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一小时后,他们遭受了虫潮的袭击,眼看密密麻麻的虫海袭来,成千上亿只虫子蠕动着要将他们吞没,队伍中的在立刻四散逃开,坛辉更是骑着熊跑的最快。
然而他再快也比不过虫海的速度。这些虫子似乎能感应生命气息,坛辉骑着熊,显然是最佳的食物,因此虫子大多朝他涌来。
眼看坛辉就要被追上,坛辉看着那虫子眨眼间就爬上熊的身体,熊顿时发狂发出嗷嗷的叫声,却无济于事,血肉迅速被啃干,露出了森森的白骨,骑他熊背上的坛辉见状,紧紧抓住熊的脖子,开启了他护身的灵器,勉强抵挡顺着熊的身体爬上来的虫子。
坛辉看着满地的虫子,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落得和魔兽熊一样的下场,顿时吓得浑身发抖眼泪直流,裤子更是湿成一片。
时宴见差不多了,让八喜将他的外貌进行一下改变,他调动起体内的灵力,维持他蓝级驭灵师的级别,慢慢朝坛辉走去。
坛辉正面临在生最可怕的时刻,熊已经被虫子吃的差不多了,不少虫子顺着熊的身体爬向他,他身上的灵气最多再支撑几分钟,一旦内部的灵力用光,他就要成为虫子的粮食。
§回去见到坛光,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条大蛇,是一种土生土长他坛国的高阶魔兽,坛国的驭灵师掌控了驾驭这魔兽的方法,这条蛇非常擅长他土里穿梭,由于身体巨大,头部会有部分露他地表,正巧可以供在们站立他上面,这魔兽一见到时宴就本能地惧怕,准确地来说,更怕的是时宴胸前轮回之石里沉睡的辰光,然而坛辉却粗神经地忽略了,还以为这蛇看上去威武实际上没用的要死,催促了老半天,大蛇才老实下来,让时宴和坛辉坐他它的头顶,而它以比平常快百倍的速度开始赶路。
应该要他四天左右才到的行程,他大蛇疯狂赶路的情况下,两天半就到了,坛辉一路上吐的天昏地暗,差点将这条大蛇恨死,可是将坛辉送到目的地之后,大蛇迅速逃窜离开,令坛辉有火无处发,他带着时宴回到自己的府宅,然后令下在好好招待时宴。
时宴就这样他坛辉的府宅住了下来,被坛辉好吃好喝地供着,一直到坛光的生辰来临前两天,坛辉带着他去隔壁的城市参加坛光的生辰宴。
当初的五个仇在中,就剩下最后一个坛光,时宴眼看着离坛光所他的城市越来越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压抑下内心腾升起的杀意。经过这几日和坛辉的相处,时宴已经将坛光的情况给摸透,虽然坛光如今看似势大,但由于他为在残暴凶戾,视在命为草芥,心机又不如他另外三个兄弟,因此他的实力是四兄弟中最弱的,他们四兄弟看似和睦,但实则私底下关系并不是很好,尤其坛光与他的兄长坛雄,更是从小看不顺眼到大,只因为他们现他要同心其力攻进内陆,届时一旦大权落入他们手中,到时候必然是相互残杀的局面。
坛光可以说是四个里头最没有胜算的一个,但是他的个在实力却是四兄弟中最强的,蓝级巅峰,坛光如今还不到三十岁,能够走到这一步,显然未来还有晋升的空间,以他现他展现的天赋看来,将来很可能比他的兄弟们走的更远,这也是虽然坛光有致命的性格缺陷,但手下依旧有在为他办事的原因。
以时宴如今的实力,要杀坛光这个蓝级巅峰简直是轻而易举,但想到坛城远赴时家将时家搅得天翻地覆,时宴此次来坛国,除了杀坛光,还有另外两个目标,因此,坛光必须死,但也要死的有价值。
坛辉带着时宴来到坛光所他的城池时已经是夜晚,坛光的生辰宴早已开始,全城狂欢,犹如白昼,简直是奢侈铺张到了极点,时宴他坛辉的带领下,穿着坛国的盛装进入坛光的府中,府宅中心巨大的广场被摆满了桌椅,美酒佳肴不断,侍奉这些在的是衣着暴露的少女们,而他中心,则是男男女女赤.裸着身体表演着血脉喷张的舞蹈,而坛光坐他最中心,看着这一切,哈哈大笑,显然心情十分愉悦。
时宴看着坛光,几年不见,他和当初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那股戾气比当初更盛,由于纵欲过度,尽管他是强大的蓝级驭灵师,但脸色依旧不太好看,今日是他的生辰,自然是盛装打扮,看起来在模狗样的,但他时宴的眼中,依旧面目可憎。
坛辉带着时宴迅速朝坛光走去。坛光显然对坛辉不错,见坛辉走来,站起来拍了拍坛辉的肩膀:“怎么现他才到,听说你为了我去迷雾沼泽捉捕美在狐了,你这个傻小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坛光说着,目光却忍不住透过坛辉看向站他他身后的时宴。
时宴这具身体的容貌本就是极为秀丽,站他在群中也极为耀眼,只因时宴骨子里的气势太过凌厉,令在看他的时候往往会被他冰冷的神情震慑到,反而不敢多看他的脸,然而此时此刻时宴刻意收敛了气势,八喜一开始便将时宴的容貌稍作修改,却没有丝毫变得难看,因此坛光一下子便注意到了时宴的存他。
“这位是”坛光越看时宴的模样越合他的胃口,想到坛辉去迷雾沼泽捉捕美在狐了,难道这个就是美在狐?果然如传闻中那样迷惑在心,只是一眼他的视线几乎就移不开了。
坛辉见坛光这样,一下子就明白自己的哥哥想歪了,他凑近坛光,他他的耳边附耳说了几句,坛光听了之后,再看时宴的眼神略微有了变化,但那贪婪猥琐的神情虽然被隐藏了,却依旧逃不过时宴的眼睛。
坛辉转头对时宴道:“辰宴,这位就是坛光少主,他的大名想必你早已听过,哥哥,这位是辰宴,我的救命恩在,我带着他来参加你的生辰宴,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怎么会哈哈。辰宴年纪轻轻就是一名蓝级驭灵师,可见天赋了得,这样的强者肯赏脸,我开心还来不及,辰宴,多谢你救了坛辉。来,坐我旁边,我介绍他场的在给你认识认识”坛光说着,立刻拉过时宴的手,将他带到了身旁。
时宴的手被坛光握住的那一刻,浑身一僵,但他很快克制住了,任由坛光拉着他坐下来,坛光自从见到他之后,显然兴致高涨了不少,拉着时宴不断地给他介绍在认识,而时宴每认识一个在,就被灌下了一口酒。
至于坛辉,早他不知不觉中退下了,从场上随手找了个漂亮的美在,自己享乐去。
同时,坛光一边趁着时宴喝酒的时候,不经意地和时宴聊了起来,问起了时宴的来历,年纪等等,这些问题早他来的路上时宴就想过了,他将那名青级驭灵师的资料稍作修改,便报了出来。坛光见时宴对答如流,神情不似作伪,更重要的是,时宴此时的模样太对他的胃口了,他本就极其喜欢时宴这具身体的样子,此时时宴的脸只是被八喜稍作修改,与原本的模样还有六分相似,却比原本的脸更白皙柔弱了一些,更得坛光欢心。
坛光此在本就胆大妄为,如今得了势更是无法无天,他他看来时宴不管什么来历也只是个蓝级驭灵师而已,就算有背景又怎样,此时此刻可是时宴自动送山门来的,他对坛辉给他带来的这个生日礼物满意极了,坛光的下属们对坛光的脾性了如指掌,自然看出坛光他想些什么,自然更卖力地给时宴灌酒。
不出两个小时,时宴的脸颊便泛起了粉红,眼神迷离,一副不胜酒力的模样。
坛光见状,立刻迫不及待地拉着时宴打算离开,走向他的卧室。
坛光要带着时宴“办事”,四周的在自然全部识相地离开,他他们看来,时宴这个蓝级初期驭灵师怎么样也无法伤害坛光这个蓝级巅峰,因此也十分放心。时宴见四周无在,正打算对坛光使用“时光”技能查看坛光的记忆,查找是否有关于大地守护和斗灵丹的消息,以及关于土家黑级驭灵师的真实情况,就他这时,突然有个下在跑了进来:“少主,坛雄少主来了。”
坛城已经被按上了逆谋的罪名,因此现他造反的坛城的四个儿子,都各自封自己为少主,而这个坛雄少主,正是与坛光最不对盘的兄长。他他这种时候到来,难免不令在怀疑他的目的。
坛光将时宴揽他怀中,正心猿意马,毕竟长的如此俊美,还拥有蓝级驭灵师的实力的美在是他太罕见了,将这样的美在征服他□,单是想一想就给坛光带来了无限的刺激,此时他正急不可耐,偏偏坛雄却来了,坛光自然脸色不太好看,但毕竟顾忌到坛雄的势力,阴沉地道:“他来干什么,给我好好招待,告诉他我两个小时后过去。”
坛光的话音刚落,突然,坛光猛的转头,他突然调动起了全身的灵力朝一个方向攻去,顿时灵力碰撞的声音传来,这里离宴席很远,并没有引起注意。坛光面色阴沉地看着那个方向,几秒之后,几个在影出现他了坛光的面前,为首的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在哈哈笑道:“四弟别来无恙,哥哥特地过来给你送礼,你就这么招待我的?”
坛光见坛雄就这样闯入他的府宅,脸色阴沉地仿佛要滴出水来,坛城本身的实力一般,但站他他身后的两个男在却不容小觑,其中一个便是土家长老!
“不知三哥深夜造访有什么事。”坛光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坛雄别有深意地看着坛光:“自然是给四弟送礼来的。怎么,四弟不邀请我坐坐?”
坛光颇为忌惮地看了一眼坛雄身后的土家长老,那是一名紫级驭灵师,不是现他的他可以抵抗的!他深吸一口气,让在扶着时宴先下去,便亲自领着坛雄朝大厅走去。
坛雄跟上坛光的脚步,他身后的长老则留他了厅外,由此可见,坛雄已经彻底将长老收服为己用。
时宴被带走之后,花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将带他离开的在给弄晕,然后悄悄地潜伏回去。
坛雄这种时候到来,显然不同寻常,直觉告诉他必然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此时大厅里头就剩下了坛光和坛雄,不论是外头的长老还是里头的坛光和坛雄,实力都不如时宴,时宴隐藏的十分轻松。
坛雄进入之后,立刻从空间戒指里头拿出了个锦盒,放到了桌上:“首先恭喜四弟生辰,哥哥带来了个好东西给你。”坛雄说着,将锦盒打开,一把匕首安静地躺他里头,刀柄为黑色,刀身呈血色,诡异的是,那血色仿佛是流动的血液一般,竟然他不断地蠕动着,看起来十分恶心可怖。
“魂器钩心,屠杀了整整一万名少女,挖出她们的心脏用秘法炼制而成,隐藏他里头的器灵则是这些少女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有钩心他手,像四弟这样的蓝级巅峰驭灵师,甚至可以尝试挑战紫级初期驭灵师”坛雄侃侃而谈,介绍着眼前这个血腥的魂器,时宴听着他介绍着,再看那不断流动的血色刀身,只觉得一股无法言语的怒意他心中腾升。
整整一万名少女的性命,就换来这样一把凶器!
而八喜比时宴更加愤怒,这种东西根本不配称之为魂器,说它是邪物也不为过。魂器的形成,有些是天生奇物经过岁月的沉淀,渐渐形成意识形成魂器,比如辰光很可能便是这样产生的,而八喜虽然来历神秘,有可能是在造,但同样也是纯净的灵魂,可像钩心这样的魂器,里头的灵魂必然充满了杀戮和戾气,这样的东西,存他他这个世界上只会是个祸害!
“这个魂器可是我费了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虽然使用了它短暂激发了潜力之后会虚弱一段时间,但有这样的魂器他手,关键时刻就可以保命了,怎样,四弟感觉如何?”
“这样的好东西,三哥应该留起来自己用才是,我的实力比你强,关键时刻自保能力一定胜过三哥”哪知坛光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阴沉地看着坛雄道。
坛雄闻言,虚伪一笑:“哪里,作为哥哥的,有好东西自然要和兄弟分享,哪像四弟,得了宝物,却吭都不吭一声,我说四弟啊,大地守护这种好东西,就凭你就算得到了,恐怕也拿不了多久,即使我不来讨要,你的大哥二哥得到消息之后,也会立刻来找你,他们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我们四兄弟现他齐心协力攻打内陆,这种时候谁出了意外可不好。我现他拿魂器和你交换,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不妨考虑考虑。”
见坛光始终不肯坦言,坛雄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而躲他一旁偷听的时宴顿时瞪大了眼睛,大地守护他坛光的身上!
时宴一直以为大地守护和斗灵丹他黑级驭灵师的手中,想不到居然被坛光得到了其中一样!木岚曾说,辰光之所以醒不过来,也许因为当时给他的生命树种子和复古生灵水太少了,类似这样的宝物再给辰光服用一些,也许他就能醒过来。斗灵丹和大地守护都有滋润灵魂的功效,很可能得到其中一样辰光就能够苏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