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走的极快,因此当烈城的城防赶到的时候,火焰马至此成为了淘金街的一个传奇,而那个关押着火焰马的店主在知道这个事情后,气的差点晕了过去,那么强大的魔兽,他居然就这样放手低价卖掉了,还好那火焰马最后跑了,总归来说谁也没得到。
心中肉痛的老板完全没预料到自己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几日之后,这家店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关门换人了,那老板也莫名失踪,至此人间蒸发再也没出现过。
至于时宴,在当天晚上就带着八喜辰光回到了旅馆,九重杀将那能量吸收之后,又一次发生了改变。当初在博拉瑞学院的魔兽森林九重杀曾吸收过妖兽人面蜘蛛的能量,因此具有了火属性,原本漆黑幽深的九重杀表面偶尔会有火焰流光闪过,攻击力也因此比以往要强上一些,然而这一次吸收能量,却再一次改变了九重杀。
在九重杀的末端多出了一个红色的铁环,原本九重杀周身流转的火光似乎全部都凝聚到了那红色的铁环上,那红色极其耀眼,仔细一看,仿佛铁环中有东西在流动,看上去像岩浆一样炽热的令人胆寒。
作为主人时宴是感觉不到它的炎热,但是时宴却能明显地感觉到,随着它灵力输入,整个房间的温度迅速升高,不一会儿就热的有些受不了了。
时宴心中大喜,这次前往火炎国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不仅他和辰光的实力整体提升不少,九重杀也再进一步,时宴看着这个从一开始就伴随着自己变强的魂器,有些爱不释手。
八喜今晚倒是难得的沉默起来,时宴大概知道他在想着那匹火焰马。
八喜确实很有眼光,那匹火焰马要是没八喜点出,时宴至始至终都不会发现它的异常,可惜八喜和它的坐骑有缘无分,才刚到手没多久那火焰马就发飙顺利跑了,时宴回来的路上也在仔细回顾那火焰马的各方面,虽说是火焰马,但能够战胜蓝级,基本能与低级妖兽媲美了,马型的妖兽时宴只听说过梦幻火烈马,作为传说中的顶级妖兽,梦幻火烈马的历史也就比通天蟒要短暂一些而已,至今还未听闻过有人亲眼见过这种妖兽,许多人怀疑是人们杜撰出来的,不论有没有,梦幻火烈马的外形在书籍上也有确切的记载,外形类似于比普通的火焰马但却更加夺目,同时梦幻火烈马还长有一双翅膀以及独角,翅膀有助于飞天空战,独角是全身灵力最强的地方,这是它的象征
时宴想着想着不自觉想远了,回过神来之后,时宴摸了摸八喜,安抚了它一番,就被准点报时的辰光拉去修炼。
次日,时宴在八喜的指引下朝指定地点走去,很快见到了时殷等人。时殷还是往日的模样,基本没什么变化,时风的个头比上次见面又要高了不少,毕竟正在长身体的时候,由于身型拔长,再加上随着年龄的增长性子日益沉稳,如今的时风看上去不像十一二岁的小少年,倒像是和时宴同龄了。
见时宴来了,时风第一个朝时宴迎来:“你这个家伙,偷跑出来也不通知我!”时风瞪着时宴道。
时宴对他笑了笑,心里知道时风只是在和他亲近而已。
时宴出时家的时候,时风正在大长老时慧的指点下闭关冲刺阶级,时风当初从时光塔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橙级,可见其天赋出众,在北伦学院的半年,时风主要拉派结党去了,修炼反而比以往慢了一些,这一次回去在大长老的指点下,以时宴蓝级的实力,一眼就看出时风已经突破了青级,这速度简直堪称恐怖。
时宴和时风说了几句话,各自交代了最近的情况,期间时殷带着另外两名家族子弟问好了一番,时宴见他们三人站在一起,心中算是明白时风为什么对他这么热情了,敢情这一路他一个人快无聊死了吧。
火家邀请众人在今日齐聚一堂,时宴虽然来晚了但是刚好凑得上前往火家,时风一边抱怨时宴一定是故意的,一边拉着时宴一起走。
这次前来火家的人基本都是六大家族的人,火家自然不会怠慢,众人齐聚的地点被安排在火家,由于火家家主暂时不在火家,因此这次的事情则由火家少主全权主持。
火炎国的建筑风格与永恒国度有很大的差异,如果永恒国度更注重精致的话,火炎国的建筑则十分大气,火家的那些建筑,看似巨大甚至有些粗糙,但仔细一看,又会发现其中的独特之处,可谓粗中有细,就像火炎国的人性格一样。
时风一路无聊和时宴八卦了一番火家的内事,火家的人都是修炼狂人,他们的天赋技能又是狂化,因此家族小辈中的天才也极多,其中这一辈中出现了个变态,据说生下来就体内的灵力就相当于一名绿级驭灵师,也就是一旦这变态开始有意识地修炼,他的就是绿级,有这个变态的光辉普照之下,火家同辈中的所有人都盎然失色,这个变态也在十二岁那年的被定下成为火家的少主,然而,变故却发生了。
这个变态名字叫火炼,父亲是火家上一辈极为出众的天才,母亲则是和父亲在北伦学员中认识后在一起的,在火炼十二岁那年,火炼的母亲修炼突然出现了问题,导致灵力乱窜突然走火入魔死亡,之后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火家不仅没有给火炼的母亲办丧事,火炼的父亲更是悄悄黯然离开火炎国,过起了隐居的生活,而被父亲丢下的火炼在火家的地位一落千丈,火炼因此消沉了几年,然而几年之后,当火炼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已经成为了一名蓝级巅峰驭灵师,虽然是蓝级巅峰,但是他由于过人的天分,以及对火家天赋技能超强的掌握能力,其攻击力甚至能直接秒杀紫级,变态的名头再一次流传了出来,火炼坐稳了火家少主的位置。
据闻今天招待他们的就是这位少主,时风在北伦听了不少这名已经毕业的学长的小道消息,对与火炼的见面尤为期待。世人皆知蓝级与自己之间犹如鸿沟一般的差距,火炼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能够在蓝级斩杀紫级的驭灵师,所有人都对他充满了好奇,可惜火炼向来行事低调,见到他的人极少。
很显然时风已经将火炼当做偶像来崇拜了,时宴第一次听说有人天生就是绿级驭灵师的,顿时也对他充满了好奇,然而当真正见到火炼之后,时宴却觉得他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熟悉感。
火炼早在几年前就成为了蓝级巅峰,时宴上辈子不论如何都不会与火炼有交集,当初那几个仇人更不可能有火炼的名单,时宴上下打量着火炼的模样,火炼身材比常人要高大一些,头发是纯正的暗红色,皮肤古铜色的,面部轮廓分明,侧面看甚至有些锋利的感觉,脸上神情冷峻,他外表看似冷漠,但待客却有自己的一套,虽然没有笑容满面的,但却不会令人反感。
除了火炼之外,时宴也观察了一下此次前来争取宝物的别的家族的人,大多派来的也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实力与时宴等人不相上下,和他们相比,时家出动的人员虽然实力上不弱,但年龄上却过于年幼了一些,特别是时风这个本身年纪小的,以及时宴这个外表看上去年纪显小的。
待火炼作为主人先将众人招待了一番后,趁着大家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刻,时殷表现的时间来了。他显然是一个交际高手,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样性质的争宝事件,但他与六大家族的人接触也不是第一次,将其余五大家族的人的脾气大多摸透,一顿饭下来,时家的风光全被时殷抢了,时殷也与众人立即熟识起来,时宴和时风被无聊地晾在了一边。
对于时殷这样的作为,时风表面上不屑,但实则是十分愤恨的,可惜他毕竟年纪小了一些,实力虽然上去了,但阅历以及为人处世却差了一些,到底比不上时殷,不过好在一旁还有个时宴和他一道,时风拿时殷没办法,就和时宴一旁咬耳朵八卦起来,时宴发觉时风的小道消息非常灵通,不一会儿便将在场所有人的过去八卦都说了个遍,正当时宴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辰光在时宴的怀中动了动身体,时宴在辰光的提醒下抬头,发现火炼正在望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当然,看的不是时宴,而是时宴身旁的八喜。
作为在场唯一带两头灵宠过来的人,而且带的还是兔子和蛇这么不搭调的动物,一进场的时候时宴确实收到了不少注目礼,但火炼却仿佛没看到一样。
一直到这个时候火炼才盯着他的灵宠看,难道是发现了八喜的不妥?
见时宴望向他,火炼抬头看了时宴一眼,难得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个笑容。
时宴在双眼与他对视上的那一刹那,想起了他像谁昨天的那匹马,那眼神真像!
时宴再转头望向八喜,见八喜也在看着火炼,小兔眼一眨一眨的。
作者有话要说:乃们对这对诡异副cp有兴趣咩~~有兴趣的话俺就多写一点,没兴趣的话俺就重点关注时宴的升级以及和辰光的jq鸟~
谢谢asak荒途的地雷~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