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时宴的人正在给时宴拿衣服,时宴睁开眼睛,看着那人的背影,很快又将眼睛闭上,调整自己的精神,陷入了假睡的状态。此时他不论是精神力还是身体都极为疲劳,尽管他昏迷了很长时间,但受到的损伤却不是迅速能恢复的。
其实早在这个狩猎小队的人站在他的床边上商量着把他卖给谁要怎么谈判卖出高的价格,卖出去后得到的货币要怎么处理的时候,时宴就已经清醒了,不过他也很清楚此时自己的状况,他绝对不会是这些人的对手,而他一旦清醒,就会给这些人产生警戒心,还不如一直保持着昏睡,他们为了让他看起来健康一点,也会将他照顾的很好。
时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但是脑子却也无比的清醒,他回忆着之前听到的狩猎小队那些对话,很快从其中过滤出一些对他有用的信息。
这里是一个叫乌客的小镇,而狩猎小队决定修整几天之后,带他前往附近的城市,白锋城。
时宴如果对乌客小镇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的话,那么大名鼎鼎的白锋城却绝对听过,利国作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因为在它的背后,有金家坐镇,六大家族中,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极其擅长的一面,强化之后转换为天赋技能,如果说火家的攻击力强大展现在群攻能力无可比拟的话,那么金家则胜在单体攻击力最强,金家因此也号称同阶最强的存在,更可怕的是,由于他们着重发展个人实力极限化,金家因此拥有两名黑级,紫级蓝级等更是不计其数!这也是他们站在六大家族巅峰的原因之一。
时宴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离开了火炎国,他对利国闻名已久,却没想到居然就这样来了。
不过如今他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身体,转眼三天过去。
时宴在狩猎小队的照顾之下,气色明显比三天前好多了,他不可能一直装着昏迷,毕竟他在不断地进食,还需要上厕所完成正常的排泄,这一点上时宴可不希望别人代劳,于是他只好醒来。此时的时宴虽然还是有些虚弱,脸色甚至有些苍白,但是利国人极其崇尚时宴此时这种病态美,狩猎小队不可能一直白养着他,见时宴情况差不多了,就将时宴带往白锋城。
从乌客镇到白锋城大概只有三小时的车程,狩猎小队带着时宴到达白锋城之后,没有给时宴多看一眼这个繁华的城市的机会,带着时宴吃了午饭之后,就领他前往奴隶场了。
由于这几天时宴表现的一直很温顺,而且他以他的身体情况,以及眼疾,怎么也逃不开狩猎小队,因此狩猎小队的人对他很放心,并且对他还十分温和,将他卖给奴隶场之后,狩猎小队的首领接过钱币,临走前还在时宴的耳边好生嘱咐道:“我们救你一命,卖了你收了钱,算是相互抵消。我看的出来,你是个聪明人,这家奴隶场背后大有来头,进去的奴隶也不一定就是倒霉地被当苦力,总之都看个人运气,你长的这么好,有颗聪明的脑子,只要愿意,也许还能伺候到金家的驭灵师也不一定”
首领见时宴一脸平静,知道自己被卖了之后没什么表情,此时听了他的劝慰之后也不做什么反应,摇了摇头转身走了,他不是第一次卖奴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他看来这是公平交易,也是他的生存手段,没什么好愧疚的,于是他带着钱潇洒地走了,和狩猎小队的成员一起回去庆祝今天得到的大笔钱。
而时宴很快被那个奴隶场的负责人带走,负责人知道他有眼疾,索性牵着他的手走,态度十分温和,时宴其实看得到他的脸,只是比较模糊而已,这个负责人的长相十分刻薄,此时却对他摆出一副温柔的笑脸,有些难为他了,但也从侧面证明了时宴的价值。时宴有些不明白自己哪里讨得了这个负责人的欢心,不过对方有意示好,他也不会拒绝,跟着负责人走了。
与此同时,负责人一边牵着时宴,一边不动声色地查探他体内的情况,一般人查探不出时宴体内的灵力,反而能察觉他此时身体的虚弱,因此了解时宴的情况之后,负责人对他很放心。
奴隶场的负责人带着时宴走过一个过道,从这里居高临下地往下看,可以看到底下那些被关押的奴隶们,脏兮兮的,男女老少都有,乌头垢面,神情麻木,他们被关在铁笼子里头,不少衣着光鲜的人站在他们面前评头论足,讨论价格。
上辈子作为存活在最底层的平民,类似这样的画面时宴曾经见过,当初对那些奴隶充满了同情,却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沦到这一步。
奴隶场的负责人见时宴盯着下面看,目无焦距,知道他看不见,但是耳朵却听得到底下讨价还价的声音道:“别担心,你长得好,和下面的奴隶可不一样,我们买你的价格比较高,自然也会把你卖出个好价钱,而能买得起你的人,肯定不会是普通人。”
这句话暗示的足够明显的了,时宴闻言,没有说话。
负责人显然见过各种形形□的人,也没有将时宴的反应放在眼里,他熟门熟路地带着时宴来到了个房间:“你的身体很虚弱,虽然客人喜欢瘦弱貌美的奴隶,可是身体不健康可不太好,会有人担心你有疾病的。我们会好好养着你,你可以在这里安心住下一段时间,每天都会有治愈师过来查看你的身体情况,你身体的一切变化都瞒不过我们的眼睛,听说你在那些狩猎小队的时候非常安静老实,看得出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奴隶场有多强大。”
见时宴安静地看着他,负责人又补充了一句:“就算不明白,大概也能想得出来吧。”他冲时宴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
在他走后,时宴起身看着自己接下来居住的环境,很干净简洁的房间,但该有的都有,而且都是崭新的,十分细致,从这些细节便看得出奴隶场确实挺有钱。
他如今连赤级驭灵师都不如,五感比过去要钝化不少,不过驭灵师该有的敏锐还是有的,别的人他没接触过不知道,就单单那个负责人,时宴能明显感觉地出来对方是个驭灵师,不过可能等级不会太高。
感觉四周无人,时宴一边查探自己体内的情况,一边回忆空间戒指里头存放的东西。
昏迷前他将轮回之石等放进空间戒指的时候,就发现不少灵器不见了,很可能是辰光在面对时殷的时候使用掉,他的空间戒指里头还存放一些大陆钱币,宝器链器以及药剂还有一些,时宴有些庆幸自己之前没有因为宝器和链器对蓝级驭灵师没什么帮助,而将它们挪出空间戒指,毕竟他现在等级降低,在他恢复蓝级的过程中,这些宝器和链器是他最快需要的东西。
他空间戒指里头的东西虽然兑换之后,完全可以将他赎出奴隶场,但如今时宴实力太低,背后又无人庇护,这里离永恒国度不知有多远,身怀大量宝物而无保护这些宝物的实力,时宴就犹如一个待宰的肥羊,这也是他宁可被卖进奴隶场,也不愿意暴露空间戒指的原因。
他的灵脉已经恢复,体内的灵力也没消失,将这些灵力整顿重塑,比重新修炼还要困难,但是一旦弄好了,他则能迅速恢复实力。
到了晚上,果然有治愈师过来查探时宴的身体情况,只要实力不超过蓝级,一般都无法看出时宴体内的情况,但治愈师又有些不同,时宴有些紧张,他此时身体的情况有些诡异,一旦被看穿,也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后果,但可以肯定的是,奴隶场不会放他离开,反而会加强对他的戒备。
来看时宴的是一名十分年轻的治愈师,他先将时宴的身体情况查探了一番,时宴只感觉一股温和的灵力朝自己体内涌去,在他体内游走一番之后,很快就出去了,并没有发现他的灵脉。
而对面的驭灵师将灵力收回之后,明显感觉灵力变得纯净了不少,顿时惊讶了,不过他看着时宴,并没有声张,用眼神暗示奴隶场负责人一眼,将他带到了外头之后,治愈师立刻怪叫道:“索图你从哪弄来这么个极品,虽然是普通人,但简直就是个双修绝品!”
奴隶场的负责人闻言,摸了摸下巴:“噢,果然有些不一样?我一看到他就觉得他不像普通人,但是我查探过了,他不是驭灵师,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而且还是我很喜欢的感觉,呵呵”
“确实是个普通人,他不是驭灵师,但是驭灵师都会喜欢他的。”治愈师道,“我的灵力从他身体里头走了一圈出来,一下子就变得纯净了不少,这么说吧,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灵力的过滤器,通过他之后,能够将自己驳杂的灵力变得纯净,这对所有驭灵师而言,简直都是梦寐以求的,虽然他的眼睛瞎了,但是长的那么可口,身体又有这么美好的作用,我仅仅只是用灵力从他身体转了一圈出来就有这种效果,要是和他双修”治愈师说着,脸上流露出了垂涎的表情。
索图闻言嘿嘿笑了起来:“放心,以后每晚你都有查看他身体情况的机会,至于双修就别想了,一年一度的奴隶场周年庆就快到了,上头正愁找不到东西压轴呢,这个人倒是不错你再和我说说他的身体情况,我要根据他来指定一些培养方针”
二人说着,慢慢地离开了,而时宴坐在房间里头,见他们没有回来,显然这一关是通过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刚刚治愈师查探他体内情况的时候,他潜伏在体内的灵力居然自动起了反应,差点把治愈师的灵力给留了下来吞并了,还好时宴克制住了,见治愈师似乎没什么反应,他这才放心下来。
他此时的身体状况十分诡异,这个世界还从没出现过灵脉被废又重新塑造的,也没出现过这种灵力全部都斩断四处散乱在体内,他却还企图重组的例子,时宴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来修复。
时宴当天晚上就立刻开始尝试修复起来,他估计,如果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到青级,想离开就轻松多了,实在不行绿级也勉强凑合,只是他现在连赤级都不如,今晚是第一次开始修复,而他需要根据今晚修复的进度来分析接下来怎么做。
时宴的动作谨慎又小心,一点一点地开始拼凑自己七零八落的灵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