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就像没听到一样,面无表情地和辰光继续坐着,看都没看旁边一眼,辰光更不用说,在它的眼里,除了时宴是老婆需要特别关注之外,别的人类长的都差不多,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那人见时宴丝毫没有理会她,顿时有些尴尬,于是她起身走到时宴面前:“你好,我是一名绿级驭灵师,你身边的魔兽是你的灵宠吗?我从来没见过蛇形的灵宠,对它非常的好奇,可以让我摸摸它吗?”
时宴抬头,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娇媚的少女,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若是平常,对方给他三分笑脸,时宴也必然不会冷脸面对,但奈何他还未从刚才失落的情绪中缓过来,实在是没有和陌生人搭讪的兴趣,时宴语言简洁地道:“不要乱碰,它很危险。”
少女见时宴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顿时有些气恼了,嘟着嘴巴瞪他,时宴该说的都说了,懒得再理会她。
少女见时宴确实没有被自己的美貌吸引,真的不太想搭理自己,便直接道:“我是一名绿级驭灵师,还没有灵宠,我很喜欢你的灵宠,也觉得它很适合我,反正你只是个黄级驭灵师,还没到收服灵宠的最佳时期,你把这条小蛇卖给我怎样。”
少女说着,见辰光虽然是蛇,但却极其漂亮,细细小小的也没什么攻击力的样子,便还是忍不住朝它伸出了手:“你要钱币还是要宝物,或者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和我说啊!”
她的话音未落,辰光倏地抬头,看着少女朝自己伸出的手,它似乎明白少女要图谋不轨,辰光身形一闪,连时宴都没反应过来,便化作一道白光,下一秒出现在少女的身上,细细小小的蛇身紧紧地勒住少女的脖子,蛇首在少女的脑袋四周晃悠着,蛇口大张,毒牙在阳光下泛着可怕的幽光。
少女的脖子被紧紧勒住,脸几秒之内变了颜色,她的眼睛紧紧盯着一旁的蛇口,嘴巴因为缺氧而大张着,辰光盯着少女的头片刻,似乎连下嘴咬都有些嫌弃,最终将脑袋撇向一边,但身体却缩地更紧了!
“辰光!”时宴吓了一跳,想不到辰光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而且当它对少女发起攻击的时候,那气势与过去的辰光极为相似,看的连时宴都忍不住一惊。
辰光听到时宴的声音,立刻动作一顿,转头看向时宴,见时宴要它停止,辰光似乎有些不满,但还是放开了少女,随后合起嘴巴,看上去又变回无害的模样,瞬间回到了时宴的身边,上身趴在时宴的身上,脑袋依偎着时宴的锁骨,看上去继续温顺无比。
四周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本坐在少女身旁的几个女生立刻跳起来,将几乎晕过去的少女扶住,对时宴怒目相视:“你这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洛菲只是想买你的灵宠而已,并没有抢夺,你让你的灵宠差点勒死她,你知不知道杀死驭灵师会有怎样的下场!!”
时宴也被辰光的举动给弄惊到,但这种时候却不是急着对付自家灵宠的时候,对方这么咄咄逼人,时宴自然也不会客气:“我说过我的灵宠很危险,可惜她却不听警告,咎由自取。”
“再怎样,你一个男人对着女人动手,实在是太失你驭灵师的风度了!我看你穿的好,也不像是平民,你姓什么,是哪一族的,难道你的家人从小没教导你尊重女士吗!”
时宴嘲讽地看了她一眼,懒得和她争吵,直言道:“抱歉,我可以拿钱币赔偿。”
“呸,谁要你的钱币,你以为洛菲是谁!!她所受的惊吓,可不是钱币所能弥补的!”
“哦,原来钱币不是万能的啊。那希望阁下下次也别用钱币来打别人灵宠的主意,我会认为你是在挑衅,谢谢。”时宴说着,朝他们扔了个药剂,具有镇定安神作用,见她们接下了,时宴转头就走。
“等等,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一走了之了吗,袭击驭灵师是大罪,就算这里是骊城,也是要遵守大陆公认律法的!”
“当受到袭击的时候,即使平民也有权利反抗。”时宴说完,抬脚离开了。
那几名女生想出手反抗,但一想到刚刚辰光凶狠的样子,顿时胆怯了,眼睁睁地看着时宴离开,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这种时候出现在骊城的黄级驭灵师,一定是来三大学院招生的,哼,别让我们遇到你!“
而时宴离开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辰光放到了面前,时宴严肃地盯着他问道:“你的速度很快?”
辰光歪着头看着时宴,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听得懂,不要假装。”时宴道,“除了速度非常快之外,你还会什么?毒吗?”
他一直以为辰光还是幼蛇,正处于被他饲养的婴幼儿状态,可是今日一事,令时宴认识到,即使是婴幼儿状态的通天蟒,也是具有攻击力的!
想起之前的辰光能够掌控四周的灵力,这是通天蟒的特点之一,好在今日辰光虽然暴起,但还没有影响四周的灵力,恐怕是年龄还没到的原因。
辰光这回不装了,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爬到时宴的身上,冰凉的蛇身接触到皮肤,一股无言的亲切感袭来,时宴低头看它无辜的样子,想了想今日的事情,虽然辰光做法过激了一些,但毕竟对方动手在先,并且辰光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在想到他开口阻止的时候,辰光迅速停下来回到他身边的情形,时宴最终只是抬头摸了摸辰光的身体,轻声道:“下次不要这么冲动。”
辰光趴在时宴的身上,浑身软趴趴的,蹭了蹭时宴。
这件事便暂时被时宴放到脑后,他在他们曾经居住的地方找不到时翼的消息,很可能当初时翼被那几名驭灵师弄进了三大学院之一,时宴决定去一趟猎人公会。
时宴虽然上辈子生活在骊城边缘最穷苦的地方,但对城市的大致了解还是懂的,在城市的中心有一个猎人公会,是专门打听消息,发布任务的地方,只要有足够的钱币。
时宴手上的钱币不多,但是好在宝物可以兑换,一些对他已经没有用处的东西出手换得的一些钱,足够他去猎人公会打听消息了。
他想查找的几人信息,奈何对他们的了解实在太少,本想从时康身上打探消息,但时康在给他送礼之后迅速被关押起来,时宴找不到和他见面的机会,如今看来,只能从时翼身上入手了。
然而让时宴皱眉的是,当他向猎人公会提出悬赏关于时翼的信息,猎人公会却迅速得出了消息,时翼在一年前进入了奥科学院就读,由于为人极为圆滑,很会溜须拍马,在学院中混的很不错,但奇怪的是,时翼却在一年前失踪了。
鉴于时翼在校园中人际关系很不打错,他一失踪,许多人都寻找过他,自然也想过前往猎人公会,然而连猎人公会也无法查出他去了哪里。
时翼居然失踪了那么现在唯一剩下的线索,便是一个叫做“洛克”的名字了。
上辈子,正是洛克给了时宴最后一击,致使时宴彻底死亡,而更恶心的是,在他死亡之后,洛克还奸.尸。
一想到这件事,时宴不仅觉得恶心的想吐,更是恨不得将那洛克凌迟处死。
时宴所掌握的洛克的资料,除了这个名字之外,他应该和水家有关系,他的天赋能力似乎是冰,恐怕不是水家的直系成员。凭靠这些资料,很快,猎人公会得出了洛克的部分消息他目前就读于博拉瑞学院五年级。
博拉瑞这种人渣居然进入了仁和谦明的博拉瑞学院,恐怕是靠家族关系进入的吧。
时宴回忆当初洛克所展现出的实力,一年前他应该是一名绿级初级驭灵师,不知一年后的今天,他又进入了哪级?
趴在时宴手腕上的辰光见时宴陷入沉思,动了动身体,慢慢爬到时宴的肩膀上,时宴发现辰光似乎很喜欢趴在他身上,为了能和他的视线平视,肩膀手臂和脖子几乎成了它一整天的常住地。有个魔兽不断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偏偏他又觉得很亲近,这种感觉真的很稀奇,时宴抬头看向辰光,辰光朝它吐了吐舌头,甚至还低下头用脑袋蹭了蹭他的嘴巴。
时宴这才想起,辰光的饭还没吃。
带着辰光又找了一家饭馆,见四周落座的都是普通人,应该不会再有麻烦找上来了,时宴点了两碗饭,因为辰光没有手足,饭菜放在碗里头不方便进食,时宴便先将它喂饱了,再吃自己的。
次日,三大学院的招生开始,时宴与众时家子弟一同进入报名,以时宴如今的实力,不论是灵力测试,还是实战都难不倒他,时宴很快便通过了招生的考试。
当填选资料送到时宴手中时,时宴最终选择了博拉瑞。一直和时宴待在一起的时风见时宴很快就填好了,凑过脑袋来一看:“你要上博拉瑞?”
“嗯。”时宴将资料整理好,准备上交。
“我想去北伦呢”
暴力学院著称的北伦?时宴惊讶地转头看时风,想起时风平日表现的嚣张跋扈,还以为他有可能会选择去奥科。
“博拉瑞有时殷那个怪物在,去了得成天生活在他的光环下,还不如不去;奥科名声太臭,里头垃圾太多了;北伦虽然暴力了点,但是男人,就是要狠!而且我听说,北伦学院是出了名的团结,进入那个学院,想要融合进入不容易,但是一旦和融入那个团体,对将来好处无限。”时风冲时宴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时宴大致明白时风将来的路,作为大长老的直系孙子,又有天赋,时风从小被看好,几十年后,只要他有足够的能力,很可能会接替大长老的位子,甚至连家主之位,都可以想一想。那么培养就要从娃娃抓起,在驭灵师摇篮的三大学院,培植自己的势力是必须的,北伦避开了时家的另一个天才,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不过时宴对时家的那些职位兴趣都不大,管理一个大家族太麻烦,操心的事情太多了,这辈子,他除了变强复仇之外,更想过随心所欲的生活,去博拉瑞不仅可以找到洛克,这个学院的风格也适合他。
见时宴没有丝毫动心,时风没有再试图说服,心里头却是松了一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