔,应该会是一次愉快的见面。
就如那名驭灵师所说,金昔除了自己前来之外,在他身旁坐着的,还有不少时宴熟悉的面孔。木岚火炼二人不用说,水家几名驭灵师当初在火家取宝时,与时宴也有过一面之缘,没见到水濂的影子,想到去坛国之前听到的传闻,难道一直到现在失踪了的水濂还没找到?
眼看六大家族除了土家之外,别的家族的人都集齐了,可见这次时宴和辰光双双突破黑级,六大家族的人对他们的重视程度。
一段时间不见,火炼和木岚的实力又更上一层,金昔果然如传闻中的那般,达到了黑级中阶,实力不容小觑。金昔木岚等人见到时宴,也是大吃一惊。饶是有了心理准备,但亲自见到又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木岚和火炼,木岚初见时宴的时候,时宴还是个低级驭灵师,放在大家族中,根本不起眼的存在,当初谁会想到时宴会有如今的成就,金昔才刚刚打破大陆最年轻的黑级驭灵师的记录,时宴紧接着又将金昔的记录打破了,如果他没有记错,时宴应该才刚成年不久吧
火炼看着时宴,他所想的东西与木岚又有些不同,以他的天赋,人类中应该极少有人能够与他匹敌,事实上他也确实力压许多驭灵师,成为了最有可能突破黑级的潜力股,但有潜力又如何,像时宴这样明明天赋不如他,但运气好的可怕,他亲眼看着时宴从蓝级巅峰突破紫级,进入紫级巅峰之后,本应该无法再寸进,却又鬼使神差地突破黑级,这样简直逆天而生的人,只可为友,决不能为敌
而三人中,内心最为惊讶的其实是表面最为平静的金昔,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才从紫级巅峰突破到黑级,时宴呢,似乎不到一百天吧?如果不是时宴身旁还有个黑级驭灵师,金昔甚至萌生起了倾尽全力将时宴捉捕的念头,看看他究竟是如何修炼地这么快的。驭灵师到后期每一次晋级,除了需要海量的灵力之外,灵魂的强度和身体的素质也必须跟上,时宴身上必然身怀逆天宝物,否则这样坐火箭的晋级速度,早就让他爆体而亡了!
时宴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倒是极有耐心地等候他们先开口,辰光站在时宴身旁,他是蛇的时候就极其沉默,趴在时宴身上扮演保护着的角色,此时也是一样,若是在场有谁敢对时宴心怀不轨,他必然是第一个察觉到的。
因此,辰光将目光锁定在金昔身上。
见气氛有些僵持,木岚率先走上前,看着时宴笑道:“恭喜。”
时宴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对他笑了笑,很快金昔火炼与水家的驭灵师也纷纷向时宴道贺,并且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听起辰光的身份。
关于辰光,时宴一路上早就想好,辰光是妖兽,一旦战斗便瞒不住身份,因此倒也不用隐瞒,时宴刚想说辰光是他一次无意结识的妖兽强者时,难得的,辰光却率先回答了:“伴侣。”他说着,还特地看了木岚一眼。
木岚被他看的身体一僵,毕竟任谁被一个黑级驭灵师别有深意地看上一眼都不会太舒服,辰光的话音刚落,其余的人看他们的眼神也有了些变化。
时家除了时连之外,多了个时宴,现在时宴更是和一个黑级妖兽结成伴侣,如果时宴和辰光实力低微,恐怕还会得到讨伐,毕竟人类和魔兽的关系可不怎么好,而妖兽也算是魔兽的一种。但黑级可就不一样了,但一旦如此,时家包括现在生死未知的时连,就有三名黑级驭灵师了!这实力甚至还赶超了金家,而恰巧此时金家家主就在现场,不少人看时宴和金昔的眼神都带上几分异样。
金昔仿佛察觉不到四周诡异的气氛,众人说了几番客套话之后,几家的人传递了家族对时宴的善意,见众人的目的完成,金昔迅速提出了借一步说话。
时宴迅速答应,同金昔一道离开。
这一谈就是一下午,离开的时候,时宴的空间戒指里头多了一项宝物。
当天,时宴与辰光一同在小镇的旅馆里头住下。洗完澡,时宴躺在辰光的身旁,把玩着手上的宝物,正是下午金昔给他的东西。
果然有了实力便不同了,时宴想起下午各大家族的人的表现,心中微微叹气。
以他和辰光如今的实力,强悍杀回时家夺回大权完全没有问题,但毕竟时家已经被时殷时翼和坛城掌控多时,如果硬来的话,那些人虽然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但伤亡难免,时宴与辰光一同对付那么多紫级驭灵师,恐怕本身也要损伤不少,这样吃亏的事情时宴自然不会干,出坛国的时候,他正打算以土家为诱饵,想与各大家族的人谈一谈,借他们的势夺回时家的大权,结果没想到,他们倒先送上门来与他见面了。
火炼与木岚早已时宴熟识,客套的话也没多说,当初时宴准备进入坛国的时候,他们就表示出愿意帮助的善意,现在更是有了家族的支持,表示只要时宴愿意,木家和火家可以给他提供足够的帮助,水家的人也说了同样的话,金家却与他们不同。
金家作为六大家族最强的一族,时宴和辰光迅速的崛起,立刻给他们拉响了警钟,金昔和时宴谈了一下午的话题,也是根据这个展开。到了如今,坛国大乱,时宴成就黑级,金家自然同样看好时宴能够重回时家大败时殷和坛城,金昔询问时宴是否有扶持时家取代金家的意思,时宴本意甚至连少主都没打算当,自然不可能想率领时家成为六大家族第一,要知道金家表面风光,但管得事情多了,家主也累得够呛。因此时宴和金昔很快达成共识。
第一次见面,时宴提出的签订契约令金昔印象深刻,因此金昔迅速提出双方签订承诺契约,时宴自然不可能白白答应,最终从金昔手上拿到了这个,能够滋养灵魂的宝物。
这东西有多罕见,从土国的斗灵丹被黑级驭灵师贴身带着,便可见一斑,金昔明白时宴拿这东西的目的是什么,但既然双方签订了契约,他必须拿出诚意,最终肉痛地将这个宝物送给了时宴。
辰光见时宴盯着这个宝物发了老半天的呆,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着时宴的侧颈和耳朵,时宴被他蹭的有些痒,无奈把宝物收起来,转过头看着辰光,辰光立刻低下头含住时宴的嘴唇。
时宴本来想和辰光说话的,结果辰光这样没头没脑地吻下来,舌头舔着他的唇瓣,很快顺着他的嘴唇滑进去,吮吸着他的舌头,同时,手还不老实地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宴被辰光吻得舒服极了,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回吻他,直到辰光扯开他的衣服,衣服被敞开,裤子也被扒到了腹部以下,眼看某处就要被辰光捉在掌心,时宴立刻制止了辰光的动作。
“没关系,我弄了阵法,他们听不到。”辰光盯着时宴的身体,猜到时宴要说什么,立刻道。
时宴顿时无语,继续阻止他挑逗自己的私密处,扯上被子盖住身体。今天风尘仆仆地赶路一天,现在累得要命,明天还要继续和各大家族的人周旋一番,时宴实在是不想今晚耗费太多的体力。
“我会很轻的。”被子遮住了,辰光看不到时宴的身体,视线移到时宴的手指上,低下头舌头灵活地穿梭在时宴的指缝之间,轻轻啃咬吮吸时宴的手指,顿时一股酥麻的感觉顺着时宴的手指传递到身体。
时宴相信辰光的动作确实会很温柔很轻,但他担心到时候受不了要求“粗暴”一点是他自己,而且辰光的某方面能力向来表现在忍耐力持久度天赋异禀,时宴连忙阻止了辰光,再这样挑逗下去,他恐怕都把持不住了,于是时宴拉着辰光躺好。
辰光无奈地看着闭上眼睛假睡的时宴,慢慢变成蛇形,卷过时宴的腰部,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同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