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岚的话音落下,整个房间都沉默了至少一分钟。
当时宴得知有东西可以治愈辰光后,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许久之后,时宴低声问道:“你知道关于土家的一些情况吗,可不可以和我说一说?”
木岚笑了笑,看时宴的眼柔柔的,他似乎特别喜欢和时宴相处,所以对时宴自然也知不无言言无不尽:“土家的人最擅长防守和隐匿行踪,他们不擅长攻击,但持久力很强,几年之前,六大家族中土家排名最弱,是因为土家除了最强的黑级驭灵师以及紫级长老之外,底下一个像样的接班人都没有,一直到坛城晋升紫级,才解了围。土家掌控的坛国,坛国边境满是沼泽和毒气,土家住在这样的地方,不与外界来往,外界也不知道他们的消息而且因为他们擅长隐匿,生性狡诈,大家都不是很喜欢和他们打交道,当然,六大家族每隔一段时间也会特意去留意一下土家,一旦土家的实力超到一定程度,会立刻引起关注。”
“土家的黑级驭灵师几岁了?”时宴听着,立刻敏锐地提问道,“长老有几名?在坛城之后,下一代还出现别的紫级了吗?”
“黑级驭灵师至少有三百岁,甚至年龄更大,土家因为天赋技能的关系,寿命也会比一般人要长一些,不少人在几十年前就推测土家的黑级驭灵师随时会死亡,可是他还是扛到了现在。”木岚道,“紫级长老一共有九名,这一次有六名跟随坛城离开。不过时宴,土家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危险,就算忽略坛国外面的天然屏障,由于土家的封闭,通讯器在里头是无用的,还有,坛国作为世上第二大国家,单单黑级老祖的住宅就分布在好几个城市,而为了防止坛国的政权被外人瓜分,每一个城市都有土家的分支血脉在驻扎,土家的人擅长防守,想从他们手中抢夺东西,难如登天。”
时宴点了点头,又问了木岚不少问题,眼看天色已晚,时宴起身准备离开,以免打扰到木岚休息,木岚亲自起身送他出门,时宴看着木岚笑盈盈的脸,低声道:“你是木家少主吧。”
木岚一愣,倒没否认,点了点头。
“谢谢你。”时宴低声道,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木岚的身份其实很好猜,第一次见面木岚强大的控心术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木银心在木家地位很高,木岚叫她姑姑,还有,火炼此人心高气傲,木岚没有足够的实力和他比肩,根本没法成为朋友,以及今天木岚告诉时宴关于土家的种种,普通的驭灵师绝对无法掌握土家这么多信息,只有可能木岚将来要继承木家家主的位置,对其余的五大家族必须要足够的熟悉,才有可能知道这么多。
时宴回到自己的房间,静坐着思考起来,轮回之石放在了他的身旁,安静地陪伴着它,尽管时宴感应不到辰光的气息,但当心烦气躁的时候,转头看轮回之石里头那条小小的蛇,心里就会舒服一些。
土家蛰伏了这么多年不出动,一动手目标就瞄准了时家,果然早就想要对时家下手。有时殷这个内贼和坛城里应外合,时殷做了多年的时家天才,不少人之前就看好他会成为少主,因此时殷在时家的地位极高,知道的东西也比时宴要多许多,比如时家有哪些高手,各自的性格弱点等等,在坛城的帮助下,时殷才能有针对性地将这些人给压制的死死的,不给他们任何反击的机会。
但他们却忽略了他。
时宴当初被时殷打伤,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绝对不可能这么快恢复,时殷就算再厉害,也绝对算不到他现在的实力。而坛城带着坛国六名长老去支援时殷,此时此刻,坛国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空虚的时刻。
坛城既然敢在时家兴风作浪,那么他去坛国来个釜底抽薪,同样将坛国搅得天翻地覆,到时联盟一旦破裂,以时殷一人之力,倒是不足为据,而他的另外两个目的,复仇以及夺取斗灵丹和大地守护,如果计划好了,也不是不可谋夺。
此时时宴虽然实力到达了蓝级巅峰,但时宴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他的体内的力量还在不断地增长着,没有丝毫停下来的痕迹,时宴一个人安静地沉默了许久,直到八喜忍不住困意睡在他的身旁打起了呼噜,时宴看着八喜,被它带动之下,勉强有了些困意,躺在八喜旁边,感受着体内灵力的增长,渐渐地入睡
这一觉时宴睡得一点也不好,体内的灵力仿佛在这一夜突然变得不安分起来,已经全部修复完毕的灵力,在他的体内急剧地流转着,特别是眉心和右手这两大灵力凝聚点,更是疯狂地转动起来,带动全身的灵力不断涌动,时宴只觉得身体忽冷忽热,随后他的意识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仿佛整个人被困在了一个狭小的区域里,他能感觉自身身体翻滚不安分的灵力,也能察觉外界那汹涌充满吸引力的灵气,但身体与外界之间,仿佛隔着一层无法打破的隔阂,体内的灵力在叫嚣着汲取与发泄,外界的灵气近在咫尺,但却因为这层打不破的隔阂导致他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时宴一边忍耐着身体的难受,一边寻找着出路。此时他已经顾不得思考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被困在这样的地方,只想打破这层禁锢。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时宴觉得他快被体内的灵力冲击地要爆炸了,整个身体因为乱窜的灵力涨了起来,像个皮球一样鼓胀,这种感觉痛苦地令他甚至意识都开始受到影响,而那层隔着他与外界的屏障依旧巍然不动。
此时他已经隐隐察觉到,再撑一段时间,如果他还找不到出路,恐怕之前的修炼全部功亏一篑,无法到达紫级一步登天,之前想去坛国试一试的想法纯粹只是个笑话!辰光醒不过来,时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而他这个对外宣称的死人,也要像老鼠一样躲一辈子!
可以说,只有突破了紫级,才有接下来的希望,时宴想起上辈子的仇怨,想起当年见了木银心之后他对紫级的渴望,想起时家那些待他好的人,还有辰光,他咬紧牙关,忍耐着身体要爆炸的痛苦,哆哆嗦嗦地运用起了时家的天赋技能“时光”。
“时光”能够滞缓灵力,那么也许对他体内的灵力有束缚?时宴第一次对自己使用“时光”,这种感觉奇异极了,输出的灵力令体内的灵力静止,而随着体内灵力的静止,输出也越来越少,最后,时宴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像一个雕像一样,在这个空间里头起起伏伏
他无法接触外界的灵力,却能感应地到它们,时宴此时动弹不得,却像得到了什么引导一样,一边观察外界的灵力,一边将自己体内的灵力变得与外界一致,当他体内的灵力完全与外界相同之时,就在这时,那道束缚他的东西在无形之中居然消失不见,时宴只觉得眉心一热,一道赤色的光芒,从他周身散出,随着眉心的灵力慢慢流转到全身,浅浅的赤色慢慢变深,转换为橙色,又慢慢变深,转换成黄色,随后是绿色,青色,蓝色时宴体内的灵力与外界的灵气仿佛融为一体,却又相互错开,时宴能够运用体内的灵力,一旦灵力出现亏空,外界的灵气因为与他体内的灵力基本同化,因此他能立刻挪来使用。
当灵力彻底游转他的全身每一个角落,深蓝色也慢慢转换成了浅浅的紫色。
时宴也终于面临了紫级驭灵师晋级之后要面临的选择,是继续变强下去,还是停止与外界灵气的沟通。
时宴感受着体内灵力越来越充裕,身体充满力量的快感,没有阻止与外界的灵气沟通,选择继续升级。
体外的颜色从浅紫色,慢慢转深,时宴眼看着紫级初期升为紫级中阶,又朝紫级后期晋升,一直到他达到了紫级巅峰,速度才渐渐慢了下来。幽深神秘的紫光在他身体四周流转,时宴感应自己的身体,发现紫级之后,体内的灵力仿佛也有了颜色,紫色的灵力充斥着他的身体,像是血管一样,以眉心为中点,不断地游走着,由于他对体内的灵力已经完全地掌控自如,随时可以操控灵力在体内任意一个地方形成一个灵力凝聚点,因此右手的灵力凝聚点消失不见。
时宴感觉着自己晋升的速度越来越慢,眼看就要停下来,突然,时宴眉心一动。
时宴此时正是极为玄妙的状态,眉心一有异样,他仿佛能够内视一般,下一秒,时宴看到眉心中,有两滴红色的血液。
这是
下一刻,其中一滴红色的血液立刻四散开来,顺着他的灵力游走全身,时宴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席卷他的身体,顿时,刚刚还慢下来的晋级速度,瞬间像是疯了一样,再一次提升,而且提升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时宴眼看着自己身体四周的深紫色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最终朝黑色突破!
饶是时宴此时也目瞪口呆,眼看着他就要迈过黑级,却在这一刻,晋升速度骤然停了下来,时宴差点一口血喷出,他低头一看,发现那血液已经彻底被他的身体消化,由于血液的消失,晋升速度自然停止。
时宴立刻看向眉心的另外一滴血,可是不论他多么期望,那血依旧在他的眉心停留着,丝毫没有要融入他灵力的迹象。
看了半天,时宴只好无奈放弃了。这两滴血是当初辰光放到他体内的,他一直以为在签订契约的时候就被用掉了,想不到一直蛰伏在他的眉心内。时宴想起八喜曾说他们的契约需要相同的血脉来延续,两滴血被用掉了一滴令他半只脚跨入黑级,剩下的一滴虽然能够让他彻底进入黑级,但恐怕和辰光的契约就不在了吧
还是留着吧,有契约在,总觉得他和辰光之间会更加紧密一些,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夫妻契约,就让它继续留在他的体内吧。
时宴这样想着,也不觉得太难受了,此时此刻他已经彻底完成了这匪夷所思的晋级过程,时宴感觉这个虚幻的空间离自己慢慢变远,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睡在旅馆中,外头的天早已大亮,在他的身旁,火炼,木岚,八喜都一脸关注地看着他,见他醒来,他们明显松了一口气。
时宴慢慢地坐起身,这一动,当即发觉身体与平常的不一样,身体比往日轻盈不少,此时他没有刻意使用灵力,但身体却自动与外界的灵力进行沟通转换,他每一个看似普通的动作,实际都在牵动四周的灵力,然而木岚和火炼却丝毫察觉不到着细微的变动。
这是跨入另一个领域的象征,以时宴如今的实力,只要能将肉眼可见的身型隐匿好,就算大模大样地靠近火炼和木岚,一旦他刻意将自身与四周灵力调成一致,忽略木岚和火炼对危险本能的预感,就算他调动起浑身的灵力对他们进行攻击,他们恐怕也察觉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