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德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四周一片空旷,哪里还看得见那巨型猴子和那该死的白蛇的影子。卡德连忙将身上的灵器收起来,灵器里头贮藏的灵力,用一次少一次,卡德很清楚,这一次如果没有这灵器,他恐怕就在阴沟里翻船,被那其貌不扬的小蛇给解决了。
突然,卡德发现在他身前不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他这次进入魔兽森林的原本目的就是探一探路,秉着如果有好东西就顺道先拿走的想法,此时见到前方有异样,自然迅速上前,当发现是一枚空间戒指之后,卡德眼前一亮,但卡德很快发现,这枚戒指已经认主了,当它将它佩戴在手上,不仅非常不合适,他想用自己的灵力冲破之前的认主,可是却被阻挡了下来。
看到了宝物却无法得到,卡德顿时不甘心了,这枚戒指大大咧咧地掉落在这里也十分奇怪,哪有宝物这么好发现的。
卡德骤然想起,戒指掉落的地方,恰恰是那巨型猴子被他袭击的地方,也是那该死的白蛇出没的地方,难道戒指是魔兽的?
开玩笑,魔兽也会使用空间戒指?
卡德脑中胡乱想着,他的防护灵气被使用,他的伴侣莫拉一定能够感觉得到,恐怕不久莫拉就会带着人上来找他,既然如此,卡德也懒得下山了,直接在着等着他们上来好了。指不定那两个魔兽发现戒指不见之后还会去而复返,到时候他就联合时殷将两只魔兽都捉回去立功!
卡德这样想着,脑中想过无数引诱那两个魔兽出现的办法,然而他的计划还未想的周全,突然,一股极其凌厉的力量从一个方向袭来,卡德连凝聚灵力都来不及,只来得及打开灵器,下一秒,那股凌厉的力量狠狠地撞到卡德的灵器上!
卡德整个人在地上翻滚了一番,他吓了一跳,迅速抬头一看,差点没吓出心脏病,一条的白蛇正竖立在他的身后,妖异地蛇瞳紧紧地盯着它,看上去充满了攻击性!
卡德被白蛇盯着浑身汗毛竖起,但他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驭灵师,能够走到蓝级这一步,卡德也算是身经百战。他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浑身的蓝光一泛,刚想凝聚灵力,那条白蛇再一次冲了上来,卡德吃过这白蛇的亏,知道它会冲破空间直接瞬移,因此这回它做好了准备,想着用灵器抵挡白蛇的一次攻击,等他灵力凝聚完毕,就是这蛇身首异处的一刻!
然而卡德的如意算盘还是打不成,灵器虽然再一次抵挡了白蛇的攻击,但随后,卡德悲剧地发现,四周的灵力似乎受到了一些不稳定因素的影响,连带着他体内的灵力也变得不稳,虽然波动并不是很强烈,但在战斗时期,这种不稳定几乎是致命的!
卡德匆忙之下,只弄出了两个滚雷朝白蛇扔去,其中一个白蛇闪过了,第二个不偏不倚地砸在白蛇身上,白蛇的行动受到了部分的影响,但很快,恼羞成怒地白蛇再一次朝他冲来。
几次交手之后,卡德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白蛇的对手,于是转身就想跑,白蛇立刻毫不客气地追杀过来,它虽然是蛇,但在草地上滑动的速度非常的快,几乎一眨眼就滑到了卡德的面前,上半身竖起,蛇瞳紧紧地盯着他手中的戒指。
卡德明白白蛇是向他讨要戒指了,心中虽然十分不舍,但戒指再好也不如自己的命珍贵,卡德将戒指拿了出来,在白蛇面前晃悠了一下,然后恶狠狠地道:“想要?还给你!”
卡德说着,朝戒指吐了口唾沫,然后将戒指高高地抛出,利用灵力,将戒指扔进了沼泽中!
白蛇眼看着戒指被扔进臭气熏天的沼泽,却没有像卡德所想的那样,立刻冲过去将戒指捡回来,而是缓缓地转过头,这一刻,白蛇的神情彻底的变了,它阴鸷地盯着卡德,周身所散发地气势,令卡德从心底开始发寒
一个人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漫长,时宴手上又没有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见辰光迟迟没有回来,时宴带腰上的伤口不再往外渗血了,时宴慢慢地站起身,朝洞外走去。
他刚刚突然想起他身上还携带了一枚防护戒指,是当初时勋送给他的十五岁生日礼物,能够在他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阻挡紫级驭灵师的全力一击!
有这东西在手,时宴的生命有了保障,辰光现在还是幼年期,时宴实在放心不下,决定去看一看。
时宴一瘸一拐地走着,速度越来越快,当他终于来到之前遇到卡德的地方,时宴愣住了。
卡德已经不见了,但地上却诡异地残留着卡德之前所穿着的衣服,衣服已经被泛着恶臭的液体渗透,慢慢地腐蚀,在这衣服的四周,不少野草甚至都枯萎了。
时宴脑中闪过当初他在时家密室里头所见到的一幕,其中一个壮汉被辰光咬住了手,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成一滩死亡!
可是此时的情况更诡异,卡德死了,那辰光呢?
时宴看了看四周,丝毫不见辰光的身影,时宴连忙一瘸一拐地在四周仔细地搜寻起来,很快发现了卡德和辰光的战斗痕迹,蛇爬过草丛留下的痕迹是很明显的,卡德是雷属性的驭灵师,之前他发出攻击的地方,也留下了不少痕迹。
时宴顺着辰光爬过的地方一路寻找,慢慢地走到沼泽边。
臭气熏天的沼泽区,里头藏了不知多少毒物,是这附近最危险的区域之一,时宴眼看着辰光滑进去的踪迹,死死地盯着沼泽,双手拳头慢慢地握紧。
就在这个时候,沼泽内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时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方向,眼看着那东西的动作越来越明显,时宴拿出了九重杀,辰光爬进了沼泽,若是死在里面,很可能会成为存活在沼泽里头的毒物的晚餐,他要是没看就算了,看到了自然要为辰光报仇,如果辰光没死的话
时宴紧紧地盯着那活动的东西,眼看它慢慢朝自己靠近,时宴全神贯注地看着,终于,那东西爬到了时宴面前,突然,冲天而起!
时宴的九重杀却没丝毫动静,不仅没有攻击,甚至还收起来了,因为随着辰光越来越靠近,时宴和辰光之间的联系令时宴迅速感觉到了它。
辰光哧溜一下就爬到了时宴身上,此时它浑身恶臭,身体四周满是沼泽里头的泥泞,将一条漂亮的白蛇变成了脏兮兮的灰蛇,但时宴却没有丝毫不满,感觉辰光挂在自己身上,不知不觉中已经变长的身体圈住自己的腰,头部抵在时宴的下巴上,时宴抚摸着它的身体,也学着辰光的模样,用脸蹭了蹭它的:“我差点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时宴喃喃道,辰光感觉到他担忧的情绪,不自觉身体将时宴圈得更紧了一些。
片刻之后,待时宴的情绪稳定下来,辰光将从沼泽地里头拿出的戒指交给了时宴,时宴郑重地将它戴在手指上,之前在那洞穴中,戒指到时宴手中太短暂,时宴只来得及认主,还没和戒指融合,因此才这么容易就弄丢了,有了这次事件之后,戒指一到手,时宴迅速和戒指融合,戒指自动化作和他手指相符的大小,黑色的戒指与时宴修长白皙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清冷的颜色,与时宴的气质倒是十分相配。
辰光见状,满意极了,挂在时宴身上懒洋洋地不动了。
时宴转身回到卡德所在的地方,虽然不明白过程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当看到辰光拿着戒指从沼泽地回来的时候,时宴也大致猜出了,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辰光杀人,可是当对手换成了卡德这个蓝级驭灵师,而辰光还只是幼年期,便不得不令时宴再一次正视辰光的实力了!
卡德死了,这件事恐怕不会简单善了。
时宴和辰光合力将四周的痕迹给毁了,再将卡德的尸体掩埋,彻底做了个毁尸灭迹后,刚刚被时宴忽略的腰伤又一次发作起来。
时宴看着横亘在前方的沼泽地,却无可奈何,和辰光回到之前所躲藏的隐蔽的地方,时宴拿出空间戒指里头疗伤的东西,涂在了腰上,辰光在一旁亲自监督,见时宴弄完了,这才去附近的水源洗澡去了,顺道还将时宴的外衣给带走了。
时宴穿着单薄的上衣和裤子,半躺在里头闭上眼睛休息,好不容易再次等到辰光回来,见辰光脑袋顶着他的衣服,一路小心翼翼地爬回来,时宴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将已经被水漂干净湿漉漉的衣服拿来,利用九重杀的火属性将衣服弄干,时宴休息的差不多了,迅速带着辰光悄悄下山。
这一次他们的运气很好,绕过沼泽地的时候,选择了和上山的时殷截然相反的方向,二人隔着个沼泽地擦身而过,时宴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博拉瑞学院的营地。
此时已经是上午时分,时殷和莫拉等人离开有两个小时了,没有六年级的学长监督,在四年级人缘混的不错的时宴并没有人来找他麻烦,八喜冒充了时宴一早晨也没被人发现不对,待八喜见到时宴后,时宴便从八喜那得知时殷带着莫拉水濂等人进入魔兽森林,时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和辰光已经将善后工作做好,错过了这一次,时殷怕是永远也找不到他和辰光这两个罪魁祸首了。
果然,傍晚时分,时殷带着另外三个蓝级驭灵师脸色极其难看地回来,三年级的指挥员卡德一整天都不见踪影,再加上大清早时殷等人反常的举动,迅速有谣言在学员之间传开。
鉴于卡德之前太过霸道,三年级的学员早看他不爽了,谣言传的十分不客气,大意是卡德自命不凡,独自前往魔兽森林邀功,结果被魔兽吃掉了,亦或是卡德此人丧尽天良,连魔兽森林里头的魔兽都看不过去,趁着晚上把他叼走喂崽子了等等
总之,卡德失踪的消息已经在学员之间彻底传开,不过大多人还是不相信,抱着调侃的态度来传播谣言的,直到第二天时殷宣布卡德失踪,大家原地待命,他们已经向学校报告,学校会尽快派人前来,而在学校没来之前,时殷会组织搜寻团队山上寻找卡德,秉着决不放弃任何一名学员的信念,直到找到卡德为止。
时宴站在人群中,他依旧离时殷很远,看不清时殷的模样,不过时殷的话却令时宴不自主地在心中冷笑。
当初他和辰光离开之前,早已将四周的痕迹都抹去,卡德身上所有的道具都被辰光毁掉,而尸体和衣物,都被他扔进了沼泽,魔兽森林这么大,他们可不知道卡德之前是死在沼泽区的,而且时间过去越久,找到卡德的希望越渺茫,时殷既然这两天找不到,那么以后就更别想找到了。
时宴明白这个道理,时殷不可能不明白,今日说的这些都是场面话而已。
卡德失踪的消息被确认,众人反而安静下来了,三年级被的指挥权被时殷接手,在等待校方人到来的这两天,整个营地的气氛都极为压抑。卡德毕竟是蓝级驭灵师,即使放到外头他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就这样死在魔兽森林,这时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期中考试还没开始,就发生了这么一出事,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整个营地中,受卡德死亡影响最大的莫过于莫拉了。她将所有负面的情绪都发作在了她所指挥的四年级上头,纵然不少人有位卡德的死亡而惋惜,但很快因为莫拉的疯狂,而开始憎恨起她来,连带死去的卡德都没被众人的怨气幸免。
而时宴继续他低调的生活,自从那日从魔兽森林回来,时宴立刻发现了辰光的不对劲。也许是之前和蓝级驭灵师战斗一场消耗太大,辰光毕竟还是幼兽,在魔兽森林的时候还强打起精神,回来之后迅速萎靡了下去,时宴见它精神不振,也不知该拿什么令它恢复。正巧这日天气骤然转冷,众人不自觉换上了厚一些的衣裳,时宴索性让辰光隐藏在他的外套内,与轮回之石待在一起,让轮回之石上的灵水给辰光修养,辰光靠在时宴的胸前,时宴有事没事的时候便会与它互动一番。
正巧此时莫拉走了过来,阴沉着脸看了四周一番,见时宴低着头笑容温柔,她眼中一寒,这几日她的伴侣失踪,正是心情极差的时候,见时宴居然还有心情笑的那么开心,莫拉立刻走到时宴身边:“你,过来,今天的衣服负责洗了。”
时宴抬头看莫拉,不明白这个女人又发什么疯。
虽然之前时宴被指定成后勤,但由于卡德的失踪,各年段的学员暂时都没有上山,因此每个人的个人卫生都是自己解决的,自然包括衣服自己洗。
见时宴坐着不动,莫拉立刻火了:“今天有人进入魔兽森林寻找失踪的蓝级驭灵师,他们在危险的魔兽森林寻找了一天,现在疲惫不堪的回来,难道他们脏了的衣服还要让他们自己洗?你这个后勤是怎么当的,快点去把他们的衣服洗干净!”
时宴看了莫拉两秒,最终起身,朝从魔兽森林归来的人们那个方向走去。
其中一名驭灵师正巧朝莫拉的方向走来,和时宴擦身而过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地,盯着时宴的背影,眼中闪着莫名兴奋的光芒。
时宴丝毫未察觉,因为此时此刻,他的目光已经被前方刚从魔兽森林回来的一个小队中的一个人吸引住。
是他!
上辈子时宴死亡变成灵魂后,在餐厅跟踪时翼时,正是因为被一个年轻男人攻击,这才因缘际会地通过轮回之石重生成现在的时家少爷。
此时此刻,时宴居然在这里碰见了那个年轻男人,然而更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见时宴盯着自己看,年轻男人转头一看,一下子便瞧见了时宴,他显然是认得时宴的:“时宴?”
年轻男人身旁的人闻言,转头看了时宴一眼,笑道:“时殷,这是你们时家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