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九十五章平原不似高阳傲

第九十五章平原不似高阳傲


“春君。“路知遥迎上来道,“你才刚哪里去了?我好容易脱身,来了你却不在。”


毋望心里乱得很,怎么有心思和他闲谈,便拉了他避到背光的地方,问道,“六叔可知这府里有几位郡王么?”


路知遥道,“燕王长子是世子,将来是要袭王位的,无需封王,三子尚年轻,未封王,真正领了封地的只二王子朱高煦一人。”


毋望失魂落魄道,“是高阳郡王么?”


路知遥见她惶恐不安,心下迟疑,便道,“正是,你遇着什么事了么?脸色这样难看”


高阳郡王朱高煦,那个名声极臭的,霸王似的人物?她的脑子像被杆面杖来回杆了两趟,混沌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人说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朱高煦能放过她吗?尤其她不该将那女人看得那样清楚,百子衣,马面裙,尖棕帽……为什么她知道这么多?这副打扮的不是燕王侧妃就是世子妃啊不敢想象,这朱高煦为免丑事败露,一定会想法子杀她的,这回可是闯了大祸了


“春儿?”路知遥尝试又唤一遍,她这个模样着实令人担忧,从未见她如此失措过,不由扳了她的肩道,“你到底怎么了?你有事就同我说,我一定想法子帮你。”


毋望呆滞看他一眼,暗道不能说,要烂在肚子里才好,眼下只好装傻,那高阳郡王应该没看见她的脸,没看见还有救,打死不承认就是了。遂对路知遥道,“好六叔,今儿咱们这里碰面的事好歹别同别人说,关乎身家性命,千万千万”


路知遥冷下脸道,“可是裴臻对你不好?莫非对你诸多管制么?你别怕,我找他理论去”


毋望忙拉住他的衣袖摇头,“这事同他没关系,六叔先别走,我还有话问你,那高阳郡王可曾娶亲?”


路知遥狐疑打量她,脑中一面思索一面慢慢答道,“他才从京师回来,听说媒是有人做的,只是他那脾气,凭人怎么说,他若不愿意,任谁也奈何不了他。”突然灵光一闪,他震惊道,“难不成他对你……”


毋望心里哀嚎一声,他要杀我才对苦笑着摇头道,“六叔别想岔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快些说罢,我出来得时候长了不好。”


路知遥支吾了一会子道,“也没什么要紧的,不知你在裴家好不好,又不得上门来瞧你,趁着这次有机会便见一见。”


毋望笑道,“你放心,我在那里过得去,他也敬我,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倒是你,如今下处在哪里?”


路知遥颇有些失落,扯了下嘴角道,“在军中住着,那里有专为官员所设的院落。你过得安稳就好,其实原不该**心,只是你是我从应天带出来的,若因此受了苦我良心难安。”絮絮叨叨又说了两句,猛提起慎行来,他道,“我这里不中用,你横竖托明月君紧着点子心,北平布政使司迟早要抄了的,到时候慎行的死活就赖他周全了。”


毋望道,“六叔放心,我自己的哥哥,定会尽全力维护的。”探头张望了,朝正屋大堂指了指道,“我这就回去了,出来有时候了。”


她说着抬腿就要走,路知遥哎了一声出手拉她,心里暗自委屈,这丫头果然是死心眼容不下别人的,自己记挂她,她似乎半点未曾察觉,凄侧的叹了口气,无奈松开手道,“你去罢,自己小心些,若有事便来找我。”


她笑着应了,匆匆往那正屋走去,进了门正遇着燕王妃携一众女眷出来,见了她道,“我正要打发人出去寻你呢,路大人真是,什么话要说半天,差点儿误了吃饭的功夫。”


一旁的丫头取她的大氅来给她披上,她裹了裹,此时方觉得冷,嘴里应道,“没什么,都是些家常的琐碎。”边琢磨着,这里人人都知道她中途离过席,那朱高煦随便问个丫头就能问出来,自己想躲也躲不掉,只好听天由命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后院的歌舞场进发,毋望混在人堆里想,微云没说错,她这大红满地金的比甲,同这些穿金戴银的贵妇们比起来还真是小菜一碟,希望这些金光闪闪姹紫嫣红的夫人们淹没她吧,不那么显眼还能活得长久些。


这亲王府的确是大,走了好一会儿才接近宴会所在地,还未进院门,便听见众爷们儿们哄堂大笑,几个大嗓门穿插其间,隐约是说突袭,顺便夹带几句荤话,门外小厮通报王妃和夫人们来了,一时室内安静下来。


众人进屋对燕王行礼,燕王道,“今儿都是自家人,便不分什么男眷女眷的了,各自夫妻同坐罢。”


毋望哀哀一叹,这可不是好消息,男男女女坐在一处,本来还能避开高阳郡王,这下子避无可避,如何是好啊。


众夫人道是,起身各自找寻各自的夫君,她抬头看,人群中裴臻负手站着,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她胸中一口浊气荡然无存,抿嘴笑着,看他逶迤而来。


他引她入座,在她手上轻轻捏了捏,低声道,“才刚都好罢?”


如果没有活****的那个插曲,算得上一切都好罢。环顾四周,所幸那高阳郡王不在,她有些坏心的想,最好他才刚受了风寒来不了,否则可有得尴尬了。


方坐定,对面的一众爷们儿皆看过来, 一个穿玄色右衽交领衫的大汉脱口道,“这位便是明月先生千金难求的心上人?果然好相貌啊,他两个在一处坐着,可不是一对玉人么,难得难得。”


裴臻拱手,淡淡道,“张指挥说笑了,咱们能相聚还不是托王爷的福么,”携了毋望,对上座的朱棣举樽道,“兰杜与春君敬王爷一杯,多谢王爷成全,来日大婚还请王爷主持,叫咱们沾沾王爷的福气。”


那朱棣三十七八岁模样,蓄着胡子,须眉堂堂,端坐上首,煞是气派威武,端了珐琅杯笑道,“先生客气,便是你不请,我与诸位大人也要来讨酒喝的。”又将杯举高,招呼道,“来来,大家共饮,今儿是家宴,随意些方尽兴。”


众人皆起身回敬,毋望见路知遥在她斜对面落座,身旁的位置空着,形单影只的样子,朝她这里望来,目光柔柔似春日水,浅笑着冲她颔首,她不由也笑着回应,那笑容尚未来得及敛去,门上小厮拔着嗓子报,“二爷三爷到。”


门口进来两个华服男子,都未及弱冠,身量却颇高,行至堂下满满一揖道,“儿子给父王,母妃请安。”


来人正是朱高煦和朱高燧兄弟,燕王素来知道这两个儿子野性难驯,心里却又欢喜,常说二子高煦最像他,因此他们晚到并不动怒,只道,“怎的迟了?”


那朱高煦朗朗道,“儿子和弟弟练兵,一日未敢松懈,才刚一时不察误了时候,请父王责罚。”


毋望腹诽,这伪君子挺会哄他父亲高兴,帝王家的子孙纵然不成龙,成个睚眦或嘲风还是合格的,分明在后院胡来,竟有脸在这里信口开河


那老三朱高燧招了侍者来,自己取了杯酒,又递了杯给朱高煦,对堂下众人道,“咱们兄弟来晚了,甘愿罚酒一杯。”说着一口将那大盅内的酒一饮而尽。


屋里人齐声道好,那朱高煦见弟弟豪爽,自然不甘人后,举杯回过身来……


毋望的心几乎从腔子里蹦出来,尽量往裴臻身后缩缩,又想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去,硬要避开倒叫他起疑,不如大方应对的好,便挺直了脊梁,凝神静气的站着。


朱高煦扫视一圈,那眼神狂妄且极具攻击性,滑过她的脸时稍一停顿,意味深长的一笑,直笑得她通体生寒,不禁大呼不妙。


他此时已换了蟠龙常服,只穿一件八宝云纹直缀,头上束玉冠,玉冠两边的鸦青色冠带垂在胸前,浓眉剑目,虽有七分霸气,却还有三分的轩昂,倒不似扇子亭初见时的狠戾,只是这人五官天生冷酷,只一瞥就险些叫她丢盔弃甲,如今能站着不过强作镇定罢了,当真可怖至极当年的锦衣卫都没让她如此害怕,背上凉飕飕一片,竟已是冷汗淋漓。


朱高煦仰头将酒饮尽,旋即叫侍者往空杯中注满酒,闲庭信步般往他们这一桌走来,边走边道,“小王要多谢明月先生呢,先生割爱送小王的那匹玉麒麟果然名不虚传,我命人试过,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分毫不差。”


裴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侧跨了半步,不动声色将她护在身后,端起酒杯道,“郡王客气,好马自当配英雄,郡王有万夫难敌之勇,这玉麒麟跟随殿下方不算辱没。”


朱高煦勾唇一笑,见那女子被他挡得只剩一条胳膊,当下了然,也不计较,心道那红唇可是让他一眼就认出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裴臻不过一个谋士,又无官职在身,他那两千暗卫早晚会被收编,能护她护到几时?遂抬抬杯道,“先生请。”


裴臻回敬,与他对饮,朱高煦倒爽快,喝完也不流连,转身到他**下手落座。


众人纷纷坐定,锦幔低垂,笙箫渐起,丝竹清音间酒香弥漫飘荡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