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驭灵师 > 21第二十一章

八喜正好休息完神清气爽地出来,察觉时宴心情不太好,立刻讨好地问道:“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的吗?你想让我帮你幻化成谁的样子?”
“时康。”时宴冷冰冰地道。
作为在时家存在了这么多年的老人家,每一个驭灵师都曾进入过时光塔试炼,八喜自然是见过时康的,因此将时宴变成时康没啥压力。
“你现在还是黄级驭灵师,我跟在你身上帮你幻化,青级巅峰以及紫级驭灵师留意一下便会看穿,你小心一点。”八喜谨慎地吩咐道,时家黑级驭灵师就一人,但青级巅峰以及紫级驭灵师却有不少,要是路上碰到一个,他们就得双双完蛋。
时宴点了点头,道:“你有没有办法出时家帮我监视一个人?”
“出时家?”八喜一愣,兔眼闪闪烁烁地道,“不行,我的本体在这里,出去之后消耗会很大,很容易出事的”
“那以后我离开了时家,你不能跟随我?”时宴立刻大皱眉头。
他今日本身心情便不好,再一皱眉,八喜见时宴似乎濒临发怒边缘,连忙道:“等你突破了绿级,体内的灵力现成一个液体循环,我能够从中汲取一些使用供我保持器灵形态,所以还是可以跟着你的。”
“那如果有这个呢。”时宴说着,将他使用的灵水拿了出来,“有它,你出去跟着一个人没问题吧。”
八喜见状,立刻冲上去想要抱住瓶子,但却被瓶子却被时宴及时拿开了。
八喜顿时眉开眼笑道:“没问题没问题,你要我去跟踪谁啊?”
“时康。”
八喜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个小家伙得罪你了?”
时宴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我想要他生不如死。”
八喜打了个寒颤,连忙道:“一个低阶驭灵师而已,完全没问题,我会把他的一言一行全部记录下来给你的!”
“很好。”时宴将瓶子扔给了八喜,“用完了瓶子记得还给我。”
八喜顿时欢喜地接过。
时宴特地换了件时康常穿的艳色衣服,变换成了时康的模样,带着八喜来到了饲兽场。
今日辰光没有被嗜血虫吞噬,但不知他们对它做了什么,辰光恹恹地蜷缩成一团,将脑袋埋进身体里。而几个负责看守辰光的人也因为无聊,正聊着天。
时宴使用九重杀,特意在通道外头弄了点动静,那几个聊天的人见状,立刻跑出去查看状况。
时宴趁此机会走到辰光面前,将早已准备好的灵水放了进去,为了担心被看守的人发现,还特地将瓶子滚到辰光的身旁,让辰光的身体将瓶子遮挡住。
辰光动了动身体,似乎想要抬起头,但身体软趴趴的,好半天才看向外头,时宴早就走了,辰光看到的是骂骂咧咧回来的几个看守人。
辰光立刻收回了视线,却突然看到身旁的小瓶子,这瓶子它用了不少,里头装的是什么东西它再熟悉不过。不过这一次,它虽然身体虚弱,却不像往常那样迫不及待地把瓶子拍碎,而是抬头机警地看向四周。
时宴不仅身型被八喜改变,气息也被八喜隐藏了,以此时辰光的状态,根本无法仔细留意。
辰光四周望了一眼,没看到时宴,便低下头继续闭上眼睛休息,却丝毫不动那瓶子。
时宴在原地等待了好久,也不见辰光使用,明白这个家伙是和他闹别扭,也不再待了,转身离开。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住所,时宴才察觉八喜的不对劲。
这个狡猾的兔子,自从进入那密室到现在,整整过去了两个小时,居然一句话也没说!
这可完全不符合它的风格。
时宴眯着眼睛看着漂浮在半空中呆呆的器灵,好久好久,八喜这才注意到时宴的目光,立刻换了副表情,贼兮兮地看着时宴:“怎么了?”
“这话不应该我问你么。”时宴看着八喜道,“你认出那是什么东西了?”
“什么东西?”八喜装傻道。
“那条白蛇,你知道它的来历。”时宴不急不慢地喝了一口茶道,眼看着八喜有些慌乱,他心里头满意极了。
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他苦苦寻觅了好久才勉强查到白蛇的一点消息,看着兔子不对劲的样子,显然对这白蛇有一定的了解。
八喜在时宴视线的逼迫下,从原本的犹犹豫豫,到最终终于开口了。它这一开口,顿时便停不下来,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废话:“上古时期,人们用精神力,沟通乐器借助天地之间的力量成为强者,但这股力量很快因为时代的终结而被耗尽,人类迎来了最黑暗的大破灭时期,这个期间,整个世界崩溃,各种邪物现世,失去力量的人类成为待宰的羔羊,不得不利用智慧和魔兽进行互助,这个时代,被成为人兽时代。
但很快,人兽合作的力量终于将邪恶势力打垮,而人类和魔兽最终也闹翻,最终人类获胜,魔兽被赶到偏远贫乏的土地上居住,人类占据了这个大陆上最富饶的地方。我一直很奇怪,孱弱的人类就算拥有智慧,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获胜,因此查了不少文献,最终发现,所有的文献,都有记载一个关于通天蟒的传说。
在人类和魔兽一同打垮邪恶力量不久,某一日,天降一缕神光,将整个世界照亮,而沟通着天地之间的光芒中,赫然可见一道蛇影,被这缕光照中的人,莫名拥有了灵力,运用这股力量,成为了人类之中的强者,从那以后,驭灵师诞生,人类重新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再次占据了大陆的主导,并且驭灵师一脉渐渐衍生成如今的规模,而当初那缕光被成为希望之光,沟通天与地的蛇影,也被称为了通天蟒。”
“你的意思是被关押的那条白蛇,是通天蟒?”听着八喜神棍一般地念叨着,饶是时宴心机深沉也觉得震惊,但转念一想,堂堂通天蟒混到这般可怜的境地不太可能吧?这可是驭灵师的始祖啊!
“就算不是,也绝对是通天蟒的后代。”八喜肯定地道,“虽然它很虚弱,但很明显,它能够控制四周的灵气,而且,关押它的那个囚笼,也是非常特殊的材质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走了狗屎运拿到那东西的”
“那囚笼是什么?”时宴问道。
“传闻中那道希望之光贯彻天地,一端通往天际,一端连接地面的一块石头,据说,通天蟒的实力站在这个世间的顶端,唯一能够克制他的,只有那块石头而已”八喜道,“我怀疑那个囚笼就是那个石头。”
时宴心一动,顿时将那囚笼的情况告诉了八喜,任何东西都能在石头内进出,唯独辰光被困在里头不得而出,而且辰光每次对囚笼反抗的越厉害,囚禁它的力量也就越强。
八喜闻言,越发肯定那囚笼有问题,但当时宴问及如何能将辰光救出来时,八喜却答不上来了。
时宴又想起之前在藏书阁看到的关于先祖记载的内容,便一道和八喜说了,八喜听完之后摊了摊手:“看吧,果然是走了狗屎运的我甚至怀疑根本不是你的祖先将它捉回来之后变成幼兽,很可能是它本身出了什么问题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然后恰巧又被囚笼困住,然后被你的先祖带回来而已,否则时家绝对有控制它的办法,以它的能力,时家怎么可能舍得让它留在那里任由几个普通人侮辱,干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
时宴点了点头,事实怎样不重要,他所看到的,以通天蟒的实力,被这样消耗确实过于可惜,而且它看得出来,再这样下去,饶是这通天蟒再强大,也必然时日无多了。
“你这样接近它,难道是打算将它收服?”八喜见时宴沉默不语,小心地问道。
时宴自然点了点头。
八喜表情一变,但很快便换了个淡定的表情,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别妄想了,以通天蟒的骄傲,一个黑级驭灵师都不可能将它收服,你一个黄级驭灵师就别凑热闹了。”
时宴敏锐地察觉八喜情绪的变化,佯装不在意地道:“我已经把你收服了。”
言下之意,你在时家这么多年都没人动的了你,我以来就将你化为己用,那白蛇自然也可以被他收服。
八喜瞪着时宴道:“我和它不一样!我只是因为恰好被九重杀和轮回之石压制而已!你不可能令它臣服的!”兔子立刻炸毛了,浑身炸成一团,看上去格外的愤怒。
时宴却是心一动,当初它收服八喜的时候,是吊坠带着它过去的,而辰光,也是因为他吞服的吊坠的灵水,导致之后每一次动用灵力,便能感觉得到辰光的召唤。
还有辰光与八喜一样,对吊坠所产生的灵水都格外的喜爱。
这几个念头划过脑海,时宴忍不住轻笑起来。
谁说不可能呢,他能重生本就是逆天之事,那么再将一些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也不算什么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