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时宴和辰光的精神力相互冲撞,这次时宴坚持的时间比上次要久一些,不仅因为辰光更加虚弱,也因为这段时间时宴的进步。
期间时宴几次差点被辰光击溃,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浑身灵力乱窜,而辰光的情况也不会比他好到哪去,身受重伤的辰光几乎奄奄一息,闭着眼睛,看上去快死了一样。
八喜在一旁忧心忡忡地看着,辰光虽然离死不远了,但奈何品阶太高,饶是时宴费了这么多心思,恐怕这次想要成功,还是极其艰难的。
就在这个时候,时宴突然浑身一颤,手瞬间从辰光的额头离开,时宴后退两步,眼前一黑,差点倒到地上。
八喜立刻扑上去扶住时宴:“怎么样了?”
时宴缓过来后,强打起精神,目光灼灼地看着辰光,再一次踏前一步:“再来。”
辰光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时宴一眼,眼看时宴又要上来,静静地望着他。
时宴看着辰光这个模样,有些于心不忍,但他好不容易才到达今天这一步,不可能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像辰光这样高阶魔兽,自尊心极强,若是时宴选择平等契约,也许还可能答应,主仆契约,是断然顽抗到底的。
然而时宴也有他的担忧,若是签订平等契约,以辰光的性格,一旦恢复,时宴根本无法束缚对方,辰光或许会因为平等契约而无法伤害他,但他同样不能阻拦辰光的离开,那还不和没签订契约一样么。
见时宴又要开始,八喜再看辰光越来越透明的身体,终于看不下去,跳到时宴的肩膀上道:“它很虚弱,很可能会立刻死掉。通天蟒虽然能自我修复,但也是有底线的,很可能它这次死了,就是彻底的消亡”
“我知道。”时宴面无表情地道。
“它很可能宁死不从,你这样逼迫他,不但最后你什么也得不到,这个世界很可能再也没有通天蟒了!”
时宴看向它:“你有办法?”
见八喜犹豫着不说话,时宴冷冰冰地转过头,八喜见状,立刻开口试探地道: “它和我不一样,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契约签订?”
“平等契约管不住他,一旦它恢复了,也许不会杀我,但是发疯起来,谁也拿它没办法。”以通天蟒偏激的性格,时宴甚至担心它一旦恢复自由之后大开杀戒,以此泄恨。
“有另一种契约,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上古时期有一种极其可怕的魔兽,叫做地狱龙王,能力堪比全盛时期的通天蟒,但是有人类靠这种契约将它收服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什么契约?”时宴狐疑地看着八喜,有这么厉害的东西,他怎么从来没听过?
“无名契约”八喜回答地理直气壮,“这种契约的前提条件是双方体内留着相同的血液,你体内不还有那两滴通天蟒的血吗所以可以试一试。”
“那两滴血不被吸收掉了?”时宴疑惑地道。
“你以为吸收掉了就没了啊,试一试吧,这种契约比较温和,指不定它就答应了。”八喜道。
“契约有什么效用?”时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谨慎地问道。
“上古时期的那个人类,将那地狱龙王管的死死的,地狱龙王对他惟命是从,还是心甘情愿的,比主仆契约还好用”
时宴几乎立刻动心了他盯着八喜许久,见八喜不像是说谎的模样,想到八喜现在是它的契约灵宠,不太可能会陷害他。
见时宴还在犹豫,八喜最终道:“我告诉你这个契约的更主要原因是你身上佩戴轮回之石,它和通天蟒之间必然有联系,也许会增加你签订成功的概率,你试一试吧。”
时宴低头看了一眼轮回之石,想到每一次使用灵力时与辰光之间的感应,以及第一次见到辰光之时,轮回之石发出的微光。
姑且试一试八喜说的无名契约吧。
八喜在时宴耳边嘀咕嘀咕了许久,时宴越听越迷糊,那签订契约的咒语怎么这么奇怪,什么永结同心同入一族不离不弃
时宴不断向开口问,但八喜死活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将步骤说完之后,就拖着时宴走到辰光面前。
事已至此,时宴便死马当活马医。
按照八喜所说的步骤,时宴先将自己的掌心割破,鲜红的血液立刻流了出来,辰光现在基本丧失了行动能力,见时宴手伸进去,也没有任何反应。
时宴将沾血的手递到辰光面前,靠近之后,血液奇异地漂浮了起来,瞬间一分为二。在半空中缓慢地凝练,最终凝聚成两小滴,时宴看着那两滴血,按照八喜教他的奇怪的咒语念了起来:“以天地之间的灵气为证,我时宴愿与辰光签订契约,同入一族,此生永结同心,生死与共,不离不弃,若有违背,灰飞烟灭。”
时宴的话音刚落,一道奇异的光从两滴血液上放出,随后迅速笼罩向时宴和辰光,辰光瞪大眼睛看着时宴,随后剧烈地挣扎起来。
时宴倒是没有丝毫感觉,任由那光笼罩着自己,见辰光反应剧烈,似乎契约起了作用,时宴心情顿时愉悦了起来,期待地看着辰光。
辰光一边死命挣扎着,一边死死瞪着时宴,它瞪着时宴的眼神,十分的古怪。时宴见契约似乎生效了,正想猜测辰光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他,下一秒,一股奇异的感觉自体内腾升,轻飘飘的,时宴顿时脸色一变,这种感觉他曾经经历过,上辈子死的时候,灵魂飞出的感觉,就是这样!
仿佛自己的灵魂飞向了辰光,而在时宴的视线中,辰光的周身也有一道虚影飞出,下一秒,一股奇异的碰撞感袭来,那一瞬间,时宴看到自己胸前的轮回之石飞了起来,悬浮在他与辰光之间,他抬头与辰光的视线碰上,那一刹那,时宴几乎立刻读出了辰光眼中的情绪。
似乎轮回之石令它想到了什么,原本不甘愿的神情,慢慢地平复下来,最终变成了解脱的无奈,它抬眼深深地看了时宴一眼,下一秒,辰光的身体被四周的光芒穿透,似乎消失了。
时宴一愣,顿时一阵天旋地转,时宴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归了自己的身体,但脑中却莫名多了些什么,他抬头一看,囚笼中的辰光果然不见了,反而在囚笼之外,多了个蛋?
时宴立刻转头看向八喜:“刚刚发生了什么?”
八喜眨了眨眼睛,这才反应过来,作为旁观者,他看到的却比时宴更为清晰:“你们身上都发出光之后,你和辰光都漂到了半空中,然后你下来了,辰光还在上头,那光太刺眼,我没看清,等你身上的光消失之后,辰光也慢慢落下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八喜显然还处于震撼中,说话不似往常那般叽里呱啦一堆废话,不过任谁见到了这种情形,都会觉得十分诡异吧。
时宴慢慢走到那颗蛋身边,是一颗白色的蛋,有他两个手掌那么大,圆润圆润的,表面还泛着柔和的光,这蛋是辰光变得?
在契约签订成功后变成了颗蛋难道因为被他收服了,所以变回了最原始的模样,要重生一次?
时宴脑子里头胡乱想着,见那困住辰光上千年的囚笼还放在一旁,心一动,抬手触碰向那囚笼,就在这时,被时宴佩戴在胸前的轮回之石,突然发出了光亮。
下一秒,囚笼顿时粉碎,眨眼间变成了虚无,时宴低头一看,一股无形的力量被摄入轮回之石,无形间,轮回之石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时宴目瞪口呆,这轮回之石究竟是什么来历。
八喜见状,立刻凑了上来:“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时宴问道。
“这个囚笼与通天蟒有关,轮回之石,必然与通天蟒也有说不清的关系。”
“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时宴瞥了它一眼,道。
八喜顿时不满了,扭着屁股跳回去看蛋了。
时宴低头看了一眼轮回之石,他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囚笼,唯独这一次,囚笼里头没有困着辰光,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轮回之石才将它吸收了?
反正契约签订成功,那囚笼拿来也没什么作用,被轮回之石吸收了去也没什么。
时宴这么想着,便也走到那颗蛋面前。
刚刚契约签订的过程中,时宴的精神力似乎被无形中恢复了不少,不过此时依旧感觉很累,他打起精神,将蛋拿了起来,本想放进空间戒指,但在这一瞬间,突然,蛋晃了晃。
时宴和八喜对视了一眼,难道这么快就破壳了?
下一秒,蛋壳龟裂的声音传来,不出一分钟,一条白色的细小的小蛇,从里头钻了出来。
与辰光长的一模一样,不过身体更小也更为稚嫩一些。细滑的身体,流畅的线条,纯黑色的眼睛,仿佛墨色的玉石一般。
小蛇抬眼看着时宴,吐了吐舌头,缓缓地爬向了他。
时宴呆呆地看着小蛇,眼看它顺着自己的手臂,爬到了自己脆弱的脖子上,冰冷的蛇鳞划过脖颈敏感的肌肤,时宴十分想抬手将这蛇揪下来,但莫名的,仿佛能感觉得到小蛇对他的亲近之意,最终小蛇趴在他的脖子上,尾尖和脑袋沿着时宴的脖子打成了个圈,远远看过去像是戴了一条细细的白色项链。
八喜看着时宴,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时宴睨了他一眼,低头看着脑袋趴在自己锁骨上的似乎准备睡觉的小蛇,最终一把揪着它的尾巴,将它扯了下来。
小蛇细长的身体在半空中立刻一翻,尾巴虽然被时宴揪着,但上半身居然竖立起来,视线与时宴的视线平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它看,似乎是在责问他。
时宴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他还是无法接受辰光和他签订契约后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像是完全变了一条蛇一样,但他此时与辰光已经有了契约的联系,时宴无形中总能感应得到辰光的情绪,不管是不是之前的辰光,此时的这条小蛇,似乎真的只是想和他亲近而已,时宴和辰光对视了片刻,最终道:“不要挂在脖子上,不舒服。”
辰光似乎立刻就听懂了,身体一弯,直接顺着时宴抓着他的左手绕了起来,绕了两圈,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条手链
于是,当天迎接时宴回来的罗兴,眼看时宴两手空空的回来,浑身上下也就手上多了条奇怪的链子,顿时纳闷了。不是说出去准备东西吗,难道就准备了个首饰?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关于时风的bug已修改~~
谢谢696329【娜杰日达】的手榴弹~~
谢谢雨后晨曦、rachel、和衣的地雷~~
╭(╯3╰)╮爱你们,俺会努力更新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