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时间没见时殷,时宴发现时殷与之前相比,消瘦了不少。二十岁的青年,外形高大英武,年纪轻轻就是蓝级驭灵师,不知迷倒了多少人,时殷向来是意气风发的,但此时此刻,时殷的脸色极差,眼下深深的眼袋和黑眼圈,脸颊还凹进去了一些,昭示着他这段日子过得很不好。
时宴有些惊讶,虽然那次期中考时殷表现不佳,但只是一次失败而已,应该不太可能将时殷打击成这个样子,也许在这几个月期间,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事实上,自从那次期中考试失败之后,时殷这几个月过得确实不好。
也许是那一次事情给了他太大的打击,并且致使他最终不得不留校,这几个月时殷虽然是在博拉瑞的高强度监督下修心修炼,但不仅实力没有进一步提升,反而情绪越发的暴躁起来。眼看同为六年级的学员慢慢赶超他,时殷却无可奈何,最终将所有的戾气都发泄到了那段时间和他在一起的水濂身上,结果导致水濂彻底暴走,不仅和他大吵了一架,正式分手,在期末考核的时候,水濂甚至向他发起了挑战。尽管水濂依旧不是时殷的对手,但这次水濂却不顾驭灵师的风度,直接仗着身上的宝物比他多,硬是将他打败,然后趾高气扬地离开,宣布他和时殷彻底没关系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痛打一顿,时殷简直快气疯了,但他很快冷静下来,水濂是得罪不得的,他之前脑子抽了才会把水濂当做发泄的工具,水濂只是将他教训一顿,已经算很温柔了。眼看着就要回时家,时殷实在是觉得没脸,但他也终于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下清醒过来,时家家主清醒的事情他已经知道,时家一直在关注他的事情他也明白,如今他连着犯了好几次错误,时殷深怕时家对他失望,于是他最终决定回到时家后先行认错,自甘受罚。
他比时宴要早回到时家,自动请缨去永恒炼狱待了几天,回来之后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苦肉计换来了时家长老们的心疼与赞许,皆认为时殷从小太过顺风顺水,也许这次的打击对时殷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然而,时殷虽然在时家的风评上来了,但始终都无缘见到家主时连,直到今日沾着时宴回时家的光,家主终于愿意面见除了长老和代家主以外的人,他也终于有机会见一见家主了,可想不到,此时他过来时,时宴居然准备回去了。
想到家主对时宴的溺爱,时殷就忍不住嫉妒起来,他自认为自己不论从哪方面看,都比时宴要优秀不少,可为什么家主却那么喜欢时宴呢?
以前时宴是普通人倒还没什么,可如今他也是驭灵师了,有家主在背后不遗余力地支持他,时殷几乎可以想象时宴的将来会是多么的风光平坦。
有些人就是天生运气好。
时殷面色阴沉地盯着时宴,心中恨恨地想着。
时宴被时殷这样盯着,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比起时殷激烈的情绪,时宴的面色要沉静不少,二人最终擦肩而过,谁也没有说话。
一直到两天之后,时宴才得知自己这个假期恐怕无法在时家平静地度过,时家指派他与时殷,时风,还有两名时宴不认识的时家子弟,在一个月后一同前往火家。
火家掌控的火炎国作为整个大陆地域最辽阔的国度,几乎横跨了整个西部,其中还包括了大陆最著名的火山口以及内陆最大的湖泊,可谓是地大物博,每隔几年都会听闻火炎国附近会有宝物出土。
但这些宝物不仅吸引着人类驭灵师,同样也引来了不少强大的魔兽与妖兽,火炎国虽然实力强悍,但自知吞不下这么多宝物,因此索性邀请众多人类驭灵师前来,至于宝物最终花落谁家,就各凭本事了。而火炎国也自然不会做亏本买卖,有宝物的消息由他放出,驭灵师也是由他组织邀请,因此不论是哪方势力得到宝物,火炎国最终都会分一杯羹。
而时宴得知他要前往火炎国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争夺宝物,而是严冰候在火炎国!
时宴本打算找个时间出时家将辰光带回来,反正家主已经看穿八喜辰光和他的关系,辰光自然不需要再躲藏了,但既然他要离开时家,那么索性走时直接将辰光带走便可。
时宴这样想着,心里头对辰光也有些淡淡地想念起来。毕竟辰光在他身边时,几乎每时每刻都粘着他,如今几日未见,以辰光这段时间的生长速度,也不知道长大了没有。
时宴次日又去见了一次时连,直接讲明来意,他打算先行离开时家办一些私事,一个月后会在火炎国等待时殷时风等人,和他们会合。
时连对时宴向来溺爱,以前还担心时宴是普通人在外头的安危,但如今已经知晓时宴是驭灵师,手中还有不少强大的底牌,自然不会再束缚着他,交代一些注意安全的话后,便直接允诺时宴想走随时都可以出时家了。
时宴当天立刻迫不及待地离开,如今时宴在时家的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盯着,单靠罗兴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那些人的窥视,于是时宴先行离开的消息立刻悄悄地传开,一些看时宴不顺眼的人立刻嘲笑了起来,恐怕是为了能够夺得少主之位,打算先离开探听情况,也亏得家主溺爱他,准许他这样违背规则。
这些背后的嘲笑当天就准备离开的时宴自然不知道,他这辈子变强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报仇,严冰候比时宴强大不少,但只要把握机会,时宴未尝不能将他杀死,提前去火炎国,也是为了早日探听到关于他的情报,更好地下手而已。
八喜由于有一段时间没在时光塔待着,它毕竟是时光塔的器灵,眼看里头的时光之灵在没有八喜的补给下日益稀少,为了下一轮时家驭灵师考核的时候有足够的时光之灵,八喜这回便不跟着时宴了,独自在时光塔里头奋战。
时宴独自出门,凭借和辰光之间无形的契约,很快找到了辰光,一条白色的蛇正挂在树上懒洋洋地趴着,似乎是在假寐。
时宴还在疑惑辰光怎么没发觉他的到来,下一秒,辰光的身影瞬间不见了,时宴只觉得有个冰冷的东西窜进自己的衣服里,低头一看,辰光已经熟门熟路地趴在他的身上,身体圈着他的腰,脑袋亲昵地蹭着他的胸前。
原来是想吓他,时宴失笑,任由辰光在自己的身上乱窜。
果然一段时间没见,辰光又长大了不少,而且身体变粗了一些,隐隐有着当初时宴第一次见它时的模样了。
自辰光和时宴签订契约之后,一人一蛇就整日黏在一起,第一次分开这么多天,辰光似乎特别的想念时宴,靠在时宴身上不停地蹭他,时宴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但随着辰光蹭完左胸又蹭向右胸,来来回回地挪来挪去,蛇信子一吞一吐的,隔着衣服扫过他胸前的敏感点,时宴觉得有点不对了。
如今的时宴正值十五六岁的年纪,青春期少年正发育的时期,最经不起挑逗,即使被一条蛇给蹭着,时宴居然隐隐有点异样的感觉。
好歹上辈子也是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这辈子因为一心想着复仇变强,而且这具身体迟迟没有生理现象发生,时宴都快忘了这种感觉了,此时此刻一股奇异的快感在体内腾升,时宴立刻将辰光揪了出来,和辰光对视着。
这种时候,他又想起了他和这条蛇之间诡异的夫妻契约。
辰光被时宴捉了出来,于是不明所以地看着辰光,蛇瞳和时宴对视着,倒影着时宴的模样,蛇信子一吐一吐的,看上去极为懵懂。
时宴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虽然妖兽的智慧和人类差不多,但辰光显然还没长大,对方的无心之举居然被他想成了龌龊之事,时宴有些赫然,让辰光别再蹭了,于是时宴带着辰光上路了。
从永恒国度到火炎国有一段极长的距离,时宴已经用最快的方式赶路了,日夜兼程,也走了整整十天才到火炎国的边境的城市。
终于到达火炎国,作为整个大陆气候最炎热的国度,火炎国的气候与永恒国度截然相反。在博拉瑞是准备入冬的季节,在永恒国度则彻底进入了冬天,可来到了火炎国,却恍如夏天一般,时宴第一次来火炎国,对这里的高温有些不适应,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衫,辰光也无法隐藏,索性就直接趴在他的身上。好在附近不少人都带着灵宠,千奇百怪,时宴带着一条白蛇,也没被人围观。
火炎国作为国土最大的国家,人口却不多,火炎国向来尊崇贵在精不在多的原则,因此虽然人少,但好战脾气狂暴的火炎国人民,几乎全民皆兵,他们的驭灵师比例是所有国家中最高的,走在路上的人中,十个人里头有四个是驭灵师,剩下六个即使是普通人,也有极其灵巧的身手以及攻击力。
时宴此次出门做足了准备,大陆通用的货币也带了不少,他先在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下,然后寻找附近的猎人公会,查询有关于严冰候的消息。
严冰候一族在火炎国还算是出名,他们的资料并不难找,只是比较可惜的是,他们家族所在的地方在另一个城市,那个城市离这里至少有四天的路程。
晚上时宴回到旅馆,看着火炎国的地图,计划着该如何对付严冰候。眼见夜越来越深,早就趴在床上等时宴的辰光见时宴还在聚精会神地思考着,便慢慢爬了过去,用身体卷住时宴的手,将他朝床的方向拖去。
时宴被辰光打断了思路,有些无奈地看着它。自从这次分开之后,时宴发现辰光不仅更加黏他了,而且还极其热衷于修炼水灵控魂术,每晚一到点,就拉着他去床上修炼。鉴于修炼水灵控魂术不管对时宴还是对辰光都有不少好处,因此时宴也由着他了。
只是这几日下来,时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见辰光趴在自己的身旁,已经进入了修炼状态,时宴也不再多想,迅速开始利用精神力调动体内的水灵之力。
片刻之后,眼看时宴进入了修炼状态,趴在一旁的辰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它的周身泛出了白色的光芒,随着光团越来越大,一个男人慢慢出现在了时宴的身边。
这是一个长相十分特别的男人,不同于这个世界人类较为温润的长相,男人的五官深刻分明,双眼较为细长,根根分明的睫毛搭配长长的眼线,以及诡异的竖瞳,看上去十分妖异,笔挺的鼻子,嘴唇冷冷地抿着,身材高大均匀,浑身的肌肉分布的极为合理,他的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无言的冷厉和攻击性,虽然极白的肤色令他看上去十分优雅,但蓄势待发的野兽一般的气势,却是无法掩盖的。
不过当他转头面对时宴的时候,那股子充满攻击性的气势顿时完全收敛起来,他悄悄地站到时宴面前,趁着时宴完全沉浸在修炼中,一边用强大的精神力安抚着时宴,带着时宴修炼,一边一心二用,有些贪婪地看着时宴的脸,然后低头嗅了嗅时宴的气味,习惯性地吐出舌头,蛇信子一样柔软的舌尖慢慢地滑过时宴的脖子,沿着脖颈一路向上,动作轻柔地将时宴的嘴巴来来回回舔了好几遍,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想低下头咬时宴胸前凸起的地方,突然,时宴身体动了一下。
下一秒,时宴倏地睁开眼睛。
目光所到之处空无一人,四周一切如常,似乎没有丝毫异样。
时宴压下心中怪异的感觉,低头一看,辰光懒洋洋地趴在一旁,缓缓地睁开眼睛,似乎也刚冲修炼中醒来一般。
时宴皱着眉头,神色不定地沉默了好几秒,最终抬手,摸了摸辰光的脑袋:“今天先修炼到这里,睡觉吧。”
他说着,勉强压下内心的怪异感,带着辰光躺到了床上。
当晚,时宴做了个诡异的梦。
整个梦境都是朦朦胧胧的,四周的一切都看不清,但时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有人压着他的身体,疯狂地吻他。
他看不清对方的样子,感觉对方紧紧抱着他,从他的脖子一路往上,用力地吮.吸他的嘴唇,和他的舌头交.缠,然后咬住他敏.感的耳朵,又一路向下,最后用舌尖绕着他胸前的点不断地打圈。
时宴浑身热的要命,对方的嘴巴在他的左胸和右胸来回留恋,手不断地抚.摸着他的身体,时宴能感觉自己和对方的喘息交织在一起,快感一波一波袭来,然后
时宴突然从床上坐起,本来压着他的辰光顿时被时宴甩到了一旁,时宴茫然地睁着眼,大口大口地喘着,好一会儿才从那旖旎的梦境中回过神来。
清醒了的时宴转头一看,辰光正慢慢地从床底下爬上来爬回他身边,想到刚刚醒来的时候将辰光甩开,恐怕之前自己睡觉的时候,正是辰光压着自己了结果他居然做了那样的梦
时宴动了动身体,突然察觉身下湿湿的,顿时脸色一变,这种事他上辈子也经历过,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见辰光顺着被子正爬上来,尾巴似乎快扫到他的身下了,时宴立刻眼疾手快地将辰光揪起来,将它弄到了一旁,然后迅速起身朝洗浴室走去。
辰光看着时宴匆忙的背影,眯了眯眼睛,将时宴刚刚盖的被子卷起来,然后整条蛇蹭了上去,被子里满是时宴气味,由于刚刚射过,气味比以往更添了淫..靡。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多多、asak荒途、兔子爱吃肉、mono_纪尧的地雷~~~~
谢谢小正的手榴弹~~~~
谢谢喵″的长评~~~
鉴于前两天断更了一天,而且收了介么多地雷手榴弹,还有强大的长评!本周会爆发的,预计周六或者周日,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