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看得出时康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好,整个人消瘦了不少。时勋虽然与他有嫌隙,但为人公正,也有着时家人的特点,护短。时宴与时康之事,时康命外人与时宴动手,在时家人看来,就算时宴非常不讨喜罪该万死,也轮不到外人来处置,因此时勋才没怎么处罚时宴,甚至给了他进入时光塔的机会。
此时时光塔前的广场之所以这么热闹,有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当初时勋当初答应时宴,只要他能从时光塔出来,他便亲自给时宴颁发驭灵师证书,今天是时光塔试炼的最后一天。
时宴在旁人的引导下,走到了时勋面前。
在几名无限接近黑级的紫级驭灵师面前,时宴丝毫不敢托大,他弯下腰,毕恭毕敬地道:“见过家主,见过各位长老,时礼爷爷,许久不见,您的身体好些了吗”
“托你的福,就算身体不好,看到你能成为驭灵师,心情也大好啊!”被时宴称为时礼爷爷的老者哈哈大笑道,他并不是时家的长老,实力在时家中也极为一般,但他却能坐在众长老之间,可见在时家的地位极高。他正是陷入沉睡的家主的亲弟弟,与陷入沉睡的时家家主相同,他也十分喜爱时宴。
“哥哥要看到你今天的样子,必然会十分开心的,当初你生下来双眼半盲,又是普通人,哥哥心疼极了,发誓要宠你这个宝贝孙子一辈子。现在他出了点意外,你时礼爷爷我也没能力,但还好,你自己争气!”时礼爷爷说着,激动地站了起来。
时宴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显然知晓时宴这些年过的不好,但却无能为力,此时见时宴自己变强,却是十分欣慰。
时宴自觉过去的那个人太过嚣张跋扈,能够有后来的下场,纯粹是咎由自取,但眼前老人不仅没有怪他,对他这般的溺爱,却让他由衷地感动。
上辈子时宴双亲去世的早,家中没有长辈护着,自小便独立奋斗,将弟弟保护在羽翼之下,却从来没有被人疼爱过,可从这个老人身上,只是短暂的接触,时宴却感受到了来自长辈的疼爱。
时宴立刻上前,时礼爷爷摸了摸时宴的脑袋,勉励了时宴几句,立刻坐下了。他年事已高,驭灵师突破蓝级时,寿命因为灵力的累积能够增加,时礼爷爷却只停留在绿级,如今已经九十多岁了,长期患病,没说几句,脸上顿显疲惫。
时勋见状,立刻让时宴走到一旁测试灵力。
时宴明白这是得到驭灵师证书必走的流程,站到测试灵力的鉴灵水晶面前,伸出了手。
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从时宴身上腾升,赫然是进入后期的赤级现象。
时宴看着自己浑身的红光,他如今是黄级巅峰,身上的赤色也变成了暗红,显然是赤级后期,那当他突破绿级时,身上的颜色难道会变成橙级?
没给时宴多想的时间,很快时勋拿出了驭灵师之证以及赤级驭灵师的徽章,亲自交给了时宴。
时宴看着手中赤级驭灵师的徽章,抬头看向时勋,时勋面色平静,时宴勉强心安,看来时勋并没有对他的赤级表示怀疑。
时礼见时宴成为了正式的驭灵师,心满意足地离开。
时礼才刚离开,时宴还没来得及回去,就在这时,时光塔又有人出来了。
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才与时宴发生冲突的时淇几人。
他们出来的时候,还被八喜摆了一道,因此比时宴晚了片刻,刚出现在外头,立刻站不稳,差点扑倒在地上,还好有机灵的仆人立刻上前,将他们每个人扶住。
时淇稳住身形,抬起头,一眼就瞧见了时勋面前,刚得了驭灵师证书和徽章的时宴,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大喝道:“时宴!!这个心狠手辣的人,你不配得到驭灵师证书,我不会放过你的!”
时淇的话顿时令在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随后便是嘈杂的议论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悲愤的时淇与面色平静的时宴身上。
“安静。”时勋低声道,威严的声音顿时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时淇见状,眼泪汪汪地转头看向在座的其中一名长老:“爷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时洋被废了,他的灵脉被时宴毁了。时宴这个狠毒的人,他还没成为驭灵师之时,就害的家主陷入沉睡,时家与土家关系势如水火,如今他进入时光塔试炼,仗着有一点灵力便亲自出手欲要击杀血亲,他还没成为驭灵师啊,若是他成为驭灵师,我们时家都会被他毁了的!!”
时淇悲愤的神情,与一旁昏迷不醒的时洋太具说服力,他还搬出了如今陷入沉睡的时家家主,再加上时宴过去给人阴冷残暴的印象,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时淇的话,看向时宴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时康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时宴,你难道忘记了时家的族规吗,出手击杀血亲的,时家将以严惩!不仅要废去灵脉,还要关押进入永恒炼狱,永世不能放出来,以儆效尤!”
“永恒炼狱”这四个字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那里是时家关押重罪刑犯的地方,也是整个永恒国度最可怕的地方,鉴于时家的特殊技能,每一个被关押进入“永恒炼狱”的人,都会被享受时间缓慢的优良待遇,在里头被处以极刑,在外人看来只过去了两三天,里头的人却恍若待上了上千年。
每一个进入那里的人,即使出来,也人不人鬼不鬼,大多都疯了,不仅永恒国度的百姓极为惧怕“永恒炼狱”,就是时家人也对那极为忌惮。
时宴闻言,看向时康:“看来你很希望我进入‘永恒炼狱’,不知上次是谁指使外人对我出手的,才过去几个月,时康少爷不会忘记了吧。”
时康闻言,脸色一变:“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上次的事情只是个意外,伤你的人也受到了足够的惩罚。而此番你亲自出手击杀血亲,公然违背家规,就算家主还未陷入沉睡,也保不了你!”
“时康,家主岂是你张口闭口就可以提及的。”时勋骤然转头,时康被时勋的气势所震慑,脸色白了白,后退了两步。
时康迅速低下头,认错道:“时康口不择言,知错了。”
时勋没再和他计较,而是看着时宴与两名长老。
座上有两名长老的位置已经空了,他们一闪身,来到了时淇等人面前,一个是时家大长老时慧,另一个则是时淇的爷爷时秦。时家大长老时慧见自家孙子只是脱力,立刻将灵力柔和地灌入孙子的体内,见孙子很快打起精神,大长老放心了,一闪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时秦连忙关心地扶住一脸悲愤的时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爷爷仔细说说。”
时淇靠在时秦的身上,指着时宴大声控诉道:“我们进入时光塔寻找时光之灵,找了二十几天还没找到,所以我们全慌了,绕着整个时光塔到处乱晃,正巧遇到了时宴。他已经吸收了时光之灵,所以我们想问他是从哪里得到时光之灵的,可是他却不肯说。我们当时都急疯了,没有时光之灵,就得不到家族的承认,我们好声好气地求他,可是他不仅不告诉我们,反而对我们所得到的的宝物起了觊觎之心”
时淇仿佛想起了极其痛苦的事情,浑身发抖,双眼死死地盯着时宴道:“我们几人在时光之塔内收获颇丰,时宴也不赖,但他却对我们起了贪心,爷爷,我在时光塔内突破了黄级,哪想时宴居然还敢对我们动手,只因为他手上有一个一次性的宝器!我们被他的宝器所胁迫,同时时宴还威胁,如果不交出来就废了我们的灵脉,我告诉他我是长老的孙子,时风也是大长老的最疼爱的宝贝孙子,劝时宴三思后行,时宴却道他还是家主最疼爱的孙子我们受他要挟,为了不在时光塔内自相残杀,丢了性命,只好屈服,每个人交出了个宝物给时宴,消财免灾,可惜到了时洋这里,时洋年纪小性子急不懂事,不肯将宝物交出来,时宴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就废了时洋的灵脉,拿了宝物嚣张离开爷爷,时洋这辈子都毁了,你要替他做主啊!”
时淇的表情,加上他极具感染力的话,令在场的人对他的话不由地信了八分,转头再看时宴一脸冷漠阴沉,再结合时宴之前的恶劣行径,更是信了九成九。
时宴看着大家望向他义愤填膺的目光,再看向所在时秦怀中恶狠狠地看着自己的时淇,以及那另外几名当时在场,此时却选择沉默的孩童,心中更加鄙薄不屑。
年青一辈被时淇的话扇动,但那些老成精的长辈却不为所动,至少时勋,以及坐在长老座上的这些人,都是面色沉静,让人看不出他们在想些什么。
此时涉及到时家血亲的自相残杀,以及长老的嫡孙,时勋不得不出面,时勋望向时宴:“时宴,你说说当时的情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