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个孩童闻言,盯着时宴阴森森地道:“他可是大长老的最疼爱的孙子,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你要听话的话,看在你供奉给大家这么多好东西的份上,我们不会把你揍的太惨的!”
“你要不听话,我们就把你按倒剥光,废了你的灵脉,把你扔在里面,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另一人威胁道。
时宴一开始还没将他们当回事,但当听到这么狠毒的话之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些七八岁的孩子,看上去各个玲珑剔透,模样可爱单纯,但谁有知道,骨子里却如此狠毒!作为一个驭灵师,没有得到时光之灵,最多是无法得到家族的承认而已,但是若是被废了灵脉,这辈子就真的废了,甚至因为灵脉受伤,体质连普通人都不如!
更别提还要被剥光羞辱!
时宴冷冷地看着他们:“我倒要看看,谁敢废了我的灵脉。”
时宴话音一落,浑身红光闪现,赫然是动用了灵力。
围着时宴的几人见状,纷纷也周身也泛起了红光,八.九个人站成一圈,红光交错,仿佛火焰一般,将时宴包围在了里面。
时宴浑然不惧,灵力浑身凝聚,随着那几人一同朝时宴逼近,时宴的动作比他们要灵巧上不少,不仅迅速闪躲他们的攻击,更是在掌心将灵力凝聚成飞刀的形态,随着时宴的掌心推出,飞刀如剑雨一般朝他们射去。
对于灵力的掌控,这些人赤级驭灵师只会最粗糙地将灵力凝聚在拳头,从而使力气变大,抵御力变强,根本无法将灵力拟物外放,时宴这一下的攻击,打的他们措手不及,立即有几人被击中受伤。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孩童掏出了一个万花筒一样的东西,对准时宴稍稍一旋转,时宴顿时浑身汗毛一竖,有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袭来,时宴条件反射地将灵力凝聚于身前,形成一面薄薄的灵力盾牌,盾牌才刚形成,万花筒内突然冒起了一股青气,随后几个惨绿色的骷髅头从万花筒里头飞了出来,眨眼之间便来到了时宴的胸前,当触碰到盾牌之后,迅速爆炸!
时宴吓了一跳,虽然开启这个链器的是一名赤级驭灵师,因此威力并不算太大,但产生的爆炸却足够将时宴弄伤!
四五个骷髅爆炸之后产生的连环爆炸,将时宴整个人震飞,时宴当时反应极快,用手臂挡住了头部要害,因此手臂伤势最为惨烈,几乎是皮开肉绽,鲜血汩汩流出,渗的时宴浑身都是,其中不少都被那吊坠吸收。
此时危急关头,时宴倒是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忍着疼痛抬头一看,发现那万花筒已经作废,难怪威力这么大,原来是一次性链器!
时宴手中虽然兑换了不少宝物,但是大多都没太大作用,攻击型的只有四件,也都是一次性的,三个是链器,一个是宝器,但放在这里使用对付几个赤级驭灵师却太过于浪费,时宴还有一战之力,只要小心不给对方再次开启攻击武器的机会。
时宴缓缓地站了起来,那几个人那万花筒一下子就将时宴炸开了,顿时流露出几分喜色,这些小家伙也算有眼色,当即明白这是好东西,本来拿出好几个链器的人不知不觉收了起来。
时宴见状,嘴角泛着一丝冷笑,左手虚空一托,顿时十柄飞刀悬浮在他的身前,时宴手指一转,飞刀立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向这些孩童,当即,有几个人顿时拉开了链器,就在这时,时宴眼中银光一闪时光!
所有的一切恍若被定格,每一个人的动作和表情停留在刚刚那一瞬,几柄飞刀顿时豪不客气地刺伤他们的双手,在时宴的控制下,甚至还将这飞刀收回,灵力用来补充自身。
带完成这一切,时宴转身便迅速离开。
这些人虽然被他伤的再无一战之力,但是链器已经被打开,他若不离开,接下来将面对四五个链器的攻击,别说时宴这样的黄级巅峰,就连绿级巅峰都受不了。
一次性链器比普通链器攻击能力要强大不少,但也是有所限制,一旦突破绿级,不仅一次性链器无法伤到他,连普通的宝器都无法伤及绿级驭灵师,八级驭灵师中,赤橙黄为第一个阶段,而一旦踏过黄级进入绿级,便是正式挤身进入了高级驭灵师的范畴,这便是阶级的差距。
时宴在八喜的指挥下,进入了一个普通的厅殿,里头的宝物早已被取走,时宴也毫不在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时宴立刻拿出了之前兑换的宝物之一,一个能够迅速补充灵气的宝物,这东西对赤级和橙级驭灵师而言简直就是救命的东西,但对于黄级巅峰的时宴而言,却不够了一点,好在他换了好多个,此时不要钱地拿出来使用,两个小时之后,时宴体内的灵力完全补齐,时宴又拿出了个宝物,是治愈系的链器,时宴将这东西涂抹在手上的手臂上,不愧是一次性治愈系链器,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见这链器效果这么好,时宴暗叹好东西。
在踏入这个厅殿时,时宴便恢复成本身的模样,此时时宴恢复了正常状态,正想起身出去之时,突然发现胸前吊坠的不对劲。
环绕着吊坠的金属正泛着不正常的红光,一闪一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束缚一般。
时宴顿时想起,他能够遇见八喜,还是这个吊坠发光带他进入的,而当时发光的,并不是宝石,而是镶嵌着宝石的金属!
此时金属一明一灭,时宴直觉与自己有关,时宴看着金属表面那仿佛流动的鲜血,顿时想起了这赫然是自己滴落在上头的血液,居然被吸收了?
就在时宴呆怔的时候,八喜突然出现在了时宴面前:“天哪天哪完蛋了完蛋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时宴倏地抬头凌厉地看向八喜:“你知道怎么回事?”
八喜古怪地看着时宴,道:“你身上带着的这个吊坠,是一对魂器,但都陷入了沉睡。可是这个发光的东西,幸运的遇到了我,汲取了我身上大部分的力量,又吸收了你的血液,认你为主,现在是它从沉睡中苏醒的时候了”
“魂器”时宴愣愣地看着吊坠。
八喜见时宴傻愣愣的模样,立刻道:“虽然是一对魂器,但是以轮回之石为主,并且只有轮回之石拥有器灵,可惜器灵丢失了,所以才会被你这种无名小卒得到,还好运地认了主人”八喜扁了扁嘴,看着时宴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时宴哪里还管八喜的情绪,此时他两眼放光地盯着那金属,眼看上头的血液翻涌越来越厉害,那红光越盛,几乎将整个厅殿都映成血红,时宴连忙问道:“我要怎么做?”
八喜盯着时宴,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神色:“你只要等着就可以了,这个魂器吸收了你的血液,会自动找上你的,然后你收服它就可以了”
八喜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两声,金属突然从吊坠上断落,和上头的宝石一分为二,那金属在半空中悬浮,不知不觉融化成为了完全的液体形态,倏地飞入了时宴的胸口,眨眼之间没入时宴胸膛。
时宴双眼倏地瞪大,浑身一动不动。
“只要你能够活着通过它的融合。”八喜盯着时宴的身体,绕着时宴走了几圈,“魂器哪是那么好收服的,黑级驭灵师看到魂器都小心翼翼的,你个黄级的小兔崽子等你死了,看在你给兔爷送了两个魂器的份上,我会给你收尸的,桀桀”
时宴此时根本无法听得到八喜的话,那金属自从融入时宴的身体之后,时宴的所有对外的感官立刻被切断,只觉得仿佛一团火焰从胸口没入,将他的血肉燃烧,然后顺着他的胸口处朝四周扩散。这可怕的液体金属仿佛岩浆一般,顺着他浑身的经络游走,每走过一个地方,时宴不仅要忍受被炽热的焚烧的痛苦,体内的灵气完全无法抵御这股炎热,瞬间便被蒸发,仿佛浑身的血肉都被融化成一片血水,然而这个过程却极为缓慢,时宴眼睁睁地看着,却无法阻止。
时宴浑身动弹不得,灵魂被这个魂器禁锢,无法宣泄,只能苦苦挣扎,这痛苦几次让时宴彻底昏死过去,但很快又被刺激痛醒。原来他的身体早已经过时光之石渗出的灵水改造,不仅灵力比普通人的纯净,体内的杂质也比普通人少,若是换了个别人过来,忍受的痛苦更是比时宴强烈十倍,早就被活活痛死,灵魂彻底被蒸发,从此成为了行尸走肉。
时宴的身体被改造,不仅如此,那灵水还有部分残留在时宴的身体内,此时在被这魂器游走之时,为时宴的身体和灵魂承担了不少力量,因此时宴才能被刺激痛醒。
时宴眼睁睁地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陷入可怕的高温,每一分每一秒被无限延长,时宴忍耐着这股痛苦,恨不得立刻闭上眼睛再次昏死过去,但他明白,一旦他陷入沉睡,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想起时翼的脸,想起那些疯狂虐待他的驭灵师,他这辈子重生,不断努力变得强大,就是为了复仇,并且凌驾于那些该死的自视甚高的驭灵师之上,如今他才刚开始修炼,他连一个仇人都没见到,连时家的门都没跨出去,难道就要死在这里?
他不甘心,不甘心!
时宴凭靠着这股疯狂的执念,硬是挨过了这漫长的时间,仿佛过去了几十年,终于,那股炽热渐渐地冷却了下来,而那在他浑身游走的魂器,最终凝聚在他的右手,形成了一条黑色的锁链,环绕在时宴的右手上,像是一条蛰伏的凶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