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康见时宴不为所动,想到这段时间时宴的异常,难道这小子真的一夜之间变聪明了?
于是时康很快结束了自说自话,不紧不慢地掏出了个水晶球:“你也长大了,哥哥送你份礼物,你会喜欢的。”说着,他冲时宴暧昧一笑,笑容中满是恶劣。
水晶球朝时宴砸来,时宴脸色一变,闪躲开来,抬眼冷冷地看着时康。
时康满意地见到时宴神情发生了变化,只见水晶球掉落到地上,时康走过去,将水晶球捡了起来,输入灵力,递向时宴:“怎么,你这么不知好歹,我的一番好心,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将它扔在地上?!”
时宴盯着时康,同时,魔力水晶中的影像开始放映。
与此同时,在书房溜达的时勋绕着书房走了一圈,一眼扫过好几本书籍,不由得在心中感叹时宴当初的得宠。这里头有好几本书是家主曾经阅读过的,里头都有他批注的心得,虽然驳杂五花八门,但若是时宴真的看进去,对将来他走出时家,却有无穷无尽的好处。
时勋一边感叹着,顺道瞄到了个水晶球。
放在一旁的柜子上,表面光滑地发亮,可见其主人常常触摸它。
时勋心一动,还没反应过来,灵力便不小心冲了进去,水晶球便自动放映起来。
时勋失笑,但抬眼看到里头的影像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外头的厅殿水晶球同样在放映着某些画面,只是主角之一换成了时康而已。
这个水晶球显然更高级一些,画面被放大,仿佛近在眼前!
时康看着呆呆望着这些画面的时宴,本来此时他应该无比得意的,但奇怪的是,他的心里头莫名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时,时宴的院外又传来了些喧哗声,几个吵闹的声音慢慢由远及近,当看到厅殿内的时宴时康二人时,他们朝时康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这几个人是平日与时康较为交好的时家子弟,前几年一起以欺负时宴为乐,不过有的最近出去历练,有的已经进入学院,此时正巧放假回来,被时康一邀请,得知他那蔫坏的计划,顿时一个个要凑着热闹过来。
上一次的水晶球事件时宴气病了半年他们也有所耳闻,听闻时宴最近在时家风头正劲,早已经习惯将时宴当草包的他们自然没放在眼里,此时一个一个走进来,夸张地看着上头的画面。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光莫名其妙出现在画面当中,那些时家子弟还以为是时康所布置的小惊喜,顿时个个充满期待,随着那银光在画面中奇异地游走,时康心里头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时康立刻收手,打算停止灵力的输送,让画面消失,但他却慢了一步!
那道环绕在画面中的银光,突然从虚拟的画面中冲了出来,一开始的方向是朝着时宴,但不知怎么的,突然拐了个弯,却朝时宴身后的那些看热闹的人冲去!
时宴眼看九幽蛇朝那几个时家人冲去,也愣住了。他是捕捉九幽蛇回来的人,按理来说它应该最为仇视他才是。
时宴哪里明白,他身上不仅有轮回之石、九重杀两大魂器,拥有和八喜的契约,体内有通天蟒的血液,就是最不济,还有一个一次性攻击型宝器,以及刚刚时勋给他的防护性灵器这一堆东西加起来,九幽蛇也不是笨蛋,先杀身后的几个凑热闹的人泄愤再说!
时宴眼看着通天蟒朝那几个人冲去,连忙抬手用九重杀阻拦。
他上辈子的死与时康扯上关系,这辈子时康也不断找他麻烦,时宴趁此机会反将时康一军,就算时康被弄死,时宴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但身后的人虽然讨厌,还罪不至死,再说要是被暴怒的九幽蛇误杀了一两个,可就麻烦了。
时宴的出手只让九幽蛇一顿,下一秒速度更快地朝那几个人冲去!
时宴愣住,这才想起,时康给他弄的药物,可能不小心被这蛇给吞了,发情期的魔兽比平常要强大不少,发情期的母蛇能够接近青级,这雄蛇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眼看着就有几个被吓呆的时家子孙要丧命在九幽蛇的巨口下,突然,一股可怕的力量席卷整个厅殿,四周所有的灵力全部被压制,所有人被这股力量压的无法动弹,连那九幽蛇也在半空中被迫停顿下来,一切仿若时光静止!
一个人从时康的身后走了出来,他每走一步,半空中的九幽蛇浑身便一阵扭曲的收缩,仿佛被四周的空气排挤一般,但它的身体丝毫不的动弹,时宴等人虽然保有神智,但身体一动不动,整个画面,只有时勋慢慢走来,待他走到时宴身边的时候,九幽蛇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时勋的力量一收,时宴等人这才恢复了行动!
时宴抬头骇然看着时勋,眼看时勋的双眼缓缓变回原来的颜色,时宴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他第一次看到时勋出手,轻描淡写,却将在场所有的人操控于股掌之间,当时勋使用出时光时,他用尽全力也无法动弹的感觉太过可怕,这一刻,时宴切身体会到了时家天赋技能的强大,也清晰地认识到紫级拥有多么可怕的能量。
当初他居然能在长老的一击之下存活下来,现在回头一想,那个时候时秦恐怕压根没出全力,否则他早就变成渣渣了。
“时康。”时勋转头看向已经抖成筛子的时康,他指着被时康扔到地上的水晶球,“你和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时勋的表情非常平静,但是谁都可以感觉得到他平静下的怒火,他盯着时康,恍若实质的目光令时康几乎崩溃,时康一下子瘫在地上:“家主我”
“还有这个,也是你的?”时勋说着,拿出了个水晶球。
时宴瞳孔一缩,是他放在书房的那个。时勋居然看到了!
时宴抿着嘴巴,低下了头,双手紧紧握成拳。时康这一次拿来的水晶球里头的内容,他可以面不改色的看完,第一是因为八喜给他的消息,他早就提前知道了,第二是因为里头和时康发生关系的人压根就是自愿的,会有这个魔力水晶,只是单纯地想要羞辱他而已。
但时勋手中的那个,却不一样!里头那个□着被凌虐的人是过去的他!
时康见到那个水晶球,脸色一白。他羞辱时宴这种事情,私底下做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反正这些年欺负时宴都欺负惯了,但摆在明面上,还被家主抓个正着,那就极其难看了。更别提刚刚还莫名其妙窜出了个蛇,袭击时家的人!
如果加上上一次时宴差点被黄级驭灵师击杀的事情,他两次欲要加害本族人了这罪名一旦成立
想到被废去灵脉,从时家除名,还在永恒炼狱待着的时洋,时康更是趴在地上抖成了一团,恐惧地说不出话来。
时勋见时康这样,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失去了问话的兴致,一切的前因后果,以他的阅历自然看得出来。时勋看向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九幽蛇,眼中一片深意。
时宴见他盯着地上的九幽蛇,饶是八喜打过包票,有通天蟒的配合以及它的幻术,本身就与通天蟒极为相似的九幽蛇,死后的尸体绝对没有人能够辨认的出是九幽蛇,时宴还是忍不住紧张。
时勋在盯着那蛇尸,时宴低着头,不敢看任何方向,深怕自己的表情出卖了自己。
片刻之后,便有不少人涌了进来,带走了绝望的时康,至于那几个被袭击的人,虽然都没有受伤,但都以受惊为借口离开了,至始至终,时宴都在一旁看着,在时勋离开前,眼看水晶球要被带走,时宴连忙低声道:“那个,可以还给我吗”
时勋转头看他。
“你手上的水晶球。”时宴抬头看向时勋,目光坦然,“修炼很累的时候,看一看它,我就不会偷懒了。”
时勋看了他整整两秒,将水晶球递还到时宴的手中:“抱歉,我不是有意看到的。”看完之后怒火中烧,想也没想就带出来了
他做了时家的代家主这么多年,阴暗的事情没少看到,但真正摆在他眼前,却是另外一回事了,即使知道里头的人不是时宴,时康的做法还是令他恶心。
时宴作为当事人,居然还能不断地去看,以此来激励自己
时勋一面觉得不愧是小时候就开始变态的时宴,一面又对现在长大看上去懂事了不少的他多了几分赞赏,他是同样以极端的方式修炼到如今的紫级,驭灵师修炼一途,毅力以及勤勉极为重要,时宴为人虽然偏激了一些,但单从这件事来看,将来的路恐怕能走的比常人更远。
但愿不要走歪。
“你以它作为动力,勉励自己勤劳,这一点很好,但记住,不要因此迷失了本心。”时勋看着时宴,郑重地道。
时宴低着头,脸隐藏在阴暗中,点了点头。
时勋带走了九幽蛇的尸体,安抚了时宴一番,让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时宴抬起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他明白时勋是为了他好,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到头来走上歧路。
但说的容易,哪能那么轻易做到。是复仇的心趋势他变强,时康只是其中一个,当初导致他死亡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