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醒来的时候,浑身虽然粘腻腻的,不过整个人从骨子里透着一股轻松惬意的感觉,仿佛体内的灵力瞬间充盈起来,身体的伤全都不见了,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舒畅。
时宴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当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条白蛇之后,昨天所发生的一切顿时在脑子里回放,时宴的脸顿时涨红了。
时宴低头一看,辰光早就醒来了,黑溜溜的眼睛正看着他,倒影着他此时窘迫的模样。
经过昨晚之后,时宴再也不会把这条蛇当成普通的灵宠了。
时宴见自己浑身还赤.裸着,再看已经变回蛇形的辰光,见它盯着自己看,时宴在心中后悔怎么没在空间戒指里头放几件备用衣服!
时宴被辰光看的极为不自在,低下头在空间戒指里头翻找起来,就算没有衣服,好歹有点遮掩物也好,否则就算他和辰光成功离开了这里,总不能光着身子进城买衣服吧。
时宴输入灵力打开空间戒指,身上微微泛出了蓝光,看着这蓝光,时宴顿时愣住了。
蓝色的?
时宴立刻查看体内的灵力情况,当发现体内的灵力一分为二,以眉心的灵脉为主,第二个灵力凝聚点却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上,时宴顿时大喜过望。
青级的灵力表现为灵力固化,而到了蓝级,体内的灵力一分为二,眉心作为灵脉自然不可动摇,而第二个灵力的凝聚点则会出现在驭灵师体内最强大部位,时宴的右手蛰伏着九重杀,是时宴目前为止最强大的攻击输出点。
而驭灵师一旦有了两个灵力凝聚点,不仅体内灵力流转速度变快变强,同时攻击力将呈几何倍增强,蓝级作为中级驭灵师的最后一级,对所有人都向往的紫级做出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两个灵力凝聚点不仅增强的驭灵师的实力,同时对驭灵师的身体素质也有极高的要求,只有身体的各方面都得到均衡,才有可能迈入紫级,而一旦进入紫级,在蓝级时的所有沉淀,将彻底爆发出来。
时宴查探了一下自己修炼的水灵控魂术的情况,发现腹部以上的水灵之力都能调动了,相当于水灵控魂术他已经修炼了一半。时宴明明记得昨晚之前,只能调动到胸部的,一晚上的时间就融合了这么多,想到昨晚和辰光一边做那种事一边修炼的情形,时宴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辰光显然也注意到了时宴身上的蓝光,他本来想凑上来蹭蹭的,见时宴面色古怪,想了想,又老实趴在原地了。
时宴在空间戒指里头找了老半天没找到一块遮羞布,反倒找到了个链器,能够遮掩身型,整个人处于一团模糊的黑雾中,用来隐匿身形的,是一种非常低级的手段,但是正巧适合此时的时宴使用。
不过鉴于这东西是链器,恐怕一般的中级驭灵师都能看破他的伪装看到时宴的果体,因此时宴让辰光做了二重保险,禁止灵力偷窥,于是在这样的伪装下,一人一蛇趁着月黑风高迅速离开,由于时宴和辰光的实力恢复,一个蓝级初期,一个蓝级巅峰,两人便完全不在惧怕外头的搜捕,不仅没有被捉到,时宴还跟着尾随着搜寻队几个偷懒的驭灵师,跟随着他们下山,时宴找了间买衣服的店铺,迅速买了几件衣服。
再一次穿上了衣服,时宴有一种重新做人的感慨,此时他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道路被堵的城市,眼看离火家宝物出现的时间越来越近,时宴此时就算赶到严冰候的城市,也需要蛰伏一段时间才会决定是否动手,那样必然赶不上火家宝物的出土,无奈之下,时宴决定先前往火炎国的都城,与时家的人会和,待这件事了解之后,再来找严冰候不迟。
此时天色已晚,时宴已经好几天没睡过床了,找了间旅馆住下。辰光见要和时宴住旅馆了,正暗自窃喜,却想不到时宴居然订了两间房!
旅馆的人见时宴专门订一间房给灵宠睡,也觉得十分古怪,不过有钱不赚是白痴,领着时宴到两间房面前,便识相地离开了。
时宴让辰光睡在其中一间,自己则朝另一间走去,以前不知道还好,可如今知道自己这条灵宠是能够变人的,时宴再也不能将他当成普通的动物来看了。
想到前几个月和辰光日日黏糊在一起,以及好几次辰光蹭他的敏感部位,时宴本有些怀疑,但都被辰光无辜的小眼神骗过,时宴就觉得气闷。
辰光眼见时宴关门和他分房睡,目光灼灼地盯着时宴卧室的房门,等了好久好久,见时宴都没打开,恐怕真的不打算和他一起了,辰光恼火地转过身,想了想,又不甘心地回头看那扇门,结果他等了一晚上,时宴都没开门。
时宴和辰光之间陷入了无形间的冷战,前往火炎国都城的这几日,时宴基本没和辰光说过一句话,更别提过往那些亲昵的举动。
在时宴看来,他的灵宠不仅变成了人,还和他之间做了那样的事情,当时意乱情迷的时候没什么感觉,此时却不知道该应怎样的态度面对辰光了,他可以对一条蛇敞开心扉,允许他每天黏着自己,靠着自己的身体,却无法做到对一个人亲密无间,尽管这个人现在又变回了蛇的模样,他看辰光的眼神也与过往彻底不同了。
而在辰光看来,更是搞不懂时宴在想什么。当时知道他可以变人没有嫌弃他,事后反倒对他疏远起来。每当想起那天在山洞和时宴相互抚摸对方的身体,狂热地亲吻着的感觉,以及一同修炼水灵控魂术那种灵魂间水乳.交融的快感,都令辰光回味无比,再对比此时此刻时宴的冷淡疏离,辰光气愤的都快狂化了。
眨眼一周过去,时宴和辰光终于来到都城附近的一个小城市,预计再赶路两日就可以到达都城。
时宴前两天收到了八喜传递来的消息,它偷偷跟着时殷等人出时家,此时时殷等人已经达到了火炎国都城,就差他了,不过时殷显然没打算等时宴,本来这次的任务他们几人全是竞争对手,时殷已经在都城开始密切打探起来,不过八喜让时宴不要担心,它会好好监视时殷几人,一旦他们手上有什么资料,到时候它在告诉时宴。
有八喜这个包打听在,确实省了时宴不少事情,时宴坐在马车里,本来在想着八喜的,想着想着不自觉目光就望向趴在一旁闭着眼睛睡觉的辰光。
短短一周下来,辰光又瘦回去了。
上次辰光病了之后,好不容易在那地下囚牢吸收了轮回之石,彻底恢复了状态,结果这几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又一次病了。
时宴虽然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辰光,但对它的关心却一点也不少,毕竟是自己养了这么久的灵宠,而且此时辰光又是蛇的模样,完全就是时宴所熟悉的那条小白蛇,时宴看着他原本饱满莹白的鳞片此时泛着难看的黄色,整条蛇似乎都瘦了一圈,弧度也没之前那么好看了,平常虽然嗜睡,但一觉醒来双眼极为通透精神,但此时却恹恹的。
这回又没把他扔进灵宠空间,只是疏远了而已,难道这样也会生病?
时宴决定达到下一个城市时,带着辰光去看一下驭灵师。
这一次看病比起上次,时宴有了经验,不再完全透露资料,重点和驭灵师交谈关于辰光的情况。
“你这蛇,明显发.情期到了,你看它刚成年,还没交.配过吧?”
时宴被驭灵师这么一问,莫名的脸一红:“应该没有”
“说你的灵宠呢,你脸红什么,春天到了,灵宠的交.配时期也来了,你看它腹部下面的黑线。”驭灵师说着,将辰光提了起来,向来桀骜不驯的辰光,此时居然老老实实地任驭灵师拎着,驭灵师指了指辰光下腹的黑线道,“这是他发.情的象征,颜色越深说明越严重,你看都黑成这样了,你这人真是,怎么能把灵宠憋成这个样子。这蛇是什么品种?”
时宴被驭灵师教训的满脸通红,正想张口说出时宴的品种,话到了嘴边又想起辰光是通天蟒,说了大概也没人相信吧。
正巧驭灵师自顾自地说了:“是九幽蛇吧?怎么这么小条就进入发.情期了,是变异的,所以体型小了点?我看你这蛇的情况不好啊,两眼无神,灵片发黄,浑身软绵绵的没力气,体内灵力也少的可怜,看来是憋的狠了,它年纪小,没看到同类不懂得发泄,你也不悠着点。蛇性本淫,我之前有见过一条雄蛇因为发.情期到了,又找不到□的对象,活活憋死的,啧啧”
时宴听驭灵师说着,再看辰光病怏怏的模样,似乎感应到时宴的目光,辰光抬头和他对视着,那神情,怎么看怎么可怜巴巴的。
与此同时,驭灵师将辰光还给了时宴:“你带他去隔壁的灵宠中心找一下交.配的对象,给他泻泻火,记得缴费”
时宴闻言,顿时一喜,他本来还惦记着和辰光的夫妻契约,还想难道要自己帮辰光泻火,但听驭灵师这么一说,顿时松了一口气,谢过之后,立刻带着辰光走了。
刚刚还可怜巴巴的辰光,听了驭灵师的话之后,转头冷冷地瞥了驭灵师一眼,下一秒就被时宴带走了。
时宴第一次来灵宠中心,之前只知道这里有进行灵宠交易,并且有贩卖一些关于灵宠周边的东西,却想不到居然还有涉及到灵宠的交.配,时宴将辰光按照通天蟒的品种报名缴费之后,很快辰光被安排了。
春天来了,不少灵宠都到了发.情期需要交.配,正巧这里有两条九幽蛇也处于发.情期,辰光迅速被工作人员送进了一个装着发.情母蛇的虚拟场中,作为主人,时宴可以在一旁观看。
原本可怜巴巴趴在时宴身上的辰光,当被时宴强行送进模拟场之后,看着那条发.情的,比他大上好几倍的九幽母蛇,辰光的神情彻底变了,竖立着身体冷冽地盯着九幽母蛇,蛇信子一吐一吐的,它明明比九幽母蛇要小那么多,仿佛九幽母蛇尾巴一扫就能将它给拍死,但奇异的一幕发生了,九幽母蛇迅速对辰光表现出了臣服,不仅低下了它巨大的头颅,更是翻滚在地上抖动着,看样子极其惧怕辰光。
“不,这不可能!”九幽母蛇的主人也在一旁观看,本来辰光这个小身板被送进去的时候他还嘲笑了一番,说什么辰光这么小无法满足他的宝贝什么的,此时此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时宴明白虽然外表上看差不多,但九幽蛇的级别和通天蟒确实差太远了,九幽母蛇表示臣服确实在情理之中,正当时宴打算放弃的时候,一旁的工作人员道:“你的蛇虽然很小,但气势很强!这条九幽母蛇彻底被它降服了,看它的模样似乎没什么兴趣,你要不要尝试让它见一见九幽雄蛇?”
时宴闻言,想起辰光对自己的性.趣,也许辰光喜欢同性也不一定。这个世界的同性性.行为是极为正常的,时宴考虑了几秒,点头答应了。
辰光又被安排了和一条九幽雄蛇见面,然而这一次辰光却不像上一次那样温柔了,直接冲上去将那条雄蛇咬的半死,期间花费的时间不到十秒钟。完事之后,辰光转过头,盯着时宴。
时宴被他盯着只觉得浑身不自在,眼看□不成功,时宴只好带着辰光再去找那名驭灵师。
“什么,九幽母蛇和九幽雄蛇都被它降服了?”驭灵师惊讶地看着又变成病怏怏的时宴,惊讶地道,“看不出来啊,果然变异的就是不同!这条蛇是不是杂交的?也许它的父母一方是九幽蛇,另一方是另一个品种,导致他对九幽蛇没兴趣,你平常养着它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它对哪种生物特别感兴趣?”
时宴心里头挣扎了老半天:“确定没有□会死吗?”
“这个怎么能百分百确定。不过你这灵宠没有受伤,之前都健健康康的,发育之后连着病了两次,还没交.配过,很明显这方面对它的影响极大,就算不死,也许会影响以后的健康问题你这次先想想办法吧,等春天过去了发情期结束,带着它去做绝育,明年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了”
驭灵师絮絮叨叨地道,没注意到辰光望着它的眼神,简直是要把他生吞了。
时宴见状,连忙带着辰光匆忙离开了。
回到旅馆,见辰光又一次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明知道它想要什么,时宴最终妥协:“你现在能不能变人?”
辰光双眼顿时一亮,下一秒白光泛出,光团慢慢变大,人形的辰光再一次出现在时宴的面前。
他依旧赤.裸着身体,身下的器官蓄势待发,看上去极其张扬,也充满着一种极其性感的美。
辰光变人之后,慢慢尝试凑近时宴,见时宴没做出任何阻拦他的动作,辰光走到时宴面前,弯下腰,慢慢亲吻住时宴的嘴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