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的话音刚落,时宴只觉得眼前的景物一转,两三秒后,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漆黑。
时宴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过去,上辈子他视力不好,光线一暗就什么都看不清,此时时宴将灵力集中在眼前,同样无济于事,当他听到四周传来阵阵惊呼后,当即明白,他们被传送进时光塔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破空袭来,时宴五感极为灵敏,浑身汗毛一竖,条件反射地避开,下一秒,那东西从他的身旁擦身而过,击中站在时宴身后的人,时宴只听到什么东西插.入血肉的声音,随即有人闷哼一声,便倒下了。
时宴顿时大惊,这片黑暗中另有玄机,谁也想不到,时光塔一开始便会来这么一出。
又是一道破空声传来,时宴迅速弯下腰,那东西从他的身体上方横空飞过,又是几道破空声接二连三袭来,时宴的听力不自觉被弄乱,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逼近,时宴连忙侧身一闪,但却晚了一步,只觉得小腿处一凉,随后火辣辣的疼痛袭来!
时宴伸手一摸,手顿时湿漉漉的,好在那他闪躲的及时,虽然受伤,但却只是擦到了皮,并不太影响行动。
接下来时宴打了十二分警惕心,与此同时,终于有人开始使用灵力,对于驭灵师而言,使用灵力战斗和抵御几乎已经成为了本能,但站在这里的全是新手,包括时宴在内,都忘记了他们拥有灵力这件事。
不少红光立刻在黑暗中闪现,但随即时宴发现,使用灵力抵御的人,竟然更容易中招,那些攻击,几乎都是针对使用灵力的人。
几次之后,谁也不敢用灵力了,时宴发现,在场有不少人听声辨音的能力都不错。
时宴和这些人有默契地交错开,相互不影响对方,时宴一边闪躲,一边寻找出路,不知不觉终于摸到了墙壁,他绕着四处走了一圈,终于发现了有一处至始至终都没有受到攻击,那是个极窄的凹陷处,此时正躲着一个瘦弱的男孩。
时宴立刻道:“你出来一下。”
男孩的呼吸声便重了,却没有说话。
“你出来,我保你不受伤。”这个窄窄的凹陷处只适合七八岁的男孩走过去,像时宴这样十四岁的少年,得侧身挤过去才行,时宴已经确定这里必然是其中一个出口,但这个男孩堵在这里,看样子怕的要命,时宴的身后还不断有攻击袭来,见男孩死活不肯答应,渐渐的,时宴有些不耐烦了。
险险躲过一道攻击,时宴最后一丝耐心终于耗光,时宴伸手,使用蛮力将那个男孩给揪了出来,男孩立刻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挣扎,甚至还咬了时宴两口,时宴将他扔到外头,顺道带着他躲过几次攻击,果然发现在凹陷处有一个机关,当时宴按下那个机关后,凹陷处瞬间打开一道豁口,与此同时,立刻有五个豁口一同打开,光亮照射进来,早已适应黑暗的人纷纷眯起了眼睛,随后大喜,立刻朝各个豁口涌去。
时宴第一个闪身进入他眼前的通道,顺道还将那个男孩也带上了。
然而当他前脚刚踏入那通道,只觉得手中一空,当时宴完全走入那个通道时,回头一看,没有任何人跟上来。
整个通道冷冷清清的,只有他一个人,刚刚牵着的男孩不知不觉也不见了。时宴立即明白这恐怕是个人考验。他小心翼翼地在通道内行走,走了约十几分钟,一个拱门出现在眼前,一路行来,他居然没有遇到任何攻击。
以时宴的视线,能够看得到拱门内的部分景象,那显然是一个厅殿,正中央放着一张桌子,上头有徐徐焚烧的香炉,有一套茶具,还有一个小盒子。
时宴心中一喜,抬脚踏入拱门,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利剑袭来,从上而下,似乎直接要插穿时宴的脑袋!
时宴情急之下,眼中银光一闪,时间停止,时宴只来得及往前方一扑,两秒之后,一切恢复如初,利剑插入时宴刚刚所站立的地方,直接插入地板,甚至还出现了裂纹。
时家的天赋技能是六大家族中最难炼的,因此时家的高手甚少,但不得不说,这个技能实在是太好用太逆天了,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时间都是极为致命可怕的!
时宴浑身顿时被汗水弄湿,整个身体都是瘫软的。
使用时光,在不同的情况下,消耗也是不同。以他现在的级别,与其说是将时间定格,倒不如说将灵力定格,前两次他使用时光,第一次是罗兴从半空中掉下来,根本没费什么力气,而第二次虽然费力了一些,但很快就被木银心治好了。
然而这一次,这把利剑不仅来的猝不及防,上头携带的灵力更是出乎意料的强,单靠这把利剑,杀死两个黄级都没问题!
这一下瞬间将时宴体内的灵力掏空,更糟糕的是,他这一扑,人进入了拱门内,当他抬头,看到的景象却与拱门外看到的截然不同。
还是同样的厅殿,但此时里头已经聚了五个人,各自手上都有所收获,其中一个人站在那桌子后,手上抱着那茶壶,而四个人站在他的对立面,显然,夺宝的戏码正在上演。凑巧的是,手拿着茶壶的那人,正是刚刚躲在凹陷处的那个瘦弱男孩。
时宴的突然闯入,令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带在场的虽然都是稚龄儿童,眼光却十分毒辣,那四人中为首的孩童盯着时宴两秒,突然笑了起来:“原来是家族废物灵力耗尽,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别以为你有了点灵力就能成为驭灵师,和你同一批进入时光塔,简直就是我们的耻辱。”
听着这个七八岁的小鬼头一脸正经不屑地讽刺自己,时宴终于勉强体谅当初时勋的心情了,时宴懒得理他,体内的雾化灵力只剩下了稀薄的一点点,时宴立刻将它调动起来,在全身游走,同时汲取外头的灵气补充自身。
那孩童见时宴居然不搭理他,顿时就恼怒了,七八岁的孩子,就算心机再深沉,却还是单纯了点,不懂的眼下抢夺宝物才是最要紧的,反而觉得时宴落了他的面子,不教训时宴一顿,以后另外几个人哪还能服他。
他迅速走了过来,照着时宴的身体就踢了几脚,见时宴一动不动,顿时明白时宴灵力消耗过度,连动弹都费力,他立刻抬起脚,照着时宴的脸就想踩下去。
就在这一瞬间,时宴突然睁开眼,浑身红光一泛,灵力凝聚与手中,锋利的灵剑在半空凝聚而成,那孩童猝不及防之下,踩在了那灵剑上,当即鞋子被划破,脚掌皮肉给割翻,血涌了出来。
那孩童惨叫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时宴毫不客气地按着对方的身体,站了起来,不管那孩童的哭叫,慢慢走到另外三个人面前。
时宴浑身的红光虽然颜色非常的淡,看似级别低到不能再低,但鉴于他刚刚伤了人,此时眼神冷冰冰的,个头也比另外三个要大上不少,那三个孩童立刻盯着时宴,不敢有任何动作。
时宴走到那个瘦弱男孩面前,连着两次遇到他,也算是有缘,时宴直接带着他,朝大厅的另一个出口走了。
在他们眼前的是交错的通道,时宴随便找了个方向走去。
刚走出那个出口,那个孩童便弱弱地开口了:“你好,我的名字叫时洋,我是时淇的弟弟。“
见时宴看了他一眼,没搭话,时洋愣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试探地问道:“这两天你有遇到什么事吗?”
“两天?”时宴一愣,转头看向对方。
时洋不明所以地看着时宴。
“你上次见到我,是在两天前?”时宴道,“你在这里待了两天?”
时洋点了点头。
时宴一怔,终于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做时光塔了。
难道对于每一个进来这里的人,时光塔给他们的安排的时间都是不同的?那么外头的时间又是怎样?
时宴几乎震惊于时光塔的能力,但很快他便自我否决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存在这么逆天的东西,如果是在不同空间时间流速不同,导致每个人对时间的感觉不同,还可以说的过去,但他们明明在同一个空间。那么很有可能,便是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可是这里的宝物最大的可能就是真真假假,现实与虚幻交错,造成时间流逝的错觉。
脑子里想着这些,时宴脸上却面无表情,时洋见时宴陷入思索,心中紧张极了,将那茶壶抱得紧紧地,仿佛深怕时宴夺走。
时宴想明白了后,看向时洋,见时洋那小动作,当即明白对方在想些什么,刚想告诉他他不会抢他的茶壶,时洋就先开口了:“这东西对我很重要,我不会给你的。”
时宴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时洋见状,更加认定时宴要夺他的宝物。
“看来我们分开走比较好。”时宴说完,转身朝一个岔路走去,时洋见时宴毫不留恋地离开,愣了一下,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时宴很快就将那个时洋抛之脑后,因为,挂在他胸前的吊坠发光了。
这次发光的不是那颗银色的宝石,而是环绕着宝石的金属,时宴明白这吊坠绝非凡物,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光,心情当即雀跃起来。
将吊坠握在手心,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灵水的缘故,时宴觉得他与这个吊坠之间产生了一丝细微的联系,此时金属发着光,时宴隐约能觉得,这金属渴望着朝一个方向走去。
时宴在这个迷宫一样的通道内兜兜转转,最终在金属的指引下,跨过了一扇发着光的大门,时宴做足了迎面袭来攻击的准备,但当进入后,眼前的景象让时宴大吃一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