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级与绿级巅峰二人迅速将时宴包围,由于他们完全调动起了灵力,身上绿光与蓝光泛出,脸上又做了伪装,时宴看不清他们的模样,被二人围堵,心中担心担心辰光的安危,不由得大怒,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九重杀在半空中舞动,时宴浑身绿光大放,随着时宴的气势越发提升,除了灵力越来越强之外,精神力也节节攀升起来。
围攻时宴的驭灵师见状不妙,虽然按照常理来说,二人围攻时宴必胜,但眼看时宴一个绿级都将另一个绿级秒杀了,可见时宴身上必然有古怪,二人不给时宴准备的机会,迅速逼近,蓝级作为主攻,而绿级却时不时趁着时宴与蓝级对战之时,趁着空隙偷袭。
时宴心中暗骂一声卑鄙,绿级的攻击无法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但却令他分心,时宴对战蓝级本就极为吃力,若不是他身上的九重杀等级高,以及时宴手中有一些宝器链器,战斗时突然丢出往往打的对方猝不及防,时宴必然早就败了,可如今有那绿级骚扰,时宴越战越吃力,别说去援助辰光,连分心抽空看一眼都不敢。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时宴在二人的压制下被迫从进攻转为防守,那蓝级见时宴渐露疲态,顿时大吼一声,气势攀升到巅峰,怒吼着朝时宴冲来!
时宴喘着气看他浑身蓝光发出刺眼的光芒,眼看对方的武器就要斩到他的身上,却收回了所有的灵力,任由对方的武器击中他的要害。
蓝级见状,顿时不妙,但此时他已经无法收手,当武器的利刃即将劈向时宴的一刹那,突然,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放出,以半圆形放射向外迅速扩散,在时宴的周身形成一道将近两米的保护层,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之下,蓝级和绿级驭灵师直接被震飞,时宴见状,迅速将戒指的力量收起,九重杀毫不客气地冲出,直接穿破空间,眼看就要击中那蓝级的头颅,身旁突然传来一股极其狂暴的力量,欲要一掌劈向时宴的脖颈!
时宴只来得及转头,看到那名蓝级巅峰的驭灵师一脸狰狞地看着自己,时宴的瞳孔骤然放大,近距离一看,时宴只觉得他看着有些熟悉,只可惜脸上长了胡子,看不清样貌,而在他的身后,辰光趴在地上,不知情况如何。
在这电光石火间,时宴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在这名蓝级巅峰面前,时宴必败,既然如此,索性不将九重杀收回,时宴控制着九重杀直接将蓝级驭灵师的头颅绞断。
堂堂一名蓝级驭灵师就这样死在了时宴的手中,落下了身首异地的下场,一旁的绿级驭灵师顿时惊呆了,与此同时,蓝级巅峰驭灵师的攻击落下。
由于没有涉及生命危险,防护戒指不再启动,时宴只觉得后颈一痛,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蓝级巅峰暗骂一句“变态”,调动起来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将地上的土全都翻了起来,掩盖住了地上的鲜血和尸体,然后自己扛着时宴,叫绿级驭灵师带着辰光,二人迅速离开。
“大哥,我们现在该去哪里?”绿级驭灵师见蓝级巅峰朝自己的老巢走去,忍不住问道。他们这次是受到雇用来打劫的,本来完事之后应该把人交给雇主才对,可是大哥却带着他回家了。
“这个小白脸只有绿级,居然一出手就杀死了和他同级的驭灵师,之后更是把蓝级的给杀了,这条蛇更不得了,我都差点败在它手下,这一人一宠不简单,我们为了捉他们死了两个人,你我都受了伤,雇主那点钱哪够补贴我们的损失把他带回去,榨干了再交给雇主,反正雇主也没交代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绿级驭灵师见蓝级巅峰那狰狞阴狠的神情,打了个寒颤,但表面上却连连点头同意。
时宴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的厉害,而且身体湿漉漉的,冷的要命,四周不断有阴寒的冷风吹来,时宴蜷缩成一团,慢慢睁开了眼睛,发现视线一片模糊,这才想起昏迷前他体内的灵力基本没剩了,他的双眼需要灵力才看得见。
时宴摸索了一下全身,他身上的衣服被人换过了,鞋子袜子什么的也全都没了,倒是手上的戒指还在,因为和他融合了,别人无法摘下来,就算摘走了也无法使用。
时宴庆幸上次在时家被时连看穿吊坠的异样之后,时宴不再将吊坠挂在胸前,而是放进了空间戒指,否则别的不打紧,他和吊坠并没有融合,只是可以使用而已,若是被人抢走了,想找回来就难了!
由于此时体内没有灵力,时宴无法打开空间戒指,时宴尝试通过修炼将灵力恢复,但很快发现四周的空间被封锁,灵力全部被抽干。
时宴想起之前在马车上正是因为空间被封锁,差点导致他灵力不稳,可见对方手上有封锁灵力的宝物。
看不清此时四周的环境,时宴吃力地站起来走了几步,很快被铁栏阻拦,时宴抬手摸了摸,这才明白他被关在了个铁笼子里,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破开。
时宴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次打劫他们的人一共是四个人,最强的蓝级巅峰,然后是蓝级,以及二个绿级驭灵师。看似人少,但已经是极其强大的阵容了,时宴想起自己昏迷前看到蓝级巅峰驭灵师之时那熟悉的感觉,很可能自己在之前有见过他,可是此时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想不起来了。
对那蓝级巅峰的熟悉感应该不是来自这具身体的记忆,也许时宴上一世打工的时候有遇见过也不一定,就像当初的木岚那样。
那么他们又为什么半路截杀他呢?
这几人在打劫时宴之前,率先使用宝物封锁空间,可见是早已做了准备埋伏在那,很可能时宴早就被盯上了,时宴仔细回忆自己一路行来有没有什么地方被疏忽了,想来想去,如果对方劫杀他是为了钱,恐怕就是在给辰光治病的时候被盯上的,时宴之前花了大价钱给辰光看病,同时因为担忧辰光,难免对外放松了些警惕,而他也不早不晚,在那片树林被堵住;若是被雇用来绑架他的,恐怕也是他在给辰光治病的时候,向那年迈的驭灵师透露了不少关于他和辰光的信息才被发现,他自出了时家之后一路行来都极其小心,期间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特别久,路途中也走过不少荒无人烟的地方,却从来没有遇到埋伏
总之对方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出手,都只能怪他太不小心了,时宴-毕竟第一次独自出行这么多天,不够老道,最终还是露出了破绽。
时宴正想着,突然隐隐捕捉到了“嘶嘶”的声音,时宴一喜,随后,很快感应到了辰光。
他看不到四周,却能明确感觉得到辰光就在附近,辰光似乎也是刚刚醒来,它能够看得到四周,通过心灵联系告诉时宴他们似乎被关押在了地下室里,时宴被关在了个巨大的铁笼中,而辰光自己被关在了个特殊的容器里头,辰光告诉时宴,这个容器困不住它,不过此时辰光消耗过大,需要休息一下才能出去。
见辰光没事,时宴心中稍安,也安抚了辰光一番,辰光见时宴灵力全无,立刻辅助时宴将这封锁的空间悄悄破开一些,时宴立刻借助这一丝丝灵气努力恢复起来。
见时宴迅速进入修炼状态,被关着的辰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其实它的情况很不好,那几个驭灵师知道它难缠,并不是将它关在容器中,而是用特殊的利器穿过他的身体,直接将它吊起,那穿过身体的利器上头淬了毒,令辰光浑身发麻没有力气,若是平常以它的恢复力,这点毒素根本无关紧要,就算此时消耗巨大,但通天蟒的特性能令他很快地恢复过来。但偏偏前几日时宴将它关进灵宠空间,辰光心里头气的要命,却无可奈何,表面上乖乖听话,暗地里却趁此机会蓄力决定突破蜕变期,在蜕变的过程由于需要大量的力量,它会变得格外虚弱,既让时宴心疼,又让时宴不会怀疑它怎么好好地生病了,辰光的小算盘打的好好的,只要再过两天就能以人类的模样站在时宴身边,可这是却来了几个驭灵师对他们半路截杀!
被破坏了计划的通天蟒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暴怒中,一边帮助时宴恢复灵力,辰光脑子里一边想着,等它恢复了,要用哪些残忍的手段将那些碍事的驭灵师一个一个慢慢折磨死。
时宴在辰光的帮助下,体内的灵力勉强恢复了三层,大概恢复到了黄级初期的实力,虽然比起全盛时期还是太弱,但有了灵力,时宴的视线恢复了,空间里头的所有东西也全部能拿出来。
睁开眼睛,时宴终于看清他被关押的地方,是一个阴暗的大房间里,没有窗户,角落有一盏昏暗的灯,勉强将四周照亮,时宴在四周看了一圈,都没找到辰光的身影,突然,时宴像是感应到什么,抬头望天花板上一看,果然看到辰光被吊在上头,身体被利刃钻出了几个洞,横穿过身体,看上去极其残忍。
时宴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辰光生病还没好,战斗中消耗巨大还没恢复过来,被穿过身体吊了起来,却依旧为他打开封锁的空间让他恢复灵力,时宴心中一边恨恨地想将这样折磨辰光的人都杀了,一面想到自己几日前还将他关进灵宠空间,导致它生病,心中越发愧疚和心疼起来。
辰光见时宴双眼看得见瞒不住了,低下头和时宴对视,蛇信子一吐一吐的,像是在安慰他一样。
就在时宴打算突破囚笼将辰光救下来,带着它先逃出去之时,外头突然传来了动静。
辰光迅速收起了力量,空间中的灵气又一次被封锁,而时宴也迅速将体内的灵力压制下去,双眼又一次看不见了,时宴听着脚步慢慢靠近,来者站到了时宴面前,即使看不见,时宴也能感觉得到对方将他上下打量他的放肆目光。
维勒看着时宴落魄的模样,笑的格外的讽刺和得意。
时宴听着这声音,心中那股熟悉的感觉又一次腾升起来,但眼前的人很明显不是那名蓝级巅峰驭灵师。
将此人与那蓝级巅峰的人联系起来,突然,时宴脸色一变。
“怎么,认出我来了,时宴”对方立刻察觉时宴神色的变化,阴沉沉地笑了起来,“好久不见,你长高了不少,身材也越发的好了,皮肤也不错”
那人说着,伸出手将时宴的衣服撩开,在他的腰部狠狠地捏了一把,指下传来滑腻的感觉顿时令对方的动作一顿,见时宴没有闪躲,忍不住再次伸手顺着腰部往上摩挲时宴胸前的点。
就在他即将碰到的时候,时宴猛的抬手,将他的手腕抓住:“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副德行,一点长进也没有。”时宴阴沉地道,他的这具身体里头并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但时宴却认得他。
他和那个蓝级巅峰,都是当初的五人之一!
那个蓝级巅峰如今不管是模样还是气质都与当初有极大的改变,时宴只觉得熟悉却没有一眼认出来,但眼前这个人的笑声实在太熟悉了,时宴顿时想起之前水濂给他的资料,坛光近两年一直在坛国里头没出来,因此具体细节查不到,但维勒就比较简单了,他也在火炎国,但水濂给他的情报维勒本不应该在这附近的几个城市的,因此时宴才打算先去找严冰候,却没有想到,他在找严冰候的途中,居然反而被维勒和另一个人绑回来了!
时宴心中不忿,当初那五个人全是人渣,可是他们不仅是驭灵师,甚至还是极具天赋的驭灵师,当初他们实力至多在绿级左右,但如今却有个人已经达到了蓝级巅峰!
维勒见时宴虽然失去了灵力沦为了阶下囚,脸上却丝毫惧怕的神情都没有,顿时恼怒地瞪着时宴:“时家家主睡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让你认识到自己在别人的眼中是个怎样的货色!长的这副模样,天生就是下贱给人操的,就算你成为了驭灵师,就你这点天赋,难道还想干出什么大事?告诉你,这里可不是时家,我们可没有血亲之间不能残杀的束缚,你现在是阶下囚,被我关着,老实点吧你。”
时宴闻言,冷笑两声,不再说话。从维勒的话中,显然有许多疑点。他成为驭灵师的事情虽然不是秘密,但时宴这辈子除了复仇,可从来没想过要干什么大事,同时维勒还强调这里不是时家,没有血亲的束缚。
如果说一开始时宴还怀疑他们是为了钱财绑架他的,此时此刻这一点基本可以排除了,既然维勒还不知道家主醒来的事情,还以为他在时家的地位还是过去那样,那么他身上没什么钱维勒应该能够想得到。
到了此时此刻,时宴基本确定他们受人所雇,只是究竟是谁,就需要好好研究了。
维勒见时宴不仅没有惧怕,还依旧那副清高的模样,即使穿着肮脏的衣服,硬是从气势上将他压下来了一截。
作为一名自由驭灵师,不像时宴洛克等人那样,背后有家族撑腰,维勒对于他们这些靠着家族趾高气扬的家伙向来最为厌恶,特别是时宴这样的,过去是普通人是就嚣张的不得了,现在更是成为了驭灵师,还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小白脸,除了失明的双眼,上天几乎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了,对比起自己艰苦成为驭灵师,结果还要看人脸色讨生活的悲惨遭遇,维勒越发的不忿。
但他始终没有勇气打开笼子对时宴动手,时宴多年来强势的形象已经深入到他心中,他敢欺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却不敢得罪时宴这样大家族的子弟,连这次过来冷嘲热讽都是仗着背后有人才来的。
“你就继续得意吧你,傲夫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还有他的那帮朋友,对你可是垂涎已久,听说傲夫已经命令底下的人在他干你之前谁也不敢动手,不过等他爽完了,就轮到大家了”
维勒说完,成功见到时宴变了脸色,转头得意洋洋地离开了:“来人,我们的宝贝已经醒了,快点通知傲夫去另外多叫几个人站外头看守,防止他逃跑啊。”
外头看守的人立刻应了一声,维勒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维勒的话再一次勾起时宴对上辈子临死前的记忆,时宴神情变得阴鸷起来,上一世他是普通人,面对他们这群驭灵师无法放抗屈辱死去,这一世,他好不容易成为驭灵师,难道还要面临同样的命运?
不会的,他辛苦修炼至今,不可能再让自己重蹈覆辙,就算敌不过他们,时宴也会拼死反抗,至于死前他会干出多少疯狂的事情,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时宴趁着此时没人,拿出了治愈系的宝器链器,以及一些补充灵力药剂,疯狂地修炼起来,随身携带的攻击性宝器灵器也一一准备好,
当时宴拿出吊坠的时候,突然发现吊坠又一次发光了,并且光芒只映在天花板上的辰光身上。
时宴心中一喜,抬头看向辰光。辰光在刚刚维勒进来的时候,都快气疯了,维勒心里头提防着时宴,完全都忽略了它的存在,却不知道这个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此时辰光已经恢复了冷静,和时宴心灵联系之后,时宴将吊坠扔向了辰光,辰光张嘴咬住,那一霎,一股无形的力量透过吊坠流走辰光的全身,肉眼无法看到的力量,但时宴却隐约能感觉得到。
在那股力量的帮助下,辰光原本病怏怏的外形慢慢地变回了原样,身体的伤口也渐渐好转,只是那利器淬了毒穿过辰光的身体,当辰光的身体恢复一些之后,伤口很快又裂开,然后又被吊坠恢复,如此反复循环,时宴看的都替辰光疼,辰光却一点也不在意。
时宴这个吊坠它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之前还整日趴在上头汲取灵水,但没有哪次像这次这样,仿佛天生就是和它一体的一般,里头无穷无尽的力量,源源不断朝辰光的体内汇去,至于那伤口的愈合,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辰光隐隐明白,恐怕是他这次蓄力蜕变的原因,导致吊坠和他瞬间契合了。
时宴见辰光慢慢恢复,心中勉强放下心来,闭上眼睛抓紧时间修炼。
约莫半小时过去,又有人进来了,带头的正是维勒,想到往日高高在上的时宴马上就要被傲夫当做妓.女一样玩.弄,之后还赏给大家一起取乐,维勒就忍不住兴奋起来。
此时时宴的灵力已经恢复了五成,不过维勒进来的时候,他又一次伪装成了毫无灵力的模样。至于天花板上的辰光,它的进展甚至比时宴还快一些,轮回之石被它含在口中,在轮回之石的帮助下,辰光不仅伤势痊愈,似乎身上还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不过维勒掩人耳目,当他们进来的时候,辰光也一副病怏怏的模样继续被吊着。
维勒命人将铁笼打开,在这么多人的护送下,终于有勇气亲自进去把时宴捉了出来,见时宴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反抗的迹象,顿时胆大起来,猛的将时宴横抱起来。
见时宴的眉毛皱起,毫无焦距地双眼里满是怒意,却无法反抗,维勒更放肆了,吹着口哨将时宴扛到肩膀上,哈哈大笑地带着时宴离开。
“维勒那条蛇呢?”这时,一名低级驭灵师询问道。
维勒看也不看辰光一眼:“先不管它,等大家把我们时家小少爷玩累了,正好拿这条蛇来炖汤补身体。”
带着众人离开的维勒没注意到,在他们出去之后,被吊着的那条白蛇迅速化作一道光,飞了出去。
时宴被维勒扛着,难受的反胃了好几下,维勒也不担心他会吐,毕竟时宴从绑回来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将时宴带到了大厅上,傲夫正带着大家一起一边吃饭一边等待时宴的到来。
他们显然是一个小团体,时宴虽然看不见,却大致能从声音中分辨出在场至少有七八个人,加上扛着他的维勒以及维勒身后几名跟班,还有之前负责看守他的一些驭灵师,合起来居然有将近二十个人,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驭灵师,驭灵师总共大概也就十人左右,其中蓝级巅峰傲夫的实力是最强的。
这个世界的驭灵师本就稀少,能够组成一团,除了家族血亲,学院教师之外,大概也只有猎人团了,时宴之前去猎人公会打探的消息,便是猎人团探听回的消息放在猎人公会里头贩卖。
猎人公会虽然和六大家族无法媲美,但放在民间也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实力,只不过因为高级驭灵师需要足够的传承,因此都被家族和学院霸占,猎人公会里头基本没有顶级驭灵师,像傲夫这样的蓝级巅峰,大概已经是最强的了。
傲夫所在的团队接下了这次劫杀或者绑架时宴的任务,劫杀的报酬会比绑架的要低一些,在出任务之前他们已经收了雇主的一大笔定金,此时更是将目标俘虏了回来,自然要庆贺一番。如果傲夫手下不是死了蓝级驭灵师,傲夫指不定还愿意做成绑架,将时宴交给雇主,但手下最强的左右手之一死了,为了安抚手下,傲夫除了将钱拿出一部分和兄弟一起分享之外,还决定将时宴交给手下的人取乐,宁可拿到的钱少一些,也不能让整个团队离心。
至于羞辱的方法则是维勒提出的,他一提出,迅速被大家采纳,时宴的样貌有目共睹,身份也了得,偏偏虽然是大家族出来,但还是失宠的,死了大概也没太大关系。
另外,傲夫还有自己的小私心,时宴能够以绿级的实力杀了蓝级,身上必然有不少秘密,等大家将他玩弄一番,正是他心理崩溃的时刻,这个时候审问,恐怕还能套出不少秘密。
此时眼看时宴被带过来,在场人立刻提起了兴致,有人立刻提议道:“干嘛给他穿这么破,大家族的小少爷应该衣着华贵才行,不然玩起来没意思啊!”
“没事,破一点好撕,人长的好看就行,衣服好不好看反正都要扒.光的”
“肉这么嫩,不知道好不好吃”
“等玩够了把他煮了,你吃一吃就知道了”
“别急,按照惯例,先给老大品尝,等老大爽够了就由我们处置了”
时宴听着这些人残忍下流的对话,牙关要的紧紧的,努力克制自己由于怒气而欲要翻涌而出的灵力。维勒将时宴交给了傲夫,傲夫本来对男.色兴趣不大,不过时宴身份不一般,反正都要弄死,上一上也不错,他刚吃了一些助兴的东西,此时看时宴越发的合意起来,抱着他直接朝里头的卧室走去。
时宴被傲夫重重地扔到床上,单薄的衣服随着动作立刻上翻了一些,露出白皙的侧腰,傲夫吃了些药,此时显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悉悉索索地开始脱起了衣服。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飞了进来,时宴为了不被傲夫察觉,丝毫不敢动用灵力,眼看傲夫脱.光了压上来,时宴不仅没有反抗,甚至还扭动了一□体,傲夫顿时更来劲了,压住时宴的双手,猴急地去脱时宴的裤子。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突然飞向傲夫,尽管傲夫此人生性谨慎狡猾,连干这种事情的时候,浑身灵力还不忘调动,周身发着蓝紫色的光芒,但拿到白光依旧穿破了傲夫的防护,傲夫的脑袋被击中,直接晕了过去。
时宴赞赏地摸了摸辰光,辰光盯着时宴衣衫褴褛的模样,用尾巴将时宴的衣服整理好。
时宴笑了笑,这种关键时刻也不注意这些小细节,任由辰光弄着,他则将傲夫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拆了下来,一些无法摘下的,时宴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直接将傲夫的手指给砍了。
昏迷的傲夫发出了一声闷哼,眼看要醒来,又一次被辰光弄昏。
这么折腾了一番,突然,时宴听到不远处厅殿传来的声音,似乎是这么久了他们都没听到卧房的声音,觉得没意思,让维勒过来看看,如果傲夫这么快就办完了,让为了顺道将时宴带出来,大家都迫不及待了。
时宴听着维勒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冷笑起来,他正愁着怎么把维勒骗进来,维勒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时宴心中突然闪过一个狠毒的主意,他让辰光控制着四周的灵力,压制着傲夫的实力,同时迅速起身在房内翻找了一番,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一些烈性的春.药,时宴打开了几瓶,毫不客气地全灌入了昏迷的傲夫嘴里。
辰光在一旁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时宴让辰光将气息隐藏起来,当维勒打开门进来的那一瞬间,时宴和辰光一同配合迅速袭击,以维勒绿级的实力,几乎哼都没哼一声,就成为了时宴的俘虏。
时宴用九重杀将维勒绑住,堵住他的嘴巴,将他拎了进去,顺道将门关上。
维勒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见傲夫倒地生死不知,立刻转头惊恐地看着时宴。
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时宴是怎么将蓝级巅峰傲夫给袭击成功的。
时宴冷笑,如果没有辰光,他恐怕只能拼死反抗,这一世又一次窝囊地死在他们手中了!一想到这里,时宴几乎控制不住内心的恨意,他怨毒的看着维勒,慢慢从空间里头拿出了一瓶“返老还童”。
“真正的‘返老还童’,市面上有市无价,便宜你了。”时宴冷笑着,将维勒的衣服扒光,“返老还童”慢慢地滴到他的身上。
木岚曾说过,真正的“返老还童”服用在体内不会有丝毫的痛苦,却会在五小时后死亡,可若是滴在表面,则从内部开始破坏身体,痛不欲生。
当初他饮用假的“返老还童”那生不如死的滋味,今天也要让维勒来尝一尝!
维勒眼看时宴将“返老还童”滴在他的身上,起初还不明所以,但随着体内的痛楚慢慢涌上来,维勒的脸色刷的变白,不出片刻,浑身痛的被虚汗弄湿,时宴见状,冷笑着将九重杀收回,也将堵着他嘴巴的东西拿出。
维勒哆哆嗦嗦地发出痛苦的叫声,而在这个时候,傲夫的身体也慢慢变热,皮肤因为服用太过春.药导致泛起了红黑色,看起来十分狰狞恐怖,随着维勒痛的在地上打滚,傲夫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时宴一脚将维勒踢到了傲夫面前,维勒顿时惨叫一声,傲夫听到声音,立刻望向维勒,他的双眼通红,看到浑身赤.裸的维勒之后,发出了一声粗吼,迅速向野兽一样扑了上去。
维勒正痛的生不如死,眼看傲夫扑上来,维勒惨叫一声“不要”,但失去理智的傲夫根本听不进去,掰开维勒的双腿毫不客气地捅了进去,维勒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迅速晕了过去。
时宴见状,眯起了眼睛,用九重杀在维勒身上放了些血,不出片刻,维勒又被痛醒,而傲夫见维勒身上的血迹,立刻更加兴奋起来,他体内的灵力被辰光压制,身体被春.药控制,基本没了意识,只剩下本能,
时宴让辰光将他们的声音传递出去,外头大厅的人们见维勒进去之后,里头立刻发出了惨叫声,伴随着男人的喘气声,动作极其激烈,立刻暧.昧地笑了起来,感叹果然是维勒有办法,恐怕三人在里头玩的尽兴,他们自然识相的不会再进来。
维勒在这样双层的痛苦之下,没坚持太久就被活活痛死了,傲夫在维勒的尸体上又发泄了半小时,动作才渐渐慢下来,此时他浑身黑红,显然这烈性.春.药副作用不小,傲夫一下子吃了两瓶进去,恐怕下辈子能不能人道还是个问题。
不过时宴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上辈子折磨他的这五个人,不杀死他们难以解除时宴的心头之恨,时宴见傲夫快恢复意识,便走到傲夫身边,他拿出了第二瓶“返老还童”,滴到了傲夫的身体上,再给傲夫灌下了几瓶这烈性.春.药,然后用治愈药剂将傲夫弄醒,再一次失去意识的傲夫迅速朝时宴扑来,时宴将门打开,使用九重杀捆着傲夫的身体将他扔了出去。
正在厅殿上吃吃喝喝等待享用美人的猎人团成员们眼看浑身赤.裸的傲夫被扔了出来,顿时吓了一跳,可下一秒傲夫见人就扑,猴急地扒光对方的衣服,此时此刻,没了辰光的压制,傲夫蓝级巅峰的实力彻底爆发出来,凡是被傲夫捉住的人,都被他扒光衣服掰开双腿迅速侵.犯起来,一两个人在猝不及防之下落入傲夫的手中,立刻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剩下的人见状,吓得迅速离开了。
时宴趁此动乱之极,带着辰光离开了这里。
上辈子的五个仇人,如今已经死去了三个,还剩下严冰候和坛光
时宴离开的时候十分匆忙,依旧穿着那身破烂的衣服,体内的灵力也只恢复到五成,大约是绿级初期的实力,从傲夫的老巢出来之后,时宴才发现他们的老巢坐落于一片山林中,火炎国难得一见的绿色山林,虽然没有魔兽森林那么茂密,但这片山林占地面积极大,时宴带着辰光走了许久都没走出,随着天色渐晚,时宴甚至怀疑他在原地打转。
再这样下去不仅跑不远,体力消耗巨大,若是被追上来就完蛋了。时宴和辰光找了一出隐蔽的山洞,辰光将里头的一些毒虫驱除之后,和时宴一同住了进去,再将二人的气息掩藏。
山洞挺大的,不过有些潮湿,时宴找了一番,发现这个山洞里头居然有水源,难怪会有那么多的毒物躲在这里头。
自从被抓了之后,时宴就没吃过东西,刚才有走了好长一段路,此时渴极了,立刻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辰光在时宴的身后,看着时宴衣衫褴褛的背影,白皙的皮肤透过破洞露了出来,和黑破的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格外的诱惑,辰光有些焦虑地甩了甩尾巴,仔细一看,会发现他腹部的黑线又一次蔓延了出来,而且比以往颜色更深。
时宴丝毫没有察觉,他不仅逃了出来,还手刃了仇人,此时虽然累极,但心情却十分放松,等喝够了水,觉得有些困了,这才注意到辰光的异样。
“你怎么了?”时宴奇怪地看着辰光,当看到辰光腹部的黑线之后,时宴面色顿时古怪起来。
辰光盯着时宴喝过水之后变得湿润的嘴唇,情绪更加焦躁了,片刻之后,辰光的身体慢慢发出了白光。
辰光似乎吓了一跳,连忙想要将白光压制下去,但不仅没有成功,白光越来越盛,光团渐渐变大,眼看就要将辰光的身型吞没。
时宴瞪大眼睛,这场景可不就是他梦里的情形!
辰光慌慌张张地看了时宴一眼,最终转身要离开。
时宴连忙阻止了他,他刚杀了两个人,猎人团必然会迅速展开搜寻,虽然辰光已经恢复了实力,但此时这种状况,天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辰光见时宴将他留住,它望着时宴,渐渐的,光团越来越大,辰光的身体很快消失不见,片刻之后,一个赤.裸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时宴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