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浑浑噩噩的昏迷中,身体似乎被打散了拖拽在地上,沉重拖沓,随着每一个动作,都撕扯着身体内部的皮肉,他的意识仿佛被禁锢住,无法动弹,不断忍受着这难熬的痛苦,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久到时宴甚至习惯这样的感觉了,他慢慢地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清醒,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眼睛还没睁开,触觉与听觉率先感应周遭的一切。
四周有鸟叫声,风吹过他的脸颊,掺杂着血腥味,时宴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皮干涩,眉心空乏,眼前一片朦胧的白雾,时宴这才想起,没有了灵力,他又会变成一个瞎子。
好在也许是他之前修炼到蓝级,导致眼疾也有所改善,虽然眼前一片白雾,但却不像他刚重生时那样模糊,此时看四周的景象就像笼罩了一层纱布一样,仔细一些还是能看得到的。
眉心原本灵脉的位置被斩断,灵力全部散开,时宴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他想转动脖子看旁边的情况,费了好久才终于侧过脑袋,一条小白蛇趴在他的脑袋旁边,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
时宴发现辰光变回了当初刚刚和他签订契约时的模样,稚嫩的小白蛇,体型极小,可以当他的手链。
想不到他居然逃出来了,甚至还有醒来的机会。
时宴连扯嘴角的力气都没有,静静地看着辰光,努力看清它的样子。他依稀昏迷前看到的画面,时殷走过来将灵宠空间撕开,辰光攻击时殷。
最终他还是被辰光所救,此时的辰光情况不比时宴好到哪去,时宴已经失去了灵力,浑身跟更是无法动弹,不能像以往那样立刻查探辰光的伤势,但时宴依旧能感应得到,辰光的情况恐怕也不妙。
一人一宠大概要死在这里了,好歹不是死在时殷的手上。时宴眼睛睁着有些累了,大脑传来阵阵的乏意,眼睛恨不得再次闭起来,时宴也顺从了身体的意愿,慢慢地闭上眼睛。
虽然还搞不懂时殷的阴谋,坛光的踪影还没瞧见,也没找到失踪的时翼,但上辈子的仇人好歹手刃了四个,即使心有不甘,但他很清楚此事自己的情况,就算活下来了恐怕也是废人一个,别说报仇,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还不如就此死了算了。
感觉自己仿佛慢慢地漂浮起来,身体的痛苦虽然还在,但却比睁开眼睛时候要减轻一些,时宴已经有过死亡的经历,明白再这样飘下去,自己大概又会死了,这一次没有轮回之石在身,时宴知道他不会再有上一次那么好的运气了
轮回之石?
突然,时宴心中“咯噔”一声,整个人的灵魂像是突然被拽回来死的,时宴猛的睁开眼睛,看向一旁的辰光。
他想起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头还有复古生灵水以及生命树的种子,本来是打算给爷爷的,但此时他们连活下去都成问题,也许这两个东西能够让他和辰光恢复也不定,毕竟是连黑级都能治愈的宝物。
只是他现在没有了灵力,但也许可以用轮回之石的灵水来打开空间戒指。
时宴眼中立刻升起活下去的希望,他虽然身体动弹不得,但此时此刻时宴想起,他和辰光还有心灵联系。
然而时宴不论怎么呼唤辰光,辰光却没有丝毫音讯。软趴趴地依偎在他的脸颊旁,闭着眼睛。
时宴看着这样的辰光,心中突然腾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辰光,辰光”时宴张了张嘴,沙哑地叫道,此时他不再管自己身体的疼痛,紧张地看着辰光。
辰光依旧没有丝毫反应,时宴的心顿时揪了起来,他木木地看着辰光,好久好久,脑袋陷入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
他虽然有想过和辰光一起死去,但却没想到,最终辰光会死在他的前面。妖兽的生命力极其强大,辰光作为顶级妖兽,从某一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不死的。它身上又有轮回之石,最终居然死在了时殷这个小人的手里!
时宴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他挣扎着想要起身,触碰一下辰光的身体,辰光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辰光是妖兽,体内灵力构造与人类不同,以时殷的实力,根本无法将辰光废了,即使辰光受重伤,轮回之石绝对能迅速供给他能量,那么辰光怎么可能会死,时宴看着一动不动的辰光,他和辰光之间的契约仿佛失去了效用,这令他被迫从心里接受辰光死亡的消息,但他一面又不愿意相信辰光会这样轻易地死去。
时宴挣扎着想要抬起手,他不断控制着手臂的肌肉,浑身流着虚汗,整个人看起来满身血水和汗水,狼狈不堪,终于,时宴抬起手,掌心触碰到辰光的身体,冰冷冷的,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辰光的身体突然发出了柔和的光芒,一股充沛的灵力透过时宴的掌心传递过来,是一股极其纯净熟悉的灵力!
是之前时宴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打算给辰光的灵力,此时此刻,居然被辰光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由于时宴体内灵脉废去,游走全身的灵力也全被打散,这股灵力回来之后,沿着时宴的身体像往日那样游走,但时宴的体内早已被时殷切割的残破不堪,最终导致时宴痛的浑身抽搐,剧痛使得他脸色灰白,痉挛着身体不断颤抖着。
终于,这股灵力在他的身体潜伏了下来,全部都凝聚在了他的右手边,隐约形成了个灵力的凝聚点。也正是由于灵力传递的原因,虽然时宴已经无法动用灵力,却借着这传递的过程,将辰光的伤势查探地一清二楚,时宴也终于明白辰光为什么陷入了半昏死的状态。
辰光并没有死,但却通过夫妻契约,承受住了时宴体内的大半伤势,导致陷入了半死的状态,否则此时的时宴不可能清醒过来,时殷的攻击会令他直接变成白痴,手和脖子更永远别想动弹了。
而且为了让时宴将来有更大的可能恢复灵力,辰光甚至不吸收时宴的灵力,直接全部还给了时宴,至于轮回之石,由于已经与辰光融合,因此无法再取出。
辰光在成年的过渡期被打断,本身就会造成一定的损害,和时殷一战之后又承受了时宴的伤势,再强大的妖兽也扛不住这连番打击。
时宴看着辰光,静默了片刻之后,他咬牙忍着剧痛催使右手的灵力,打开了空间戒指。时宴的灵脉还没恢复,体内的灵力虽然还在但全部都潜伏着基本不能用,此时时宴借助刚刚辰光还给他的灵力,硬是逼了点出来输入空间戒指,空间戒指打开之后,时宴又咬牙拿出了复古生灵水和生命树的种子。
时宴身体依旧无法动弹,只有手还能动一动,他颤抖着身体小心翼翼将复古生灵水瓶子打开,用牙齿将生命树种子磕碎,融入复古生灵水,给自己服用了一些。
这两样都是举世罕见的宝物,服用有特别的流程和禁忌,只有按照标准来做,才能将这两样宝物的功能发挥到最大,但此时时宴已经没有这个条件,也等不及了,饮下了一些复古生灵水和生命树的种子之后,液体顺着时宴的食道流下,却在到达胸腔的时候,迅速四散开来,随后立刻融入时宴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时宴趁此机会将这股力量凝聚起来,与此同时催化右手的灵力凝聚点,一齐朝眉心靠拢。
灵脉才是驭灵师的根本,只有凝聚点根本无法动用灵力,只要时宴拥有灵脉,一切他还可以重新再来!
不知道这两样宝物能不能重塑灵脉,时宴只能咬牙努力将灵力朝眉心逼近,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夕阳西下,似乎一整个白天就这样过去了,时宴自从和时殷见面到现在再也没有进食,此时只觉得胃里饥肠辘辘的,但他身体依旧动弹不得,根本无法找得食物。
饥饿令时宴更加卖力地整顿体内的灵力,他又喝了一口复古生灵水,眼看瓶子里头的液体只剩下半瓶,时宴闭上眼睛再一次修炼起来,虽然他的灵脉还没重新恢复,但时宴能清晰地察觉这两个宝物强大的功效,只要坚持下去,他恢复灵脉有望!
眨眼又是一晚上过去,时宴此时和辰光在郊外的树林中,附近虽然有野兽出没,但也许是被辰光的气息吓到,一晚上没有被任何东西骚扰,随着天越来越亮,晨光升起,时宴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一天一夜的时间,他利用这两样宝物,终于将他的灵脉重塑成功!虽然此时他体内断裂的灵力和刚醒来没什么差别,连右手从辰光那还回来的灵力凝聚点都为了凝聚灵脉而消耗掉了,此时的时宴恐怕连赤级驭灵师都不如,但时宴心中却是阵阵狂喜,只要有灵脉,他依旧可以重新修炼,迟早有一天,他可以恢复到蓝级的实力!
时宴的身体依旧虚弱,浑身上下只有头部和双手可以动弹,他抬起双手,将辰光轻轻地捧在掌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张开辰光的嘴,将复古生灵水倒进辰光进辰光的嘴里。
时宴的动作非常小心,眼看剩下的小半瓶液体进入了辰光的身体里,时宴舒了一口气,然后聚精会神地看着辰光,等待它体内发生的变化。
在时宴的注视下,辰光的身体却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唯有身体中心发出了强烈的光芒,时宴眼睁睁地看着辰光慢慢消失,轮回之石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银色的宝石安静地在他的掌心躺着,时宴愣愣地看了半响,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辰光,辰光呢”
时宴不可置信地将轮回之石拿起,企图在石头里看到辰光的身影,可是没有,辰光就这么消失了
时宴看着轮回之石,脸上的表情滑稽又可笑,一把将轮回之石拿起,愤恨地抬手扔了出去,他的情绪不自觉陷入了焦躁又抑郁的状态,好不容易他的灵脉恢复了,可辰光就这样消失了,这比辰光死了更让他难以接受,死了好歹还有尸体在,这么消失了算什么,他还给它饮用了复古生灵水,难道复古生灵水不能给妖兽服用,反而催化了辰光的死亡?
时宴阴鸷地盯着那空空的瓶子许久,终于慢慢冷静下来。就算复古生灵水催化了辰光的死亡,也绝没有可能将它的尸体弄不见就留下个轮回之石的可能。
复古生灵水毕竟是用来修复灵力滋养灵魂的,里面掺杂的生命树种子更是增强生命力,特别是生命树,是极其温和的植物,辰光吃了应该只会有好处才对
时宴看着落在远处的轮回之石,他想起了他曾经怀疑辰光有可能是轮回之石遗落的器灵,只是由于辰光已经是血肉之躯的魔兽,因此打消了这个念头,此时回顾辰光消失的情景,也许真的可能是器灵?
毕竟时宴能和辰光相遇,就是因为他服用了轮回之石的灵水,导致和辰光产生了特殊的联系,在收服辰光之后,辰光也表现出了对轮回之石特殊的喜爱,后来甚至直接将轮回之石融合了!
也许辰光并不是正宗的通天蟒
时宴在心中胡思乱想这,他盯着远处的轮回之石,最终咬牙,借用双手的力量,爬到了轮回之石的旁边,将轮回之石郑重地捡了起来。
不论真相是否他猜测的那样,轮回之石他必须拿回来,时宴本打算将轮回之石像过去那样佩戴在脖子上,想了想又觉得不安全,毕竟他现在的实力太低,连普通人都不如,和时家又失去了联系,他最终将所有的东西全部放进了辰光给他的那个黑色戒指中,这戒指他始终看不透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认主了,甚至不知道它里头也是有独立的空间,可以当空间戒指来使用。
一般的空间戒指表面都有特殊的记号,是开辟出单独空间之后不得不留下的痕迹,但这个黑色的戒指却没有,时宴为了安全起见,甚至连当初时慧给他的空间戒指都放进黑色戒指中。
弄完这些之后,此时他肚子饿的不行,时宴看着四周随意生长的杂草,咬牙拔下了几株,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几根杂草下肚,不仅没有任何缓解,独自反而更饿了。
时宴却不敢再多吃,他不敢确定这些草有没有毒,胃里有这些杂草先垫着不至于饿死就好,他闭着眼睛开始努力感受体内的灵力,企图用修炼转移注意力。
大概是前一天灵脉的修复导致时宴消耗过大,而且他之前的伤势虽然大部分被辰光承受,但依旧导致他的实力与体力直线下降,再加上饥肠辘辘,时宴在修炼中,不知不觉昏迷了过去。
次日清晨,一个狩猎小队路过了时宴所在的地方。
“老大,那里好像有个人!”
“我们是来抓灵狐的,你管人干嘛,指不定死人。”
“死人更好了,老大我们过去看一下,指不定是个驭灵师,身上要是有空间戒指我们就发了,就算是个普通人,有钱币我们拿走一点也是好的,免得浪费。”
狩猎小队的首领闻言之后,也觉得有些道理,便带人走了过去。
他们第一眼就被时宴的脸给吸引住了,时家少爷貌美是出了名的,这些人虽然不认识时宴,但不妨碍他们的审美。
时宴身上有血污,昏迷前浑身流了不少汗,头发都被弄湿了,身上的衣服紧贴着皮肤,头发也贴着面颊,看上去很狼狈,但还是不掩其出众的外貌。
都脏成这样子还能觉得是美人,洗干净了那还不是妖孽。
几个狩猎小队的男性成员这样想着,突然,有个人眼尖地注意到了时宴的手指。
“老大,有戒指!”
狩猎小队的首领立刻走近,确定时宴醒不过来并且还活着之后,拿起了时宴的手仔细观察那戒指来:“就一普通戒指,这家伙身上没有灵力波动,是个普通人。”说完,狩猎小队的首领不再观察戒指,反而看起时宴的手来。
手的皮肤极其细腻白皙,手指修长笔直,脸长的好,连手都这么完美,看的他不由得有些心神荡漾起来,不过贪财的欲望还是征服了对美人的渴望,狩猎小队的首领嘿嘿笑了起来:“虽然是普通戒指,不过这个男人倒是可以卖不少钱。把他卖到奴隶场去,商量个好价格,我们也不用追灵狐了,这个家伙肯定比灵狐值钱!”
“老大要不我们先玩一遍再卖给奴隶场?”
“你当奴隶场的人是傻的啊,就你那没轻没重的,最喜欢撕人皮,你玩过之后弄出痕迹怎么办,直接干干净净地卖出去,价格更高。”
首领已经定下主意,队员也不再争执,对比起美人,他们自然更喜欢钱币,于是其中一个人负责背起时宴,将时宴带回去之后,打算随便洗一下卖去奴隶场。
可他们将时宴带回去之后,却发现时宴不仅身体极其虚弱,而且还是饿昏的,于是为了卖个好价钱,狩猎小队的人不仅给时宴吃了一些药,还煮了一些食物出来,想尽办法给昏迷的时宴灌了进去。
一直到其中一个人抱着时宴去洗澡的时候,时宴终于睁开了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