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宴迅速坐起身,视线仿佛被一片白雾笼罩,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时宴虽然视力也不好,但只是受光线影响而看不清,与这个情况截然不同。
难道附身到一个同样眼盲的人身上?
时宴又紧张又兴奋,他本来还打算死后以灵魂的形态复仇,但这个世界的驭灵师对灵魂极为敏感,时宴已经做好过上老鼠一般阴暗的生活,却没想到还有重来的机会。只是这样的灵魂附体会不会迅速被发现,而且附体的这个又是什么人?
时宴想着想着,觉得脑袋开始隐隐作痛,一些陌生的画面从他脑海中闪过,很快,陌生的场景越来越多,交叉穿梭,杂乱五脏,时宴的头痛的越发的厉害,最终抱着脑袋倒回了床上。
他刚刚经历过比这更可怕千百倍的痛苦,因此还能忍受,咬着牙不发出声音。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时宴浑身被汗淋湿,但他脸上的神情却是极为兴奋的。
将脑海里头乱七八糟的记忆整理一下,时宴明白自己继承了这个身体的记忆,然而更让他兴奋的是,这个身体的身份!
在这之前,作为一个普通的平民,时宴只知道驭灵师的尊贵,以及每个国家后面都有强大的驭灵师,仅此而已。然而,此时他明白,这个世界的驭灵师最强大的代表为六大家族,根据其属性来划分,分别是时间、金、木、水、火、土,而当世的五大国,永恒国度、利国、森源之地、凌水国、火炎国、坛国这六个国家,分别由六大家族控制。
而时宴所附身的这个人,正是永恒国度背后的时家的一名十四岁的少爷,并且与他同名!
这个时宴也算是个奇葩。他与他一样,都是在小时候眼睛受损,并且是个普通人,没有半点驭灵师天赋。但这个时宴非常幸运,时家的家主是时宴的爷爷,众多孙子中,唯独疼爱时宴,时宴长相极为出众,又讨得家主欢心,因此虽然是废物,却从小被宠到大,惹祸无数,终于有一天捅破天,将土家的一名小王子杀死,土家所掌控的坛国因此和时家所掌控的永恒国度开战,时家家主当时本就冲阶级失败,土家的家主趁人之危,最终时家家主不仅落败,更是大脑受创,双腿被废,从此时常陷入沉睡。
时家家主即使到这种时候,依旧惦记着时宴,昏睡前还记得嘱咐照顾好时宴。但随着家主闭关久了,时家因为家主受重伤从而在六大家族中地位下降,时家地位不稳,时宴自然成为时家人仇恨的对象,饱受冷落。
早被宠坏的时宴至此不仅没有悔改,甚至怨恨起每一个人,此人性子阴毒暴躁,伺候他的人大多不得善终,再加上他是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偏又生了副极好的样貌,因此臭名在外,当初时宴受宠时,同龄人之间,不仅时家的人,别国各大家族也有不少人喜欢和时宴凑在一起,如今时宴被冷落,那些人更起了色心,纷纷来招惹时宴,虽然不敢动手用强,但时不时的气一气时宴也是好的,落井下石冷嘲热讽的人多了去了,时宴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导致时宴的性格越来越偏执狂暴,简直到了憎恨全人类的地步。
不过,时宴虽然继承了这具身体的大部分记忆,但对最近的事情却没有丝毫印象,时宴见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便不再勉强,他尝试将手朝左边摸去。
时宴的双眼看不见,时家家主为他找了个宝贝,是用来聚集灵气的宝瓶,里头的灵气是时家家主费尽心机搜集到的,灵气浓郁到凝聚成水,已经认时宴为主,只要时宴的手碰上去水滴自动会到他的手上。
时宴的眼盲与普通人不同,滴了着灵水,视线会清晰不少,但由于时家家主长期闭关,宝瓶已经很久没人帮忙弄灵气了,时宴这几年越发省着用。
可时宴刚刚穿过来,还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只能咬牙滴上两滴。时宴的手碰到了个冰冷的圆滑的东西,指尖沾染上上头的水滴,迅速滴入眼中。
两只眼睛滴了灵水,按照记忆应该立刻看得见才对,但下一刻,时宴只觉得一股巨痛随着灵水深入,包裹着眼球,仿佛在刮着眼珠子似的,眼睛作为身体最脆弱的部分,这种钻心之疼,堪比之前的可怕经历。
时宴控制不住哀嚎出来,双手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打滚,眼角渗出了黑色的污血。
那股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之后,时宴睁开眼睛,发现果然白雾散去不少,眼前虽然还朦胧,但大概的事物看得清了。
时宴找到一条手帕将脸上的污血擦去,只觉得有些蹊跷。
他走到床边一看,顿时愣住了。
床旁放着两个东西,一个是宝瓶,另一个赫然是吊坠,一条银色的金属扭成独特的形状环绕着宝石,中心是一块银色的宝石,散发出的银光折射在金属上,相互辉映,璀璨夺目,这吊坠时宴佩戴多年,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此时却觉得有些不同,宝石与金属的光芒比平常更剩,在时宴的眼中,更带着几分神秘。
时宴将吊坠拿起,发现吊坠表面还有些湿漉漉的,显然他刚刚之间所碰到的是吊坠而不是宝瓶。时宴再拿过宝瓶一看,哪还有什么灵气。
难道全被吊坠吸收了?
事到如今,时宴自然明白这个吊坠是个宝贝。他清晰地记得,自己死后变成灵魂,这个吊坠却诡异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随着他这个灵魂四处晃悠,而此时他重生,这个吊坠又出现在他的身旁。也许,他能有这次重活的机会,靠的就是这个吊坠。
从刚刚的情况来看,这个吊坠渗出的水比宝瓶的灵水效果还要好,竟然让他流出了污血。宝瓶灵气消失,成为了个普通的瓶子,时宴索性将吊坠渗出的水采集起来,装入宝瓶中,以免挥□费了。
只不过刚刚那可怕的痛楚时宴此时想起来还忍不住打颤,想到以后看不见时要滴这个,时宴便忍不住直皱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门猛的被推开,时宴转头一看,是个年轻人,贼眉鼠眼的,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时宴明白,这是伺候他的人之一,名字叫罗兴。
由于时宴脾气古怪性情残暴,在时宴身边伺候的人大多受到波及,不出几个月非死即伤,但时宴毕竟是时家少爷,身旁总不能没人,发展到后期,派来时宴这里伺候他的人,要不就是刚进来不懂事的,要不就是在外头混不下去被排挤的,这种人更加不会伺候人,时宴的性格也越发的乖张扭曲,恶性循环,导致时家的下人都将时宴这里看做比魔兽森林还危险的地方。
而这个罗兴,就是刚进时家的下人,与别人不同,这个罗兴还算是有本事的,在底层混的很好,他在时宴这里待了三个月了,把时宴的脾气摸得通透,因此时宴对他还挺满意,基本没处罚过他。罗兴自然不会满足于伺候时宴,早就暗中巴结上了别的主人,只等着时机一到就调走。
以前的时宴虽然知道这些事情,却懒得理会,但此时的时宴却不得不注意了。
罗兴一进门,见时宴直盯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心虚,他是了解时宴的脾气的,立刻扑上去:“少爷你醒来啦,太好了,我马上去吩咐人给你弄些吃的,少爷您现在感觉怎样,天冷了,您穿的厚一些”
罗兴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虽然罗嗦,但他明白时宴吃他这一套,虽然脸上总是流露出厌恶的神情,顺道会踢他几脚,但往往会忘了处罚他。
可这次,时宴不仅动也没动,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就那样阴沉沉地看着自己。
罗兴见时宴这样,顿时有些忐忑,连忙笑着道:“少爷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要不您先靠着,您想做什么,尽管吩咐我”
时宴依旧不答,罗兴见时宴这样反常,心知坏了,掐着自己的大腿硬是挤出两滴眼泪,大哭道:少爷您别吓我啊是我错了,不该带那魔力水晶进来那是康少爷给我的,说是送给您的小玩意,我真不知道里头是那东西啊”
时宴眯了眯眼睛,他对最近发生的事情一边空白,见罗兴正卖力表演,他索性不开口,等着罗兴自己交代。
罗兴胡乱说了一堆,时宴发现这人嘴皮子确实好使,看似说的都是胡话,但不仅巧妙地将自己撇清,顺道还用他生动的表情配合着,表示着自己内心的忐忑和对时宴的关心。
时宴也终于明白了这具身体之前躺床上并不是睡觉的,而是昏了过去。
时康给了罗兴一个魔力水晶送给时宴当礼物,时宴自然知道时康不怀好意,但还是收下了,并且忍不住看,这一看不得了,气的发疯,直接把那魔力水晶砸地上,结果魔力水晶没碎,自己倒是摔倒了,碰了头,直接昏倒在地上,还是罗兴把他拖床上的。
时宴暗自思忖,这时家少爷一摔,不仅把自己摔晕了,命都摔没了。他刚刚得到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却对昏迷前一片空白,也许就是因为脑袋被磕了,多多少少受了些影响。
“我昏过去多久了?”时宴终于开口说话,不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神情都与之前不太相同,但不论是他还是之前的时宴,给人的感觉都是阴冷阴冷的,即使长得再好看,常年脸色苍白,双眼无神,看上去病态的不正常。
罗兴虽然觉得时宴哪里有些古怪,但看时宴这模样,顿时没了探究的兴致,立刻老实交代:“两天了。”
时宴吩咐时康去找些吃的给他,等罗兴走了,自己起身绕着偌大的房间找了起来。
他想起自己脱皮之后,那些围着他的驭灵师说的话,再结合这具身体的名字,身份,眼盲,还有刚刚罗兴说的魔力水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