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120章大结局

第120章大结局


尚未进烟波苑便在二门上遇着了张氏和谷氏,裴臻忙拱手作了揖,急道,“婶子和姨娘多早晚到的?她怎么样了?”


张氏边走边道,“咱们是前后脚,还没见着人呢,快些进去罢。”


他也不守什么虚礼了,撂了她们快步往园子里赶,打了门帘进屋,见他**和胡姨娘在月牙桌边喝茶,心里便觉不痛快,裴夫人道,“臻哥儿回来了?去瞧你媳妇儿罢。”


他连话茬子都没接,冷着脸就往后身屋里去了,胡姨娘愣愣道,“看着脸色不好,是急的?”


裴夫人笑了笑,“你还不知道他?把他媳妇疼进骨头里去,八成是觉着咱们没在里头陪春君,拉个脸子给咱们看呢”


胡姨娘感慨道,“他们哥俩一个爹生的,性子竟大不一样,还是臻哥儿长情,不像咱们阑哥儿,你瞧瞧他房里,都快放不下了,我真是愁。”


裴夫人道,“我原也指望他能往房里多收几个,到底香火是大事,可后来知道了素姐儿的事,咱们臻哥儿竟受了那些委屈,这孩子要强,也不同我说,我如今知道了,心里疼得什么似的,眼下好容易得个知冷热的,只要他们夫妻和睦,再给我多添两个孙子孙女,不纳妾便不纳妾罢,我也知足了。”


外头进来的张氏和谷氏恰巧听见这话,大感欢喜,福道,“亲家太太果然是极明白的,咱们姐儿得了这样的婆婆,真是前世里的造化。”


谷氏忧心往里面探看,“可要先瞧瞧姐儿去?”


裴夫人摆手道,“兰杜在里头呢,若论谁能给她吃定心丸,除了兰杜也没旁人了,咱们先等会子,等他们说完了再进去不迟。”


床上的毋望见了裴臻抿嘴而笑,轻声道,“你回来了?可告了假?”


裴臻捱到床头,颇不以为然道,“十万火急的事儿,还告什么假,文渊阁里谁不知道我媳妇要生孩子了。”说着细打量她,抓了她的手道,“现在疼么?可撑得住?”


毋望喘了口气道,“并不十分疼,一阵阵的,稳婆说了,要过阵子才发作,你放心罢,我能挺得住。”


他低声应了,握了她的手反复摩挲,竟好像比她还紧张,顿了顿道,“我一直在这里陪你,你只管大胆些。”


毋望忍笑嗔道,“又混说,你在这里做什么?爷们儿家呆在血房里不吉利,你到堂屋里等着就是了,这里有婆子们伺候,她们自会好生料理的。”


裴臻凝眉,复又转头对接生婆道,“你们瞧奶奶胎位可正么?生起来不会太疼罢?”


那几个接生婆停下手里的活,互看了两眼笑起来,“大人放一百二十个心,咱们手里接来的孩子不下一百个了,才刚摸了奶奶的肚子,胎位正得很,只孩子大些,生起来恐有些费劲,别的没什么,您就安心在外头候着,保管给您抱个齐全孩子出来。”


裴臻听了连连点头,“那就好,全赖你们了,只要保得母子平安,我回头必定有重金酬谢。”


接生婆们谢恩,叫毋望歇着,几人都退到外间去了。毋望自言自语,“这孩子赶得巧,怎么偏这时候来。”又抚着肚子道,“好孩子,妈妈真是等不及要见你呢。”


从前吃了那么多的苦,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了,她心头五味杂陈,日后一定要好好守着孩子,叫他无忧无虑的长大,不受半点委屈才好。抬头看裴臻,他目光似水,几乎将她溺毙在其间,俯身来拥她,“好春儿,你要好好的,日后我加倍的疼你,咱们一家子都平平安安的好不好?”


毋望道好,两人腻了会子才问,“名字可想好了?”


裴臻道,“佛于第三时,广说藏通别圆四教,均益利钝之机......叫方等如何?方正而平等,裴方等。”


毋望反复吟了几遍,也觉中意,这裴臻果然不辜负他太傅的衔儿,意境取得矜持大气,竟是百里挑一的好名字。


夫妇两个又窃窃说了半晌话,裴臻换了朝服才坐下,只听她哎哟一声,唬得他直蹦起来,只见她面上有了苦痛之色,汗也涔涔的流下来,他慌张大呼,“快来人,发作了”


裴夫人和张氏携了稳婆进屋,房里旋即忙碌起来,他呆呆站着,看丫头们端着热水,纱巾之类的东西进来,愣得杵在那里也不知道闪躲了。


裴夫人回头看,斥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这里有我和你婶子,我们自会照应,没你什么事了,还不快出去”


他糊里糊涂被赶了出来,房门砰地关上了,他开始在门口团团转,扒着雕花的屉子试图往里看见点儿什么,门突地又开了,六儿端了盆出来,两人让来让去竟越让越挡,六儿急道,“我的姑爷,才发作呢,这会子还没生,你远远站着罢,别挡道。”


他悻悻的往后退,两个姨娘招呼道,“来坐下,最快也要一两个时辰,估摸着天擦黑就差不多了,你急也没用,你妈在里头,你就放心罢。”


他颓然坐在帽椅里,脑子里乱哄哄不知怎么才好,胡乱端了茶盏来喝,房里传出的痛呼让他浑身一颤,杯子落在地上打了个稀烂。


裴阑和阑****奶撩了洒花帘进来,看着屋里人道,“怎么样了?”


胡姨娘道,“早着呢,才开始疼。”


裴阑搡了****奶道,“你进去帮忙罢,给大嫂子鼓鼓劲儿也好。”


“****奶,”裴臻叫住裴阑媳妇,颤声道,“你去给我看着,隔一刻就出来告诉我里头的情况,我盼着的。”


阑****奶无奈应了,裴阑对哥哥笑道,“放宽心罢,女人生孩子就跟下蛋似的,使两回劲就出来了。”


胡姨娘白眼乱翻,裴臻道,“你浑说什么,那么容易你生个来看看,可见你以往是怎么对你房里人的”


裴阑坐下嘟囔道,“我不是在安慰你么。”


万分煎熬的又等了一盏茶功夫,她的叫声愈发惨烈,裴臻如坐针毡,问助儿道,“老爷呢?”


那裴老爷早年给太祖的后妃接生过孩子,他一急就想起他来,若有个好歹,他总归是御医,再不济也比那些稳婆强罢。


旁人听了哭笑不得,媳妇生孩子,公爹怎么好插手,没见裴老爷避开了么。


助儿道,“老爷在祖宗牌位前上香呢,大爷别急,奶奶在里头拼命,咱们可不能乱了方寸,再等会子小主子就出来了。”


裴臻瘫坐着只顾喘气,额头上浸出了汗,裴阑反正是事不关己,竟和助儿聊起了坊间传闻,一唱一和煞是热闹,他心里烦躁,喝道,“你两个要说出去说也不瞧瞧这是什么时候,存心给我添堵么?”


那两人忙闭了嘴,才消停,德沛和谢家的三位太太又到了,一一过来安抚了裴臻,便找了椅子坐下,一时屋里像等着开锣的戏园子,坐得满满当当。


毋望的叫声锥子似的直捅他心窝子,****奶出来只一句话“早着呢” ,他起身来回的踱,喃喃道,“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不生……”


大太太白氏道,“姑爷莫急,已经是顺利的了,有的人要拖上两三天呢,她这会子就着了床,听这劲儿快了。”


他哦了声坐下,一会儿又立起来,来回折腾了好几趟,正失魂落魄时,二门上的小厮垂手来报,说户部员外郎来了,带了要紧的公文让尚书大人批示,裴臻一听火冒三丈,大脚踹过去,喝道,“没眼色的,我这会子批个屁公文叫他等着”


小厮一迭声道是,缩着脖子连滚带爬的跑了。里面的喊声越加大,血水一盆盆的端出来,间或听见她哽咽着叫兰杜,他便筛糠般的抖起来,闷着头就要往里面冲,吓得众人忙拦住他,他挣扎道,“她在叫我,你们没听见么”


阑****奶探出身来说,“大哥哥,快了,看得见头了你稍安毋躁,大嫂子一切都好,你快别闹,免得她还要操心你。”


他喜得诺诺点头,握着拳勉强平静下来,弯下高高的身子,顾不得身后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耳朵贴在门上细听里面的动静,只听得一串加油鼓劲之声,毋望反倒没有声息了,他额角的汗淋漓而下,突然一声啼哭传来,如石破天惊,他只觉心头被狠狠撞了一下,腿里酥软下来,虚脱的瘫倒在了地上。


产婆抱了襁褓出来贺喜,看见太傅大人坐在门前不由愣了愣,旋即把孩子往他手里一放,笑道,“大人大喜了,奶奶无恙,生了个小公子,带把儿的”


众人都围上来,裴臻看着怀里皱巴巴的那张小脸,红红的,眼睛还没张开,像个小老头,那五官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微弱的哼唧着,让他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这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啊他伸了一根手指轻轻碰他的脸,哽道,“方等……儿子”


三太太吕氏招呼门外的丫头道,“快快,回去报喜去,告诉老太太,姑奶奶生了个小子,母子均安。”


屋里鸡飞狗跳,裴臻将孩子交给奶妈子,踏进后身屋,空气里一股化不开的血腥味,打了帷子到她床前,她闭着眼,头发被汗浸透了,脸色微有些发黄,嘴唇半点血色皆无,气若游丝的样子,他的心抽痛起来,上前小心搂她,她动了动,哑道,“孩子呢?方等……”


裴臻拢起她的长发,俯身在她唇上一吻,道,“奶妈子给他喂奶去了,咱们哥儿长得真像你……”


毋望长出一口气,精疲力尽,紧紧抓了他修长的手指,道,“我睡会子,你别走,在这里陪我。”


裴臻道好,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放眼窗外,夕阳西下,因着要过节,秦淮河畔已有冉冉华灯升起,他心下感慨,这一路的甜酸苦辣都融到了一处,如今有高官,有厚禄,有贤妻,还有了个大胖小子……颇满足的笑,这样的人生,便是百样齐全了。


关于朱高煦的结局问题--


汉王高煦,十五年就藩乐安州,然存谋逆之心久矣。太子高炽体胖,有脚疾,成祖有废嫡立庶之意,高煦谋夺嫡,陷害太子数次,皆未果,成祖察其心怀叵测,会高煦有过,革其爵位,命思过。成祖崩,仁宗立,高煦蠢蠢****,未及仁宗崩,太子瞻基由应天回北平奔丧,高煦谋于途中劫杀,未果,阴谋泄露,高煦废,禁锢应天,瞻基即位,是为宣宗,念叔侄情,往高煦禁锢之所探望,高煦使腿将其绊倒,宣宗恼怒,命人用三百斤铜缸盖住高煦,朱高煦在缸内运力,欲举缸砸向宣宗,宣宗大惊,急命取来木炭,堆积成山,点燃木炭,将高煦活活灸死在铜缸内。高煦即死,宣宗准太傅奏,其妃韦氏及九子俱被处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