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几年中,失宠后时宴便再也没过过一个好好的生日宴,但今年,罗兴几人特地将院子装扮了一番,他拿不准时宴的心思,索性只是将院子整一整,并且招了人来随时待命,只要时宴一吩咐,立刻开始大办一场,不能说令时家轰动,但是热闹一番还是可以的。
时宴却摆了摆手,办生日宴不仅麻烦,而且还铺张浪费,此时就差三天他的生日就到了,时间紧迫,索性就不办了,一切从简,至多当天吃的丰盛一些便可。
事实上,他出去了这么多天,时家如今的情况他需要熟悉一番,三天后他的生日,便是计划最关键的一天!
八喜已经被派去监督时康了,时宴发现自从八喜跟着他之后,就不断地被压榨,时宴暗想,以后要好好对待八喜才行。同时,罗兴进来和时宴汇报时家表面的动态,时禅暗中盯梢的人虽然还有,但大多都转向了时康,时康对此虽然知情,但并没有妄动。
这几天时家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罗兴汇报了一些琐事之后,便退下了。
片刻之后,八喜回来了,时康这几天老实的很,时宴出门去了,他眼不见为净,本应该更开心的,但最近时家暗潮涌动,时禅的人盯着他不放,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时禅了,亲自登门拜访,但时禅却闭门谢客,这让时康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同时时宴的生日马上就要来临,他的计划看似完美无缺,但毕竟第一次是无心算有心,而这一次是有心算无心,自然会有些患得患失。同时,一个月后便是三大学院的招生,时康考了好几次都考不上,如果今年再去不了,就只能硬着头皮靠着时家的背景上了
种种一切综合在一起,令时康脾气越来越暴躁,院子里的下人被他惩罚的苦不堪言。
时宴听完,冷笑连连,既然他想要先下手为强,那么时宴自然没有手软的道理。时康,期待三天后我们的见面。
当晚,时宴在八喜的帮助下,再一次见到了辰光。
魔力水晶已经被取走,时宴以自己本来的面目站在辰光面前:“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离开这里,不过,你要答应我的条件”
临近生日,时宴做好了防备,等待着时康的到来,但却没想到,时康没到,他却先等来了时勋。
自从上一次在时光塔外见过时勋之后,时宴便再没和时勋见面,时勋这个代家主有多忙,时宴没有亲眼所见,但却也有所耳闻。年纪轻轻掌管一个时家,不仅要管住下面的人,要盯着时家身前的永恒国度,还要和另外几家老狐狸相互周旋,时家虽然现在是六大家族中最弱的,但也只是缺乏黑级高手,年青一辈上,时勋可以说比任何一家的表现的都要出色,因此也没人敢小觑。
也正是因此,当初时宴从时光塔出来,时勋亲自给时宴主持,在时家引起了多大的关注。
时勋来的很低调,一直到他走到时宴的附近,时宴才收到消息,按理家主莅临,就算是长老都要去门口迎接的,不过很可惜,时勋来的时候,时宴正在洗澡,等他擦干身子,时勋早就走进来了。
时宴想了想,索性穿戴整齐,再出去吧。
反正过去的时宴却从来没有迎接过他。之前的时宴嚣张跋扈,不管是真正的家主还是代家主,都没有放在眼里,几个月前,刚穿越过来的时宴不知道要出门迎接,便学着过去的时宴,在屋内等着。
待时宴出去的时候,时勋已经走到厅上了,他似乎在参观时宴的院子,比起时家别的人,朴素的过头了。
见时宴走进来,时勋转头一看,也就短短几个月不见,时宴和上次比,气色越发好了,正在长身体的十四五岁少年,身高在不知不觉又长了一些,见时宴朝自己走来,时勋忍不住想,家主昏迷了这么多年,再醒来看到这样的时宴,不知作何感想。
“下个月三大学院开始招生,你已经是驭灵师,也可以去看一看。”时勋道。
时宴点了点头。
时勋仔细看了时宴片刻:“最近灵力进展如何了?”
“到黄级了。”时宴道。
“进步很快。”时勋点了点头,“我刻意不让你参加考核,压下家族给你的东西,是想看一看,在没有外物的帮助下,你能进步多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入黄级,很好。”
时宴低着头没有说话,状似谦虚,心里头却在哼哼,他的这一身灵力全是靠外物得来的,还好他自己身怀宝物,敛财本事也不错,不然就靠他本身,现在还是个普通人。
时勋见时宴没说话,从空间戒指出拿出了个银色的戒指,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十分朴素,递到了时宴面前:“明日我有事需离开,十五岁生日快乐。”
时宴惊讶地抬起头看向时勋,时勋冲他温和地笑着,像个包容的长辈:“小时候胡闹也就罢了,看你这段时间的表现,你也长大了不少,三大学院的招生,不论你是靠自己的努力,还是时家的帮助,你都要在外面学会独立。这些年你在时家的事情我也看在眼里,我只告诉你一件事,学不会反抗的弱者,是没有被同情的资格。三大学院中鱼龙混杂,虽然六大家族中的底线是不能死人,但每年,总避免不了一些意外。”
见时勋别有深意地望着自己,时宴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他一直以为,以他和时勋的那些过去,时勋当初在他和时康这件事上,能够帮助他,便算是仁至义尽,却没想到,今日却从他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他长这么大,除了时翼小时候在他生日的时候有送给他祝福吻当做生日礼物之外,便再也没有收到过,第一次收到实质的礼物,时宴压下涌向双眼的酸意,抬起手,默默地接过了。
“这是一枚防护戒指,当初时家和土族对峙之时,我杀了一名紫级长老所得,据说能够抵挡紫级初级驭灵师的一次全面攻击的能量,那个土族人还来不及使用便被我斩杀,你把它随身带在身上,关键时刻用来保命。”
时宴点了点头,将戒指戴在食指上,戒指能够根据佩戴人的手指改变大小,十分方便。这戒指不用时勋说,时宴也明白,能够抵挡紫级驭灵师全面攻击的,只有可能是极为珍贵的灵器!
时勋见时宴收下,拍了拍时宴的肩膀:“带我走一走吧,听说你有个书房,里头的珍藏可不少。”
时宴笑了笑,领着时勋走了进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时宴感应到八喜的召唤。
时勋在这里,八喜自然不敢过来,能召唤时宴已经冒着极大的危险了。
时宴心中惊讶发生了什么事,表面上不动声色,领着时勋进书房,时勋望着他这一堆书,觉得十分有趣,可惜不到十分钟,外头慢慢传来了喧哗声。
时宴顿时皱眉,自己院子的防护能力时宴还是十分有自信的,自从他下令之后,没有他的同意,绝对没有人能闯进来,即使是家族长老,除非来硬的,否则都会被拦下。但这一次不仅人跑进来了,而且还在外头喧哗?!
那喧哗声听得模模糊糊,但却有些熟悉,突然,时宴心中一动。
见时勋仿佛没听见一般,时宴只好硬着头皮向时勋告辞,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书房里厅殿有一段距离,时宴还未走近,那喧哗声越来越近,不是别人,正是时康。
时宴之前吩咐过,如果是时康找过来的话,象征性地拦一拦就可以了,没想到时康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你们这群贱奴!!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砍了你的四肢,把你吊在着院门上!”时康暴躁地道,“时宴呢,给我把他叫出来!”
“康少爷怎么有空来我这边。”时宴踏入厅殿,不紧不慢地道,“找我有什么事。”
时康倏地转身看时宴,时宴发现时康的气色不太好,和上一次见面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虽然八喜不断地有给他汇报时康的情况,时宴大概猜到时康这段时间过的不顺心,但绝对想不到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
时康显然也明白自己样子比较狼狈,见时宴这段时日越发红润,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时康顿时怒从心来,刚刚的那点心虚顿时不见,他扯了扯嘴角,扬起下巴看着时宴:“你的生日要到了,作为哥哥,过来看看你。”
说着,时康绕着大厅走了两圈:“怎么,没人给你布置吗?好歹是十五岁生日,马上就快成年了,一年一次的生日都没人安排一下,有收到别人的礼物吗?给我看一看”
时康来时宴这多次,每一次都把时宴气的暴跳如雷这才离开,这么多年对时宴的了解,哪些话时宴听不得,他自然知晓,说的每一句话都戳到过去的时宴的痛处。
然而时康的这些话,对于现在的时宴来说,实在是不痛不痒
他没有经历过过去时宴小时候万千宠爱的童年,曾经作为一个穷惯了,努力存活的人,撇开时家大家族的勾心斗角不谈,这里的生活实在是美好。
时宴看着时康啧啧感叹着,甚至觉得他有些可笑的可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