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驭灵师 > 23第二十三章

时宴大喜过后,很快察觉到肚子饿了,将放在门口的饭菜拿进来吃了,时宴见正好外头有人,立刻问了问时间,这才明白居然才过去了一天一夜。
迅速吃完饭填饱肚子,时宴回到卧房内,将自己体内的情况熟悉了一遍后,灵气外放,当发现体外的颜色变成黄色时,愣了一下。
他不太明白自己体外的灵力颜色是根据什么规律而改变的,不过既然不是一下子变成绿级,他便放心了。反正在这之前,他虽然是赤级,但实力却堪比黄级驭灵师的事情,早已不是秘密,体外的灵力变成黄级,反而可以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放心,而他绿级的事实,也能更好的隐瞒下来。
时宴冲破了绿级,心情大好,但他也不会忘了自己还是许多事情没做,第一件事,便是去寻找八喜。
八喜这段时间一直负责跟踪时康,为了不打扰时宴冲级,一直都没有和他说关于时康的具体细节,如今他突破了,该是解决时康的时候了。
八喜正在时光塔休息,和时宴建立了意识沟通之后,立刻就将它跟踪时康所得到的画面通过意识传给时宴。
首先是时康和灵儿公子会见的画面,那灵儿公子果真幻化成他的模样,和时康一见面,说几句情话之后,两人便迫不及待地脱了衣服开始做那*之事,时宴一开始还强忍着看着,半小时过去了,两人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换姿势,时宴便不耐烦了,直接叫八喜过滤掉这些没用的画面。
八喜委屈地道:“他们的计划全都在床上说的,你要跳过的话,就没什么好看的了。”
时宴睨了他一眼,八喜立刻更委屈的眼神望过来:“你终于知道我监视他的时候,是多么的辛苦了吧”
时宴顿时无言,不再理会八喜,低头耐心地看了起来。
时康的计划倒是很简单,直接让灵儿变成时宴的模样,然后他和灵儿公子酣畅淋漓地□的画面,录进魔力水晶中,打算再次给时宴看。
本来按照时康的计划,早就可以了,但是灵儿提出,最近有个拍卖会,上面有贩卖那种特殊的魔力水晶,不仅能够将画面记录出来,在半空中形成虚影,更加真实,甚至还能掺杂一些小手段进去,比如放一点无伤大雅的攻击手段进去,让时宴看着这影像的时候,趁着他心智受影响之时,将他弄摔到,让时宴在手下丢尽脸面。或者放一点药物进去,在时宴观看的时候,让他起了反应,这可比单纯的魔力水晶羞辱要狠多了。
时宴看着另一个自己和时康交.媾,居然起了反应,那些别的家族早就觊觎过时宴的人会怎么想呢,怕是以后时宴的麻烦会源源不断了吧。
时康一下子就动心了,在灵儿的说服下,决定将那魔力水晶买回来,企图用更真实的画面将时宴再“吓”的半年不敢出院子。
因为这个事情,一直耽搁到现在,恰巧就在昨天,时康终于将那魔力水晶得手,此时时宴看到的画面,正是时康打算以后送给时宴看的。
再过几天便是时宴的十五岁生日,时康决定将这魔力水晶当做生日礼物送给时宴。
时宴看完八喜给他的画面,见八喜好奇地盯着自己,时宴面色不善地道:“你在看什么。”
“呃”八喜一顿,上下将时宴看了几眼:“你还是男人吗,看着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时宴一怔,几秒后才明白八喜的意思,等他怒气冲冲地回过神来时,八喜却已经躲回时光塔里了。
与此同时,时禅得到下人的汇报,说是有一个人闯入了密室。时禅这次难得的没有发脾气,亲自去密室看了那通天蟒一番,然后带着魔力水晶离开了。
看着魔力水晶里头映出的影响,虽然因为对方的遮掩,而模模糊糊,但依稀看得出是个个子高挑的年轻人,那面部轮廓,还带着几分眼熟。
时禅甚少接触族中的小辈,那么多人他也不可能每一个都记住,但既然有了这影像,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查不出是谁。
竟然有胆子窥视他时禅的东西,那么就要做好承受的后果!
时禅看着魔力水晶中的人,面色狰狞的冷笑连连。
时宴回去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向时家申请,他需要出去一趟。
自时宴重生至今,将近十个月,时宴从来没有踏出时家半步,因此这一次他申请出门,没有丝毫阻碍,立刻通过了。
当天晚上,八喜悄悄地跑出了时家,而时宴则在次日离开,时宴以最快的速度摆脱那些盯着他的眼线,不惜耗费金钱,雇用了一匹黄金飞行兽,以他时家子孙的身份为通行证,用最快的速度横穿几个城市,离开了永恒国度。
他这次选择的是最短最直接的路程,但依旧花费了整整的四天的时间,最终,时宴在魔兽森林的边缘与八喜会和。
他们这次出门的目的,便是前往魔兽森林,捕捉一种与通天蟒不论外形还是属性都极为相似的魔兽九幽蛇。
九幽蛇是一种中级高等魔兽,不仅外观与通天蟒极为相似,甚至血液同样具有自我修复的能力,饮用后能短暂提升修为,但是长期饮用的话,却会限制潜能,喝的越多越要命。由于通天蟒存在与传说中,几乎没人见过通天蟒,因此许多人认为九幽蛇才是通天蟒,而那传说,也是被夸大的。
一个成年的九幽蛇相当于人类中的绿级,与如今时宴的水平不相上下。但九幽蛇善于潜藏,而且居住在魔兽森林内部,因此捕捉九幽蛇,极其危险。
但好在时宴身边有个八喜,极其擅长伪装,时宴进入魔兽森林之后,八喜立刻将时宴的气息变换为九幽蛇的气息,不仅可以让别的魔兽凭靠气息误认为它是魔兽,还能吸引九幽蛇的注意。
如今正值九幽蛇的□时节,八喜将时宴的气息变换为发情期的九幽母蛇,在这魔兽森林的外围,极少中等魔兽出没的地方,时宴一路行来,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众所周知发情期的九幽母蛇极为狂暴,四周的低级魔兽没有一个敢上前招惹,时宴带着八喜在这一带横行三天,见丝毫不见效果,咬牙再往里深入了一些。
又在里头晃悠了一天,还特地在有九幽蛇行踪的地带游走,结果又是两天过去,直到傍晚,时宴却没有丝毫收获。
时宴脸色有些不好看,但仍按捺下性子,冷静沉着。
倒是八喜有些羞愧。出来之前,它曾信誓旦旦地保证,铁定能帮时宴抓到九幽蛇,因为这种季节,一条九幽母蛇在魔兽森林出没,按照常理,至少会遇到两三条雄蛇,结果他们虽然看到不少九幽蛇路过的踪迹,却一条蛇影都没看到,运气真是差到了极点。
时宴再接再厉,继续在森林中游荡,努力散发着自身母蛇的气息吸引着雄蛇,结果却不想到,蛇没碰到一条,却碰到了个重伤的人类。
虽然长相极为俊秀,皮肤比普通人要白皙不少,身穿一身淡青色的衣裳,气质极为出众,但显然对方是个男人,而且,似乎还挺有本事的。
时宴和八喜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躺在一株大树下,在他的四周,撒了一圈红褐色的粉末,在这层粉末的干扰下,四周不论是毒物还是魔兽,居然没有一个敢靠近。
并且这个男人的胸前还挂着个木质的吊坠,隐隐散发着微光,显然是在守护着这个男人。
“他布置的圈子虽然为他挡住了魔兽和毒物,但是很快就会被突破,他胸前的吊坠虽然能够暂时保护他的安全,但也因为那个东西,会不断吸引魔兽,他现在看似安全,但”八喜说着,小心翼翼观察时宴的脸色。
时宴盯着那个男人的脸好久,最终走到男人的面前,当他即将踏入圈子的时候,突然一道光从闪出,阻挡了时宴的脚步。
时宴眼眸微眯,准备的很充分,不仅防了魔兽,甚至连人类都防到了。
不过这一圈东西,防住绿级以下的还可以,绿级以上的就有些不够了。
时宴花了几秒的时间,一脚踏入圈子,站到了男人的身旁。
不用八喜说,他也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因为灵力枯竭而陷入昏迷的,对于这种情况,时宴最有办法了,从空间戒指拿出部分灵水喂入男人的口中,因为男人是昏迷的,喂水极不方便,但时宴却极有耐心,一点一点地将灵水渗入男人的咽喉。
八喜在一旁看着,顿时瞪大了眼睛。
时宴这个平常小气吧啦的男人,它为了一点灵水,每天对着时宴卖萌撒娇努力干活,才勉强拿到了一些,时宴拿灵水喂养通天蟒是打着收服它的注意,它还能理解,但此时此刻居然还给这个陌生的男人喂了这么多水!!
八喜顿时眼红了。
时宴却没理会八喜在想些什么,见一瓶灵水被喝完,时宴在他身旁又放了一瓶,这才带着八喜想要离开。
就在这时,男人缓缓睁开眼睛:“请等一等”
大概是刚刚醒来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时宴却没有理他,带着八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男人的双眼半睁着,透过树叶照下的阳光刺眼的令他睁不开眼,只看得见时宴背光的身影,他一直看着时宴离开:“九幽蛇母蛇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