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的时宴和八喜一同在魔兽森林里头继续转悠,见八喜一脸幽怨,想了想,解释道:“我认识他。”
八喜转头惊讶地看着时宴,大概没想到他会解释。时宴冲他笑了笑,便没再说了。
他上辈子的时候,曾见过这个男人。当时他在一个十分出名的酒店做清洁工,做这份工作的人,要不就大清早,要不就半夜,有一次回去晚了,被附近喝醉的流氓堵住打劫,时宴身无分文,对方一生气,几个人围着他就要将他暴打一顿,这个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路过,救下了他。
那是个长的极好看的驭灵师,救下他之后,甚至还给了他一瓶药,让他拿回去擦一擦,便离开了。时宴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驭灵师,对方令他明白,并不是所有驭灵师都高高在上冷漠高贵的。
时宴又在魔兽森林里头待了两天,终于找到了一头九幽蛇,但比较悲催的是,对方同样是一条母蛇!
九幽母蛇有一股奇异的体味,人类也能够闻得到。两条发情期的九幽母蛇气息碰撞,虽然还未见面,但相互触及到对方的领域,时宴才刚闻到味道发现对方,便立刻察觉对方周身顿时爆发出狂暴的气势,以可怕的速度朝自己冲来!
时宴吓了一跳,八喜立刻尖叫:“主人快跑,发情期暴怒的九幽母蛇实力已经接近青级了,它把你当做了情敌对手,跑过来想和你一起战斗,但如果它看到你居然是人类伪装的,会毫不留情地杀掉你!”
时宴顿时冷汗涔涔,以他绿级初级的实力,碰到接近青级的暴怒九幽母蛇,一个不小心,不死也得重伤,立刻带着八喜逃跑,两条九幽母蛇的气息覆盖附近的魔兽森林,这一片区域是九幽蛇的地盘,两条就有母蛇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时宴一路狂奔,但那母蛇的速度却比他更快!
时宴只觉得身后追逐的声音越来越近,蛇腹划过土地折断树枝植被的声音“希希刷刷”的,每一下都狠狠地敲击在他的心上,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母蛇突然发出一声可怕的吼声。
时宴被这道音波猝不及防地攻击,整个身型一阵跄踉,他回头,见母蛇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巨大的身体,单单身宽就有一米,看上去极为可怕。
除了白色的鳞片之外,时宴在它的身上丝毫找不到和辰光的相似之处,这母蛇双眼通红,竖瞳诡异的是黑色,看上去非常凶残,时宴几乎在它的眼中看到了喷发的怒火。
“它看到你的模样,彻底暴走了”八喜弱弱地道。
时宴见逃不了了,索性转身面对这母蛇,他虽然不敌九幽母蛇,但并不是没有一击之力,既然对方都追到眼前,倒不如博上一搏!
时宴右手微动,九重杀哗啦啦地飞出,灵活的黑色锁链在半空中,也仿佛一条灵活的蛇,阳光照射到九重杀上,却丝毫反射不出光亮。
魂器九重杀自带的气息,顿时令九幽母蛇神情一凛,它倏地长大嘴巴,朝时宴扑来!
时宴浑身绿光一放,九重杀在他灵力的操控下,迅速与九幽母蛇对峙而上,黑色的铁索在半空中与母蛇的头颅相碰,突然,九重杀拐了个弯,直线往下,朝母蛇的七寸攻去!
母蛇一愣,中等魔兽虽然有些智慧,但应变却不灵活,眼看九重杀改变方向,母蛇顿时身体一阵蠕动,尾巴迅速朝九重杀拍来。
它这动作看似凶猛,但实则却因为身型的改变,而令它的攻击一顿,时宴瞅准了这个机会,一边控制着九重杀与母蛇缠斗。
这一瞬间,当初在时光塔,时淇与他战斗的场景浮现在时宴脑海,不知不觉,时宴控制着灵力模仿着他的身型闪躲起来,几次之后,越来越熟练,九幽母蛇毕竟比时宴要强一些,一边抵挡着九重杀,还能分出心来对付时宴,前几次时宴都被影响,但渐渐的,时宴闪躲开来,
时宴操控着九重杀,每一次攻击九幽母蛇都对准同一个地方,几次之后,虽然时宴受到母蛇强大灵力的震荡,九重杀的凌厉的攻击也有削弱,但母蛇也不好受,它被时宴所不断攻击的地方是腹部之下,由于发情的原因,那里本身就隐隐作痛,被时宴不断地攻击,痛苦被放大,慢慢的,母蛇失去的耐心。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链器出现在了时宴的手上,在时宴灵力的操控下,小小的链器朝母蛇飞快地飞去,母蛇眼看九重杀被时宴收回,才刚刚松一口气,突然一股奇怪的东西粘到了自己的下腹伤口处,母蛇一愣,低头一看,却见居然是一个黑色的小虫子!
下一秒,母蛇只觉得一股剧痛从伤口处用来,它体内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那小虫子吸食,母蛇顿时慌了,下一秒,那吸饱的小虫子身体传来了“咔咔”的龟裂声,最后,一股巨大的爆炸在母蛇的伤口上炸开!
母蛇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抬头看到时宴离开的背影,母蛇顿时怒从心来,张嘴吐出一口可怕的毒液,饶是时宴有所准备,但这毒液来的太过迅速,时宴猝不及防之下,依旧被喷到了一些。
母蛇喷完毒液之后,本来还想趁胜追击,突然,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袭来,母蛇转头,看到影影绰绰的丛林中,站着一个人类,身穿淡青色的衣服,胸前的吊坠在微微发着光,母蛇忌惮地看了他一眼,迅速转身离开,它此时受了伤,这片区域的是九幽蛇的地盘,可不止它一头母蛇,它必须尽快隐匿起来疗伤。
时宴并没有注意到母蛇的目光,看着母蛇离开,转身迅速朝附近的一个水潭跑去。
这母蛇的毒液含着剧毒,喷到身上必须迅速用灵水洗净,时宴身上的灵水可不够他洗澡,找到附近的水潭,时宴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撕开,没喷溅到毒液的衣服用水弄湿之后,再将灵水滴到衣服上,稀释之后用来擦身。
他这些动作做得极快,八喜还来不及开口提醒,时宴已经开始了。八喜这才意识到,时宴也不是全然无准备的,在来这里之前,他必然查了不少关于九幽蛇的资料。
然而饶是时宴动作再快,那毕竟是九幽蛇的毒液,还是透过皮肤渗入了一些,被毒液渗入的皮肤瞬间变成了青黑色,在时宴身上斑斑点点,看上去极为可怖。
蛇毒向来是人类极为忌惮的,时宴见用灵水擦拭皮肤不管用,便不再弄了。他来之前有喝下预防九幽蛇毒液的药剂,九幽蛇毒不会祸及生命,但会对他影响多少,就看他本身的体质了。
八喜见时宴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套衣服慢条斯理地穿上,忍不住在一旁欣赏着时宴的好身材,皮肤极为细腻光滑,已经发育了的少年,骨架均匀,身形挺拔,腰是腰腿是腿的,唯一煞风景的就是身上的青黑蛇毒了。
突然,八喜脸色一变,转头看向一个地方。
时宴察觉八喜的神态不对,浑身顿时戒备起来,也朝那个方向望去。本以为来的是一个魔兽,却没想到,躲藏在那的,居然是个人类。
见自己的行迹被看破,男人脸微微泛着窘迫的红,缓缓地走了出来。
时宴和八喜顿时认出了他,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时宴所救的男人。
“是你”时宴神情缓和了一些,但想到他在一旁偷看,便皱着眉道,“有什么事吗?”
男人见时宴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没有丝毫被看光的窘迫,反而更加尴尬了:“我不是有意偷看的,你被九幽蛇的毒液溅到,我也许能帮到你,所以才跟过来的,想不到”想不到对方居然早有准备,他还打算时宴穿戴好出来的,想不到提前被发现了。
“多谢。”时宴看了一眼男人躲藏的地方,树丛茂密,中间还隔着几个石头做遮挡物,对方就算看得到他,也看不清。
如果不是八喜发现他,时宴还丝毫未察觉。
“我的名字叫木岚,谢谢你前几天的救命之恩。”木岚望着时宴道。
木岚长相极为俊雅,浑身气质干净,虽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遇到,即使时宴过去不曾与木岚见过,也丝毫不会觉得对方是个淫.邪之辈,他的皮肤极为白皙,身穿淡青色的衣服,站在这丛林中,丝毫不觉得违和,仿佛本身便是这森林中的一部分,木岚的这等气质,让时宴想起了曾经在书上所看过的,有一种生活于森林中的种族,精灵,容貌俊秀,单纯善良,一见之下便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我叫时宴。”时宴看着木岚的双眼,低声道。
木岚见时宴肯搭理他,并没有生气的样子,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你故意散发出九幽母蛇的气息,是想吸引九幽雄蛇吗?也许我可以帮助到你。”
“好。”时宴没有拒绝,答应了下来。
八喜在一旁看着他们,它的模样被木岚看到,索性伪装成时宴的灵宠,为了看上去更像一些,表现的呆一些。趁着木岚没注意,八喜冲时宴眨了眨眼睛。
时宴睨了他一眼,他虽然认得木岚,但那是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自然不可能和他相认。
于是魔兽森林的一人一宠,变成了两人一宠。木岚显然对森林极为熟悉,这一带他也是初次到来,但却掌握许多时宴不知道的丛林知识,并且木岚显然对那些植被药草极其有研究,一路行来,摘采了不少,有一些能直接服用补充灵力,便和时宴一起当场分了。
时宴也没有和他客气,木岚说什么,他就在一旁听着,木岚给他什么,他接下便是。
对于时宴全心全意的信任,木岚显得十分欢喜,和时宴一一介绍了这些药草,时宴认真听着,全都记下了。
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居然一路相处的十分友好,时宴看出木岚表面上看虽然只是黄级的实力,但是体内却蕴含着一股可怕的能量,这股能量并没有直接释放出来,而是透过那胸前的吊坠,连时宴感觉到之时,都觉得有几分心悸。
几天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头九幽雄蛇,潜伏在一个洞穴内,似是还在冬眠未睡醒。
对于这种情况,时宴等人都觉得十分奇异,□的时节都到了,九幽雄蛇居然还在睡觉,难道这一带的九幽雄蛇都是如此,才导致这几天他们居然一条雄蛇都没见到?
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已经找到了它,时宴就没有放过的道理,沉睡中的九幽雄蛇,小心一些还是能捉到的,正当时宴将灵力调到最优状态,准备入洞捕蛇的时候,木岚却拦住了他,拿出了几个瓶瓶罐罐,以及一些草药。
时宴一愣,木岚转头对他笑道:“我有办法让它自动出来,你不用动手,免得浪费灵力。”
时宴顿时惊异地看着他,木岚被时宴看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既然木岚有办法,时宴便没必要用蛮力了,他在一旁静观其变,只见木岚双眼慢慢变成了绿色,他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些草药,手上的动作极快,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木岚四周腾升,他仿佛与那些草药融为一体,时宴只瞧得见模模糊糊的幻影,不久之后,一股幽香从木岚周身散发而出,缓缓地飘入洞内。
洞里传出了一声类似于打鼾的声音,随后,一条巨大的九幽蛇从里头缓缓地爬了出来。
时宴一看到这九幽雄蛇,才明白为什么说它长的和通天蟒十分相似了,确实与辰光极为相像,唯一缺乏的便是辰光身上的凶戾的气息而已。
此时着九幽蛇半闭着眼睛,显然还没睡醒,似是在梦中,缓缓地爬到了木岚的身边,木岚抬手,摸了摸九幽蛇的脑袋,九幽蛇居然还十分乖顺地用巨大的脑袋蹭着木岚的手。
这一场景看的时宴和八喜目瞪口呆,木岚低声用一种奇异的语言和九幽蛇沟通了一番,九幽蛇点了点头,竟慢慢爬到时宴的身边,然后巨大的身体缓缓缩小,缩小,最终变成了辰光那般的大小。
时宴见木岚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便朝九幽蛇伸出了手,九幽蛇仍是闭着眼睛,朝时宴爬去。
时宴拿出了早就备好的容器,九幽蛇没有任何挣扎就滑了进去,时宴将容器盖上,放入了空间戒指,这一行的任务完成。
这么轻易地就搞定九幽蛇,时宴和八喜看木岚的眼神彻底不同起来。
当使用天赋技能的时候,双眼的颜色会改变,只有六大家族的人才能办到,比如时宴在使用时光时,双眼变成了银色,而刚刚木岚双眼变成绿色,再加上他姓木,身份不言而喻,来自于森源之地的木家。
六大家族中,若说起最过独善其身的,莫过于森源之地,因为它落座于单独的岛屿之上,与整个大陆隔海相望,里头的居民自成一个文明,木族的人是与大自然最为接近的种族,崇尚自然,性格极为单纯,但同样他们也拥有极其强大的天赋治疗与控制,治疗之术人人都敬仰,而控制之术,令人防不胜防,因此木族的人在大陆的口碑甚好,大家也不愿意得罪他们。
控制之术有分为身控与心控,其中心控最为可怕,能令人不知不觉着道,木岚所学的显然是心控,他虽然是黄级,但却能轻易收服绿级的九幽蛇,可见其手段厉害。
见时宴等人望向他的眼神略有不同,木岚笑了笑:“吓到你们了吗,你们放心,以我的能力,控制不住你们。”
他如此坦诚,倒让时宴和八喜愣住了,很快消去芥蒂,二人一宠离开了这里。
时宴来魔兽森林的目的已经达到,木岚本在前几日便可离开,这几天全然是陪着时宴一起的,见时宴离开,便和时宴结伴而行,不过路上看到了一些令他心动药草,还是忍不住摘采。
“这是陈新草,看似和普通的野草没什么差别,但却内含剧毒。”木岚和往常一样向时宴介绍起来,“陈新草在市面上有市无价,因为没有人摸索地出它的生长环境,但是想不到这里居然有。”
时宴将陈新草的样子记下,突然,他的鼻子动了动,凑近陈新草,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时宴脸色一变,这股味道,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木岚见时宴凑近陈新草,还以为他对陈新草产生了好奇,便说的多了一些:“陈新草可制作成一种可怕的药剂,被成为‘返老还童’,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饮用之后可以令人的表皮恢复至年轻时期最美貌的时期,但代价却是在5个小时后死亡,很多人爱美的人临死前都希望能够得到一瓶‘返老还童’,但陈新草太过稀有,因此很难得到。大约半年前,市面上突然出现大量的‘返老还童’,实则是用陈新草添加其他含有剧毒的东西低成本制作而成,虽然拥有和‘返老还童’同样的功效,但却会令饮用者痛不欲生,即使变成最美的时期,浑身的皮肤极为脆弱,不论触碰到任何东西,都会生不如死。”
时宴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陈新草,耳边回荡着木岚的话,脑海中却是那一日的情形。
这股味道刺激地他不得不回忆起那痛苦的回忆,此时仿若身临其境,时宴的脸色煞白,浑身微微发抖着。
“而真正的陈新草制成的药剂,在饮用的过程不会有丝毫痛苦,临死前也是极为安详的。另外,真正的药剂内服不会有任何痛感,但若直接泼在身体表面,却能够迅速渗入皮肤,从内部开始破坏身体,这种痛苦,不会比服用假的‘返老还童’要好,而且从表面却丝毫看不出来,”木岚侃侃而谈,忽然发现时宴不对劲,立刻低头看向时宴,“你怎么了。”
时宴抬眸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顿时令木岚浑身一怔。
充满绝望与痛苦的神情,他看惯了时宴的面无表情,突然看到这样的时宴,只觉得整颗心仿佛被狠狠地震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情绪从内心深处一圈一圈地晕开,再也找不回平静。
直到时宴从回忆中清醒,平静下来,木岚这才勉强别过脸,无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低声道:“你曾经看过人服用‘返老还童’是吗?”
时宴看着这陈新草,嘲讽地点了点头:“你会制作‘返老还童’药剂吗?”
“会”木岚低声应道,脸有些诡异地红,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宴没注意到,木岚道,“你想要的话,我提炼出来之后给你吧。”
“好。”
两天后,时宴和木岚走出了魔兽森林,便各自踏上了回去的路。
木岚看着时宴离开的背影,清瘦的少年一步一步渐行渐远:“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时宴。”
时宴回到时家的时候,离他十五岁生日只差三天。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超过25个字有积分送哦~~╭(╯3╰)╮汹涌地扑倒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