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喜被时宴面无表情地盯了几分钟,最终坚持不住垂着耳朵可怜兮兮地道:“主人你想对我做什么就尽管来吧,我不会反抗的”
时宴完全无视它的讨好之意,看了一眼趴在旁边睡觉的辰光,低声问道:“这个契约到底是怎么回事。”
八喜立刻低着头装死。
时宴揪起它的耳朵,八喜立刻哇哇乱叫起来:“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一点点而已”
“果然没和我说全。”时宴冷笑,“契约都已经签了,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全说了吧。”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似乎很生气,但实际上时宴心里并没有怪八喜,他是在它的帮助下才和辰光签订契约成功,虽然现在情况诡异了一些,但一切至少是朝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的,说明八喜对他的忠心不假,只是这狡猾的兔子本性难改而已。
“这个契约确实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我之前和你说的话全都没有骗你,那个人类真的靠这个将地狱龙王驯服的服服帖帖,重点是,除了地狱龙王心甘情愿守护那个人之外,据说当人类遇到生命危险的攻击时,地狱龙王还能够帮人类承受大半”
时宴眯着眼睛看着八喜,这对他而言可是非常有利的东西,为什么之前八喜不说清楚。
“我唯一隐瞒你的只是这个契约的名字而已”八喜弱弱地道。
“什么契约?”
“夫妻契约因为通天蟒比你强,所以通天蟒是夫”
时宴:“”
“你去照一下镜子,耳朵后面应该有变化这是你变成通天蟒所有物的象征。”
时宴迅速起身,朝镜子走去,侧头一看,果然在左耳后方,有一条小小的通天蟒的图形!
银白色的小蛇图案印在耳后,好在被头发遮着,不仔细看便看不清。
时宴倏地转头:“我和一条魔兽签订了夫妻契约?难道以后我这个妻要对它这个夫惟命是从?!”什么心甘情愿都是说的好听的吧,它成为了通天蟒的所有物,通天蟒将它看成了私有财产,难怪会有在危机时刻替他承担伤势这种好事
“按理来说是这样子的,但是!意外发生了!”八喜立刻道,“你看,它变成了一颗蛋,重生了一下,身体变小了不说,好像对过去的事情也不记得了主人,你连我这个活了这么多年的器灵都收服了,难道还收服不了刚出生的小蛇么”
时宴想起辰光趴在他身上那种亲切的感觉,刚出生的小蛇,对他只有一股亲近之意,确实没什么危害。
八喜见时宴不说话,明白危机解除,不过为了让时宴彻底消气,八喜立刻蹦到时宴面前:“轮回之石和它有特殊的关系,你拿灵水喂给它,很快它就会长大了,它把你当成了老婆,以魔兽对伴侣的忠诚,绝对会对你很好很好,反正你又没伴侣,多它一个也没什么主人~别生气了~~”
看着抱着自己手臂撒娇的巨肥黑兔子,时宴也生不起气来了。
不管怎么说,收服辰光,时宴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下。
几天之后,手上戴着伪装成手链的辰光,肩膀上趴着隐匿身形的八喜,提着他轻便的行李,时宴与十几个时家子孙,一同离开了时家。
这是时宴重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离开时家,回头望着庄严肃穆的时家建筑,这是整个永恒国度最神秘强势的地方,他在这里待了一年,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了如今的绿级驭灵师,今日从这里踏出,时宴坚信,驭灵师这条路,他将会越走越远,待他再次回这里之时,便是时家人再也不敢小瞧他之际!
当世最著名的三大学院,几乎所有驭灵师都出自于此,分别是以暴力学院著称的北伦学院,以奢华糜烂闻名的奥科学院,以及以仁和谦明而为人称赞的博拉瑞学院。鉴于之前的时康事件,因此时勋很希望时宴能够进入博拉瑞学院,只要时宴愿意,时勋可以让他进去。
不过却被时宴拒绝了,因为他想先去弄清楚时翼在哪个学院!
三大学院分为位于大陆不同的方向,而每次的招生,则是三大学院共同合作,符合三大学院要求的学生,三大学院会向他抛出橄榄枝,至于选择进入哪个学院,便是这个通过考核的考生的自由了。
大陆中心有一个城市是以专门给三大学院提供招生产所而出名的骊城。骊城多年前曾是一个小国,建于坛国和火炎国之间,千年前,坛国与火炎国关系闹僵,为了偷袭火炎国的军队,坛国以卑鄙的手段将骊城灭国,占领此处发起对火炎国的偷袭,这件事震惊整个大陆,火炎国暴怒之下以绝对的手段反攻,不仅将骊城夺走,更吞掉了坛国的大片土地,致使火炎国成就了如今整个大陆土地最大的国度。
而骊城在大陆其其他势力的干扰之下,最终被三大学院接管,成为了他们的招生点而闻名大陆,居住在这里的骊城原居民虽说算是火炎国的人,但同样也受三大学院保护。
而时宴上辈子,便和时翼生活在这个城市的边缘。
时宴上辈子双眼只盯着过着眼前的穷苦生活过日子,除此之外整个世界便围着时翼转,对于整个大陆的形式,以及历史一点了解都没有,更从来不知道,骊城居然还有这样的过去。
再一次踏入骊城,熟悉的城市,却是完全陌生的感觉。
他和时家的大队伍一起,有下人为他们准备好行程,预约好玩乐的高级场所,住所更是早就安排好,清幽雅致,是他上辈子连看一眼都觉得自卑的地方。然而如今他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同时家子孙一同走着,时家的排场本就引人注目,时宴容貌极其出色,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时宴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面无表情地继续自己的步伐。
仅仅在时家一年,他与从前便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即使不是顶着这具身体,气质上的差异,也令他与过去判若两人。
时宴安顿下来之后,委婉地拒绝了和其余的时家子弟去玩乐,独自带着辰光出门了,八喜自己出门转悠了。
沿着熟悉的街道缓缓往里头走,不论是时宴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他的气质,都与这条落魄的贫民街极为不符,一路行来,引得了不少人的围观。这条街乱的很,流氓地痞到处都是,但他们是从这条街长大的,从不会欺负本街邻居,因此时宴以前一直觉得住在这里很安全,然而如今换了个身份,他们会用贪婪敬畏的眼神看他,想吹口哨调戏,但担心引来祸端,只能用眼神将他从头到脚不断打量,恨不得将他身上穿的,手上佩戴的,全都扒下来。
时宴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清晰地感觉,他已经是另一个人,不再是上一世的他了。只有走回熟悉的地方,记忆被剥开,才能深刻认知到此刻的自己与过去有多么大的不同,那些熟悉的邻居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他,如果是过去,他会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但现在他已经不会了。
他来到自己熟悉的家门前,那身破旧的棕红色木门,每一道划痕都那么熟悉,他刚想走上前,一个陌生人从里头走了出来,看到时宴,顿时愣了一下。
时宴也愣住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请问,一年前住在这里的人呢?“
“死了,房子卖给我了”那人被时宴的气势震到,立刻回答道。
“卖你房子的人是谁,他现在去哪了你知道吗?”
“是这房子的原主人,好像姓时听说攀上有钱人享福去了,看不上这破地方”
“好的,多谢。”乍一听到这消息,时宴不知道心里头是什么感觉,心里头像是被狠狠地扎了一下,但随后又觉得没什么好痛苦的,时翼是怎样待他的,他死后所看到的那些,足够明白自己亲自养大的弟弟是怎样的为人了。
连他的尸体都可以抛到垃圾河头也不回地离开,然后以这个为借口向那些驭灵师讨要好处,卖了他们多年的住所又算的了什么呢。
时宴给了对方一些钱币作为报酬,谢过之后转身就走。一步一步踏离他曾经居住几十年的地方,时宴狼狈的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扯了扯嘴角,表情僵硬的要命。
辰光见时宴心情不好,慢慢顺着时宴的手腕溜上来,爬到时宴的脖子上,尾巴卷着他的脖子,小小的蛇头竖立着看着时宴。
时宴这才想起来他身上还带着个辰光,见辰光墨玉一般黑色的眼睛看着自己,冰冷的蛇身轻柔地卷着自己的脖子,冰凉的身体与他肌肤相亲,莫名将他安抚了下来。
时宴抬头看了看四周,见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出了那条街,此时四周没什么人,他抬手,摸了摸辰光的脑袋,手指触碰到冰冷的鳞片,手感出奇的好,见辰光老老实实让他摸,第一次见面那凶戾的样子早不知去哪了,时宴觉得有趣,又摸了几下,笑道:“饿了吗,我带你去吃东西。”
辰光是妖兽,同样是需要进食的。只是和时宴签订契约之前,一直靠着体能维持,虽然能活下去但始终饿着肚子,如今跟着时宴,又变成了刚出生的年幼时期,在它会吃食物的情况下,时宴自然不可能让它饿了肚子。
在来骊城之前,时宴平日除了给他喂灵水之外,还曾尝试给辰光喂了些东西,发现他能吃的辰光基本都能吃,而且饭量比他还大一些,看的八喜在一旁羡慕地流口水。
作为器灵,八喜拥有人类的智慧,拥有和人类几乎接近的五感,能够嗅到食物的美味,但却无法进食,就算吃了也要费尽周折弄出来,吃力不讨好,因此对辰光各种羡慕嫉妒恨。
时宴带着辰光走出了贫民区,找了一家饮食店坐下,将辰光放在桌上,点了两人份的饭菜。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便有人发出了声音:“蛇形的魔兽,很少见呢。”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两点的时候会更新一章,里面的内容俺会在以后补上,乃们如果不买的话,记得千万别点购买~~~~真正的第二更放在晚上~据说双更的话,会有很多留言飞到碗里来会有咩会有咩xd
ps谢谢一木的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