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点了点头,和八喜一起吃了早餐,见时宴又要开始准备修复灵力,八喜犹豫了片刻,对时宴道:“主人,你失踪的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
时宴见八喜这样,恐怕发生的都是大事,他一下子就想到当初杀他有恃无恐的时殷。
八喜见时宴看着自己,道:“你失踪之后不久,水濂也失踪了,水濂是水家少主,水家立刻发动全部力量开始寻找他,水家的力量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找水濂的时候,展现出的力量惊到不少人,他们的调查结果是怀疑水濂的失踪和你有关,可是你也失踪了,因为你过去有杀死土家人的前科,所以水家人根本不信,差点和时家的人对上,还是家主时连现身,才没打起来。他们认为你因为先天灵魂不稳,为了水灵控魂术而伤害水濂,家主坚持认为你是无辜的,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家主受伤了,有人怀疑是水家暗中下手,不过我觉得水家应该不会做这种蠢事。”
时宴听着,问道:“时殷呢?他在不在时家?”
“在”八喜说着,垂着耳朵后悔道,“我当时不知道是他害你,所以没有特别关注他,那段时间他低调了不少,但是现在想起来,水濂失踪和你有关的消息一定是他散布出去的,家主受伤的事情也一定和他有关”
见时宴还在等待它的下文,八喜又继续道:“主人,你的生日过去了本来家主是想在你生日的时候,除了给你举办生日会,还想宣布少主人选。这次前往火家,时家也是存着考验的心思的,因为你没回去,而且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算是自动弃权了,时家在时殷和时风之间选择,最后选择了时风。”
时宴一愣,这些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他都没注意到,不知不觉他的十六岁生日已经过去了,这具身体已经算是成年人了。而时风,居然成为了时家少主,不知时殷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
“也在这个时候,时家发出消息,确认你已经死亡”八喜道,“我是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感应到你在利国的,所以立刻就赶过来了,这里离永恒国度太远,而且我在这里没什么认识的人能打探最新的消息,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可能事情还会有变。”
时宴点了点头,紧锁眉头陷入了沉思。
本来约定今晚会到的木岚和火炼,却在两天后才姗姗来迟,而这时,时宴已经顺利到达蓝级巅峰,完全恢复到他之前的实力了。
看得出木岚和火炼一路风尘仆仆地赶路,连木岚这样爱干净的人身上都脏了,时宴先让他们洗个澡吃了点东西,三人一兔一同坐了下来。
许久没见木岚,木岚还是和以前一样,整个人温温润润,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他与火炼不论是外表还是性格都迥然不同,甚至一个属木一个属火,想不到这样的两个人会走到一起。
虽然和木岚只见过一次,但之后木岚寄过来的返老还童和那些药剂,都给了时宴非常大的帮助,时宴仔细观察木岚,发现木岚也进步不小,他如今已经是蓝级驭灵师;至于火炼,几天不见,他的实力又提升了一步,几乎快与奴隶场那名紫级驭灵师不相上下了。
三人见面之后,没什么时间客套,木岚和火炼严肃的神情令整个气氛都变得沉重下来,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时宴身上,火炼率先开口低声道:“时家要变天了。就在几天前,时家家主突然陷入昏迷,又一次进入沉睡,没人查得出他是什么原因再次倒下,有人怀疑是时家内部有人动手。之后时家少主时风失踪,时家发出消息时风是凶手畏罪潜逃,时风从此被赶出时家,时家将对他进行全大陆的通缉。至于时风对家主动手的理由是时风从火家得到了一件神器,能够将紫级甚至黑级驭灵师炼化成傀儡化为己用,时家拿出了足够的证据,而且有火家长老愿意出面证明。”
火炼面无表情地说着,时宴瞪大眼睛地看着他。
“时风失踪之后,时殷成为时家少主,并且宣布仪式上,还邀请了土家少主坛城参加,坛城除了本人参加之外,还带了几名土族的紫级长老前来,宣布时殷将和坛城的妹妹坛妍成婚,而时家代家主时勋,则负责主持这场仪式,并且召集时家所有长老,宣布他要闭关修炼,短期内时家所有的事情由时殷负责”
“时殷疯了吗!”时宴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低吼道。
时家与土家早就已经势不两立,他居然敢邀请坛城去时家!家主根本就是被他陷害陷入沉睡的,那个神器根本不是时风用的,而是时殷用来控制时勋的吧!
以时宴对时勋的了解,时勋绝对不可能会将时家的权利交给时殷,就算不谈时风与时连的事情,时勋掌管时家多少年,时殷现在才几岁?二人的能力根本不是同一个阶层的,况且就算时殷有足够的能力,但以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性格,恐怕一旦他掌权,时家最后别想剩下什么人了!
如果说以前时宴对时勋的实力还没有个直观的了解,自从和奴隶场的那名紫级驭灵师交谈之后,时宴立刻明白,时勋能够在短时间内突破紫级,却停留在锋芒毕露的紫级巅峰这么久,恐怕当初为了时家能够稳定下来,才出此下策。他当初刚重生到时家的时候,目光太过短浅,只将注意力集中在时勋身上,忘记了他背后的红颜知己,木银心。
木银心虽然只是紫级,但却是木家的人,无形中代表了一种势力,也许当初时家能够保住,靠的不仅仅是时勋的个人实力,更多的是更加错综复杂的关系。
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时家才这么着急着要选出时家少主,时连虽然好不容易醒来了,实力却在倒退,时勋虽然能力与交际手腕一流,但似乎永远也不能突破黑级,时家再不出一个少主来稳定局面,将来后果不堪设想。然而之前着急也没用,要成为少主,不仅需要足够的才智,更需要一定的天赋,纵观六大家族的少主,除了木家少主最为神秘之外,金家年青一辈紫级太多,选择不过来,水族少主水濂虽然看似实力一般,在水家天赋技能的修炼上却是奇才,并且水濂的父系与母系都与六大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火族的火炼不用阐述,万年难得一见的妖怪,土族的坛城,更是多年前成名,早已踏入紫级多年,并且每一年都在进步
到了现在,他才知道看似表面和平的时家,其实早已岌岌可危,而时殷也正是瞅准了这一点,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给了时家致命的一击。宁可毁了时家,也要得到半个时家的权势,宁可放下尊严邀请土家一同瓜分利益,也要先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说。
这就是时殷的想法。
“有了时勋的让位,坛城带来的人的武力震慑,以及部分时家长老的支持,时家差不多现在由时殷说的算,另外,时殷这次还带回了一个人。对外称说是他失散多年的血亲,名字叫时翼,他也是坛城的干儿子,姑姑传递过来的消息说,这次时殷和坛城的合作,就是他促成的”木岚道,他口中的姑姑,恐怕便是木银心了。
时宴当听到时翼的名字之后,整个人都僵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如果没仔细看,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他的异常,只有八喜与时宴有心灵联系,这一刹那,察觉时宴心中的情绪,八喜惊讶地转头看向时宴。
从它与时宴签订契约至今,从来没有在时宴的身上感受过这种情绪,满腔的恨意中掺杂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时翼”这个名字,他在时家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时宴从小在时家长大,按理来说应该不认识这个人才对。
时宴在听了时翼这个名字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股奇怪的情绪中,尽管他努力集中精神,可木岚和火炼接下来的话,他虽然听了,但满脑子都充斥着关于时翼的各种猜测,令时宴根本无法思考。
木岚和火炼将该说的说完,见时宴状况有些不对,也没有再打扰,时家发生巨变,时宴顷刻间无法接受也在情理之中,二人识趣地离开,离开前,火炼摸了摸八喜的脑袋,而木岚则细心地在时宴的卧房放了杯水,这液体的气味有助于舒缓情绪,让人冷静下来。
时宴在听了“时翼”这两个之后,整整沉默了一下午,一直到八喜提议让木岚看一看辰光的情况,时宴这才回过神来,起身敲响了木岚的房门。
既然选择让木岚查看辰光的情况,就必须要将辰光的事情一一告知,木岚听着时宴简练地口述,惊奇地看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石头,以及石头上的那一条白线,这是一个强大到甚至可怕的魂器,里头居住的,更是大陆中最顶级的妖兽!
饶是木岚见多识广,也忍不住为辰光所惊叹,他盯着轮回之石沉思许久,期间甚至闭上眼睛冥想起来,似乎在用一种特殊的手段感应着什么,最后才睁开眼睛看着时宴道:“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无法准确地说出该怎么治疗他。不过按照你所说的,他主要伤在了灵力耗损过大,换算成人类的话,也就是灵力受损甚至灵魂损伤,你当初给他喂服生命树的种子以及复古生灵水是正确的,但可能量少了一点这才导致他一直到现在还无法和你联系。”
“只是这个原因吗?”时宴充满希冀地看着木岚,轮回之石能够看得到辰光的存在,可他却迟迟无法与辰光建立起联系,时宴甚至担心辰光会永远沉睡在里面。
木岚闻言苦笑:“原因虽然简单,但是要找到治愈的东西却是极难的。他的等级太高,想要找到能够对他起作用的宝物,这个世界恐怕非常非常的稀有。”
木岚说着,见时宴的情绪顿时低沉下去,他想了想,还是道:“我知道有一个东西可能会对他有用,土家的斗灵丹和大地守护这两样都是治疗奇药,斗灵丹是当初他们花了极大的代价从木家中抢夺走的,土家一直将这两样东西当成至宝珍藏,你想要得到,恐怕至少要有黑级的实力,才有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