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迷雾之后,是大片的树林,由于没什么危险,这里偶尔还能看得到人类留下的踪迹,猎人设置的陷阱,被砍伐的树木等等。
时宴根据这些痕迹一边走着,一边根据当年木岚教给他的森林知识,摘采一些植物充饥,八喜从时宴的肩膀上跳下来,好奇地四处观望。坛国位于东南方,因为气候和环境的原因,这片森林比之前时宴去的魔兽森林还要繁茂,植被也有些不同,甚至丛林间生长的小动物小虫子,都比之前所见过的要大。
突然,八喜的动作顿住了,鼻子一动一动的,朝一个方向看去:“主人,那里有人。”
时宴在八喜开口的同时,也发现了那个方向的一样,仔细感觉,有几股生命气息传来,进入紫级巅峰之后,时宴的感应范围比以往更强更大,甚至能够远距离判断对方究竟是不是驭灵师。
那个方向约有十几个人朝时宴所在的位置走来,其中驭灵师至少有七名。
驭灵师在这个世界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十几个人当中能一下子找到七名驭灵师,不管是什么级别的,来者身份肯定不简单。
时宴和八喜对视一眼,八喜跳到时宴的肩膀上,将时宴的身型隐匿起来,与一旁的植被没什么差别,于是静候这些人的到来。
很快,这群人来到了时宴所在的位置,一群人小心翼翼地在丛林中走着,被他们围在中间保护的,是一名和时宴年纪差不多的少年,骑着一头魔兽熊,手上拿着根皮鞭,眉眼间满是戾气,态度十分的嚣张。
他一甩手,便朝其中一个人的后背抽去:“你不是说马上就到迷雾沼泽了吗,走了快一点了还没看到影子,找死是不是!”
被抽到的人连叫都不敢叫一声,转过头讨好地道:“少爷,确实是在这附近没错,再走一两个小时一定会看到的,你要相信我”
“好,两个小时之后还没到,我就把你煮了喂我的熊!”少年说着,他坐下的熊也狐假虎威地张开血盆大口,冲着那人吼叫了一声,仿佛随时要扑上去吃掉那人一般。
那人吓得浑身发抖,走到队伍的前头更加卖力地之路。
时宴眼看着这群人从他的身旁走过,他正愁不了解坛国的情况,贸然进入担心露馅,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趁着他们不备,时宴突然靠近队伍的最后一个人,此人是一名驭灵师,实力在青级左右,在队伍的后方负责断后,可见在这个队伍中位置十分重要,以这群人的实力进入迷雾沼泽,恐怕还没走出五十米就会被毒虫当午餐吃掉,不过时宴对那个少年没好感,自然不会提醒,他将这名青级驭灵师悄悄地弄混抓走,然后迅速调动体内的灵力,运用起的时家的天赋技能,只见时宴的双眼变成了银白色,他的手覆在青级驭灵师的额头,顿时一张张画面在时宴的脑海里呈现,慢慢交织成记忆,几分钟之后,时宴将手放开,收回了灵力,舒了一口气。
时家的天赋技能“时光”在进入紫级之后,会进行一次变异,进入黑级之后,会再二次变异,时宴这一次晋级,直接半只脚跨入了黑级,因此获得了两个变异的能力,而读取比他等级低的人的记忆,是时宴进入紫级后获得的变异技能,至于另一个变异技能,由于太过逆天,所耗用的灵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以时宴现在的状态,若是用了,恐怕人也基本要废了。
这次是时宴第一次使用变异技能,读取完记忆之后,时宴发现体内的灵力瞬间被消耗掉了三分之一,虽然灵力消耗的大,但却是他能够承受的下的,并且也十分值得。
他先带着这名青级驭灵师跟上那群人的步伐,随后将他弄醒,放回到了队伍中。
青级驭灵师睁开眼睛,顿时发现四周的环境和他刚刚看到的不同,然而他脑中丝毫没有关于时宴的记忆,只记得刚刚眼前一黑,此时再睁开眼就不知不觉走了一段路,他心中觉得诡异,见四周的人没有丝毫的异样,再看那骑熊少年凶残的模样,他不敢声张,只能暗自警惕起来。
时宴见青级驭灵师没有声张,便继续跟着他们。根据那名青级驭灵师的记忆,自从坛城走了之后,坛国立刻大乱起来。
先是不知从哪里传出的消息,坛城带着土家长老前往时家并不是为了吞并时家,而是为了借时家之力谋夺家主之位。
虽然坛城很可能确实是抱着这样的目的,但做是一回事,被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由于坛城本人不在,跟随他的强大的长老也跟着离开了,留在坛国的大多不是坛城的人,在他们有意的引导下,通讯不发达的坛国,也在几日之内传遍了这个消息。
接着便是土家家主坛飞被坛城谋害受重伤的消息再一次席卷整个坛国,引起了轩然大波。坛飞作为坛国神明一样的人物,居然受了伤,坛国的百姓大多选择不相信,但这个消息出来之后,竟然没有人辟谣,留在坛国的几名长老也都选择了沉默,顿时令民众惶恐起来。
最后,坛光与他三名兄长一起出来发出了申明,证实坛城狼子野心谋害家主欲夺家主之位,也确认了家主坛飞重伤无法行动,因此他们将代表土家的驭灵师一脉站出来重新整顿坛国。
原来,坛国最大的权利掌握在家主坛飞的手上,其次便是坛城,坛城年少风流,不仅是土家少主,还是一名强大的紫级驭灵师,是不知多少少女爱慕的对象,坛城现在虽然临近中年,但依然风流不减,到目前为止,他一共有十二个儿子,被承认身份的一共四个,大多是早年生下的,其中便包括坛光,而剩下的八个虽然是私生子,身份未被土家承认,但由于坛城十分宠爱他们,因此他们在坛国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坛光等人。
坛飞作为坛国的掌控人,一共掌管坛国最大的四个城市,每一个城市都有他奢华的行宫,坛城则亲自掌控坛国三个大城市,剩下的若干小城,则由土家的驭灵师分刮,按照制度,坛城的每一个儿子都可以当上城主亲自掌管一个城市,私生子没名没分的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可坛城依旧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城池,甚至有些条件比他有名分的四个儿子更好。
这顿时引发了四个大儿子的不满,同时,坛城由于疼爱小儿子,有好东西也大多给小儿子先用,多年累积下来,令四个大儿子对坛城的不满达到顶点。
这次趁着坛城出门前往遥远的永恒国度,而恰巧黑级驭灵师受伤,于是他们便捏造了谣言,趁此机会联合一起四兄弟夺取土家家主之位。
这个行动在坛城离开坛国不久之后立刻展开,到现在坛光四兄弟已经掌控了坛国边界的所有城市,正朝内陆慢慢进攻夺权,由于坛国的通讯不发达,坛光四兄弟又掌控坛国边界,在他们有意隐瞒下,坛国内乱的消息居然没有传出去,远在永恒国度的坛城,自然不知道自家后院起火。
而眼前这个骑熊的少年,正是坛城的私生子之一。
坛城的私生子一共有八个,虽然个个被坛城宠的骄傲跋扈,但也不是白痴,就比如眼前这个少年名为坛辉,他所掌管的城池就在边界,眼看坛光等人要攻打进来,他手下没什么强大的驭灵师可抵御,索性直接投降,将城市拱手让人,只求平安。由于他小时候曾与坛光有相处过一段时间,因此投降在了坛光的名下,坛光倒也不苛待他。
如今坛光四兄弟在坛国如日中天,眼看坛光的生辰就要来临,为了讨好坛光,他听闻坛光素爱美人,而迷雾沼泽有出没一种能变成人形的美人狐,立刻带着手下的人要来捉捕。只可惜了他手下的驭灵师,迷雾沼泽的危险众所周知,他们打死也不愿意来,却在这个少年的逼迫下,只好护送他过来了。
时宴了解了坛国的情况以及眼前这群人的身份之后,心中顿时有了想法,于是便跟随着他们。
这些人的实力最高不过青级,时宴配合着八喜想在他们面前隐匿行踪十分的轻松,一边走着,他还一边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和八喜分享。
八喜听得啧啧感叹,坛城和时殷狼狈为奸弄的时家不得安宁,现世报来的真快,转眼他的儿子们也开始造反在坛国夺权,就算坛城在时家得到的再多,也比不上他这次的损失。一旦坛国落入他儿子们的手中,坛城想要夺回,恐怕不容易。届时坛国又是一番腥风血雨,不论最后谁得到了家主之位,坛国这次必然元气大伤。
时宴点了点头,低声道:“坛国会在这个时候大乱,虽然是坛城日积月累导致的,但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坛城离开,而是土家家主坛飞受伤”
坛城这次能够这么放心地带着长老离开,就是仗着有家主在身后坐镇,他是土家承认的少主,名正言顺,有土家家主在的一天,只要他不犯错,就没人敢觊觎他的位置,就算是他的儿子也不行。
木岚曾和时宴说过,坛国虽然龟缩在迷雾沼泽当中,与外界基本不联系,但各大家族的强者还是会定期感应坛国的情况,当强者变多的时候,他们会立刻察觉。然而这次坛飞受伤,坛国大乱,外界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是真的被坛光等人封锁传不出去,还是其余的家族也在帮忙有意隐瞒?
时宴更倾向于后者。而到了坛飞这个级别,能令他受伤的,恐怕只有和他同级的人才能做到,时宴脑中不自觉想起前阵子刚离世的金家的黑级驭灵师,这两者之间不会有什么关联吧?
坛城代表坛国插手时家的事情,令时家元气大伤,甚至很可能被坛国取代,而转眼坛国家主同样受伤,坛国内乱,与时家的情况十分相似,若说这背后没有猫腻,打死时宴也不相信。而金家作为六大家族之首,为了几家之间能够达到平衡,避免土家一家独大从而插手,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虽然最终他们牺牲了一名黑级驭灵师,但转眼金昔上位,金家继续保持六大家族之首的位置,坛国和时家之间也趋于平衡
时宴不知不觉越想越深,直到眼前的视线被迷雾干扰,他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进入了迷雾沼泽。
前方的骑熊少年在进入迷雾沼泽之后,视线受阻令他产生了片刻的惊慌,但很快身边的驭灵师一同发力,阻挡了周围十米左右的雾气,他顿时不害怕了,命手下将早就准备好的工具拿出来,除了测探美人狐的仪器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狩猎器具,他们也算是准备周全,还在身上撒了驱虫粉。
时宴在他们背后看着他们准备着,心下冷笑,迷雾沼泽中的毒物若是这么轻易就能抵挡就怪了,随着他们越来越深入,毒物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可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