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三天的时间就要过去,时宴也彻底跨入了蓝级。
在青级之后,时宴明显能感觉自己灵力恢复的速度降了下来,但是却更加稳定,他知道越到后期恢复的将会越缓慢,倒是不着急,前几天他不知这紫级驭灵师的目的,急着逃出去因此赶着修复灵力,好不容易才恢复的身体又受到了点损伤,这三天他静心休养,用灵力慢慢渗透到浑身的每个角落,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又一次回来,感受自己体内充盈的灵力,时宴的心境却与过去截然不同。
时宴第一世本是普通人,重生之后,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更是多了几十年普通人对驭灵师渴求的记忆,因此分外珍惜自己能够成为驭灵师这个机会,而这一次灵力被废,再一次重拾,其心情简直就是无法言喻,对于这一身灵力的情感,他比任何人都要复杂。
紫级驭灵师围绕着时宴问了各种各样古怪的问题后,三天的时间一到,便立刻信守诺言带着他离开。
他显然对这个奴隶场极为熟悉,而且又有强大的实力,带着时宴出去不费吹之力,甚至一路还和他说了不少话,关于他当初承诺的,会告诉时宴紫级与黑级的秘密。
“你原本的实力已经是蓝级巅峰,离紫级只有一步之遥,在这个世界,蓝级驭灵师有不少,紫级驭灵师却是寥寥无几,一旦跨入紫级,才是真正踏入高阶驭灵师的世界,而有些东西,也只有在踏入紫级之后,才有资格知道。在正式踏入紫级之后,将会面临一次选择,与黑级有关的选择,一种是迅速进阶,汲取大量天地之间的灵力汇聚在体内,强制化为自己的灵气,紫级之后身体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一些奥妙我现在和你说了也不懂,总之你是可以选择让自己短时间内变强,但却失去了以后进入黑级的机会;而如果想要未来冲破黑级,却要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累积,蓝级之后每一次突破都十分困难,紫级之后更是艰难,甚至在紫级初期停滞了几十年,都无法寸进,而到了这个时候,也失去了快速进阶的机会,永远停留在了紫级初期。”
紫级驭灵师不紧不慢地说着,时宴第一次听闻关于紫级的事情,十分好奇,全神贯注地听着,就像前三天这名紫级驭灵师听着他说话一样。
“我自从十五岁突破紫级之后,在紫级已经滞留了整整十五年,再无寸进,我曾发誓此生不破黑级,永世为奴隶,因此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突破黑级的方法。我想了无数种,也尝试过无数种,却始终无法突破,直到我发现,千年前,曾有一名黑级驭灵师,他有和我类似的情况,但他却突破了紫级,而他的情况,却恰巧于你极为相似。”
见时宴惊讶地看着自己,紫级驭灵师眼中的神情变得捉摸不透起来:“灵力被废,灵脉却还在,所有的一切重新来过。从我们驭灵师天赋觉醒到一步一步修炼,每一步都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期间,因为不了解未来修炼的方向,不了解自己的身体,因此在修炼的过程中,往往会走不少弯道,但重新修炼一次,同样的错误却绝对不会再犯,反之,因为有过一次经验,每一步都是朝最正确的方向走,体内的灵力被重组,当再一次到达紫级冲破黑级的时候,不仅灵力变得更纯粹,身体比以往更契合,灵魂也因为二次修炼更加强大,增加了无数种突破黑级的可能”
时宴没想到二次修炼居然还可以有这些好处,惊讶过后,顿时也想明白了。
他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才从当初的赤级修炼到了蓝级巅峰,但这次二次修炼之时,他仅仅只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也正是因为这骇人听闻的修炼速度,才引起了这名强大的紫级驭灵师的注意。时宴回忆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修复灵力的过程,他的灵力被废,虽然还在体内,但却需要重新运用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正如紫级驭灵师所说的那样,由于太过了解自己的身体,他每一步都是朝最正确的方向走。
可是,他的经历却是不可复制的。以时殷当初对他造成的伤害,如果没有辰光和复古生灵水以及生命树的种子,时宴现在就是个四肢瘫痪的白痴了。
时宴想了想,还是提醒了对方。
紫级驭灵师闻言之后,第一次朝时宴露出了个笑容,他大概太久没笑了,勾起嘴角想表达笑意的时候,脸部肌肉却十分僵硬,看起来有些古怪和诡异:“事实上,你的出现更重要的是告诉我,这种方法是可行的。我虽然想突破黑级想疯了,但却始终不敢相信一本书籍上粗略记载的古史,谁也不知道灵力废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一旦灵力回不来,我不会甘心做一辈子的奴隶,更不会甘心窝囊地死去。而现在,亲眼看到你一点一点地恢复,虽然灵力被废,保住灵脉确实几乎不可能做到,但我会尽量想到办法的”
他说着,对时宴道:“这三天我问了不少关于你的问题,也自己研究过你灵力进阶的情况,你是在蓝级巅峰重新开始二次修炼的,恐怕接下来突破紫级不是难事,老实说你其实并没有什么天赋,能够在这么年轻就到达蓝级巅峰简直就是个奇迹,因此我建议你直接选择快速进阶,免得将来永远停留在紫级初期无法更进一步。”
对方的话虽然说得难听,但时宴却听得出来他是真心为他着想。时宴也明白自己的资质,不论是上一世的他还是这一世的身体,都是做普通人的料,这一世能够成为驭灵师,基本是靠外力和好运气,因此听了紫级驭灵师的话之后,笑着点了点头。
该说的都说完了,二人之间也没什么可谈的,紫级驭灵师将时宴送出奴隶场后,他转身朝奴隶场走去。
时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虽然因为紫级驭灵师的缘故,耽搁了他整整三天,但时宴依旧感谢对方,尽管没有他时宴还是可以出来,但对方却在这三天给了他不少指点,除了刚刚和他说的关于紫级与黑级的事情之外,在那三天里,有时时宴在修复灵力时,对方甚至还会针对他的情况给他一些指点。除了时家家主时连之外,这名紫级驭灵师几乎是时宴所见到的最强大的人了,并不仅仅体现在他的强大的实力,更是他对灵力天生的敏锐,以及天才独有的,与常人所不同的独到的见解,有如此人物在三天里给他提点,这机会有多么珍贵可想而知。
时宴一边想着,一边抬头看着这个奴隶场,这几天的一直想着要如何逃出来,此时他终于要离开这里。
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时宴在附近找了一个旅馆住下,终于睡下了这些日子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次日醒来,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在身边,时宴倏地睁开眼睛,发现八喜的身体近在咫尺,和他一同枕着个枕头睡觉,此时正睡得香甜。
见是八喜,时宴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自己警觉性居然下降到这种程度,有人躺在他旁边睡觉都没有丝毫察觉,但如果是八喜就不一样了,八喜和辰光是个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生命,当他们靠近的时候,时宴早已经习惯他们的气息,潜意识里会将他们判定成“无害,安全”,甚至还是可以亲近,安心一起睡觉的,因此八喜和辰光靠近他的时候,他基本不会有任何反应。
时宴惊醒的动作幅度太大,立刻就将八喜吵醒,八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时宴盯着自己之后,立刻扑到时宴的身上:“主人~~你醒来啦~”
上次与八喜见面,其实也就半个月前的事情而已,但由于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时宴感觉怀中毛茸茸的身体,心中涌起一股许久未见十分想念的感触。
摸了摸八喜的身体,见八喜抬头看他,时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了想,这才道:“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本来想明天出发去找你的。”
八喜闻言,立刻问道:“你这几天究竟去哪里了?我和你有生命契约,上次见面后不久立刻感觉你的不对劲,本来还明明能感觉得到你在火国的,可是之后就感应不到了,期间断断续续地发现你在利国,好不容易找过来了,结果三天前你的气息又消失了。”
时宴闻言,这才明白这三天那紫级驭灵师居然是靠将他的气息掩藏的方法,躲过了奴隶场的追查,这名紫级驭灵师再次从侧面向时宴展示了他的强大,甚至连八喜都被欺瞒了过去。
时宴愣神地这一片刻,八喜立刻问道:“辰光呢,它去哪了?”
想到辰光,时宴心一堵,八喜见时宴神情微变,大概知道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它连忙转移话题道:“我来找你的时候,火炼也跟过来了,在路上还遇到了火炼的朋友,他居然也会认得我,主人你还记得么,当初我们第一次去魔兽森林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叫木岚的人他们的速度比我慢一点,我等不及了,先来找你,刚刚你在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和他们联系了,他们大概今晚会到。”
时宴闻言一边点了点头,一边将黑色空间戒指里头的轮回之石拿了出来,在这几天中,轮回之石的那条白线又一次发生了些变化,仔细一看,白线的线条变得清晰柔和起来,隐约间仿佛可以看得到辰光的模样,到了这种时候,时宴自然明白,这条白线必然就是辰光了。
时宴一边将轮回之石放在面前,一边和八喜道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当八喜听到时宴说辰光吃了复古生灵水和生命树种子就消失在轮回之石里后,脸上的神情就变得很奇怪,一直到时宴讲完,它看了看时宴,又看了看轮回之石:“主人你的意思是说,辰光跑到这里面去了?”
时宴点了点头。
八喜闻言,浑身的毛像是炸开了一般,比着轮回之石大叫:“难怪我会那么怕它。我就说,明明我是魂器器灵,对方是一条妖兽,按理来说就算他的实力强大,也不可能会让我从心理上恐惧,就像我即使面对时家家主,会感觉对方的强大但却不会从骨子里头害怕一样原来它也是魂器难道器灵真的能够脱离魂器独自存活吗”
八喜说着,盯着轮回之石,眼神慢慢地有些迷茫起来。
时宴静静地看着它,他明白,八喜作为魂器的器灵,如果辰光真的是轮回之石的器灵,他的经历能够给八喜带来无数的启发,器灵独自离开成活化作魔兽的形态,有血有肉甚至能变幻为人形,如果不是长久以来辰光与轮回之石奇特的联系,以及这一次的事件发生,谁也不敢去想辰光居然会是器灵。
时宴骤然想起自己重生的经历,他的灵魂先飞出,之后附身在这具身体上,虽然一开始灵魂与身体还有些不契合,但通过修炼水灵控魂术之后,这个问题已经彻底得到了解决。
而器灵就相当于人类灵魂的存在,当初他是凭靠轮回之石重生,也许辰光也是借助这个,才能够化作妖兽,时宴想起当初他为了查清楚辰光的来历,翻了不少时家的书籍,单单从时家的记载上来开,辰光已经存活了无数年,在这些年内,他让自己的灵魂彻底融入妖兽的身体,也不是不可能
八喜迷茫了片刻之后,很快回过神来,见时宴的视线在它和轮回之石之间,八喜想起刚刚时宴提到辰光的神情,安慰道:“主人你不用担心,就像我受重伤了,如果自己疗伤不成,就会跑回时光塔修养一样,据我所知,妖兽在进入紫级之后,就能对自己的身体进行随心所欲地控制,辰光在很早之前就能化作人形,现在带着身体直接进入轮回之石,也许对他而言甚至还是好事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等木岚来了之后再问问他,木族的治愈是出了名的,除了针对驭灵师之外,对妖兽魔兽也有所涉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