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宴这具身体的记忆中,是有时连的模样的,不过时连陷入昏睡的时候,时宴年纪还比较小,时宴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来看时连也是模模糊糊的。如今隔了这么多年,当真真切切地见到这名时家家主,时宴发现他比记忆中要苍老了不少,刚硬的五官,脸上虽然有皱纹,但看起来更加威严,虽然因为刚醒来不久,脸上犹存病态,他此时还半躺在椅子上,腰部下方盖着个毯子,但却丝毫不损他周身散发的气势。
并不是刻意使用威压,而是强者自然而生的强大意志,令四周的人不得不生出畏惧之心。
不过,当时宴出现的那一刹,时连脸上的神情立刻发生了变化。刚刚还冷硬刚正的老人,见到时宴进来后,神情立刻柔软下来,他扯了扯嘴角,含笑地看着时宴:“宴儿。”
时宴见时连第一眼没有看穿他,心中的大石勉强放下一半,他抬起脚步,神色如常地走到时连的身边,学着过去时宴的模样,乖巧地站在老人面前:“爷爷你醒来了都不和我说一声。”
时连摸了摸时宴的脑袋,将时宴上下打量一番,看着时宴已经和几年前截然不同的模样,有些感叹道:“这么多年没见,模样倒是变了,性格还是一样。”时连似乎是真的极其疼爱他,眼中的温柔和宠爱不像是作假。
时宴感觉时连的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努力让自己身体不紧绷着,他深怕时连立刻看穿了,给他的脑袋来一下狠的。
但最终时连也只是轻声细语地和他说着话,在时连和时宴说话的过程中,时勋时礼等人见状,也一一退下不打扰他们了,待屋里只剩下他们祖孙二人之后,时连顿时安静下来,低着头盯着时宴半响,直到时宴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僵,时连这才缓缓开口了:“虽然爷爷睡了很多年,但该知道的东西还是懂的,是不是有不少事情瞒着我,都说了吧。”
时宴心中一紧,时连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最考验人心,要他自己说出来?天知道时连究竟知道了哪些。
时宴低着头,轻声道:“爷爷你都知道了还要我说什么”
时连似笑非笑地看着时宴:“看来还是有长进的啊,也是,不聪明哪能收服八喜,不机灵怎么可能身上会有妖兽契约”
时宴低着头,心中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时连能立即看穿他与八喜和辰光有契约,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在时宴的预料之内,虽然他现在是青级,但在黑级面前却还是个小喽啰罢了。
“最让我惊讶的是,你居然成为了驭灵师。”时连看着时宴道,“你胸前挂着的那是什么?”
时宴见时连已经注意到了轮回之石,低声道:“一次偶然得到的,是靠着它我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时连看了轮回之石好一会儿,神情变幻不定,最终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地,低声道:“你这些年的事情,时礼也都和我说了,能在这样的境况下撑过来,难为你了,我曾想保你一世无忧无虑,想不到结果却让你被整个时家憎恨。还好你自己争气,不仅成为了驭灵师,而且还得到了常人所不能得到的东西”
时宴见时连话中有话,也不便打断,就在他的身旁,静静地听着。
此时此刻,时宴大致能确定时连不会再怀疑他了,若是时连真心对他好,时宴自然也会好好待他,说起来时连虽然不是个好爷爷,但是他对时宴的溺爱却不是假的,明明是时宴有错在先,不仅害了时连,还害了整个时家,但到了时连的口中,却反而是他们的不是了。
难怪家主陷入沉睡之后,时宴会遭到那么多同龄人的排挤,那个时宴会有那样的下场,时连绝对是有责任的。但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时宴突然也羡慕起了这具身体的人,他抬头望着时连,面对时连这样宠爱到骨子里的亲情,大概谁也无法拒绝吧。
时连见时宴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望着自己,心中稍加宽慰,和几年前相比,时宴真的完全不同了,这段磨砺虽然让时宴受苦,但给他带来的好处却是一生受用的:“你身上的这个吊坠,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在我小时候曾有幸见过当年的家主佩戴过,不过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遗失了,据闻这是一件不世珍宝,只有时家特定的人才能用它,然而连着好几代人都无法参透这个吊坠的秘密,慢慢也被人遗忘了,当做了家族象征,遗失了之后曾费了一番功夫寻找都就没找到,慢慢的也被淡忘了,想不到最终还是回到时家人的手中,你能靠着它成为驭灵师,必然是已经可以使用它了。爷爷很欣慰,真的很欣慰。”
时宴见时连有些激动地拍了拍自己的手,笑道:“爷爷以前你给我凝聚灵气的宝瓶,我靠那个让双眼恢复视力,有一次意外发现这个吊坠把宝瓶的灵气吸取了,自己凝聚出了灵水,就用它来滴眼了,本只想让双目复明,想不到最后还能成为驭灵师,说起来也是爷爷的功劳。”
时连这才想起,时宴的双眼本是望不见的,可此时看时宴,双目清明,哪里还有当年那眼珠浑浊的模样,便拍着时宴笑了起来:“你没说我还没注意,如今你已经是驭灵师,靠着体内的灵力就能让双眼复明,只是这样做需要不断运用灵力,比常人要累上不少,也许这也是你灵力进展这么迅速的原因。你的体内有两道契约,恐怕都是借助这个吊坠而形成的,如果我没猜错,八喜就是被吊坠所压制才降服于你的吧?妖兽应该也脱不了干系,否则以你如今的实力,别说收服妖兽,恐怕想要见到它都不太可能我刚醒来不久,时禅就过来找我诉苦,说他饲养的妖兽辰光在不久前死了宴儿,是不是被你收服了去?”
时宴见时连居然这么快就猜到辰光在他的身上,当即也不否认。
时连闻言摇头笑了起来:“遗失多年的吊坠不仅被你找了回来,还被你用去了,被囚禁在时家多年的妖兽也被你收服了,当初花了极大力气找来的魂器,器灵也成为了你的灵宠我本以为你这辈子都要做普通人,想不到机遇居然比我这个黑级的老头子还好。”
时宴闻言,低下头不语,他确实觉得他这辈子机遇极好,仿佛上天也助他复仇似地,令他得到了这些常人得不到的东西。
“你现在的实力虽然看似在绿级,但我看得出,你实际的战斗能力必然不止绿级,如果再加上八喜和妖兽相助,恐怕普通紫级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时宴闻言,吓了一跳,看来时连虽然看穿了他的身家,但也将他高看了不少,时宴连忙道:“八喜虽然和我签订了契约,但八喜并不擅长战斗,那妖兽虽然也降服了,但它却变成了幼兽的模样,还在成长期。”
时连点了点头,随后话锋一转:“宴儿快成年了吧?”
“离十六岁还有几个月”
“爷爷这一次沉睡,不仅荒度八年时间,而且实力还隐隐有些后退,恐怕无法再恢复巅峰时期,就是回到黑级初期,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所以才一直瞒着你。几个月后,时家会对外透露我已经醒来的消息,到时候一起给你办个成年礼。”
时宴闻言,心中一股暖意流过:“谢谢爷爷。”
时连笑了起来:“成年之后可就不像现在这么悠闲了,你已经是驭灵师,而且还是极有潜力的驭灵师,时家如今在六大家族排行最末,以后能不能往上,就看下面的一辈了,宴儿,爷爷对你期望很高,在时勋之后,你将是最有可能成为黑级的,所以这个成年礼要好好办,从现在就开始准备吧。”
时宴笑了笑,却没有太将时连的话放在心上,被一名黑级驭灵师夸赞是一件好事,不过时连对他极为溺爱,自然赞誉有加。
和时连又聊了一番最近发生的事情,见天渐渐黑了,时宴知趣地起身告辞,而在他离开之后,时连转头便对时勋以及几名长老吩咐起来。
听闻时连要在时家宣布时连醒来的消息的同时,给时宴举办成人礼,按照宣布时家少主的仪式规格来举办,所有人虽然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又在情理之中,时连对时宴的溺爱是出了名的,果然便如大家所预料的那般,时连一醒来,时宴的小霸王时期又回来了。
这时,时勋却开口了:“家主疼爱时宴,想给他办个风光的成人礼弥补这些年来时宴受的苦,这一点虽然大家都能理解,但不论如何,时家少主人选未定,按照这个规格来举办的话,家主难道是想”
“没错,我确实有这个意思。”时连道,“宴儿本身天赋出众,只可惜生出来的时候现在他能有机会再次成为驭灵师,可见气运极强,你们大概还不知道他手上藏了不少底牌,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
其中一名长老道:“但是时家与时宴同辈中,也有不少极有天赋的子弟,比如时殷”
时殷今年二十岁,八年前家主陷入昏迷的时候,时殷才十二岁,当时虽然在时家子弟中是有天赋的一位,但真正的晋级速度还没展现出来,时连也是这几日才听闻时殷的名字,对他确实还不够了解。
另一名长老见状,立刻也道:“时宴虽然这两年性格有所收敛,但家主,他的性子您也知道,现在就立他为少主,是否太草率了点时殷不仅实力强,而且确实也有些才干。就算忽略时殷不谈,时慧长老的孙子时风小小年纪天赋出众性格沉稳,也是极好的”
时慧虽然是站在时宴这边的,但涉及到孙子就立刻不一定了,此时他保持中立派,低着头不说话。
时连见大家纷纷反对,顿时沉默了起来。他其实也知道时宴是怎样的人,之前他对时宴基本不报以希望,但这一次见面,时宴却给了他极大的惊喜。不仅拿到了吊坠,收服了八喜,还收服了妖兽,除此之外,他还隐隐感觉到时宴身上还有件强大的器具,很可能是攻击魂器,并且,时连还发现,时宴本来灵魂和身体不契合的毛病,这次见面也改善了不少他甚至注意到了时宴手上的戒指,那个黑色戒指他看不透,那个银色戒指他立刻认出来了,绝对是时勋的。
在这么多的前提之下,时连才起了立时宴为时家少主的心思,但显然长老们极其反对,时连也不得不承认,时宴的性格是个定时炸弹,这两年有所收敛并不能代表什么,如果将来他接掌时家之后,变成了小时候那狠毒的模样,时家可就完蛋了。
见时连也有所动摇,长老们立刻纷纷开始劝说,时连被吵的烦了,直接转头看时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他之后,时勋才是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到时宴那一辈还晚着呢,因此时连索性将问题丢给时勋,反正时宴手上有时勋的戒指,时勋不会对他不利的。
时勋见众人都望向自己,沉吟了片刻后道:“既然大家对几个月后宣布少主的继任人没有异议,那么该准备的就继续准备。时宴的成人礼也筹办一下,至于少主的继任人选,就在这几个月选出来吧。让有意争取少主之位的人进行一场比试,最终取得大家满意的人在几个月后宣布成为时家少主。家主醒来,少主宣布,时宴成年,三个消息一起放出,到时候必然会引起整个大陆的轰动,就算时宴不是少主,他的成年礼能在这时候举办,也足够了。”
时勋的话顿时引得众人纷纷同意,时勋见状,笑道:“少主作为未来家主的候选人,选择自然不能草率,单纯的比试灵力或者检测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听闻近日火家境内有宝物出世,另外五大家族皆有份额参加,至于能不能得到宝物就看机运了。我看不如把这次的机会让给这几位年轻人。想要夺得宝物,实力,机智,人脉,气运,缺一不可,就算是我们前往都有可能空手而归,他们中若是有人脱颖而出,想必大家都会信服吧。”
时勋的话令众人皆点了点头,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而已经走出主屋的时宴自然不知道,未来几个月的行程已经被决定了。此时他在仆人的带领下,朝自己的小屋走去,却在半路上遇到了同样放假回来的时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