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时宴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开辰光,他专门出门花了大价钱买了个灵宠空间,是一个专门放蛇的袋子,灵宠进入里头之后,会被催眠陷入沉睡,在梦境中进入另一个世界,让灵宠可以在里头尽情玩乐。这东西骗骗低级灵宠还可以,到辰光这种程度,智商不亚于人类,一看到那袋子立刻就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想要扯破。
时宴好说歹说了半天,终于说服了辰光,当辰光钻进袋子的那一瞬,抬头看了时宴一眼,然后钻进去了.
那一眼看的时宴一下子就心软了,他和辰光有心灵联系,自然能体会得到此时辰光的心情,像是失宠的灵宠一样,被主人抛弃后丢进了灵宠空间里头不闻不问,以辰光的实力,全然可以反抗,或者对时宴发火或者转身离去,但它最终还是进去了。
时宴差点动摇了,他并没有确定的证据表明这段时间他的异常是辰光导致,但一想到他和辰光之间的契约,以及每当他和辰光在一起时,那奇异的感觉,已经全然影响到他的心态,还是早点划清界限的好。
没有辰光趴在身上,手上拎着个灵宠空间,时宴有些心神不宁,三天后,当他即将到达目的地之时,他前往严冰候所在城市的必经之路,却突然发生了意外,沉寂了百年的火山口突然爆发,导致这条路彻底堵塞无法通行,时宴的行程也耽搁下来。
时宴已经三天没有见到辰光了,自从进入灵宠空间之后辰光就不愿意出来,时宴没办法只好将饭菜和灵水放在灵宠空间外头,然后自己出门,等他回来的时候,辰光往往会将灵水吸收光,但以前十分热衷的饭菜佳肴,却碰都不碰了。
时宴一开始只觉得有些奇怪,还想着辰光也许是在和他赌气,但随着他行程耽搁下来,时宴找了个地方住下,心里头认为和辰光这样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其实打心里时宴还是觉得自己有可能冤枉了辰光,要是它真的只是一条灵宠通天蟒,时宴这样莫名其妙地将它关起来确实太过分了.
时宴心中觉得心虚,也多了几分愧疚,于是决定将灵宠空间饭菜和灵水留在房内后,假装出门,随后悄悄地潜了回来。
他在门外蛰伏了许久也不见辰光出来,还以为辰光发现他躲在外面,正觉得自讨没趣准备出去的时候,辰光慢慢地爬了出来。
仅仅只是三日不见,此时辰光却憔悴极了,与三天前那精力旺盛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时宴瞪大眼睛看着辰光费力地爬出来,蛇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时宴却能从辰光的动作上看的很出它的疲惫,与此同时它身上白色的鳞片也微微泛着黄色,与往日柔和的白色鳞片截然不同,看上去就病怏怏的。
辰光面前饮下了灵水,往日它最喜欢的饭菜却看也不看,吃完之后吃力地转身,慢慢爬回去了。
时宴看着辰光钻进了灵宠空间,想着它刚刚那疲惫的模样,心疼的要命,想来辰光这三天完全不是和它赌气,很可能是不适应灵宠空间生病了,因此才不钻出来和他一起。
时宴想到这,立刻走了进去,拿起灵宠空间就朝城市的医疗所走去。
这个世界有治愈型的驭灵师,除了有专门负责看人的之外,也有专门负责诊断灵宠问题的驭灵师。不过往往收费极高。辰光病成这副模样,时宴哪还在乎那点钱,捧着宠物空间就进去了,负责看诊的驭灵师是一名年迈的老者,一看辰光着模样,立刻道:“有些品种的雄蛇,在生长过程中,第一次进入发.情期会变得格外脆弱,没照顾好的话很容易生病,不仅没了战斗力,而且没精打采,如果再不好好细心照料的话,很可能会直接死亡。”.
时宴闻言吓了一跳,连忙问驭灵师应该怎么好好照顾。
年老的驭灵师抬头看了时宴一眼,道:“蛇是一种充满攻击性的动物,有些蛇进入发.情期后会变得非常暴躁,脾气恶劣,因此一些主人没耐心照料,甚至随意打骂苛刻,灵宠身心都受到了影响,才导致这样的后果。”
时宴闻言赫然,事实上他完全不知道辰光什么时候进入发.情期了,刚才听驭灵师一提醒,这才不想起辰光这段时间有些不对劲,也许正是因为长大了,时宴顿时想起当初他在时家,见到被下药的辰光身体发生的变化,正是下腹方长出一条黑色的线
唯一与驭灵师说的不同的是,发.情期的辰光除了特别黏他之外,脾气比以往更加温顺了,每天按时提醒他练功睡觉,乖巧的不得了
年老的驭灵师见时宴低着头有些愧疚的神情,继续道:“灵宠也是生命,家长都懂得给进入青春期的少年好好进步让它有足够的营养长大,灵宠也需要主人的关心和爱护,多给它补充一些灵力,好好照顾它,真心待它好,等这段时间过去了,灵宠正式成年,这一生都效忠于你,直到战死。”
时宴连连点头,驭灵师给时宴开了一些适合时宴吃的药剂,主要的功能是开胃舒缓情绪抚平发.情期焦虑等等比较温和的功效,这一趟出来,时宴身上所带的钱币瞬间少了一半,为了辰光的健康,时宴倒也没心疼,带着辰光立刻回到暂时落脚的地方,却不料被有心人偷偷惦记上了。
时宴在这个城市耽搁了整整两天,期间他尝试说服辰光从灵宠空间出来,恢复以前继续黏在他身上的模式,不过辰光却没怎么理会他,每天窝在灵宠空间不愿意出来,好在吃了驭灵师开的药之后,辰光虽然动作依旧慢吞吞的,但身上鳞片的颜色却慢慢不那么黄惨惨的了.
见药有效,时宴勉强松了口气,火山喷发导致的道路堵塞在这两天已经被火炎国给疏通,不过临时分出了两条路,一条是大路,需要绕圈,即使时宴的目的地就在隔壁城市,但如果走大路,至少需要又四天的行程,另一条是小路,需走过一片没什么人烟的树林,但当天就可以到达。
时宴的时间不多了,自然选择了小路,雇用了马车之后,时宴当天便带着辰光上路。
马车在颠簸的路上行走,窗外全是片片光秃秃的树林,初看是觉得有趣,但看多了也渐渐觉得乏味起来,光秃秃的枯树枝,没有一片绿意,看久了甚至会令人情绪烦躁,时宴今日莫名有些心绪不宁,抱着灵宠空间在马车内假寐。随着马车在树林中穿梭,原本待在灵宠空间的辰光突然慢慢钻了出来。
时宴低头一看,辰光抬头和他对视了一秒,随后辰光挪开了视线,嘶嘶吐着舌头,避着时宴的目光,身体却像以往那样,慢慢覆到时宴的身上,尾巴卷住时宴的腰部,脑袋搭在时宴的胸前。
几天没被辰光这样圈着,此时感觉靠在自己身上的灵宠,时宴竟然怀念和它这样相互依偎的感觉。
突然,辰光猛地绷紧,脑袋朝一个方向望去。
时宴心中一沉,因为在辰光发现异常的下一秒,他也察觉到了不对!
四周的灵力在这一瞬间被封锁,那一瞬间,时宴只觉得呼吸一窒,灵力引发的剧烈波动迅速影响到他,但很快时宴在辰光的帮助下稳定了下来,马车慢慢地停了下来,时宴听到了外头传来几声闷哼,随后血腥味传来,恐怕拖载马车的魔兽已经死亡。
时宴坐在马车内,面色沉静,他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面对这种诡异的现象,时宴不敢有丝毫的轻视,甚至打算将辰光收回宠物空间,毕竟现在辰光还在虚弱期!
然而辰光却坚决不肯,在这种节骨眼,时宴也不和它争执了,有辰光在,就算没有战斗力,但被封锁的空间在辰光的作用下对时宴影响并不大,对眼下这种情况也是有极大的利处的。
外头拦截时宴的人眼见时宴不肯出来,慢慢的朝时宴逼近。
时宴能够感觉有几名驭灵师在朝他靠近,九重杀顿时慢慢动了起来,当外头的一名驭灵师打开马车的那一瞬间,九重杀立刻哗啦啦地飞出,几乎一眨眼之间就窜到了那名驭灵师的眼前。
这一出手时宴可没有丝毫留手,几乎发挥出了他全部的实力,于是这名倒霉的驭灵师,在时宴的全力一击之下,直接被九重杀穿破头颅,当场死亡。
鲜血溅在了马车之外,时宴不敢有丝毫大意,当击杀这名驭灵师之后,时宴立刻明白这名驭灵师只是一名绿级巅峰而已,他能够一击击杀,除了他的攻击迅猛之外,等级上他也占了优势。
不过时宴心中明白自己实际是青级,外头围堵时宴的人看到的可是绿光,眼看时宴一名绿级驭灵师秒杀了另一名绿级驭灵师,顿时有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下一秒,一股狂暴的力量袭来,时宴只来得及用九重杀将身体外围圈住形成一个保护罩,马车在这一瞬间四分五裂,时宴豁地抬头望向前方,那儿站着一名粗狂的青年男子,浑身散发着蓝色的接近紫色的光芒,蓝级巅峰,离紫级只差临门一脚!
那蓝级巅峰驭灵师见时宴居然毫发无伤,立刻嘿嘿笑了两声,直接朝时宴冲来!他的武器是一把大刀,极具攻击性。
与蓝级巅峰驭灵师正面敌对,时宴毫无悬念地节节败退,眼看时宴就要被对方砍伤,辰光突然闪电般从时宴的身体窜了出去,直接在半空中和那名蓝级巅峰驭灵师缠斗上!
时宴刚想与辰光配合着,却突然从旁边窜出了另外两名驭灵师,一名蓝级一名绿级巅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